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在欺骗

  到了后来,高雅看着梁初一,依旧痛哭:“我该怎么办…我该很么办…我该很么办啊…”

  直接与邱八爷断绝血脉亲情,高雅做不到,但是邱八爷抛弃高雅她们母女两个,高雅又同样愤恨至极。

  所以邱八爷有难,高雅其实也很烦躁得不行。

  弄清楚高雅的心态,梁初一心里也有了底,邱八爷到底如何危难,梁初一现在也不晓得,但是相信到了晚上九点,一切都会弄得清楚的。

  之后,梁初一再也不去劝慰高雅,只是拿出纸笔来,拟定了一些必要的东西,高雅在一旁看着,很快就晓得梁初一确实是在为了营救邱八爷做准备。

  “把你的要买的东西准备双份…”

  高雅吸着气缓缓地说道。

  梁初一抬起头来,看着高雅,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你也打算去?”

  “我还他个人情,要是成功,我们就互不相欠。”

  高雅努力的要把自己装扮得冷漠一些,可是,眼泪

  却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梁初一稍微想了想:“一块儿去的恐怕不止你一个人。”

  “我不管…”

  “我估摸着,八爷遇到危险,他们发消息给我,肯定瞒不住好些人,比如说马玉玲,比如说邱三他们…”

  “关我什么事…你去跟他们说,我仅仅只是为了好奇。”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按说,邱八爷本来并不想让高雅暴露出来,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高雅已经不顾一切了。

  就算邱八爷不想也好,高雅痛恨邱八爷也好,这件事高雅既然晓得了,肯就就不会坐视不理。

  “好吧,我就说这段时间你心情不太好,想出去找找感觉…对了,马家那个,已经晓得你的身份。”

  高雅咬牙切齿:“你跟她说的?”

  “不是,她自己猜出来的。”

  “胡说…”

  “你以为你能瞒得住她?那家伙除非没兴趣,要不然这样的事情能够瞒得住她的很少。”

  “还是你说的。”

  “我的意思是说,你要跟着去最好别跟她来劲儿,要不然这件事情很可能会泄露出去。”

  高雅对这件事情泄露不泄露出去,直接嗤之以鼻。

  梁初一又是微微叹了口气:“别那么幼稚,现在不管是在邱家还是在外面,你的事情都不宜宣扬出去,否则,你只会害了他。”

  邱八爷现在身处险境,具体怎么样梁初一还不晓得,但是就邱八爷目前在邱家的处境,本来就很不乐观,要不然,邱八爷也肯定不会以身犯险。

  而在这个时候,高雅贸然公开自己的身份,不但于事无补,弄不好反而会跟着身陷险境。

  这是从眼前来说,从长远来说,高雅身份如何虽然并不是很重要,但是跟邱家有关什么的泄露出去,也会对高雅本身的声誉造成一定程度上的损害,所以,按照梁初一的意思是,邱八爷趟过了这一关,在邱家取得所有的优势之后,高雅要不要公开自己的身份那

  也就无关紧要了。

  但是就现在来说,不管从那个方面,高雅都不应该格外公开,要不然就除了添乱之外,也只会害了自己。

  一直以来,高雅对梁初一挺冷漠,但高雅却并不是不明事理的女孩子,要不然,邱八爷犯险这事儿,高雅也不会落到心乱的地步。

  所以,梁初一把这些紧要的事情跟高雅说了出来,高雅顿时默然。

  当然了,要跟梁初一一块儿去营救邱八爷这事情,那是肯定没得商量的。

  这事情就这么说妥了,接下来,梁初一跟高雅一起准备出去采购一些东西——要去营救邱八爷,小城也好,马玉玲也好,一些必要的装备和用具,他们肯定都会准备着,所以,梁初一跟高雅出去采购,当然只会是自己觉得需要、惯用的一些东西。

  只没想到的是,两个人刚刚走到门口,却碰上了马玉玲和她的狂人姑姑马毓菲。

  梁初一有没有回来,肯定是瞒不过马玉玲的,但梁

  初一的行踪,马玉玲也不见得就能及时的了如指掌。

  所以,见到梁初一,马玉玲并没太多的诧异,也就仅仅只说道:“你回来得倒是蛮快的,嗯,看样子是准备出去买东西?”

  梁初一也不多说,点头:“是,想去准备一些自己惯用的。”

  马玉玲摇了摇头:“不用去了,我准备的都是目前最好的,你再去也是浪费,对了,高雅不会也跟着去吧?”

