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梦惊魂(5)

  “高小姐还没出来?”龙胡子怪异的盯着老铁,一时间背脊上冒出一丝丝的凉意。

  “高小姐?她不是已经出来了么”一直都在“嘿嘿”发笑的孙胖子,停下了笑声,很是诧异抬头看着老铁。

  唯独只有就坐在梁初一旁边的马玉玲,居然拉过梁初一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背,说道:“你们怎么会这么紧张,高雅又不是个小孩子…”

  马玉玲说这话时,脸上的神色依旧很是平静,语气里也没有一丝儿暖意,偏偏她的动作和语意,分明就是在安慰梁初一。

  梁初一、孙胖子、龙胡子、老铁等人,一齐把目光盯向马玉玲。

  马玉玲说话一直都很是柔和而且极富亲和力的,可是就从那块巨石后面出来出来之后,马玉玲的每一句话看似都温厚平和,但却始终是干瘪瘪的。

  如果仅仅只是听她说话,给人的影响直接就是两个人了。

  有那么一瞬间,梁初一还以为现在抓着自己的手的人并不是马玉玲,而是马玉玲的狂人姑姑马毓菲,或者,也不是,而是好几个月以前拿过自己的歌曲的晓薇。

  总之,给梁初一的感觉就是,马玉玲好像变了,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

  偏偏这个时候孙胖子忍不住“嘻嘻”的又笑了起来,很是高兴,只是孙胖子一直都只是“嘿嘿…”的笑个不停,不知道他是觉得朱顺的事好笑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事情高兴而笑。

  梁初一却是好像不大认识马玉玲一样,几乎是用诧异的目光盯着马玉玲,他也觉得马玉玲现在的表现,跟以往大是迥异,不过梁初一看得出来,不仅马玉玲有点儿怪异、反常,就算是孙胖子这家伙这会儿也有些反常起来。

  但这是到底怎么回事,梁初一却一时半会儿也拿捏

  不准。

  尤其是老铁,这会儿嘴里还喃喃的念叨着:“那个人…那个人…”

  到后来,老铁不再是喃喃的念叨,而是渐渐的提高了嗓门:“那个人…那个人…”

  直到最后,老铁站了起来,手舞足蹈,几乎是歇斯底里的狂喊起来:“那个人…那个人…”

  老铁的狂喊声,震得整个洞厅嗡嗡作响,震得梁初一等人的耳朵隐隐作痛,看着几近疯狂的老铁,不住的狂喊,梁初一、龙胡子、马玉玲俱是惊惧不已。

  “老铁,老铁…”梁初一忍住耳痛,放开马玉玲的手,站起来一把抱住老铁,一边使劲的摇晃着老铁,一边大声叫唤。

  孙胖子却是一脸惧色,紧紧地盯着对梁初一大献“柔媚”的马玉玲,对老铁的狂叫,也似乎充耳不闻,对老铁的癫狂也视而不见。

  老铁本来力气就大,这个时候发起狂来,梁初一一个人自然无法将他止住,是以龙胡子也不得不忍痛上

  前,和梁初一一起,想要把老铁按住,不让他再发狂。

  老铁这家伙本来就是这帮人里面最勇猛,最厉害的角色,饶是梁初一和龙胡子一起用劲,依然无法让老铁平静下来,三个人拉扯了半晌,见老铁越来越是疯狂,梁初一只得一把抱住老铁,转头对龙胡子吼道:“帮我把他弄晕…”

  龙胡子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让老铁再拖延下去,肯定会惹出大事来,再说了,先前老铁跟他也是胖揍了一顿,龙胡子镇巴不得找个机会揍回去呢。

  现在,由梁初一开了口,龙胡子正好有了机会。

  当下,龙胡子扬起巴掌,伸手在老铁的后脑勺上使劲砍了下去,老铁的后脑勺受了龙胡子这一抓,顿时不再叫喊,回过头来,呆呆的看了龙胡子一眼,然后轰然往地上瘫去。

  龙胡子这一下也算是大仇得报,忍不住看着梁初一嘿嘿的干笑了两声。

  在这个时节,梁初一自然不会去注意龙胡子用的什

  么手法,见老铁瘫倒,也不二话,拖了老铁,直接送到帐篷里放下,扯过毯子,盖在老铁身上,安顿好老铁,梁初一一刻也不敢停留,那边还有孙胖子、马玉玲,先前看孙胖子那样子,也很奇怪,只怕也会出事的。

  但梁初一怕什么就来了什么――梁初一转身回到孙胖子身边时,果然见一脸惊惧的孙胖子,但却又偏偏还在“嘿嘿”的笑着,盯着神色木然马玉玲。

  梁初一心知,孙胖子也肯定是出了事,只是不知道程度如何,梁初一看了龙胡子一眼,那意思,孙胖子也是出了事,可没人晓得是什么原因,那就只能先把他打晕过去再说,龙胡子也点点头表示明白,只等梁初一择机动手。

  不过,让梁初一跟龙胡子都没去多想的是,要说起来,先前在石头屏风那边,梁初一跟龙胡子和朱顺也算是冤家对头,可是到了这会儿,两个人反而又相当亲近和默契了。

  ――大约是因为两个人都感觉到了现在的情形很诡

  异,所以只能暂时抛弃成见和隔阂,先联手起来处理眼前的事情。

  “孙胖子…孙胖子…”梁初一轻轻的挨近孙胖子,在孙胖子的耳边轻轻叫唤,希望能够叫醒孙胖子。

  可是,孙胖子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依旧满脸惊惧,却“嘿嘿”的傻笑着的盯着神色木然,一动不动的马玉玲,梁初一见孙胖子果然也出了事,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到其它的办法,只得轻轻推了推孙胖子,谁知道孙胖子竟然应手而到,但脸上的神色,以及“嘿嘿”的笑声,依旧没有丝毫改变。

