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在找什么

  梁初一想着,走在前面的这时马玉玲停了下来,前面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洞口,在这两个洞口前面一站,梁初一明显的感觉到一冷一暖两股气流迎面扑来,冷飕飕的气流,从小洞口里出来的,比较暖和一点儿的气流,则是大洞口里出来的。

  马玉玲在原地呆了一阵,突然抬头问梁初一:“你是搞声乐的,耳朵应该很灵敏,你能够听出来这是什么声音吗?”

  因为马玉玲是走在前面的,后面的人多,再加上洞里到处都是叮叮咚咚滴滴答答的滴水声,所以想的很嘈杂,梁初一能听见的就是这些,但马玉玲在前面,肯定听得比较清晰。

  梁初一走到小洞口边儿上,仔细的朝里面看了看,这个小洞口里面黑黝黝的很是幽森,梁初一稍微凑近了些去听,没想到果然听到一些异响,这小洞里,有种悉悉索索的声响,很轻微,像是气流轻轻地磨挲墙

  壁的声音,又像是沙子轻缓的在流动。

  当然,还有一种却是梁初一不愿意去想象的声音――爬行动物在爬行!之所以梁初一不愿去想象,是因为在爬行的时候能够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那种爬行动物一定不会很小,要么,就是数量庞大得惊人!

  不过,梁初一虽然不愿意去想象,但是这个结果,梁初一却不能不说出来:“这里面…的声音…很…很像是…像是很多毒虫的爬行的声音…”

  马玉玲露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小洞里,的确有些声音,马玉玲都听得出来,让马玉玲难以置信的是,其实,这个洞里面还有气流的声音,而且,气流声远比毒虫爬行的声音要大得多,马玉玲听到的就是这个气流声,而且,马玉玲其实是在猜想,这里有这么强劲的气流,会不会是这个小洞口是通往啸江龙峡的绝壁上面?

  但梁初一根本就没说这里的气流如何,小洞口的走向又如何,却直接就说这里面有毒虫!

  马玉玲张了张嘴,本来想要问问梁初一怎么听出来

  的,但是一开口,却又勉强笑道:“我们现在要走那一条洞,如果我选的是这条有毒虫的小洞,你们怕不怕?”

  老铁一拍胸脯:“怕他个什么,不就是几条虫子么,我们有喷火器!”

  顿了顿,老铁又说道:“不过到底走哪边,还得梁老板吩咐。”

  “啊…”高雅顿时叫了起来:“这里面有毒虫…”

  马玉玲苦笑了一下:“山洞里面驻扎毒虫鼠蚁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上次我们就遇上过毒虫,很多很大而且很毒的蜈蚣!”

  “你们…你们…”高雅指着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脸上的肌肉都是一阵抽搐,差点就要掉头逃跑。

  老铁倒是笑着安慰高雅:“妹子别害怕,我们不但有驱避毒虫的药,还有喷火器,就算是再多的毒虫我保证也靠近不了你。”

  说罢,老铁又叫来龙胡子,吩咐龙胡子和另外一个背着个大罐子的人,专门负责保护高雅。

  略略整理之后,老铁换了马玉玲带头,一群人进了小洞,一路上,老铁不停地招呼梁初一跟后面的人小心一些,千万不要让身上的皮肤太过裸、露,防止毒虫碰巧掉在裸、露的皮肤上,一旦这些毒虫落到裸露着的皮肤上,就算咬不死人,也会有极大的麻烦。

  虽然大家身上都有驱避毒虫的药丸,但是谁也不敢保证落到身上的毒虫不会猛然之间咬上一口。

  而驱避毒虫的药丸,不是解毒药丸,是解不了毒的。

  当然,这十几个人里面,也不是没有能解毒的人,不过那的确会很麻烦。

  跟在老铁后面的梁初一等人自然是照做不迭,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着老铁。

  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洞的洞口本来就不大,越往里走,就越是狭窄,到后来,背包只能提在手里,人只能侧着身子往前走,偏偏在这一段特别狭窄的地方,梁初一看到十分恐怖的一幕。

  成千上万,指头粗细六七寸长短的黑白相间如同银

  环蛇花纹,但却又有着千足、几乎没人认得的毒虫爬满了两边的洞壁,而这种毒虫,身子是黑白相间,背上却有直直一条白线,从尾巴一直延伸到头顶,漆黑的毒颚,不时一张一合,触须不住的四下晃动,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对猎物送上致命的一击。

  不过,老铁身上有趋避毒虫的丹药,这些毒虫似乎老铁没什么兴趣,即使老铁偶尔惊动一片毒虫,那些毒虫也仅仅只是稍微一乱,随即又恢复了安静。

  老铁一路过去,那些毒虫也是如此,对送上门的猎物,似乎视而不见。

  倒是马玉玲这家伙,眼里露出来的不是恐惧,而是兴奋,甚至找机会低声告诉梁初一,这种毒虫,其实应该不是会存在于亚热带地区的毒虫,而是一种生长在热带洞穴里的洞穴生物,其毒性超过上次见过的那些蜈蚣。

  梁初一诧异得不行:“这些毒虫是热带的生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马玉玲笑了笑:“这正好说明我们没有走错,谢长

  春的水晶宫肯定不会让人随便进出,所以弄些稀奇古怪的毒虫来守着。”

  高雅小心翼翼的问道:“被这些毒虫咬到了,会怎么样?”

