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手臂

  马玉玲想要干什么,梁初一不是不晓得,但是马玉玲扯上马毓菲,这让梁初一有些为难。

  毕竟马毓菲不跟其他的人一样,她应该是个纯学者型的女子,没必要把她也牵扯进来,可是,梁初一越是不愿,这狂人姑姑居然却越是反着来。

  因为梁初一并不着急,又跟罗宝财有秘密的约定,所以梁初一闲庭信步,而且第一个景点的选择也离龙峡村很近――几百米远的一个石洞。

  说起来,龙峡村的地貌还算是较为有趣,啸江北岸这边的山体多是砂岩,而南岸就基本上是石灰岩地貌,所以在北岸这边,石洞就比较少。

  所谓的石洞,其实不大,因为是沙体岩层,也就十来米深,两米来高,要说是有什么看头,肯定是一点儿看头也没有。

  不过石洞门口有块空地,面积不小,又还算是平整,以前是种过庄稼的,因为沙地贫瘠,年轻人又不愿意呆在家里种庄稼,所以就废弃了,空地下边倒是有

  条溪沟,水不小,还在山谷里面积集成一个满是砂砾石块的滩头。

  因为村里人多用这水浇灌庄稼地,所以在河里筑了道拦河坝,算是一个调节用水的水库,但不大满打满算也就百十来亩地的样子,但这百十来亩的水库,至少有一半都只有一米来深的水。

  据胡三儿说,最深处,也可能有那么七八米,毕竟这是修建的河谷中间的一道堤坝。

  不过,胡三儿也说了,村里头的大人小孩子,到了热天,就喜欢在这里面来洗澡,但淹死过不少的人,要说恐怖,这水库,怕是龙峡村最恐怖的地方。

  因为不少的人淹死在里面,所以成了“水怪”,动不动的就喜欢拉下河洗澡的人再去做替身。

  这当然是胡三儿胡说八道了,梁初一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这其实是两道堤坝,估计是一开始修的堤坝被水冲毁,所以第二道坝就稍微往下修了一段。

  但是被水冲毁的那道堤坝的石料,就散布在了整个水库地下,这水说深也不深,说浅也不浅,十有八九在这里面洗澡游泳的人,弄不好就撞上了水底的石头

  ,又或者是踩进了石头缝儿里面,因此丧命。

  但村子里面的人自然是说得越神奇就越好,增加了神秘感,可以招来不少的游客。

  还是噱头而已。

  不过到了胡三儿这里,什么“水怪”,“水妖”,杂七杂八的就出来了。

  像什么某年大雨涨了水,有人看见什么蛇头鱼背的怪物随波逐流,出没在水里,然后看着的那人不知不觉就走进了水库里面再也没出来,连尸体都找不着了的,像什么,某年某月,有人眼睁睁看着水里有人抬着花轿吹吹打打打上岸来接人的…

  总之,一个比人家鱼塘也大不了多少的水库,到了胡三儿这里,硬生生成了堪比喀纳斯湖还神秘的地方。

  反正是来玩,而且还是想看看所谓的薛大将军的后人会不会出现,所以梁初一又不着急,还干脆在平地上搭起了帐篷,准备在这儿住上一段。

  即使是离开村子仅仅几百米远,梁初一也不回村子去住――要装就得像那么回事才行。

  不出梁初一所料的是,刚刚搭好帐篷,仇龙、朱开来等人也跟了过来。

  只是大家是什么人,也都是心知肚明,再说了,天气虽然变凉,但却并不是寒冷,野外驻营,刚刚好成了好些人想要做的事情。

  ――能把掘坟取阴宅,搞得这么光明正大,倒也当真是没谁。

  下午时节,吃过了晚饭,马毓菲直接就要去到水库里面,去享受凉水能够带来的舒坦。

  水是有些凉,但是并不是很冰,其实挺舒服的。

  只是马毓菲跟马玉玲一样漂亮,而且眼里根本没有仇龙之类的那些男人,所以只穿了很少,就下到水库里面。

  当然了,一来是马毓菲并非正宗的国人,再就是从小接受的教育跟国人有些差别,所以并不认为女孩子家家的公然下河洗澡游泳在国内这样的山沟沟里面有什么不妥。

  只是如此一来,仇龙跟朱开来、魏老爪等等一伙人,几乎一边吞着口水一边嘻嘻哈哈的狂笑着跟脱了衣

  物下到水库。

  一开始,一大帮子男人还刻意离马毓菲远远的,但没想到的是,马毓菲居然主动去跟他们接近,还居然提出要跟他们比赛游蛙泳,蝶泳,看见魏老爪狗刨,马毓菲居然还毫无顾忌的大笑。

