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梦惊魂(2)

  见所有的男人都主动的让开,马玉玲跟高雅自然是相视一笑,然后躲到屏风一般的那块巨石后边,索性一起脱了衣物,下到河里去洗头洗澡。

  河水凉凉的,但却却一点儿也不冰,洗头洗澡刚刚好。

  这边十几个人说笑了一阵,见孙胖子的饭一时半会儿也煮不好,马玉玲跟高雅又还没出来,龙胡子和梁初一就各自钻进了帐篷,先躺上一会儿,毕竟今天一天也真的是很疲累,其余的人自然是也是各自进帐篷,或者三五一伙讨论着那些永远让男人兴奋的话题。

  孙胖子就低着头熬他的菜粥,老铁却呆呆的望着那块巨石发呆。

  老铁正在发呆,猛然间看见朱顺鬼鬼祟祟的爬到那块巨石边,探头探脑的往里望。

  一股热血,一下子涌上老铁的脑门,心想这朱顺真是下流,居然偷偷的去看马玉玲和高雅洗澡,这事要是放到别的大姑娘小媳妇儿身上,或许老铁也就管不

  了,但朱顺偷窥的,偏偏是这一次要保护的是小城一再强调所有的人都可以死,唯独不能让少跟头发的马玉玲和高雅这两女孩子,朱顺这么做,岂不是监守自盗,不,这是自找死路。

  要是马玉玲或者高雅有什么闪失,另外这一伙人还不直接剁了他。

  老铁当下也不动声色,只蹑手蹑脚的走到朱顺身边,见朱顺还躲在那儿伸长着脑袋偷看,老铁气愤填膺,直接把拳头抡圆了,照着朱顺的后脑勺儿,“呼”的一下就砸了下去。

  这就是这伙人的德行――遇上坏规矩的人或者事情,能动手的,坚决不会先动口。

  还算朱顺机敏,听到身后有风声异动,连忙侧脸过来看,没想到老铁的拳头“噗”的一声,砸在了朱顺的右边颧骨上,朱顺身手反应也极是机敏,又是临危拼命,当下顾不得脸上受伤,一个侧踢,正中老铁的肚子,踢得老铁抱着肚子蹬蹬的后退了好几步。

  朱顺一脚踢开老铁,抹了一把脸上,只见满手掌都是鲜血,当下也不问话,又扑向老铁,朱顺是龙胡子

  的手下,也跟龙胡子混过了很多年,打架干仗的事情当然也没少做,身手反应自是不可小觑,这一点,老铁知道得很是清楚,要不然,他也用不着偷偷摸摸的拿块石头去偷袭朱顺了。

  只是老铁肚子上挨了朱顺一脚,一连倒退了好几步,脚下一个跷趔,一屁股坐到地上,嘴里终于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出来。

  孙胖子本来熬着菜粥,背对着老铁他们的,等老铁叫了一声,他回头看时,发现朱顺正凶神恶煞的扑向老铁,孙胖子大吃了一惊,开口吼道:“你干什么?”

  话说完,人也立起来,扑向朱顺,龙胡子和梁初一本来躺在在帐篷里,一听见外面吼叫,两人一起钻出帐篷,俱都是扑向老铁。

  “怎么回事?”

  梁初一扑到朱顺身边,此时孙胖子正好跟朱顺照面,孙胖子挥拳要打,梁初一拦腰一把抱住孙胖子,沉声喝问。

  龙胡子扑到老铁身边时恰好朱顺正要趁势再踹老铁

  一脚,龙胡子毫不客气的出腿还击,朱顺正在拼命之际,又是趁龙胡子根本没想伤他,见龙胡子阻挡自己当下也不客气,噗噗噗的,朝着龙胡子一连踢出了七八上十脚。

  “顺子,你疯了…”

  龙胡子大喝,但是见朱顺招招阴险,脚脚毒辣,踢人的部位全是关节胯下之类,让人非残即死歹毒招数,当下咬着牙,也一连踢还了朱顺十来脚,每一脚,两个人都是以硬拼硬,以毒对毒,一时间,嘭嘭闷响数下。

  朱顺心情陡然之间性情大变,连他龙胡子都不认了,虽然龙胡子不明所以,但是眼下这情况,龙胡子自然不会由着朱顺胡来。

  本来,朱顺是龙胡子的手下,龙胡子和朱顺之间的功力自然悬殊甚巨,如果长时间缠斗朱顺不一定能取胜,但是几招几式之间龙胡子也绝对不能彻底将朱顺制服,毕竟朱顺现在是在拼命,龙胡子却不能痛下杀手。

  是以,两人踢完一轮,各自蹬蹬的后退了几步。

  这时,老铁才从地上爬起来,又准备去收拾朱顺。

  梁初一拦住了孙胖子,见朱顺和龙胡子两个相互踢了十几脚,一合又分,分开之后又摆开架势,准备再来场火拼,不由大喝道:“住手…老铁哥,到底怎么回事?”

