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欣赏而已

  邱八爷很是不悦:“信不过你?我凭什么信得过你?”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不瞒八爷说,眼下我正在求证一件事。”

  邱八爷不说话,但那意思却是让梁初一自己把所谓正在求证的事情说出来。

  “这些天我想来想去,觉得有一个之前没人注意过的事情,那就是,薛大将军的后人的确存在,而这位薛大将军的后人,应该是薛大将军兵败之前还没出生的。”

  黑暗之中,虽然看不清邱八爷的神色,但是梁初一很清晰的听到邱八爷微微吸了口气,很显然,他是被这句话给震撼了。

  甚至跟马玉林当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的心情一模一样!

  薛大将军兵败之前,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后人,这个

  结论当真让人吃惊不已。

  毕竟上百年来,无论是邱家也好还是马家也好,甚至是薛大将军的那些仇人也好,莫不认为薛大将军已经再无后人,可是,到了梁初一这里,薛大将军的后人突然又冒了出来。

  一下子就推翻了上百年,无数人做出的定论,即如是邱八爷,也未必能够瞬间接受得了。

  不过,这的确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薛大将军的妻妾好几位,当中有那么一位刚刚怀上孩子,就都带着薛大将军的宝藏地图离开,以薛大将军的计谋,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就这么普普通通的一个可能,上百年来,居然没人提起过,没人想到过,更没人去追究过!

  一想到这个,邱八爷过了好一会儿才深深的吸了口气:“怎么样才能找到他们?”

  “不瞒八爷,我现在能做的,就只能是大造声势,把他们逼出来,但常言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成与不成,能不能把他们逼出来,就只能看运气了,因

  为现在只能是造点儿声势,手里头却没有真正的干货。”

  “你是想让我帮你?”邱八爷冷冷的说道:“你打算要我怎么样帮你?”

  “若能得到八爷的帮助,成功的机会说不定大了许多,但我依旧只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邱八爷很不耐烦的低喝:“你直说吧。”

  “多谢八爷,我的设想是,八爷能不能帮我放个风声出去,就说八爷已经和马家合作,还有就是已经把两份藏宝图再次合在一起。”

  “扯淡…”邱八爷低喝道:“天底下的人都晓得邱马两家已经没有了合作的可能了。”

  梁初一苦笑了一下:“如果八爷坚持的话,我就只能说,薛大将军的宝藏,恐怕只能永远埋藏下去了…薛大将军的后人不现身,拿不到第三块藏宝图,谁也找不到宝藏,这绝对不是我一个后生小辈妄下的结论。”

  没有薛家后人的那份藏宝图,就无法找到宝藏,这

  的确不是梁初一信口胡说,而是邱马两家上百年来的经验教训和事实。

  无论两家曾经有没有过合作,也无论他们两家如何宏厚的经济实力,更无论他们两家有着多大的人力基础,没有薛家后人那份藏宝图,就是无法找到水晶宫,无法找到薛大将军的宝藏。

  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多少人不承认不认可而改变。

  “那又能如何?”邱八爷很冷漠的低喝道。

  梁初一叹了口气:“要不我们换个方式说话,你跟我合作, 我去跟马家合作,到时候如果能够找到宝藏,你们两家商量着来…”

  “你不是为了宝藏?”邱八爷有那么一瞬间有点儿失神。

  “不,我当然也是为了宝藏,不过,以我的实力,我同样没办法找到水晶宫,找到宝藏,所以,这件事真正的主角,还是你们邱家和马家,至于我,呵呵,解开我一个谜团,若有可能,再随便打赏一件两件小

  玩意儿,我相信八爷也不会是那么小气的人。”

  说实话,邱八爷有些恼怒――一直以来,没人敢在他邱八爷面前指手画脚,但是梁初一这家伙是个异类。

  别以为这家伙一口一个八爷叫得好像是恭谦,但是仔细去想想这家伙的话里,很多都是容不得让人反驳的。

  邱八爷面前几时有人能够这样说话的?

  可偏偏梁初一这家伙一点儿也不嫌嗦,居然继续嗦了下去:“八爷,我晓得八爷你现在的处境,说实话,邱三爷已经来找过我了,虽然没能对我怎么样,但这件事继续拖下去,对八爷想要拿到的东西,会有着很大的威胁,当然了,三爷一但得手,对我也就没那可客气了。”

  邱八爷哼了哼,别说邱三对梁初一没那么客气,就是邱八爷本人对梁初一都不是很客气,可问题是,邱八爷还能忍,就算是对梁初一不客气,至少也不会对梁初一怎么样,但邱三不一样,邱三得势,邱八爷的

  日子都会很难过,梁初一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说,除了因为高雅之外,邱八爷现在其实跟梁初一处在同一境地。

  而最关键的是,梁初一能把这里面的形势、厉害关系,看得一清二楚,并且能够很精确的利用这种形势和关系。

  就这一点来说,邱八爷其实是已经开始有点儿欣赏梁初一,只不过欣赏归欣赏,邱八爷还是不会格外看重梁初一,甚至每一次来找梁初一,邱八爷都选择黑暗之中,其实说到底还是邱八爷在防着他。

  ――邱八爷是江湖人物,能够很容易欣赏一个人的能力,但绝不可能特别容易相信别人。

  何况,梁初一也已经说过了,能不能找到薛家那个后人,找到水晶宫取出宝藏,梁初一自己也没把握。

  都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就那么容易让别人相信?