  只是如此一来,马毓菲倒是很快跟这一帮人稔熟了。

  梁初一跟马玉玲在岸边看着一帮人在水里戏耍,只得苦笑不已。

  但是说来也就有这么巧。

  一帮人游着游着,马毓菲都快到浅滩了,却突然惊叫起来,而且看样子并不是因为水凉发生了抽筋什么的事故。

  因为马毓菲在那儿一副溺水的样子,不住的扑腾,水花都溅得老高。

  一开始梁初一跟胡三儿、马玉玲还以为马毓菲是在开玩笑,但是瞬间几个人就发现情况不对头得狠了。

  马毓菲在叫救命!而且是出自本能的在用英语大叫救命。

  吃惊之下,梁初一跟胡三儿、马玉玲三个人连衣服都没脱,直接“扑通扑通”的跳进水里,扑向惊慌失措的马毓菲。

  水并不是很深,就算是到了马毓菲面前,估计也就两米来深的水,而且在往这边靠一点儿,就上了最浅、只有一米多深的地方。

  但是当梁初一跟马玉玲抓住了马毓菲的手的时候,马毓菲几乎已经被水呛得快要失去意识了。

  幸好人多,水也不是很深,三个人连拉带拽,好不容易才把马毓菲弄到岸边的空地上。

  马毓菲呛了不少的水,几乎一边咳嗽一边呕吐。

  马玉玲跟梁初一、胡三儿三个人围着马毓菲,一边帮忙一边不住的安慰、询问,马毓菲到底是怎么了?

  过了好一阵,马毓菲才渐渐地安静下来,但仍然是心有余悸的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当时,马毓菲原本正在高兴无比的戏水,没想到脚底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缠住了,马毓菲也以为是水草什么的,又因为这里的水不深,所以,马毓菲并没惊慌,站直了身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弯下腰去解

  缠在自己脚上的水草。

  只是,在被自己搅弄得有些浑浊湖水里,马毓菲迷迷糊糊的看到了惊人的一幕,缠住自己的脚的,哪里是什么水草,而是一支手臂,当然了,如果是一个人在水底下偷偷袭击马毓菲,马毓菲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好怕,可是,马毓菲看到的,就是只有一只手臂,而且,这手臂还在不住把自己往水库中心最深处拉。

  “水怪!”在那一瞬间,这个念头在马毓菲的脑袋里划过,也就是这个念头,才让马毓菲顿时惊慌失措的大叫了一声。

  马玉玲倒是忍不住又好笑又好气的拍了一下马毓菲的脑袋,应该是水里面垃圾或者树枝,缠住了马毓菲,那根本就没什么好怕的,像这样经常有人经过的地方,里面会有一些垃圾什么的,那又有什么奇怪,何况,这世界上没有“怪”,这是最基本的常识,所以,真没什么好害怕的,所谓“一只手臂”什么的,除了马毓菲当时惊慌失措,感觉像是被什么抓住之外,胡三儿成天的胡侃让她从潜意识里面觉得这水库里面真的有怪。

  马玉玲还说:“自己溺了水你却疑神疑鬼的,你还是搞科研的?”

  马毓菲也有些懵,当时,自己是真的看到只有一只手来抓自己的,抓着自己的脚踝,好痛的,好像这只脚踝骨都被捏破似的。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看着依旧还在水里头戏耍的仇龙等人。

  ――那是十几个人是江湖中人,想要搞点儿什么怪名堂出来,一般的人哪里能看得破。

  要怪就只能怪马毓菲自己,在这么多大男人面前,还要下到水库里去游泳,还去跟他们搅在一起,最关键的是还穿那么少。

  怪,不出怪才怪。

  可是,马毓菲还就坚持说,自己是真的看见只有一只手臂,抓住了自己的脚,要不然自己也不会那么害怕。

  游泳的技术和经验根本就不用说,大江大河,马毓菲没游过太多,但是在海里,每年也去游过几回,但这样的情况,她却是从来都没遇到过。

  梁初一忍不住有些好笑,这不正好应了那句话: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不离阵上亡。

  胡三儿却有些微微皱眉,不过,胡三儿想的应该不是跟梁初一想的一样。

  马毓菲这边还心有余悸,水里的仇龙等人突然间也有人大叫了起来。

  好几个人都很惊骇的大叫着,更多的人却是拼命地往河滩浅处扑腾,只一瞬间,仇龙、朱开来、魏老爪等人纷纷扑腾着上了岸,可是转头一看,却发现水里还有个人在扑腾着,那样子不仅仅时惊慌失措,而已经是在濒死挣扎。

  很快,那水面上就只剩下一堆气泡泡。

  仇龙他们也就跟梁初一等人一样,惊诧无比的看着那堆气泡。

  当然了,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其中有两种个人大叫着“毛子哥”,一边飞快的重又下到水里,去就已经不再挣扎的“毛子哥”。

  很快毛子哥就被两个人扯上了岸边,但很明显的是毛子哥已经不成了,而他一张脸,因为惊骇,扭曲得

  很恐怖,一双死鱼一般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果真像是见了“怪”一般。

  来龙峡村探险寻宝的,有人死了!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溺水而死!

  这让所有的人甚至是胡三儿都震骇不已。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