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酸的专辑推广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猜测,在揣摩,这到底是怎么了,或者说,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趋势?

  梁初一却成天眉开眼笑起来。

  这是不是很怪异?

  单纯从这个月上市的这些专辑销量上来说,就算是最好的张懋霖,按照这个趋势下去,第一个星期的确可以卖到三万多张甚至是四万张,全国范围内差不多也就六十万张到八十万张的销量。

  但接下,依然就会出现销量正常下滑,逐渐递减至五十万张甚至是三十、二十万张。

  一个月也就四个星期。

  所以就算是张懋霖,一个月之内顶多也就能拿到两张白金而已。

  相对未来工作室的几个歌手,动辄四张五张、甚至八张十张超白金而言,那根本就算不上有什么威胁。

  没有什么威胁,梁初一当然高兴了。

  不过,梁初一高兴的还有另一个要点,当然了,这

  个要点,很多人或者会看不明白,甚至不会去往这个上面想。

  作为一个比别人多了二十年的经历的梁初一当然看的明白了。

  这也就是梁初一高兴得很的原因,只是梁初一不想跟任何说出来,或者,是没必要说出来。

  跟别的人说出来,根本就不起什么作用,甚至与别的人根本没什么关系,所以梁初一觉得真没必要说出来。

  但是就这一点,差不多是可以奠定了梁初一抢占歌坛这一块先机的一切先决条件。

  任何一个行业,能够抢占先机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在将来赢得利润的时候,可以分得蛋糕最大的一块。

  梁初一现在就能分得这块蛋糕的最大的一块――最起码百分之三十!

  整个音乐专辑市场的三分之一,这恐怕是古往今来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爱歌有多大?三洋不小吧!华音不用说了,他们是现在的音乐市场的三大巨

  头,他们现在或者说之前能够占据多大的市场?

  徐震东翻了很久的资料才跟梁初一说,爱歌在一年前占据整个市场的越百分之八,三洋是百分之八左右,算起来,华音不声不响的,其实占据市场份额最大,百分之十左右。

  也就是说,他们三家加在一起,也仅仅不过是占据整个市场的百分之二十六左右,连百分之三十都占不到。

  港台这边的歌手,也仅仅只占据整个市场的百分之三十二,而真正占据市场最大份额的,反而是余下的中小声乐公司。

  ――他们数量太多,别看他们公司小,蚂蚁咬死大象!

  但这一情况,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彻底改变过来,按照梁初一自己的规划,爱歌、三洋、华音、将来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他们三家加在一起,很可能会占据市场的百分之三十五以上!

  而未来工作室,到时候肯定不会低于整个市场的百分之三十!

  余下的百分之三四五左右的市场份额,国内中小型声乐公司很可能会占据到百分之二十左右,而港台方面,能不能占据到百分之十,很可能得打个大大的问号。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呵呵,梁初一晓得的那个要点!

  要点!

  当初梁初一很坚决的坚持要自己开设光碟生产线,录制MV,不是没有道理的!

  至少,在这个要点完全显示出来之前,梁初一算是做足了准备。

  而到了现在,N多的声乐公司还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拖延、推迟甚至是抵制的一些东西,将来,会成为他们后悔莫及甚至是遗憾终身的痛点。

  投入与产出,从来都是互为因果的,技术的革新与互通是生产力发展的原动力,通过转让部分技术有效回收创新成本、打开市场,为新技术研发提供后续支撑,是几乎所有的公司的常规运作模式。

  更何况,在优胜劣汰、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不

  投资先进的技术,市场份额、商业利润缘何而起,从何而来?就这样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市场规律和经济常识。

  在梁初一看来,市场竞争,其实就是看不见硝烟、看不见血流、更用不着拼刺刀却比炮火横飞硝烟弥漫真刀真枪更残忍――技术之战,特别是基础技术的研究之战!

  毫无疑问,在这个方面,梁初一走在了前头,更比别人具备更加充分的优势。

  在当前的社会形势下,席卷东南亚甚至香江的金融风暴结束,其结局一如梁初一原来那个时空一样,以国际金融大鳄们败退香江而宣告结束。

  但这场金融风暴留给无数高层深刻教训和反思,警醒之余,各种各样利国利民的扶持保障政、策出台。

  这些新的政、策最终会让未来工作室这一类的公司在经过一轮残酷的搏杀和淘汰之后,进入一个崭新的创建、发展、壮大的良性循环阶段。

  换句话说,在这个是时候,谁有胆气有资源,能够站立在潮头弄潮,谁就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屹

