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隐士谢长春?水晶宫?”梁初一诧异之极的看着邱八爷,哪怕在微弱的灯光下,其实只能看着模模糊糊的一个轮廓,梁初一还是愣愣的盯着邱八爷。

  主要是这两件事情,跟马玉玲一起这么久,马玉玲从来没跟梁初一说起过这两件事情,另外就薛大将军的几个后人的事,马玉玲也从来如此详细的跟梁初一说起过。

  梁初一实在是想不到马玉玲为什么会跟自己隐瞒这么多,想来,马玉玲绝对不会不晓得这些,可他就是不说,真不晓得马玉玲到底出于什么目的。

  邱八爷很是冷漠的点了点头:“我们邱马两家是谢长春的徒弟,也是薛大将军的手下,不然,你以为薛大将军凭什么会把藏宝图分给我们邱马两家各保管一份。”

  “那么…”梁初一愣了好一阵,这才问道:“你们邱马两家,之前有过合作吗?嗯,我是说,比如最开始,具体的讲是在啸江血战之前。”

  邱马两家在啸江中州一场血战,两边都是伤亡巨大,彼时的马家掌门人马永福都不能不率众流落海外。

  但这毕竟只是几十年前的事情,在这之前,邱马两家也曾寻找过数十年,这么长时间里面,邱马两家真没合作过?

  不过,梁初一要问这个的目的,其实想证实一下马玉玲为什么不跟自己讲诸如“谢长春”、“水晶宫”之内的事情。

  因为这件事,它只有两个方面的结果,第一个就是马玉玲或者马家根本就不晓得这些,但这一点几乎没有可能,毕竟邱马两家都是谢长春的弟子,马玉玲怎么可能不晓得?

  那么除了这一点之外,就只能是她在刻意隐瞒这些事关宝藏下落的的具体细节。

  可是,马玉玲为什么要对自己隐瞒这些细节?

  梁初一瞬间想了好多理由来替马玉玲开脱,但是每一种理由,却都无法自圆其说,也就是说,马玉玲是真的在刻意对自己隐瞒。

  果然,邱八爷冷冷的说道:“有过,在啸江血战之

  前,其实邱马两家一直都是在合作寻找,并且在线索情报上一直都是互通有无,直到那次血战之后,才开始各自行事,而自那以后,其实也再没了太多大规模的寻找宝藏的行动。”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前一世,有关宝藏的事情,邱八爷跟现在说的并不比现在更多,甚至谢长春,水晶宫等等 ,还真是现在才第一次说出来。

  或者,是自己来到这个是时空的时候,邱八爷跟自己说过的那些,是不是有部分记忆失却,总之,对于谢长春、水晶宫之类的,是真的感觉很新鲜。

  梁初一想了好一会子,随即说道:“八爷放心,马家现在也在调整之前的认知,比如说,很可能已经有人在开始寻找薛家后人,但如果找到,我相信我会第一时间晓得,嗯,八爷如果方便的话,就留个联系方式,一旦有了什么消息,我也好在第一时间通知八爷。”

  殊不知邱八爷挥了挥手:“没必要,如果他们果真能够找到薛家后人,我们也会晓得的。”

  梁初一愣了愣但随即释然,自己要是留了邱八爷的

  联系方式,一不小心就会泄露出去,这样的话就很有可能会连累高雅,索性什么都不留,高雅的事儿,也就更好处理。

  至于说到薛家后人什么的,以邱八爷的手段,还有什么不晓得的。

  比如说这一次自己跟马玉玲来到龙峡,邱八爷不就亲自出马了。

  “你回去吧?”邱八爷淡淡的说道。

  “嗯…”梁初一本来还想说点儿什么,但最终还是住了口。

  在这个时空里面,自己跟邱八爷第一次见面,说起来还幸好拐弯抹角沾了高雅一点儿关系,要不然,恐怕邱八爷不会对自己这么客气,甚至会不会搞出点儿什么江湖事情来,恐怕都是说不一定的事情。

  回到村子里面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睡得很死,根本就没人察觉到这一个晚上,其实村外还隐藏着几个人。

  第二天一早,胡v三儿果然很早就过来,见梁初一跟马玉玲等人都还没起来,胡三儿就拢着袖子蹲在离

  帐篷不远的一块石头上抽着烟。

  直到梁初一起床洗漱,胡三儿这才笑眯眯的过来打招呼:“梁老板,早啊…”

  其实胡三儿比梁初一早多了,不过看在八十块钱的份上,胡三儿客气得不行。

  梁初一一嘴吧的牙膏泡沫,呜呜了两声,算是回应。

  这倒不是梁初一不着急,一来马玉玲还没起来,再就是俞思颖跟傅雪今天正式上戏,怎么着也得吃过早饭,有所交代之后再去看白龙过江。

  当然了,去看白龙过江,马玉林已经给了剧组所有的人一个说法,据说那儿风景还好还迷人,先去探探道儿什么的,可以的话,没准儿也可以考虑在那儿取个景什么的。

  当然了,去看白龙过江,只有马玉玲跟梁初一两个人一块儿,就这事,居然让傅雪跟俞思颖出奇一致的不痛快。

  就马玉玲跟梁初一两个人,就算有个胡三儿,这算什么啊?

