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预兆

  如果现在就会龙峡村从重新准备背包,一去一回,再加上采购装备等等耽搁,最少也得一天时间,很显然这个时候再拖延一天就可能赶不上趟,但是两个没有半点儿装备的人在这样的天寒地冻里面 ,恐怕也只能是徒增伤亡。

  不过没想到的是,马玉玲却主动站了出来,要跟高雅两人回去重新准备,至于能不能赶得上趟,马玉玲说,既然水晶宫里面神秘莫测,相信梁初一等人的进度也不会很快,再说了,就算是梁初一到达了那个地方,也还得检查和分析一些基本情况,相信在半天之内肯定是进不去的。

  也就是说,如果马玉玲跟高雅两个人动作稍微快一点儿的话,与梁初一等人的时间差大约也就仅仅半天时间。

  所以马玉玲有信心能够赶得上梁初一。

  可是,高雅说什么也不跟马玉玲回去重新采购装备――这儿还有三个背包,凭什么让她跟着回去。

  激动之下,高雅还问马玉玲:“马小姐,背包掉进啸江这件事情,我觉得有些蹊跷,为什么五个人的背包,就掉下去两个?”

  几个人的背包不算格外沉重,但是为了节省体力,上到竹筏的时候,大家也就把自己的背包一起放到竹筏上,除了胡三儿的背包是他自己准备的,其余的四个背包都是马玉玲帮着准备的。

  而且,掉进啸江的背包,也是这四个背包当中的,更不是高雅曾经背过的。

  细细的看来,掉进啸江的背包,其实就是马玉玲和马毓菲姑侄两个人背过的背包。

  马玉玲自然不过会去跟高雅争辩什么,但是却转头看着梁初一:“你做决定吧。”

  梁初一想了想:“这样,让胡三儿跟着一块回去吧。”

  胡三儿也算是拿钱办事,现在就跟着上白龙过江又或者掉头回去重新采购装备,反正都是跑腿,更是都那么多钱,去哪儿什么时候,胡三儿也就无所谓。

  但剩下来的事情,就是马玉玲马毓菲她们姑侄两个

  看谁回去。

  倒是马毓菲,稍微犹豫了一阵就决定下来,让马玉玲继续跟着梁初一去白龙过江那儿,她自己跟胡三儿掉头回去。

  本来还以为就这事还会闹个不痛快的,但是如此一来,大家也都没话可说。

  上了岸,梁初一跟马玉玲、高雅自是开始往山上攀爬,马毓菲跟胡三儿则是调头回去。

  上一次上山,人多,大家也没怎么觉得有多难,但是现在无论是天气还是负重,都让三个人觉得艰难了很多。

  ――从啸江峡谷出过来的风挟裹着漫天的鹅毛大雪,让地上又湿又滑,三个人几乎是上一步滑半步,摇摇晃晃,走得艰难之极危险至极,稍不留神,直接就会滚落进啸江之中。

  尤其是快上到上次驻营的地方的时候,那风吹得三个人都只差没趴在地上爬着着走了。

  不过,虽然艰难,三个人总算是到了白龙过江的溪沟里面,这里面的溪水已经被冻住,相较其他地方,

  也还算是比较背风,最关键的是,走在里面比较安全。

  梁初一把驻营的地方就选在那几块巨石旁边,除了背风,还比较方便。

  当然了,梁初一是这样说,实际上,看这几块巨石,以及被冰冻冻住的小水潭都毫无异样――也就是说,邱八爷进入的位置,肯定不是这儿。

  不过因为小城没来,邱八爷带人开凿出来的那条通道也没人晓得在什么地方,只是邱八爷既然是进到这里面,想来那条通道也应该就在这附近不远的地方。

  只是梁初一想不明白的是,这里的山体都是石头的,小城说那条通道已经坍塌,这又是怎么回事?

  邱八爷的手下并不缺乏开挖洞穴的高手,山体又是坚硬无比的石头,所以出现大规模塌方的情况应该很少。

  因此,梁初一扎下营帐之后,其实并没急着去到那几块巨石里面破冰开门,也没去寻找邱八爷等人开掘出来的那条通道,而是打算先好好的想想到底有什么可能。

  马玉玲倒是有很丰富的野外生存的经验,扎下营帐之后,就带着高雅去找了些柴火,就在营帐前面用石头围了个圈子,然后升起一堆篝火,一方面可以烤火取暖,另一方面也可以化冰烧水。

  相较之下,高雅就稚嫩得多了。

  真的是稚嫩,因为高雅对于野外生存什么的,几乎一无所知,就算是收集柴火,高雅都不晓得到底该怎样去选择。

  不过也因为这样,高雅倒是对什么都能信手拈来的马玉玲刮目相看――马玉玲人漂亮,做事情的经验也没半点含糊。

  等到烧好了水,马玉玲这才拿了缸子,准备去跟梁初一送一杯。

  ――这会儿,梁初一窝在帐篷里面一直都不出来,估计也挺冷的,喝一杯热水,不仅能够驱寒,还能解乏。

  但让马玉玲没想到的是,梁初一窝在帐篷里面,也并非什么都没干,事实上,梁初一窝在帐篷里面,一直都在很努力的试图复制薛大将军的后人的那块玉佩

  !