  老铁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找朱顺干仗的,而且还把朱顺打得头破血流,梁初一倒是很清楚这一点,但是现在却很明显的可以看到,明明朱顺脸上鲜血淋漓,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而老铁只不过是坐倒在地,现在又爬了起来,明显没朱顺伤得厉害。

  再说,这个时候,龙胡子也正在跟朱顺打架,朱顺又是龙胡子手下,无论是孙胖子又或者梁初一自己,都不适合再去插手。

  朱顺跟龙胡子过了几招,稍微分开一点儿,朱顺又摆着架势,防备着龙胡子突然发难,又戟指着老铁,怒道:“你这家伙无缘无故的偷袭我,你这算什么!”

  “无缘无故的偷袭你?老铁哥会无缘无故的偷袭你?”龙胡子也摆着架势,防止朱顺继续拼命,却又沉

  声问道。

  这时,老铁喘匀了气,指着朱顺,气愤的说道:“这个下流坯子,他…他偷看她们…”

  老铁这么一说,不要说龙胡子立刻晓得事情的严重性,就算是梁初一也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马玉玲、马家、高雅、邱家,你说这样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这个朱顺能有什么下场?

  再说了,马玉玲和高雅,名义上都是自己带来的,马玉玲就不说了,高雅这边,这以后要是邱八爷问起这事情,自己怎么交代?

  梁初一走到朱顺面前,死死地盯着朱顺,阴着脸沉声问:“是这样的么?”

  梁初一虽然暗地里对马玉玲怀有戒心,但绝对不表示他梁初一对任何人去欺凌、侮辱她尤其是高雅,如果发生这种事情他都会袖手旁观,梁初一自然也就不配做一个“老板”。

  毕竟现在和前世不一样,前一世的时候,梁初一不但是个混蛋,而且还干过很多混蛋事,到了这一世,梁初一自然不会、也不能去杆那样的混蛋事情了。

  “老铁哥,像这样的事,你为什么不先跟我说说…”

  梁初一现在要做的就是恩是恩,怨是怨,绝不混为一谈的,问完朱顺,也不等朱顺解释什么,头也不回的对老铁说。

  老铁一时之间猜不透梁初一的意思,愣愣的看着梁初一:“梁老板…我…”

  梁初一打断老铁的话头:“揍这种小流氓,能少得了我吗…”梁初一嘴里说着,拳头却“呼”的一声就挥了出去。

  先前孙胖子和老铁还以为梁初一不会功夫,而且也会把事情问个清楚之后,再做处置,没想到梁初一问了几句,却瞬间动手了。

  看样子,梁初一问话其实仅仅只是为了让朱顺放松警惕,要亲自揍朱顺一顿,只不过,梁初的身手,虽然得知前世邱八爷所传,但梁初一自打学了一些拳脚之后,却凑过来都没派上过用场,自然不可能是随时都在打打杀杀的朱顺的对手。

  至少,像这种打架场面,在临敌经验方面,梁初一

  都远远不如朱顺。

  再说,之前梁初一除了表现得体力稍好,也没露出过半点儿有功夫的端倪,更不像老铁、龙胡子他们这一伙人,闲谈聊天,除了女人就是打架。

  所以,朱顺一直都觉得梁初一除了有钱,就只是一个“老板”,所以梁初一走到面前问话,位置又恰好挡在龙胡子前面,朱顺也就真的放松了警惕,只是朱顺万万没想到,梁初一这家伙也是属驴的,明明晓得跟朱顺动手,说不定就会被反咬一口却也要硬着头皮往前冲,是以梁初一挥拳相向时,朱顺一时间还在错愕不已,

  “”一声闷响,朱顺错愕之际,梁初一的拳头再次击中朱顺受伤的脸部,朱顺的脸上本来就鲜血淋漓,这时又挨了梁初一一拳,朱顺痛得一只眼都差点睁不开来。

  本来,梁初一是想在朱顺不注意的情况下,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邱八爷曾经跟他说过,鼻子,是人最脆弱的部位之一,任何人的鼻子只要受到重击,在一霎那间,鼻子上的疼痛,就会影响到眼睛的视力,在

  鼻子受到重击时,眼睛也会因为疼痛而紧紧地闭起来,这是任何人都不可避免的条件反射,和人动手打架,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哪还能不任人宰割!

  不过朱顺到底是有功夫的人,身手反应自然比梁初一好了不止一倍,哪怕是在错愕之际,还是避开鼻子,只是梁初一是诚心偷袭,又是含忿出手,虽没打中朱顺的鼻子,但也算没有落空,拳头打在了朱顺的旧伤口上,同样让朱顺捂着脸,急速的后退了好几步。

  见梁初一都亲自动手了,老铁、孙胖子和龙胡子三个人自然是一拥而上,一顿拳打脚踢。

  不过,老铁、孙胖子、梁初一三个人倒是真的想收拾朱顺,但是龙胡子这个时候却反倒站到了朱顺那边。

  ――不管怎么说,朱顺是他龙胡子的手下,就算朱顺必须得死,那也容不得外人来动手。

  这是道上的规矩。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