  马玉玲愣了愣:“只晓得这种热带毒虫很厉害,真被咬到了,会死吧!”

  老铁闻言,忍不住笑道:“没那么恐怖,这种虫子,我们叫做‘洞蛉子’,长相是挺凶,但是毒性也就跟蜈蚣差不多,一条两条的,咬不死人,哎,对了,马小姐也算是探险世家,怎么会不晓得这洞蛉子的毒性其实并不猛烈?”

  马玉玲干笑了两声:“我是看过关于这种毒虫的记载,可是…呵呵,我没亲身经历过啊…”

  马玉玲跟许东也就差不多年纪,就算是很早就踏入探险行列,但肯定也并没有过太多的经历,所以从马家先人的记载上看来的,肯定比亲身经历的要多了很多。

  只不过,这洞里虽然狭窄,又遍地都是洞蛉子毒虫

  ,但是人多,手电也极多,再加上老铁预先给过所有的人避毒驱虫的药物,所以就算是洞里阴深深的,也没人害怕。

  只不过高雅跟马玉玲到底是女孩子,见到这种稀奇而又具有毒性的毒虫,自然是有些胆子发麻。

  只是有洞蛉子的这一段路极长,又因为洞里狭窄,一行人又不敢格外走快,所以这一段路,一行人足足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所幸的是,洞蛉子并不是如同蜈蚣那样凶猛的毒虫,并不主动攻击人,而且行动也较为缓慢,在老铁的药物刺激下,洞蛉子纷纷避让,所以这一段路,看着凶险得很,但却走得十分平静。

  到了后来,所有的热也就闷头赶路,一时之间,洞里就能听得到微弱的呼吸,已经偶尔踢踏碎石子发出来的声音,走了一段十分平静的路程,这洞穴便开始弯曲向下,越是向下,那凉飕飕的冷意越浓,到后来,冷意竟然就有些刺骨!

  到了稍微平缓一点儿的地方,前面的老铁再次停了

  下来,放下背包,跟后面的人吩咐:“我们在这里休息半个小时,好好的吃点儿东西,补充一下体力,接下来的道路可能更难走,所以,我们必须要有充足的体力。”

  梁初一跟马玉玲找了处稍微偏离众人的地方,拿出干粮,跟马玉玲给了些,然后就着矿泉水,吃了一半,忍不住问马玉玲:“马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们一直都在找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马玉玲有些吃惊的看着梁初一:“就是在找薛大将军的宝藏啊,解开薛大将军宝藏之谜。”

  梁初一吞了口矿泉水,然后摇了摇头:“薛大将军的宝藏能值多少,十个亿?二十个亿?你们马家会差这十个二十个亿?”

  马玉玲居然点了点头,然后很正经的“嗯”了一声。

  梁初一笑了笑:“我给你价值二十个亿的新技术,你现在就退出去!”

  “没有这样开玩笑的好不好?”马玉玲避开梁初一

  的目光,红着脸低声说道。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以前我也没想明白,这一路过来,我突然想到,听说邱八爷被困住,你为什么要这么着急?”

  开启水晶宫的位置被梁初一找到,但没过多久,邱八爷就在没有玉佩的情况下就独自开凿出来通道,进到水晶宫里面,一听到这个消息,马玉玲立刻将自己藏在手里的本应该是属于邱家的玉佩也拿了出来,目的当然不会仅仅只是来救援邱八爷。

  这个理由都不用说了,梁初一不会轻而易举的彻底相信,可是对于薛大将军的宝藏,马玉玲一再强调,就是为了解开这个谜!

  ――难道邱八爷解开这个谜不是解开这个谜?还非得马玉玲亲自来解开?

  这就让梁初一忍不住有些怀疑马玉玲的真正动机了。

  以前,梁初一也的确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进到了这里,梁初一突然想到,就算是邱八爷为了争夺邱

  家掌门,也不见得就非要找到薛大将军的宝藏来作为经济基础才是。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迫使邱八爷也迫不及待,甚至是直接暴力开凿通道进入水晶宫?

  显然,邱八爷来这里,除了薛大将军的宝藏,也应该还有其他的目的。

  既然邱八爷还有其他的目的,马家呢?马玉玲呢?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