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有的东西

  “我…我刚刚进帐篷吗…”

  梁初一诧异得不行,就算是做了个噩梦,自己也是睡着过去了的啊,刚刚才躺下又起来的,自己这一觉睡这么短?

  高雅抿嘴笑了笑:“马经理让我准备衣物,我就刚刚拿好,一转头,你却出来…”

  梁初一忍不住惊奇不已,自己都睡了一觉了,高雅才刚刚拿好衣物?

  “胖子大厨的谁都还没烧开呢…”马玉玲也是吃吃的笑道:“睡晕了头吧…”

  当然了,梁初一说是想要睡觉,刚刚进帐篷才躺下,马上又爬起来,却说是睡晕了头,肯定不是马玉林的本意,马玉玲应该是想说梁初一忙晕了头。

  这段时间,梁初一稍微有些空闲,就拿出纸笔,不停地写歌、写剧本,要晓得,那也挺累的。

  所以,梁初一其实还是给累的。

  只是梁初一却奇怪得很――不晓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梦的。

  甚至是梁初一都不晓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进到帐篷里面去睡觉的,先前自己跟老铁躺进帐篷的时候,马玉玲跟高雅已经去洗澡了!

  可现实是,马玉玲跟高雅踩在收拾衣物,也就是说,自己看着马玉玲跟高雅去河里洗澡之后才去睡觉,那肯定是在做梦,不过这就稀奇了。

  ――自己什么时候进的帐篷睡的觉?

  梁初一愣了半晌,突然在自己的手臂上掐了一下,但是被掐的地方很痛,也就是说,现在肯定不是在做梦。

  可是,那个么个居然那么清晰,那么恐怖,这让梁初一脑门子上都有些冒虚汗了。

  “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马玉玲终于注意到梁初一的脸色不大对头,问了一句。

  梁初一摇了摇头,自己做了个很恐怖的梦,就因为这个所以脸色不好,这话要是说出来,那当真是惹人

  笑话了。

  “呃,没事,对了,你们要去洗澡?”

  “是啊…”那玉玲笑了笑:“胖子大厨说了,饭没好不能去洗,要不然就吃洗澡水,我们刚刚帮着把水打回来,这不,现在可以去洗澡了…嗯,对了,你不要紧吧…”

  “没什么,就是微微有点儿眼花,可能这是这里环境的问题吧…”

  马玉玲还想再问问,但这时节高雅叫了起来,她已经等的不大耐烦了。

  ――这洞里的温度不低,身上一直都流淌着汗水,真的很不舒服。

  马玉玲只好笑了笑:“这丫头啊,多等一会都等不住…”

  一边笑着,一边拿着衣物跟高雅两人一边乱晃着手电,一边去巨石屏风那边洗澡。

  梁初一愣愣的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终于叹了口气。

  高雅跟马玉玲好好的,那么自己的梦景也就没什么

  重要了,何况这里这么多人,大呼小叫的,打牌的打牌,侃大山的侃大山,热闹得不行,估摸着也就不会有什么情况。

  梁初一走到煤油炉子那边,找了个地方坐下。

  钢精锅里面的水果然到现在才开始翻腾,真正的开锅,最起码都还得好一会儿,而这仅仅只是孙胖子跟大家烧的开水,煮饭,还得等下一锅水烧开。

  “梁老板也过来…”

  龙胡子端着等开水的搪瓷缸子,呵呵的打招呼。

  梁初一笑了笑:“还没喝上开水,呵呵,待会儿我也得拿一杯…”

  孙胖子拿着勺子,一边跟要开水的人打招呼,一边帮着分发开水。

  梁初一笑了笑,问龙胡子:“胡子,看你们的装备和进洞的时候的姿势,一定是这一行的前辈了,肯定也遇上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梁初一刚刚做了那个梦,梦景很真实很恐怖,当然那仅仅只是一个梦,梁初一自然不好大惊小怪说出来

  ,不过,这会儿有空,大家又挺悠闲,梁初一自然想跟龙胡子等人聊聊天,驱散驱散心里的阴霾。

  没想到的是,龙胡子的口风却很紧,只是很不自然的笑了笑:“各行各业里面,都有一些外人看来有趣但却不能为外人道也的东西,如果摆明了说,那其实也没什么有趣。”

  梁初一勉强笑了笑:“那是,不过我并不是想要打探什么,胡子你不想说那也没关系,呵呵…”

  孙胖子倒是舀了一勺子刚烧开的水,问道:“梁老板,你不是要喝水的嘛,呵呵,刚刚开了…”

  龙胡子顺手拿了个缸子给梁初一,仅仅只是笑了笑。

  梁初一接了缸子,又盛了开水,然后才看着龙胡子,问道:“老铁这人挺不错,对人也挺好,对吧。”

  在梦境里面,老铁跟龙胡子大干了一架,还把龙胡子打伤,但是后来老铁出了事,却又是龙胡子照顾着老铁的。

  就这件事情,哪怕是梦景里面,梁初一都看得出来

  ,这一伙人说动手,那是巴不得把对方大卸八块,但这伙人本性却并不是歹毒之辈。

  所谓人之初、性本善,大约便是如此。

  龙胡子不想跟梁初一谈论其他的事情,但是对老铁却仰慕得很:“是啊,要不然,我手下这几个人,怎么会跟着他!”

