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蓝苹果组合的专辑《青春通行证》将会推辞一段时间上市,这个消息一出来,让很多声乐公司悄悄舒了口气。

  毕竟有消息说未来工作室在今后推出的专辑,都会伴随着MV一块上市,也就是说,单纯的唱片、磁带、CD的市场将会被挤占很大一部分。

  相对于没有实力立刻让歌手转型制作MV的声乐公司来说,《青春通行证》的推迟上市,已经成了他们他们最后一顿晚餐。

  ――有人预测,以梁初一的歌曲水准和MV制作速度,今后的唱片市场,至少一半都得被梁初一抢走。

  所以,没实力让歌手转型,以及来不及让歌手转型制作MV的声乐公司,也就只能把梁初一刚刚让出来的这一段时间当着手最后的苟延残喘的时间。

  当然,把这段时间当成纯唱片市场最后一顿晚餐和大餐的人和声乐公司,也大有人在。

  前面几个月因为梁初一发飙,好几个月都没他们的戏,现在梁初一突然又宣布暂停新专辑发售,那还不轮到了他们?

  抱着这种想法的人当然也不少,不过,妙声、四海也都是其中之一。

  妙声这边,上半年受到蓝雅婷和黄秋麟的事件的影响,张卓算是沉寂了半年之久,而四海这边原本就跟梁初一商量过这个月时间梁初一不拿新专辑上市。

  所以,到了这个窗口期,妙声和四海基本上算是发疯了。

  许晨亮的专辑推广宣传刚刚结束,妙声立刻推出曾跟陈南枫有过合作的歌手汪婉华的专辑《时光回转》,而四海文化这边推出的是去年参加过省电视台春晚的李锦芳的专辑《丝雨》,以及男歌手程子言的《海之音》。

  而汪婉华的《时光回转》的专辑推广宣传费用高达三百五十万,李锦芳的《丝雨》和程子言的《海之音》分别是三百二十万和三百万。

  当然,这些数据,并非都是公开的,而是徐震东凭着关系打听出来然后跟梁初一说的。

  而同期上市的专辑还有六张,比如说有《人生苦短》、《秋意浓》…等,不过这些专辑都不是很出名的歌手和声乐公司推出的,在宣传推广费用方面自然也无法跟背后是爱歌、三洋的妙声及四海相比。

  但就在这个时候,香江歌手苏少芩、张懋霖也先后推出各自的专辑《九月》和《香江之吻》。

  算一算,就在梁初一暂停新专辑发行这一段时间之内,同期上市的专辑达到了十一张,如此一来,好些声乐公司干脆就选择把手里的新专辑推辞到明年三月份再推出,因为现在除了未来工作室的专辑余热尚在之外,张懋霖、苏少芩这两位歌手的实力对他们来说也是压力太大,当然了,明年三月份也是新年开头,再加上那个月梁初一也没新专辑推出。

  相较于现在来说,时机方面对小公司和没太大名气的歌手来说,当然也恰当得多。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个月里面,妙声、四海、以及

  香江都有歌手的专辑推出,无论如何都引起梁初一要关注一下的兴趣。

  不过,就这事儿,梁初一倒没想着要去京城坐看这场龙争虎斗,只是跟徐震东打了个招呼,让徐震东仔仔细细的把这个月的情况收集起来,然后发给梁初一。

  而这事情梁初一并没说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徐震东猜测很可能是与未来工作室下一张专辑上市有关,所以徐震东半点儿也不敢怠慢,几乎是在接到梁初一的电话之后就着手开始收集这些专辑的情报。

  汪婉华她们的专辑推广费用多少,都是徐震东打听出来然后报给梁初一的。

  半个月之后,汪婉华的《时光回转》率先上市,当天在华新书店的销售榜上居第十五位,唱片销售量却惊人达到三千二百张。

  与之同时上市的还有并不出名的海悦公司推出的《人生苦短》,唱片销量也达到了两千五百一十五张,位居第二十三位。

  其余还有两张新专辑,一个二十五位,一个二十七位,唱片销量分别是一千九百三十六张和一千二百二十三张。

  仅仅只是这四位歌手第一天的销量,就让人陡然吃了一惊。

  ――这是怎么了?

  有歌迷把《时光回转》甚至《人生苦短》等几张专辑拿回去听了一遍,却觉得并不是特别满意――从心理上来说,汪婉华跟其他歌手的知名度远远不及傅雪或者俞思颖等人,但应该远比黎筝、秋淑娴甚至是洪媛、郑小文他们高。

  但《时光回转》或者《人生苦短》里面的歌曲,听着就没《人生只如初见》什么的有味道,当然就更没有《我和草原有个约定》或者《小桃红》甚至是《白狐》的韵味。

  但是奇怪就奇怪在这儿――与同时期相比,《时光回转》或者《人生苦短》的销量却高得多。

  所以,人们不禁疑问,这是怎么了?