  联袂探险猎奇?

  要不是还有个胡三儿,傅雪跟俞思颖两人几乎就要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真的有事。

  只不过,她们两个吃干醋的事儿,梁初一就根本没去在乎那么多,让胡三儿也跟着一起吃过早饭之后,梁初一很是简短的鼓励了一番所有的演员、工作人员,然后依旧打着去“看景”的幌子,跟马玉玲、胡三儿一起大摇大摆的出发。

  路不不算太难走,但也全是颠脚的小路,有人走过,但绝对不会是有很多人走过。

  胡三儿背了连吃带喝跟用具少说也有五十来斤重的一个包,可是这家伙到底常年做庄稼,有股子蛮力,背着那么重走得比梁初一和马玉玲两个人还轻松。

  偏偏这家伙还时不时回过头来,眯着眼睛招呼:“哎哟,两位两位,这儿不好走的,慢点儿慢点儿啊…”

  一路走,梁初一有些惊讶的发现,胡三儿这家伙口才其实挺不错,说话挺风趣幽默,最关键的是就算是碰上一块石头,他都能跟你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

  “来来来,坐这儿坐这儿,两位看,看见没,那儿,那儿就是那块石头,有没有觉得那块石头像什么?呵呵,我告诉两位吧,在我们龙峡村有个传说,据说啊,当年孙悟空上了天庭,先被封了弼马温,后来进了蟠桃园,话说那猴子见了桃子,可真是了不得,那可是见着就摘,抱着就啃,啃一口就扔,话说就有那么巧,一颗蟠桃直接就被扔到了那里,蟠桃啊,那可是天上的东西,宝贝,掉下了凡间那还了得,可是被孙悟空吃过了的,收回去吧又丢了仙家的脸,所以王母娘娘就使个法术,让那颗仙桃变成了那么一块石头,呵呵,两位看看,那是不是一颗桃子?”

  哪怕那块石头看着其实有九分像梨,跟桃子形象基本上扯不上关系,但是这个胡三儿一阵眉飞色舞,说得绘声绘色,还是让梁初一跟马玉玲都忍不住有些大开眼界的感觉。

  ――这胡三儿的想象力也真的是够丰富的!

  关键那口才,就像一位说书先生,一开口就让有种忍不住想笑的冲动。

  当然了,梁初一跟马玉玲都被逗笑,也并非是胡三

  儿这个传说有多感人有多动听,主要是那家伙夸张,跟说书的人一样的夸张。

  “坐会儿坐会儿,看见没,对面那山顶上那几个山峰像什么?呵呵,对了,就像一顶王冠…话说王母娘娘…”

  梁初一跟马玉玲都晓得快要岔气。

  王冠和皇冠,不太一样的好不啦!上头有几个尖尖的那玩意儿多半是外国人才会有的王冠,而王母娘娘脑壳带的那叫“凤冠”,而凤冠上是不会存在如同几座尖峰一样的尖角好不好!

  “话说赤脚大仙…”

  “话说太上老君…”

  “话说南海观世音菩萨…”

  走了三个多小时,梁初一陡然转头,却蓦然发现,哎玛,都快到中午了,龙峡村的房子居然依旧清晰可辨。

  霎那之间,梁初一突然明白这个胡三儿为什么会那么多的“话说”,为什么会把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跟诸天神佛扯上关系。

  ――一天有八十块呢,就算马上回到村儿里,八十块都到手了,这多混一天,岂不就多了八十块!

  按照罗宝财和马玉玲的预计,从龙峡村去到白龙过江,顶多也就小半天的路,还是因为路不大好走,可是这胡三儿这样走几步然后指着一棵树或者一根草跟你说上半天故事,尼玛,今儿个就甭想到达白龙过江。

  梁初一倒不是心疼那几十块钱,而且跟着胡三儿一起也的确很愉快,可是胡三儿说的那些东西听得多了,也就有些乏味。

  再说,梁初一跟马玉玲都绝对不是笑点很低的人,先前看着胡三儿夸张,所以觉得好笑,但是渐渐的,那种夸张也就没什么好笑之处。

  不过,胡三儿也很敏锐的察觉梁初一跟马玉玲的态度,马上就改变战略。

  “哎,两位老板见过这种草没?”胡三儿折了一支叶子接近针形的植物,冲着梁初一跟马玉玲扬了扬,考问两个人。

  马玉玲生在西半球,荒山野岭的确也走过不少,而

  梁初一家在中州,平日里几乎没进过荒山野地,于是两个人自然不认得那种植物。

  “我们这的人叫这个天,可以吃的,以前没饭吃,我们就靠吃这个过日子,呵呵,现在我们仍然时不时的会挖一些回去,这个炖肉,很补,而且啊,要是在荒山野岭里,实在没得吃的还找不到水的时候,只要找到这个,就能活下来。”

  可是,这里是啸江边儿上啊,会没水?随便哪条山沟沟里面流淌着的都是清澈甘甜的泉水好不好!

  吃的的确难找,可是,这是啸江边上,往东二十多公里就是中州,往西也就二十多公里就是中州辖下的小镇,往北还不到二十公里就有条自西向东的铁路大动脉!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