  可是,梁初一的取巧之处就在于能够准确甚至是精确的把握整个局势的走向,尤其是对与邱八爷跟邱三

  他们邱家的内斗,几乎可以说梁初一把握的脉络很精确。

  更简单的说,就是很清楚邱八爷要怎么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甚至对邱三发动致命反击,而梁初一在这个反击的行动当中,仅仅只是扮演了一个并不重要,却又不可或缺的角色。

  就高雅来说,梁初一重要吗,其实未必,如果高雅没遇上梁初一,说必定她现在还在高中复读,准备以后考大学,然后离开中州,离开母亲高静宜和邱家,但是高雅仍然不会出什么问题。

  而邱八爷这边,梁初一也未必就是一个能够呼风唤雨,一呼百诺的人,跟不见得就能掌控邱八爷甚至整个邱家的命运,没有梁初一,邱八爷也有信心跟邱三斗下去,即如是很艰难。

  所以说,无论是从高雅的角度上来说,又或者是从邱八爷本身的角度上来说,梁初一就是那个你觉得他其实不重要,但是却有少不了的一种催化剂,能够催化当前形势,朝着向好发展的那个人。

  这也就是邱八爷为什么很欣赏梁初一,却又并不是很看重他的原因。

  梁初一继续嗦:“我学过大爷的独门功夫,虽然我自己不争气,不能跟八爷露脸,但我心里,八爷你终究是我的师承,不管八爷你愿意不愿意认可,这是我不能否认的事实,如果有那么一天,机会合适,我还得亲自到八爷的府上拜谢。”

  “我没有徒弟,也从来不收徒弟,再说,你这资质,学武…哼哼…”

  “我明白八爷的意思,的确是我没能跟八爷挣脸…不说这个了,八爷,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邱八爷很没好气,但终究还是哼了一声:“说罢!”

  “这许多年来,邱家跟马家的先辈们,在这方圆好多里地以内都过,不晓得八爷能不能告诉我,都过哪些具体的地方?以何种方式过?”

  邱八爷没跟梁初一废话,直接说道:“我这儿有张地图,找过的地方上面都有标记,你自己拿去看吧。

  ”

  说着邱八爷转头,叫了一声:“小城…”

  小城很快到了邱八爷面前,很是恭顺的问道:“八爷…”

  “把我的那张地图给他?”

  “八爷…”

  邱八爷没做声,小城只好从随身的挎包里面取出一张地图,交给梁初一。

  梁初一接过地图,却又说道:“这灯光看不清楚,我还是用手电吧。”

  邱八爷依旧不做声,也不去管梁初一是否要打开手电。

  梁初一不假思索的把地图打开,然后才脱下外套,往自己的脑袋上一顶,然后背对着自己的营地方向蹲下身子,尽可能的将手电放得很低。

  梁初一用的是强光手电,在黑夜当中极为刺目,换句话说只要稍微有些泄露,很远的地方就能察觉到这点儿光亮。

  而梁初一做这些,很是熟练,更不用邱八爷吩咐,着实一副老江湖的行头。

  这就直接让邱八爷看到梁初一其实也有几分江湖人物的历练,那种出乎自然的老道跟梁初一的年龄很不相称。

  说实话,这是邱八爷第一次见到梁初一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内涵――无论嘴巴上说得怎么样,那都是嘴皮子功夫花架子。

  内涵,其实是在这些细节当中才能体现出来的。

  所以说,梁初一是一个有着超乎大多数同龄人内涵的人――这是邱八爷第一次很正经跟梁初一给出来的评价。

  当然了,这依旧无法改变邱八爷只是欣赏,却绝对不去器重梁初一的想法。

  事实上,邱八爷自己跟梁初一这样年纪的时候,比梁初一做得还很好,还更显内涵,这就是邱八爷不想跟梁初一太过亲近,甚至是有几分看不起梁初一的原因。

  邱八爷有着与高雅完全不同的高傲,而且是与生俱来的那种高傲,相对来说,梁初一也不过仅仅只是最近一年才渐渐声名鹊起,就算是比邱八爷还有名得多,但梁初一跟邱八爷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走的也是完全不同的路。

  ――梁初一最近的名气越来越大,但依旧不可能跟邱八爷在江湖中的地位一样,更不可能如同邱八爷在江湖中可以任意予取予夺,这就是本质区别。

  梁初一的行事作风的确能入得邱八爷的眼,但是终究只是个人的体现,对,就是个人的体现,而且邱八爷的手下,没梁初一的身价但却比梁初一的江湖历练更丰富更有内涵的,大有人在。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