  应该说未来工作室的专辑听得多了,歌迷们的欣赏水平也应该高了不少才是,如同《时光回转》这样的专辑,应给很少有人去听去欣赏才是。

  可是,他们的销量实打实的就摆在那里了。

  或者,只是歌迷们在图个新鲜吧,有些人就这么想,甚至包括徐震东差不多也是这个想法。

  可是…

  第二天、第三天…

  《时光回转》的销量第次增高,分别是三千五百四十六张,三千七百八十八张,每天增量都超过两百张,销售榜排名从十五位上升到十三位。

  《人生苦短》的销量同样两百来张的数量递增,分别是两千七百六十六张、两千九百八十一张,销售榜排名从二十三位上升到二十一位。

  其他两张专辑的销量额同样上升,一个上升到二十四位,一个上升到了二十五位,销售量分别是两千一百三十一、两千二百六十四和一千四百零一、一千六百二十五。

  单纯从销量上来说,一张专辑头三天不到一万或者仅仅只是突破一万张,相对未来工作室的歌手动辄每天都是上万张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

  可这或者是一种趋势。

  是一种什么样的趋势,梁初一没跟徐震东说明,但仅仅只是这种趋势,顿时让梁初一有些紧张起来。

  到了第四天,张懋霖的《香江之吻》和苏少芩的《九月》双双上市!

  张懋霖和苏少芩去年跟傅雪一战,可以说是大败亏输,但就歌迷们心里的地位来说,天王依旧是天王,巨星依旧是巨星,时隔一年多了,歌迷们依旧看好这两位香江歌手。

  可是,《香江之吻》上市头一天,也仅仅只是在华新书店的内部数据上名列第十五位,唱片销售量三千二百一十七张,比汪婉华的《时光回转》上市第一天仅仅高出十七张。

  而苏少芩的《九月》排名第十八,与张懋霖相距三位,唱片销量为两千九百六十七张。

  相对于梁初一旗下的歌手的新专辑上市的时候,其他专辑的销量对比,即如是《时光回转》、《人生苦短》等专辑的销量,已经算是很好了。

  甚至有很多人开始庆幸也很怀疑,庆幸的是,没有梁初一的歌,其它人的专辑肯定会卖得更好,但怀疑的是,整个歌坛的歌曲,质量都提上去了,而且提上去的起码是一个层次?

  要不然,那么多听梁初一的歌的歌迷,还能瞧得上诸如《时光回转》、诸如《人生苦短》之类的歌曲?

  怀疑之余,包括徐震东都私下里去逛了一圈――看看这当中到底有什么猫腻没有。

  但是一圈儿逛下来,还把诸如《时光回转》、《人生苦短》、《九月》、《香江之吻》等专辑带了回来,然后拿出当初开试听会的劲头儿来仔细欣赏这几张专辑,期望能够从里面找出点儿什么东西来。

  可徐震东失望了,《时光回转》里面的歌曲跟妙声公司之前那些专辑没什么两样,汪婉华走的是民谣路子,而在民谣方面,俞思颖的《小桃红》那就是一根

  标杆,《时光回转》当然没法子跟《小桃红》相比拟――就算不是差很远,也差了一大截。

  《人生苦短》走的是轻摇滚的路子,但在轻摇滚方面,黎筝、秋淑娴的专辑里面也有几首,她们的轻摇滚同样是标杆,《人生苦短》没法子去跟黎筝、秋淑娴的轻摇滚相比。

  单纯说《九月》和《香江之吻》这两张港台歌曲,在水准上都不及傅雪的《广东爱情故事》、《爱情故事上集》。

  其他几张专辑就更不用说了,那几张专辑里面的歌曲风格,诸如洪媛、郑小文、以及热度尚在余势犹存的许晨亮等人的歌曲里面都有,也都没法子去跟他们相比。

  所以徐震东失望了,歌曲风格林林总总是不少,但终归都不外乎那些种类,以至于分门别类看起来,现在这些专辑里面水准最高的寥寥几首,也仅仅只是与梁初一的歌曲勉强接近,甚至仅仅只是持平,要说能够超过梁初一的歌曲却可以说没有,更不存在抄袭复

  制之类。

  所以说这就有些奇怪了。

  但接下来几天,《香江之吻》和《九月》毫无例外的越过汪婉华的《时光回转》,进入前五,《香江之吻》名列第四,销量达到五千六百一十一张,《九月》第五位,五千三百二十一张。

  而汪婉华的《时光回转》居然也进入了第十位,唱片销量达到四千九百七十七张,《人生苦短》这飙升到了第十五位,三千六百六十一张!

  这又让很多人惊呼起来――这会不会是港台歌手和歌曲一次回归?

  而港台歌曲回归意味着什么?

  会不会意味着梁初一的歌曲的时代的终结?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