  立不倒,并且收获颇丰。

  胆气,梁初一有的是,资源,梁初一并不见得很缺。

  所以梁初一现在要做的就是抓住时机,创造机会,让自己发展壮大起来。

  看着梁初一的脸上成天都洋溢着笑容,工作室的员工以及洪媛等歌手那颗悬着的心,又慢慢的落了回去。

  至少,梁初一有着高兴的事情,那天在食堂里面的事情也就会慢慢过去。

  不过到了张懋霖和苏少芩的专辑上市到了第二周的时候,一如梁初一和徐震东的预测――这个月所有上市的专辑,销售量开始出现正常下滑。

  本来排名和销量都最快的张懋霖,在排名方面到了第四位也就探顶了,挤上前三的时间只有一天,然后就被许晨亮的《冲动的惩罚》压回到了第四位,销量也有所降低,只有五千三百二十二张,与探顶时的五千六百一十一张下滑接近三百张。

  而苏少芩的这张《九月》显然有些后继乏力,从第

  二周的第三天开始,《九月》就会落到了第八名,销量也只有四千一百八十张,与单日最高销量相比,下滑幅度达到惊人的一千接近一千百张。

  而汪婉华的《时空回转》情况也并没好到哪里去,进入前十的时间也就仅仅两天,随即跌落会第十五位,唱片销量不足三千张,只有两千一百一十张。

  《人生苦短》在第十五位的排名上倒是挣扎了几天,然后回落,几乎是一天往下掉一个名次,道儿第二周结束的时候,居然仅仅只是回到了第二十三位,销量一千三百三十四张。

  其余的几张专辑,无论是销售排名还是销售数据,也都是毫无例外下滑回落。

  可是,在几乎所有的人眼里,无论是专辑排名又或者是销售数据,如同这个月的这些现象才是应该有的、原来的样子。

  换句话说,梁初一这边的专辑一出来,整个市场上呈现出来的那种气氛和状况都超乎常理的诡异!

  所以说,梁初一这个家伙,就他么一个异类。

  被整个歌坛或者声乐界公认的异类。

  当然了,这个月上市的几张专辑,也是毫无意外的都赚到了钱,尤其是汪婉华的《时光回转》,按照徐震东对妙声和张卓的了解,《时光回转的》的利润不会低于五百万。

  至于说海悦那种小公司制作出来的《人生苦短》,利润肯定还会更高一些――无论是制作费用还是宣发推广费用,都远远不及妙声这边,甚至很可能只有妙声的十分之三四。

  而《人生苦短》的这个销售成绩,好得明显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所以,说起来海悦的《人生苦短》这一次应该算是最大的赢家之一。

  至于说张懋霖和苏少芩的《香江之吻》以及《九月》,制作费用也好,宣发推广费用也好,没人晓得他们花了多少。

  但是从去年跟傅雪遭遇之后的情况来看,显然也是达到了制作方的目的。

  所以,没有梁初一这边的专辑的日子里,一切都好,大家都好。

  所以,很多人――包括张卓都已经在准备为汪婉华设宴庆功了。

  可是…

  就在第三个星期的第一天,从创月那边爆出来一个让所有的人都要惊掉下巴,但却又是所有的人一直在算计着,预测着的消息。

  ――未来工作室的蓝苹果组合即日起开始她们的专辑宣传推广。

  按说,蓝苹果组合现在仅仅只是做他们的专辑推广宣传,离专辑正式上市只好还有一段缓冲时间,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做宣传推广,专辑最快也只能在这个月尾下个月开始才会正式上市。

  可问题是,蓝苹果打破了这一固有的规则。

  正式做宣传推广的同时,专辑将会于周三上市!

  徐震东放出过消息,新专辑上市的时间,只会延迟半个月!

  到周三上市,差不多也就是十七天。

  而从现场发回来的消息,以及徐震东透露出来的消息…等等方面的消息来看,蓝苹果组合的这张《青春

  通行证》的宣传推广费用,不超过一百万!

  不超过一百万?

  《青春通行证》的宣传推广费用的确不超过一百万――电视访谈节目只有寥寥五台、宣传推广演出仅仅只有三台。

  加在一起,甚至比海悦的那张《人生苦短》还少了两台。

  所以有人帮着梁初一算了一笔帐,电视访谈节目,不会超过五十万,而宣传演出的三台,二十万块钱都已经绰绰有余!

  不超过一百万…挂上个“百万”,尼玛这是往大里在说。

  按照实际情况,应该是不超过八十万才对!

  寒酸、抠索、吝啬、一帮叫花子…

  几乎所有的人无不在心里拼命的讥讽嘲笑着。

  但也有人在暗暗揣摩着一个最容易被人忽略的情况――听说梁初一除了做声乐卖歌之外,还开上了几家工厂,那么,会不会是梁初一资金周转不灵,以致不得不以这样寒酸的场面来把这张专辑应付着上市?

  在所有的声乐公司制作人当中,恐怕八成的人都想着这样一个问题,但是,赵信智和郭昌隆两个人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两个人竟然直接失神半晌。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