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知

  嘴里吹到缸子里的气,混合着缸子里开水的热气,返过来扑到自己的脸上,引得眼睫毛轻颤,让眼睛发痒,这本是平常之极的事。

  偏偏梁初一眨眼之际,隐隐看到了一些很模糊的东西,梁初一想要细看,但是眨完眼之后,那东西却又消失不见,梁初一细细的回想了一下,只记得刚刚那雨瞬间看到的那东西新传有点儿怪异,但到底是什么东西梁初一却又没看清,会是什么呢?

  还有就是梁初一奇怪的是,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注意到这么个事情。

  细细一想,梁初一又马上释然――那东西出现那块巨石旁边,而另一边,马玉玲跟高雅刚刚过去,估摸着这会儿已经下到河里。

  一想到这个,梁初一猛然一震,在梦里,是朱顺发现好像有人在偷看马玉玲跟高雅洗澡,所以才打算过去看看是谁,可是却被孙胖子逮着,而且还冤枉朱顺

  。

  可现在,自己也突然发现那边有点儿什么,自己要不要赶紧过去看看?

  只不过有了梦里的教训,梁初一冷静得多了,也并没立刻站起身来就扑过去,而是保持着那个动作,想要继续装着什么也没发生,只继续观察。

  只是梁初一存心已经制动,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那边却又没了动静,这让梁初一不由得想起老辈人们讲过的一个传说:说是人在某个时段,在不经意的时候,可以用眼角的余光,要很是不经意的去看,就会看到一些本来应该是看不到的东西。

  当然了,这个传说也有很不合理的地方。

  比如说,要“不经意的去注意”,这就不怎么合理。

  不经意,就是精神不集中没办法注意,在根本就没注意有什么的情况下,又怎么能去注意呢?要怎么样才能在不经意的时候去注意,这一点梁初一就觉得不合理,起码他自己就没法子去“不经意的注意!”

  还有那个“本来是应该看不到的东西”,梁初一知道老一辈们说的是“鬼”,但这个世上真的有鬼么?

  这一点,梁初一更是觉得有些荒谬,要说鬼是怨气凝结,那么自己的前一世明明已经掉进了洪水里面,突然就来到了这一世,那么自己算是“鬼”还是什么?既然不是鬼,没有鬼,本来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又会是什么?

  梁初一想着,这一口水再也没喝下去,而是呆呆的看着缸子,刚才那个膜模糊的的东西依稀就是在缸子里看到的,在缸子里看到的!

  这有可能吗?梁初一记得,自己模模糊糊的看到的那个东西,少说也应该有五尺来长,一个缸子里,直径不足十五公分的缸子里,能看到这么长的东西?

  幻觉?

  梁初一怔怔的想,只是刚刚那一刻的情形偏偏又那么真实,几乎绝对的真实,如果说梁初一觉得连自己的眼睛都靠不住的话,那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事能够相信,还有什么人能够靠得住!

  梁初一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想的有些远了。

  所以,梁初一略略摇摇头,把纷乱的思绪收拢,让自己稍微清醒一些,现在不是应该去想这些东西的时候,当务之急应该是想办法找出路,尽快找到邱八爷他们。

  梁初一本来是要到京城去找几个懂电脑,会3D制作的人才的,刚刚才找到李佳慧一个人,就急急忙忙赶回中州――为什么?

  还不是为了赶回来找到邱八爷,搭救邱八爷!

  只是眼下,水晶宫的入口是找到了,可到底能不能到达水晶宫,谁能保证?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梁初一凝下心神,试图去仔细计划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可是在这一瞬间,梁初一又吃了一惊。

  ――这一瞬间,他又看到了那个东西,不过这次他可以确定,先前看到在缸子里,那是错觉,梁初一和水的时候,眼睛和缸子的距离很近,看起来就像是在缸子里,或者说当时是因为眨着眼,又漫不经心的,

  所以就把缸子和那东西就混在一起了。

  现在,在凝神的那一刹那那东西又出现了,本来也是模模糊糊的私隐似现,但是梁初一有了先前的经历,再次发现这个东西的时候,反应就特别的灵敏,只是梁初一要细看的时候,依旧是什么也没有。

  “难道还真是见鬼了!”梁初一莫名其妙的暗想。

  这时,龙胡子等人包括就着马灯昏黄灯光打牌的朱顺等人也各自拿了缸子盛了水――毕竟在这会儿先喝点儿滚烫的开水,肯定会舒服很多。

  只是朱顺等人盛了开水,却直接搬了家,搬到帐篷里面去一边喝水一边打牌。

  ――这洞里的温度不低,大家伙儿都被汗水浸透了内衣的,这会儿,能感觉得到的就是湿热,所以,一帮子人回到帐篷里面,一边喝水,一边打牌,顺便也正好打理打理身上的衣物。

  ――马玉玲跟高雅已经去洗澡了,而孙胖子那家伙煮饭最少也还得大半个小时。

  正好,这会儿躲回帐篷松快松快,只等马玉玲跟高

  雅回来,大家就可以去洗个澡,然后美美的吃上口热饭,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然后…