  起初梁初一说有很多事情瞒不过马玉玲,高雅还不大相信,甚至还怀疑是梁初一跟她泄露的,但是刚刚一见面,马玉玲就看出来高雅也会跟着去,高雅这才有点儿相信马玉玲的确晓得很多事情。

  想着这些,高雅不说话,马玉玲倒是笑了笑:“一个去进城办事的人突然回来,然后带着个小女孩子去那个地方,这有些刺眼,不过还好,我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所以早就做了些准备…”

  马玉玲做的准备说起来其实也挺简单,就是在工作室那边放出了风声,说是高雅突然中断录制歌曲和M

  V,是因为精神上出了些问题——这段时间忙着练歌录歌,很压抑,所以,马玉玲把这事情告诉了梁初一,还特的让梁初一从京城赶回,带着高雅出去“散散心”。

  至于马玉玲自己,当然也是得陪同高雅一起去“散心”的。

  梁初一稍微沉吟了一下,问道:“我想要一把刀具,要质量最好的…”

  马玉玲笑了笑:“我有高碳钢的精工刀具,型号包括大中小,还有各种功能…”

  梁初一点了点头:“你过来,应该是有事情要商量,对吧?”

  “进屋说…”

  梁初一只得跟高雅一起回头进屋。

  坐下,马玉玲也没什么客气,自己去饮水机泡了茶,还给了梁初一和高雅、马毓菲各自一杯,然后一边喝茶一边说道:“邱家那块玉佩,我让姑姑帮了个忙,复制了一块出来,现在所差的就是薛大将军后人的那一块…”

  马毓菲有些不情愿的从袋子里面掏了一个纸包出来放到茶几上,随后一双眼睛透着复杂的神色看着梁初一。

  梁初一只看了看马毓菲的眼光,就晓得马毓菲还惦记着上次那个误会,不过,这个时候,梁初一却没有要解开那个误会的想法。

  ——要解开那个误会,现在还不是时候。

  所以梁初一仅仅只看了一眼马毓菲,然后赶紧移开目光去看那块玉佩,倒是马毓菲,跟梁初一对视了一眼,那脸上顿时像是火炭烧着了一半,几乎是火红,随后赶紧催下脑袋,再也不敢去看梁初一。

  至于以前那种“狂人”的形象,早就荡然无存了。

  梁初一也没什么心思去管马毓菲,伸手拿起茶几上的那个纸包,在手里掂了掂,随即慢慢拆开纸包。

  里面果然是一块残缺的玉佩,上面是一个“昌”字,跟邱八爷曾拿出来的那块玉佩,无论是花纹还是大小,几乎毫无差别。

  梁初一伸手拿起这块玉佩,想看看反面,不曾想,这与瞬间,梁初一又“看”到,那个黄呢大衣,怒马

  挎枪的将军。

  “咝…”梁初一忍不住吸了口气。

  ——本应该是邱家的那块玉佩,居然在马毓菲手里!

  过了好一会儿,梁初一这才很是怀疑的看着马玉玲。

  马家的玉佩上面是一个繁体“既”字,自己的玉佩上面是“寿永”两个字,邱家的玉佩自然就是这个“昌”字。

  但是,现在邱家的玉佩却出现在马毓菲手里,偏偏马玉玲却说这是让马毓菲帮忙,复制出来的。

  这是要骗人还是骗鬼呢?

  一瞬间,梁初一想到了很多,不过,最让梁初一感到不痛快的是,马家其实已经有了两块玉佩,现在所差就是自己手里那一块。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马玉玲其实就在欺骗着所有的人。

  ——邱家的邱八爷、甚至包括梁初一自己。

  也就是说,马玉玲如果有机会得到“薛家后人”(

  自己手上的)那一块玉佩,恐怕薛大将军的宝藏,就再没邱家和自己什么事。

  不过让梁初一唯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现在马玉玲又把这块“昌”字玉佩拿了出来?

  如果继续藏着,等到自己也以为邱八爷再也找不到这块玉佩,并把自己手上这块玉佩拿出来之后,马玉玲岂不是就大功告成,他们马家不也就可以直接独吞薛大将军的宝藏了?

  可是,马玉玲现在却直接把本来属于邱家的这块玉佩拿了出来。

  难道是良心发现,不再想着要独吞薛大将军的宝藏?

  见梁初一神色有异,马玉玲也是微微愣了愣,但很快,马玉玲借着喝茶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高雅,你还没吃饭是吧,我也有些饿了,要不跟马家姑姑去厨房做点儿吃的。”

  几个女孩子那都是聪明得很的那种,见梁初一拿着玉佩,但脸色并不好,向来是有什么话要跟马玉玲单独说。

  马毓菲当即说道:“我也有点儿饿了,不过我只会煮面条…”

  高雅微微顿了顿:“我会煮葱花面,不过冰箱里面没有了葱,还得出去买,要不,我们出去叫上一份小吃…”

  小区里面就有卖熟食小吃的,出去叫一份当然方便了不少,最主要的是,省得自己动手。

  当然了,这都是表面的理由,高雅跟马毓菲出去叫吃的,主要是高雅觉得是有些话,梁初一不想让马毓菲听去,所以,出去叫吃的,就可以尽可能方便梁初一跟马玉玲商谈。

  马毓菲这会儿到也觉得,这是梁初一担心有些话不能让高雅听去,所以,高雅说要出去叫吃的,马毓菲连忙附和。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