还一个人情

  邱八爷愣了愣,上百年来,邱家和马家的人前赴后继,但的确没人找到过藏宝的具体地点,要不然就算是有机关什么的,还不早就被人破解开来,那还轮得到邱八爷等人来操心劳神。

  但邱八爷明显的并不认同梁初一的说法,找不到薛大将军的宝藏,是因为遗失了薛大将军后人的那一份藏宝图,至于薛大将军的宝藏,据说有一份财物清单,一直流传至破除四旧之际,才被人抄出来烧掉。

  这些,都是铁的事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宝藏,这不是胡说八道是什么?

  “原来小有名气的梁初一,也不过如此,哼哼…”

  邱八爷很显然十分清楚梁初一的底细,不过,对于梁初一名气,邱八爷倒是不屑得很,不就是有几个小钱儿而已么!

  只不过,邱八爷倒真是没打算伤害梁初一。

  这一点,是梁初一看出来的,按照梁初一的想象,邱八爷他们这一伙人应该算是“江湖上人”在这样的

  荒郊野外,要想害个人,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几乎比捏死一只蚂蚁还不费事。

  但是邱八爷他们三个人应该并没这样的意思。

  这很可能与自己捧红了高雅有关。

  所以,梁初一对邱八爷的不屑,并没格外计较,只是淡淡的说道:“好吧,我们说的点儿实际的东西…不晓得八爷有没有觉得,其实薛大将军的后人其实应该还存在?”

  与邱八爷初次见面,梁初一不敢格外隐藏太多东西――邱八爷精明过人,老是云山雾罩的,他根本就不会相信,因为很多事情甚至包括邱家掌门人之争之类的事情,梁初一虽然晓得但现在还不是说出来的时候。

  人家都还对自己抱着相当的戒心,就去跟人家说他们的家事,直接就是招人讨厌的节奏,所以,梁初一选择先让邱八爷可以相信自己。

  只是薛大将军的后人还存在这话一说出口,邱八爷就更是不屑,薛大将军的后人手中握有宝藏地图,上百年来却一直都没现身,甚至都没人能够追查到过他

  们的下落,薛大将军的后人还会存在?

  真正是胡说八道,信口雌黄。

  见邱八爷更是不屑,梁初一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晓得这件事情说出来不仅仅只是八爷你不信,马家的人也不会信,说起来,我自己也不太相信,可是,在薛大将军兵败之际,薛大将军要想保住后人,最简单而又最实际的方法是什么,逃走,然后躲藏起来么?不,我认为他一定会逃走,然后躲藏起来,甚至会改名换姓,把所有藏匿的方法都用上,再有,薛大将军兵败之后那种被惨烈的报复,相信薛大将军的后人也会是看在眼里的,所以,说不定他们宁可不要宝藏,也不出现,不参与,也就没什么说不过去了,对吗?”

  梁初一的侃侃而谈,让邱八爷一下子有些沉默起来。

  梁初一说的这些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就拿邱八爷自己来说,为了不让高雅陷入到自己的家庭纷争,江湖争斗当中,高雅跟了她母亲姓高,邱八爷自己也只是在暗中一直盯着高雅一点点儿的长大。

  这就是梁初一认为薛大将军的后人依旧还有人存在着的主要依据,当然了,这些事这些话,梁初一却是一个字也不好说出口来的。

  而且邱八爷也意识到薛大将军的后人的确有可能如同梁初一所说的这种情况,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去找薛大将军的后人?

  要晓得,在当初寻找薛家后人的时候,邱家和马家都花费过巨大的财力人力,上百年来都没有人找到过薛家后人的半点儿讯息,以致邱家和马家都觉得薛家的后人已经不存在了。

  现在梁初一把这件事重新提了出来,邱八爷自己也忍不住重新审视上百年当中流传下来的那些东西。

  过了好一会子,邱八爷低喝道:“这么说,你是有了薛家后人的线索了?”

  梁初一很干脆的答道:“没有,不过我觉的,这是个方向,也许找对了方向,才是最重要的。”

  “这么说,你也不过是纯属臆测!”

  “就算是我基于臆测吧,不过有一点很值得注意,那就是:无论是在薛大将军那个时代,还是在后面很

  长一段时间里面,讯息闭塞的程度恐怕不难想象,别说邻县了,恐怕就是邻村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见得会立刻晓得甚至根本就不会晓得。”

  薛大将军那个年代,讯息闭塞这是事实,但要说到没人晓得什么,那也绝对是胡扯,可真要是有个人改名换姓逃到乡村野地,要找出来,那当真也绝对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再说,薛大将军之后,就是那场举世震惊长达十多年的战火,那之后,只要薛家后人自己不站出来,也就真的不会再有人能够找得到了。

  邱八爷微微叹了口气,但语气依旧很冷:“就算有你说的这种可能,你现在能怎么办?”

  “邱马两家合作!”