  打开水这会儿倒是热闹,可是,当孙胖子分完开水,重新往钢精锅里面倒上水,重新烧烧水煮饭的时候,所有的人晓得要吃上饭,怎么着也还得大半个钟头,而马玉玲跟高雅两个人也刚刚下了河,所以这一帮子男人大老爷们现在也就没什么事,只得再次三三两两回到帐篷,聊天打屁侃大山,或者禁不住湿热,回到帐篷打理身上衣物。

  ――孙胖子煮饭这地方,瞬间又变得冷清起来。

  孙胖子这家伙烧上了水,等着水开这会儿,干脆脑袋往膝头上一放,先打会儿盹,于是,继续留在这里喝水的人,也就是只剩下梁初一和龙胡子。

  龙胡子喝了一口水,突然盯着梁初一轻轻地叫了声:“梁老板,你…”

  这一刻,梁初一悄悄一把抓住龙胡子的一只胳膊,并不住的向龙胡子眨眼使眼色。

  梁初一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龙胡子背上一凉,看梁

  初一的神色,龙胡子知道梁初一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只是龙胡子正面对着梁初一,也就是说,有什么东西出现在自己的背后,可越是这样,龙胡子越不敢乱动,盯着梁初一两只眼睛咕噜着转了几转,用眼神询问梁初一,到底怎么回事?

  梁初一努努嘴示意龙胡子不能出声,只能悄悄地慢慢的转回头自己去看。

  龙胡子忍住背上的凉意,像一截木头桩子一般,慢慢的转着身子,回过头去,梁初一却是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龙胡子的背后,龙胡子背对的方向,正是那块巨石,梁初一坐在龙胡子的对面,他看的也正是那块巨石。

  龙胡子慢慢的回过头,只见那块巨石旁边,也就是马玉玲西洗澡的那块巨石旁边,隐隐约约的站着一个人!

  那人侧身对着梁初一跟龙胡子两个人,没人看的清那人的样貌,但梁初一跟龙胡子都能肯定,那真的是一个“人”,虽然洞厅里的光线昏暗,但是那“人”

  的大略形态却是分辨得清楚的。

  而且,那“人”这会儿斜斜的依靠在巨石旁边,半弓着腰杆,模样猥琐,似正在贪婪的偷窥着马玉玲跟高雅两人洗澡。

  龙胡子大怒,立刻就要过去教训这个不管是自己的手下还是老铁的朋友。

  ――对龙胡子这样的人来说,偷抢扒窃,杀人放火那都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可单单欺负女子作奸犯科这一条,无论是谁,都是绝对不可去做的。

  对龙胡子来说,遇上这号人,那是轻则挖眼割舌,使其永无再犯的机会,重则立刻让其自裁,以命谢罪。

  ――这是龙胡子的规矩。

  可是,即如是龙胡子怒火中烧,恨不得马上就过去抓住那个人,但梁初一却死死的抓住龙胡子不放。

  说起来,倒不是梁初一心大不想把事情搞大,而是刚刚没多大一会儿他做了个梦,梦里的情形就是朱顺发觉有人趴在石头上偷看马玉玲和高雅洗澡,然后招

  致老铁、孙胖子、龙胡子以及自己等人胖揍了他一顿…

  到了这会儿,梁初一突然再次想到,自己怎么会做了,那么个奇怪的梦?

  是自己的有了预知能力,而且这种预知能力以“梦”这种形势表现?

  想了想,梁初一就觉得没那个可能。

  因为“梦”本来就是很难解释得清楚的现象,遇上跟梦里面的情形相似的事情、景物,那本来也没什么奇怪。

  但眼前的现实,梁初一只能选择不去贸然行事。

  最起码,也得把那个“人”看清楚,看仔细,弄清他的意图,真正实在的抓住他的把柄,然后才好行事。

  龙胡子当然不晓得梁初一是怎么想的,但是见梁初一不让贸然行动,龙胡子也就只得暂时忍着一口气,跟着梁初一看个究竟。

  偏偏这个时候,即使是如此昏暗的光亮下,依然看

  得出来,扑在巨石上面的那个“人”动了一下,似乎把脑袋更往前面伸了过去,好像是要看得更加清楚一些更加仔细一些。

  这让龙胡子几乎立刻就要站起来,想去看看,隐藏在那块巨石后面的女孩子,到底长个什么样子。

  梁初一却使劲的抓着龙胡子的衣袖,几乎是耳语一般的对龙胡子说:“胡子,先别动,看看那家伙到底要搞什么鬼?”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