  薛大将军留给邱、马两家的玉佩,合在一起也只能算是一半。

  因为给他们两家手头的玉佩,是“既”、“昌”两个字,那么,“薛大将军后人”的手里的玉佩应该就是“寿”、“永”两字。

  合起来就是“既寿永昌”。

  大石头下面的那个玉佩外形的阴刻,梁初一仔细的看过,仅仅只是外形,至于花纹方面,又有马家和邱家这两块玉佩可以参照,所以梁初一其实是有可以“复制”出来整块玉佩的基础和条件的。

  现在,梁初一的图样和尺寸都已经准备妥当,接下来就是得看梁初一刀工!

  不过,历史上邱家和马家也有过类似的合作和动作,现在见到梁初一打算复制整块玉佩,马玉玲也没有半分惊诧。

  也就是跟梁初一一样,很担心梁初一的“刀工”。

  以前,邱家和马家一起复制这块玉佩的时候,与现在梁初一复制这块玉佩有着很大的不同,毕竟他们都

  没有梁初一这样具有“优势”。

  见梁初一在打算复制玉佩,马玉玲自然也不敢打扰,放下热水之后,就默默的退了出去。

  当然,马玉玲出来之后也没怎么闲着,只是拿了锤子和铁凿,去开始破冰。

  小水潭里面的水早就被冻成了一块厚厚的冰,马玉玲现在就开始破冰,其实也想过两个问题,就现在来说,不要说去找邱八爷他们开凿出来的通道,就算去找到也没用,那条通道已经坍塌,小赵都再也进不去,别人也自然是毫无办法。

  另外就是,梁初一现在在准备复制那块玉佩,想来梁初一应该是已经有了完整的方,这样,就用不着马玉玲去过多操心了。

  所以马玉玲还是提前把冰层破开更加实惠。

  不过要破冰的地方,实在是太过狭小,马玉玲破冰也就显得格外艰难。

  因为现在外面的气温极低,几乎可以说是滴水成冰,马玉玲敲下来的冰块,刚刚放到一边,很快就和另外的冰块沾到一起,再过不大一会儿,就成了一块整

  的。

  如此一来,马玉玲的破冰进展极为缓慢,幸好高雅也同样急着想要打开这道门,以便更快的去营救邱八爷,所以高雅也跑来帮忙。

  两个人在这边忙活,却没注意到小城进了梁初一的帐篷。

  小城还是一个人来的,甚至是有点儿条件反射一般地躲闪,进了梁初一的帐篷,见到梁初一正在摆弄着画好的图样,小城忍不住摇了摇头:“邱家和马家之前也这样做过,虽然那个时候没有可以相互印证,但是从结果上来看,其实也没多大的作用。”

  当然了,小城在坦言相告之余,其实也是在怀疑梁初一的刀工。

  要晓得那个时候,邱马两家联手复制玉佩,但是却没人晓得到底要用在什么地方,所以从本质上来说,他们有几分是一厢情愿。

  ――连用在什么地方都找不着,那岂不是根本就是毫无意义。

  但是现在却不太一样,因为这个地方也被梁初一找

  到了,如果有机会能够复制出来整块的玉佩,甚至马上就可以进行验证了。。

  马上就能进行验证,这就是梁初一的优势所在,也就是说,复制的玉佩到底能不能有些作用,很快就能得到结果。

  所以梁初一笑了笑,不去问邱八爷他们打开的通道到底在哪儿,而是淡淡的说道:“我对我的手艺还是有几分自信,不过,我想问问,邱八爷难道就没想过这样的一个办法?”

  小城苦笑了一下:“八爷手下懂得雕刻技艺的人也不在少数,可是这对他们来说,也曾存在着许多的困难,当然了,一开头,八爷或者真没想过这样去做…”

  “你是说八爷其实做了个比较草率的决定!”

  “谁说不是呢…对了,你去看过那个洞口没有?”

  但随即小城又说道:“不过去看也是浪费时间,要想救出八爷,还是想想现在该怎么做比较实际。”

  邱八爷他们开凿出来的那条通道已经坍塌,去看看又或者什么的,当然比不得现在就开始该干什么就干

  什么。

  “对了,还有两个人呢。”

  “回去了,没有装备,不过他们最迟明天就会赶过来。”

  说着,梁初一把乘竹筏过啸江的时候,不晓得是撞到了什么,以至于丢了两个背包的事情跟小城说了一遍。

  没想到小城一听,顿时有些吃惊:“怎么,你们也遇上了这种怪事?”

  原来,邱八爷带着他们来这里的时候,也曾遇到过不明不撞了什么东西的情况,按照小城的话说,那应该就是预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