  一瞬之间,梁初一跟龙胡子两人都是极度错愕的看着孙胖子。

  这孙胖子是十几个人的火头军,大师傅,刚刚还在给大家煮着饭呢,他要出了什么事,

  梁初一扶起孙胖子,让孙胖子靠在自己的怀里,看着孙胖子那诡异的神色,梁初一禁不住抬头去看龙胡子。

  龙胡子也是摇头不已,这种情况,龙胡子也说不上

  来是出了什么事情。

  不得以之下,梁初一只得跟龙胡子把孙胖子也抬回到帐篷里面,暂时安置起来。

  安置好孙胖子,梁初一一回头,却见马玉玲也还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自己,既不动也不说话,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复又走到马玉玲面前,轻轻叫了声“马小姐…”

  但没想到的是,马玉玲依旧冷冷的看着梁初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就那么死死的盯着梁初一。

  梁初一心头一紧,伸手去推了推马玉玲,果然,马玉玲也是应手而到,梁初一只得抱起马玉玲,先送进帐篷,然后再想办法。

  帮马玉玲盖好被子,梁初一突然又想到,高雅还在那边没回来,都这么久了,别也出了事吧?

  一想到高雅,梁初一赶紧拿了手电,一边喊叫着高雅,一边过去寻找。

  殊不知梁初一到了石头屏风后面,哪里还有高雅的影子?

  梁初一赶紧绕着巨石找了一圈,没有。

  不会是自己跟龙胡子老铁他们在那边出事的时候,高雅已经会到了帐篷了吧,梁初一又赶紧回头去到帐篷那边。

  可是帐篷里面也没有高雅的影子。

  起初,见一顶帐篷里面没人,梁初一还以为是走错了帐篷,赶紧一边叫着一边再去看另外的帐篷,哪晓得,一看之下,好几顶帐篷里面都没人。

  好几顶帐篷里面都没人――梁初一更是大急起来。

  人呢?十几个人,一大半都不见了!

  “胡子…胡子…”

  梁初一一转头,龙胡子也不晓得去了哪儿,不仅龙胡子不见了,先前让梁初一亲手安置进帐篷的朱顺、老铁、孙胖子、马玉玲都不见了。

  整个洞厅里面,就剩下孤零零的梁初一一个。

  可是,除了梁初一,一大堆十几顶帐篷还在,马灯也还亮着,孙胖子煮饭的煤油炉子还冒着蓝色的火苗,炉子上面的钢精锅里面的水咕嘟咕嘟的开着,腾着

  一股股的水汽。

  一切都是跟先前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一模一样,可是就是没了所有的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初一不断的问自己。

  一边不断的去寻找马玉玲、高雅、老铁、龙胡子等人,一边不断地、声嘶力竭的大叫所有的人的名字。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煤油炉子上面的火熄灭了,马灯熄灭了,连手电筒的光亮也熄灭了,梁初一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梁初一只得努力睁大眼睛,一边摸索着往前走,一边继续叫喊着所有的人。

  可是,因为看不见,梁初一也不晓得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陡然之间脚下一痛,估计是提到了石块,然后梁初一站立不稳,往前一扑。

  “啊…”梁初一忍不住大叫。

  可是这一叫,梁初一居然一下子坐了起来。

  只是这一瞬间,梁初一的眼睛又能勉强看到一点儿

  模糊的光亮:“出口…”

  梁初一叫出声来。

  “出啊…出啊…?”一个有些粗鲁的声音在梁初一的耳边叫道。

  梁初一赶紧眨巴了一下眼睛,让自己尽可能的恢复清醒。

  可是一旦清醒过来,梁初一又吃惊不已――自己还坐在帐篷里面,透过帐篷,还能看到那盏马灯还亮着,煮饭用的没有炉子呼呼的冒着蓝色的火苗,孙胖子拿着把勺子正在钢筋锅里搅动着,钢筋锅里冒着腾腾的水汽。

  老铁还躺在自己的身边,龙胡子却跟孙胖子坐在一起,拿着一个搪瓷缸子,正在跟孙胖子讨要开水,朱顺、以及其他三个人正就着昏黄的马灯打扑克。

  马玉玲跟高雅拿着手电好奇不已的让手电光晃来晃去…

  过了好一会儿,梁初一才恍然省悟,什么马玉玲跟高雅去洗澡,什么跟朱顺打了一架,什么后来所有的

  人突然都不见了――全都是自己做了个梦!

  那个有点儿粗鲁,大叫“出啊”的人,就是正在打扑克的朱顺。

  原来是个梦,梁初一微微舒了口气。

  不过,因为刚刚这个梦,梁初一稍微一动,顿时觉得身上汗津津的,内衣贴在身上,黏黏乎乎的,很是不舒服。

  “嘘…”

  梁初一吁了口气――幸好是个梦。

  梁初一没敢再去回想梦里的情形,站起身来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打算去找马玉玲或者高雅说说话,去看看朱顺他们打扑克牌也好。

  反正刚刚这个梦,让梁初一不想也不敢再去睡了。

  再说了,估摸着自己一觉都睡醒了,孙胖子的饭也应该做好。

  “高雅…马小姐…”

  出了帐篷,梁初一轻轻地叫了一声。

  “哎…”

  “哎…”

  高雅跟马玉玲两个人齐声应了,随即马玉玲又问道:“你不睡觉吗?刚刚进帐篷躺下又起来,有事?”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