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里的秘密

  至于说胡三儿功夫其实要比梁初一厉害得多,估计毛子哥是没怎么看出来,再说,马玉玲是马家的人,不到万不得已,真不能动粗。

  这就是人和人的区别!

  胡三儿跟在梁初一身后,故意有些不忿,直嚷嚷着:“这他么的不是冲着我一个人来的啊!”

  毛子哥一边走一边苦笑着摇了摇头,梁初一在这里没被引走,那是没办法的事,真说要吓,还当真就只是针对胡三儿一个人的,还有,引走马玉玲,的确是梁初一说的那样,是因为马玉玲会功夫,而是因为马玉玲是马家的人,邱三在这个方面有过交代,邱三也不想弄出直接跟马家对立的事情出来。

  胡三儿在梁初一身后呵呵大笑道:“兄弟,你一向聪明透顶、举一反三、算无遗策,这一次,你却说错了,不是因为马小姐功好能有多好,而是因为仇老大会怜香惜玉,哈哈…”

  不知道是因为烛光的照影还是怎么回事,梁初一的脸色都有些发绿。

  出了帐篷,毛子哥带着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往帐篷旁边走了十几米远,然后打开手电,照着一个土堆,说道:“仇老大他们在里面,你们下去吧。”

  梁初一看着土堆后面黑黝黝的洞口,忍不住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转头问道:“毛子哥,你不一起下去。”

  毛子哥摇了摇头,说道:”我们都是有各自的任务的,我的任务是留在帐篷,打发走其他不该来的人,也就是替下面的人把风,和守候下面的人的退路,下去,那不是在我的任务范围之内,呵呵,地儿我是跟你们带到了,下去不下去,你们自个儿看着办…”

  梁初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寻幽探秘者是寻幽探秘者的组织和规矩的,何况驱逐无关的人靠近,保护下面的人的退路,这一点的确很重,哪怕是在山沟深处,也必须要人看守,免得断了大家后路。

  这个洞口不大,但很深,拿着电筒都看见底。

  所以不管毛子哥说得多好听,要是毛子哥等人起了坏心,等自己跟胡三儿两个人下去,只要在上面拿一把铁铲子,就能够把自己跟胡三儿两个人直接活埋。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一点,梁初一可不敢不去考虑,毕竟,做寻幽探秘者的人,连别人的祖宗都敢挖,要弄死个把两个人,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胡三儿看梁初一稍微一犹豫,当下便拍着胸脯跟梁初一说道:“这洞口好小,兄弟,你得让我先试试,看看我能不能钻下去,要我在里面都能顺顺利利的,兄弟你再下来…”

  胡三儿这话的意思是,就这么个小小的洞口,对方又是寻幽探秘者,下去肯定是要下去的,不过也得要防着点,先下去一个人探探路再说,留一个人在上盯着毛子哥,万一毛子哥有什么异动也能够及时被阻止,不过,毛子哥在上面真要有什么异动的话,梁初一也肯定是能够应付的过来的,所以,这道二选一的题,胡三儿直接就选了想下去探路。

  梁初一也点了点头对胡三儿说道:“有什么情况的

  话,你叫上一声,或者是发个信号,我好有所准备。”

  胡三儿点了点头,随即取出手电摁亮,慢慢往洞口里下。

  在外面,胡三儿等人一直不肯亮出手电,主要是担心会惊动村里的人,毕竟这样黑黝黝的山谷当中,一点儿亮光都刺眼得很。

  但是进入到了地底下,那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

  见到胡三儿没入洞口,毛子哥笑着对梁初一说道:“你既然跟我们合了伙,我们就是一条线上的人,你不应该对我们起疑心的。”

  梁初一怔了怔,没想到自己的意思,被毛子哥看了出来,想要辩白一下,毛子哥倒是笑了笑,接着又说道:“你想什么时候下去就什么时候下去吧,我还得回去做我的任务。”

  说着,毛子哥一转身,直接回头去了帐篷去继续扮怪吓唬那些贸然过来,又胆子很小的人――哪怕其实并没什么人会过来。。

  梁初一正愣愣的不知所措,胡三儿拿着手电,在洞口里探出头来,对梁初一说道:“兄弟,都在…下来吧…”

  都在,胡三儿是说仇龙、马玉玲等人了,也就是说毛子哥把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带到这里,还真没什么坏心眼,当下,梁初一讪讪的笑了笑,是自己鸡肠鼠肚了,随即,跟着下了小洞。

  下到底部,是一个一米多高一点儿的横洞,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人弯着腰,往前走了不到五米远,前面突然就开阔高大了起来。

