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跟他合作

  再说了,那雕刻就刻在脚底下,本来就不是很大很深,要不是如同梁初一这样无论是天气条件还是自身条件,都必须有着很大程度巧合的情况下,要找到这样一个标记,当真就是难上加难了。

  怪不得邱家和马家一直都晓得薛大将军的宝藏就在龙峡,可就是偏偏找不着。

  梁初一一边叹息一边回到帐篷,换下衣服之后便继续睡觉,这一觉,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让马玉玲过来叫了,才醒过来。

  吃过早饭之后,梁初一跟胡三下到悬崖的时间就更短,明明再坚持两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瀑布那块石头的地方,梁初一却硬生生不去了,跟胡三打了招呼,然后两个人上到悬崖,继续找周天龙等人聊天侃大山。

  在这悬崖顶上一呆就快十天了,周天龙等人等得实在是有些不大耐烦――关键是好些人都已经悄悄下去看过了,他们有没有发现,谁都是闭口不说。

  当然了,梁初一明明晓得他们已经下去看过,也是装着不晓得,反正大家对白龙过江那块石头上有什么没什么,全都闭口不提。

  而啸江对面那些看热闹的人,早就失去了耐心,好些人直接就打定主意不再来了,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都快十天了,就算是再热闹,也已经没了看头。

  偏偏梁初一一点儿都不着急,在跟周天龙等人聊天的时候,还放出话来,少说得半个月以上吧,反正就是不着急。

  周天龙私下跟马玉玲商量说,在这儿真呆不下去了,一大帮子人的日常开支不说,最关键时间拖得太久,而且到时候肯定也会跟之前一样,依旧会是一无所获,可问题是家里那边等不住了,好多事情呢。

  水能跟梁初一一样,什么都不愁?

  周天龙的意思也很明显,得马上回去,反正这一次的结果,跟很多的人预料的一样,也肯定不会有什么特别,所以还是早点儿回去处理家里的事情要紧。

  马玉玲倒是没有格外挽留周天龙,毕竟梁初一的计

  划就是要这样拖下去,拖到没人能够支持得住然后走人。

  不过,到了下午时节,周天走的时候还是留了四个很忠心而且会些功夫的人,算是跟马玉玲帮忙。

  其他的一些“看热闹”的早就走了个七七八八,如此一来,到了晚上,整个山头上已经冷清得不成样子。

  马玉玲都禁不住冷清,过来找梁初一聊天。

  只是马玉玲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梁初一又在写写划划,都已经写了好大一叠稿纸。

  和让马玉玲很是惊奇,因为马玉玲发现,梁初一的这一次写的,不再是歌曲,而是剧本,虽然不晓得这个剧本是什么名字,可是那内容却“蜀山”的下一部。

  不过梁初一发现马玉玲进来,直接很不客气的就把剧本收了起来,然后冲着马玉玲恼道:“你进来也不说一声,会吓死人的。”

  马玉玲哼哼的冷笑:“邱三还躲在暗处的你都不怕,你还怕吓?”

  梁初一只好笑着说道:“马小姐你要晓得,对于我来说,邱三也就只是躲在了暗处,但在形势上来说,邱三其实反而在明处,他还真没什么可怕。”

  “你并不担心他会突然窜出来…”

  梁初一晓得马玉玲的意思,也就是说,马玉玲其实还是有些担心邱三会突然窜出来对梁初一不利,可是,邱三背后还有一个邱八爷!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错,自己的确可能会是那只蝉,但邱三也只能是那只螳螂。

  只不过,梁初一去见过邱三这事儿,梁初一跟马玉玲说过,但马玉玲肯定不会晓得自己同样也过去见过邱八爷,甚至邱八爷很显然对自己还没什么敌意。

  而邱三原本也很恼恨自己打垮了黄秋麟,断了他一条财路,可是,也正因为邱三也晓得邱八爷也在附近出现,动了梁初一,就等于把他自己也暴露出来,所以邱三这才不敢轻易对梁初一动手。

  如此,梁初一自然就不用格外去担心什么。

  马玉玲倒是叹了口气:“我的担心是就算你这样拖着,他们还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到时候,你怎么脱

  身?”

  “我怎么脱身?”梁初一呵呵的笑道:“呵呵,多谢马小姐关心,怎么脱身,不是有马小姐你吗,这用不着我操心的。”

  马玉玲愣愣的看着梁初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别拿我当挡箭牌,你的事儿,我能挡得住的不多,尤其是你这样一闹。”

  梁初一嘿嘿的干笑两声:“算了,不说这个,他们爱咋地咋地,我是来探险不是来寻宝的,对了,薛大将军的资料,你们马家应该清楚得很,跟我说道说道?”