  梁初一说得很干脆:“现在的邱家也好马家也好,都是凭着自己手里那三分之一的地图在寻找,这根本就是盲人摸象,纯粹是在碰运气,如果邱家和马家合作,手里头就已经了有三分之二的藏宝图,就算不能找到宝藏,至少也能确定宝藏的大致范围。”

  暗弱的灯光下,虽然看不见邱八爷的表情,但是梁

  初一绝对能够想象得到邱八爷愤怒的神色。

  ――要是可以跟马家联手,还用得着这么多年大家都依旧茫无头绪?

  想象到邱八爷的恼怒,梁初一终于试探着往前迈了一步:“八爷,有些话我晓得是不应该由我来说的,可是,到了今天,如果八爷还墨守成规的话,三爷那边恐怕就会抢占了先机,到时候啸江的南邱,只怕会是一场浩劫。”

  “你胡说…”

  邱八爷愤然爆发了出来,但在同时,邱八爷又更是有些吃惊,邱家内部的事情,几乎是江湖秘密中的秘密。

  尤其是邱八爷现在正在跟邱三争夺掌门之位这样的事情,就算邱八爷手下的老范都晓得很少,如此机密的事情,梁初一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居然能够随口说出来,而且这一句话当中,包含了太多的信息和秘密。

  这个梁初一不简单!

  邱八爷忍不住再次重新审视梁初一。

  “老范,跟小城去看看村子那边,记住,盯紧点儿,尤其是那个姓马的女子…”

  老范都没有犹豫,因为老范晓得,邱八爷这是有更重要更机密的话要跟梁初一说,所以,邱八爷现在是在支开老范和小城,而且必须是支开很远。

  这儿离村子足有一里路远近,这么远,当然不会再听到这些涉及机密的话题。

  很快,老范就跟小城一起离开帐篷,去到村子那边盯着剧组和马玉玲,帐篷这边就更加显得清静起来。

  邱八爷喝着缸子里面的水,至少过了五分钟,这才盯着梁初一:“你到底是什么人?”

  “八爷你放心,说起来,有很多事情我该跟八爷道声谢…”

  “别说那些没用的。”

  “是,八爷,我可以很坦城的告诉八爷,没有八爷,也就没有我梁初一的今天,所以对八爷,我只有感恩,另外,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八爷,我跟邱三爷没关系,那个黄秋麟其实也是我为了八爷把他打下去的。”

  说起黄秋麟,梁初一没有半点儿邀功的意思,仅仅只是利用黄秋麟这么一件事,向邱八爷证明自己的立场而已。

  “常言说打狗欺主,怎么说黄秋麟那也是我们邱家的人!”

  邱八爷说这话的时候,口气极度严厉,分明就是再说,梁初一扳倒黄秋麟,其实也就是没给邱家的面子。

  但是梁初一根本不为邱八爷的严厉所动,只是淡淡的说道:“是,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扳倒黄秋麟,对八爷来说,应该也算是拔掉一颗肉中之刺,至于八爷要怎么处置我,我也毫无怨言。”

  邱八爷沉吟了好一阵,这才冷冷的继续说道:“这件事我先跟你记着,还有件事我要问问你,你会一些功夫,而且有几招还是我的独创,你怎么得到的?”

  要是放到以前,仅仅偷学功夫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一件小事,轻则废掉偷学的功夫,重则剜眼,而在邱八爷看来,自己从未在别人面前展露过半点儿功夫,尤其是自己自创的那几招救命招数,邱八爷更

  是练习的时候选择的都是极为隐蔽的地方,偏偏这个梁初一却得到了那些从不外露的招式。

  这就让邱八爷实在搞不懂了。

  没想到梁初一苦笑了一下,说道:“八爷如果不嫌弃,我这就拜八爷为师…”

  梁初一的那一套拳法,本来是邱八爷亲自解囊相授,但是这是前一世的事情,梁初一自然没法子说得出来子丑寅卯,而且就算说出来,邱八爷也未必会相信,最关键的是,这事情根本不能说。

  所以,梁初一只好用立刻就拜邱八爷为师,来敷衍过去。

  没想到的是,邱八爷摇了摇头:“算了,你不肯说,我也不追究那些,这件事情,就算是我们之间扯平了,拜师什么的,你不用敷衍我,我也不会接受。”

  梁初一肯拜邱八爷为师,至少可以说明一点――他的确不是邱三那边的人。

  事实上,从高雅一开始与梁初一接触,邱八爷这边其实就已经在暗中盯着,而梁初一的对高雅怎么样,邱八爷心里也还是有数。

  所以,“偷学”邱八爷的独创拳法的事情,邱八爷也就略过不提,算是还了梁初一一个人情。

  至于梁初一要拜师这件事,按说能有梁初一这么一个有财力有智慧的弟子能归邱八爷所用,邱八爷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只不过出于另一方面的考虑,邱八爷就不能不放弃这种关系了。

  ――跟邱八爷直接扯上关系,也就是把高雅间接的暴露了出去,这与邱八爷本意极度违悖。

  而梁初一显然是晓得这一点,所以才会说出要拜师这样的话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