  梁初一笑了笑,又转头看了看正在吆五喝六的打牌的朱顺等人:“那位大哥叫朱顺对吧,人也挺机警,身手也不错。”

  说起朱顺,龙胡子很难得的得意了一下:“那是我徒弟,不过,人还年轻嘛,就是浮躁得很,做事情好多时候都不过脑子的…”

  龙胡子嘴巴上这么说着,但是脸上却得意得很。

  做他们这一行,其实很难有个极其贴心的人,但朱顺绝对是龙胡子最贴心的人。

  “另外那几个,喏,左边的是我侄子,龙三儿,右边的是谢小柱,顺子对面的,周风林…”

  这几个人都是龙胡子的手下,孙胖子以及其他的人

  ,却都是老铁的朋友。

  不过梁初一看得出来,龙胡子佩服老铁是一回事,但他们和老铁他们其实并不是一帮人!

  而且从人员结构上来说,朱顺他们只是老铁的手下,老铁那边的人包括孙胖子却都是老铁的朋友。

  这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不过,话说到了这里,龙胡子却改变了话题:“梁老板,大家在这儿只是休息吃饭还是真的要在这里住上一宿?”

  按照现在的时间,应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白天,龙胡子等人又冷又饿,又打了一架,进到洞里之后,又赶了这么久的路,可以说到了这会儿已经很是疲累。

  这里又暖和,又能吃上一口热饭,稍后还能洗个冷水澡,在这里驻扎一晚,当然是最好不过。

  毕竟不晓得剩下的路还要走多久,更没人晓得还要多久才能找到邱八爷,再说,要应对前面不可预知的危险,还是养足精神才好,要不然,疲惫之下,弄不

  好就会有更大的损失。

  自是梁初一愣了愣,突然问道:“对了,先前也对这里稍微看了一下,我不记得有什么其他的明显的出路了,你们后来有没有再去找找?”

  龙胡子诧异的看着梁初一:“出路?你不是说了,出路很可能就只有那个进水口和出水口,而且你还推测过,我们现在要走,就应该顺着这条河往下走的…”

  梁初一沉默了好一阵,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自己怎么不记得说过这样的话了。

  龙胡子苦笑了一下:“我们在这里住宿一宿,也主要是为了吃些热食喝些热水,好顺着河水走下去…”

  梁初一深深的吸了口气:“我说是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是想吃过饭休息一阵之后,我们就马上启程,不过…”

  龙胡子摇头:“兄弟们都累得很,就算是邱八爷那边事情紧急,但我们赶过去之后却连站都站不稳,那又有什么用?”

  龙胡子说这个理由其实并不是很充分,但很明显龙胡子并不想吃完饭之后就立刻赶路。

  龙胡子不想立刻就走,梁初一自然也不好格外催促,再说了,要催促得狠了,高雅她们的体力跟不上,反而就会是个大麻烦。

  如此,梁初一也只能同意暂时先休息一下,当然了,并不是说完全赞成龙胡子的决定,梁初一跟龙胡子商量了一下,也就连吃饭带休息,大约在这里驻扎四个小时左右。

  毕竟孙胖子煮饭,就这煤油炉子和钢精锅,怎么也得需要一个多接近两个小时,然后大家换班休息两个小时,这也差不多了。

  ――邱八爷那边的情况肯定不容乐观,能够早一点儿找到邱八爷,才是最重要的。

  两个人敲定休息的时间,梁初一的缸子里的开水,也感觉差不多了,但依旧还冒着冒出一缕淡淡的水汽,飘飘悠悠的,不一忽儿就消失不见。

  本来,现在外面冰天雪地,寒冷异常,如果是在外

  面烧开水的话,那股热汽会很明显的,只是这洞厅里的温度,可比外面要高得多,再说,这个洞厅里的面积也不小,所以即使是炉子上沸腾的开水散发出来的水蒸气,也是一样极快的就消失不见。

  梁初一想着,习惯性的把缸子凑到嘴边稍稍吹了口气,然后轻轻地呷了一口缸子里的开水,水的味道略有点甜,很是爽口,比市面上出售的矿泉水,还要好喝不少,梁初一还是第一次喝到这样的好水,忍不住又轻轻地吹了口气,然后准备大大的喝上一口。

  龙胡子见梁初一端着缸子,却有些神游物外,不晓得他又在想些什么。

  不过龙胡子的神色,梁初一倒是没去注意,只是轻轻地吹了吹缸子里面冒出来的热气,正准备大大的喝上一口,就在这时,他吹在缸子里的那口气混合着开水的热气一冲,冲到了他的眼睛,眼睛上的睫毛一颤,梁初一顿时觉得眼睛一痒不由得眨了眨眼。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