  “你不是仅仅为了探险,而不是为了寻宝的嘛,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我有点儿好奇,薛大将军的后人肯定是存在的,可是,他们是怎么躲过那一场劫难的?”

  马玉玲摇头:“薛大将军提前解散府里的下人,跟几房妻妾早早地都断绝了关系…等等,你是在怀疑,薛家的后人其实一早就跟那一批下人、和那几房妻妾一起逃了出去?”

  说到了这里,马玉林大摇其头:“没有可能,记载上写得明明白白,薛大将军两子一女,无一幸免,这应该是经过相当严谨的求证过的。”

  梁初一想了想:“那么,薛大将军的那些妻妾,都姓什么,难道也有记载?”

  “有…”马玉玲只说了一个字,但瞬间一脸凝滞,呆呆的看着梁初一。

  梁初一一早就说过一件事,他有个姑姑生了两个儿子,其中一个跟着母亲姓梁!

  而在马家的记载当中,薛大将军的其中一位夫人,刚刚好姓梁,还刚刚好是中州人氏!

  莫非…

  马玉玲立刻想到一个几乎没有人设想过的情节:薛大将军一早就晓得自己会兵败,可是薛家后人有名有姓,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那都是被人看得死死的,可那时节刚刚其中一个夫人刚刚怀上薛大将军的第四个后人。

  因此,薛大将军就只能把东山再起的希望寄托在那个刚刚怀上的孩子身上,而这个孩子因为是刚刚怀上

  的,自然就不会有人晓得他薛大将军其实还有第四个后人。

  至于其他三个兄妹,薛大将军也就只好忍痛不去分给他们宝藏地图,甚至只能让他们的罹难来掩护最后一个孩子。

  这说起来,的确有积分不可思议,可也正因为如此,才能造成马家、邱家那样最亲近的部下,也都认为薛大将军已经没有后人存在于世上。

  薛大将军不愧是薛大将军,简简单单的这一招瞒天过海,几乎瞒住了世人整整一个世纪!

  可是,马玉玲实在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薛大将军几房妻妾,到底是谁刚刚怀上孩子,就离开薛大将军,后来这个孩子是安然降生又还是跟他的几个哥哥一样不幸罹难,又跟了谁姓甚名谁,恐怕再也从考究了。

  毕竟薛大将军战败之后不久,整个世界上又经历了一场长达十多年的战火,流离失所,背井离乡的人,数不胜数,即如是中州都没能幸免。

  找,到哪儿找去?

  就算是还能找得到,这个工作量之大,恐怕也不是一年两年能够完成的。

  也就是说,不管梁初一这个“局外人”能不能找得到什么,最少五年之内,已经不用再想着薛大将军宝藏之类的事情了。

  因为宝藏地图三缺其一,连宝藏的具体地点都无法确定,谈何宝藏?

  所以,一刹那之间,马玉玲沉默了。

  梁初一也摇头叹息了一声:“这么说,你们马家的所谓宝藏地图,其实也根本起不了作用,为什么不再次跟邱家合作呢?”

  马家跟邱家合作,不是一次,但是因为缺乏最后一张地图的补充,他们两家都只能是功亏一篑。

  不过,马玉玲倒是看到了一些希望――一百多年来,邱家和马家走过的弯路,要不是梁初一这个“局外人”的提醒,恐怕还得继续走下去。

  之前,马家和邱家绝对都是拼命地硬找,不去顾及其它,但现在,梁初一算是给两家的人都指了一条明路,即如是工作量大到惊人,但终究是有了明确的方

  向,不用再去走那许多弯路。

  “跟邱家合作…”马玉玲沉吟着说道:“这件事情恐怕我也做不得主…”

  中州解放前,马邱两家啸江那一场大战,不但让马家死了那么多精锐,还使得马永福都只能趋避于海外,何况马永福现在还在,就算是不在了,谁敢轻易做主掉过头来又跟邱家合作?

  即如是马玉玲这样通达的女孩子,都不能不沉吟起来。

  当然了,一方面是马玉玲极度想解开薛大将军宝藏之谜,以去这块压着马家几辈人心头的石头,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阻止马家无休无止的把人力财力和物力都投进这个无底洞。

  ――选择跟邱家合作,或者凭着梁初一这个“局外人”的能力,解开薛大将军的宝藏这一谜题,的确应该算是利大于弊。

  过了好久,马玉玲这才怏怏的说道:“好吧…但我得去问问他们,看看他们到底什么想法?”

  梁初一笑了笑:“最关键还得邱家答应才成啊,要

  不然,就算你是这么想的,邱家那边不答应,这还不是白白的忙活一场?”

  “你打算找邱三?”一瞬之间,马玉玲变了脸色:“如果你打算找邱三话,这件事情就肯定没得谈…”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