  这地洞是直接打在一条阴宅巷道的拦腰处,这么近的距离,这么规则的地洞,看来,邱三手下,还真是有高手,至少,这个仇龙就是一个。

  下到巷道,梁初一也拿出手电摁亮,看了一下,巷道里倒并不是什么金碧辉煌,也有壁画,不过是就地取材,用的砂岩做的雕刻。

  砂岩的硬度不是很高,便于雕刻,甚至比壁画的成本也不会更高多少,所以山洞里面多是采用这种砂岩

  做成的浮雕壁画。

  浮雕壁画雕刻的内容无非就是藏宝主人生平事迹,以及普通花鸟虫鱼之类的装饰。

  ――这座阴宅也就百十年前的阴宅,而且雕刻都是很普通的近现代手法和技艺,更简单的说,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值钱。

  而浮雕壁画的主题,也就是藏宝主人跟着薛大将军打过几次大仗,然后被在这里――全都是人尽皆知的一些故事。

  胡三儿无心研究什么壁画,这对胡三儿来说,精美的壁画远远不如那些黄金白银、珠宝玉器的陪葬品来得实在,更没有薛大将军宝藏线索来得实在。

  至于梁初一,对壁画也不怎么上心,到现在还没看到马玉玲跟仇龙等人,就算这里真的是一座阴宅,里面又真的堆满金银珠宝,那又怎么样,不是梁初一鸡肠鼠肚,凡事都得讲究一个以防万一,对吧。

  再往前走没几步,地面上散落着不少的箭矢利器,应该是仇龙他们那一伙人里面的有高手,引发了机关

  ,让箭矢射了出来,然后才安全的往里走。

  不过,梁初一捡了一根箭矢,发现箭头上虽然生满铁锈,但依旧还很锋利,箭杆也还没出现一点儿开始腐朽的痕迹,不过,这些箭矢却没有常人熟知的那种尾羽,应当是属于弩箭一类的暗器。

  再往里走,没多远,是一道已经打开的石门,到了石门边上,梁初一看见里面有灯光闪烁,一颗提着的心,顿时放下来稍许,那些拿着灯光的人,应该就是仇龙、马玉玲他们了。

  偏偏梁初一的心刚刚放下来稍许,便听到里面一声暴喝:“贵娃子,快退…”

  喝声刚过,又听见一声闷哼,紧接着好几个人一起大叫:“贵娃子…贵娃子…”

  看来,前面是出了状况,梁初一、胡三儿心里一凉,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直接扑向那些人发声之处。

  这里依旧是一条通道,两边的石壁上不再是壁画,而是一些神佛浮雕,浮雕显得很是粗犷,尽头之处,地上躺了一个人,应该就是贵娃子,另外四五个人围

  着躺下的人,不住的呼叫:“贵娃子…贵娃子…”

  其中一个约有五十多岁,黑脸膛、黑眉毛弄得像两把刷子的老头子,见身后灯光乱闪,一抬头,让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大吃了一惊,这老头子正是朱开来。

  让梁初一吃惊的是,没想到朱开来也是仇龙一伙!而且,看样子,朱开来的地位在仇龙等人面前还不低。

  这个时候,地上的贵娃子,肚子上不下的被什么东西钻了个稀烂,眼看是活不成了,在几个人的喝声中,最后把脑袋一歪,直接咽了气儿。

  这是梁初一跟胡三儿第一次看到来阴宅的人真正的死在了眼面前,两个人心情别提有多沉重了。

  朱开来一众人,自然又是一阵悲憾,过了良久,朱开来才吩咐另外的两个人,先把贵娃子的尸身抬到外面去,暂时安置到董明和那边,等破了这些机关进了主室,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初期之后再好好的厚葬贵娃子。

  见到马玉玲果真也站在里面,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

  几乎是第一时间奔了过去,连声问马玉玲怎么比他们两个还先到。

  马玉玲淡淡的摇了摇头,说当时,一进到帐篷,就发现不对,便本能的退了出来,没想到立刻就让人拉着下到了这洞里面,朱开来跟仇龙等人是明显晓得马玉玲的身份,所以对马玉玲还算是客气,听说马玉玲也想入伙,朱开来等人自然是求之不得。

  但是刚刚才谈妥合作入伙的事情,就发生了贵娃子中道儿的事情。

  仇龙的两个手下默默的将抬了贵娃子抬出去,整个山洞里,就剩下朱开来、仇龙、以及梁初一他们几个。

  沉默了良久,沉默了良久,朱开来才抬起头来,问道:“梁老板,这道上的规矩,不需要我多说吧!”

  自古以来,大凡探险取宝什么的,即使是亲生父子兄弟,也未必不会有眼红心黑之徒,东西到手之后,父子反目手足相残,也平常得很,就更不用说什么临时拼凑出来的乌合之众,什么“义结金兰,歃血为盟

  ”之类,在真正的利益面前,那就是狗屁,所以,朱开来别的什么先都不说就直接强调道上的“规矩”。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