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生物(1)

  梁初一看着那“人”就是一个人,可是在龙胡子的眼里,那却是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孩子,或者,是两个人坐的地方不一样,视觉角度的差异所导致。

  但不管那“人”,是女的也好,是男的也好,是自己这一伙人里面的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人也好,总的说来,突然多出来这么个东西,龙胡子跟梁初一都紧张不已。

  但是在紧张之下,梁初一还是忍住了,想要继续看下去,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而到了这时,梁初一越发有些怀疑先前那个恐怖的梦境――到底是自己真的有了预知能力,还是出现了某种预兆?

  在梦境里面,朱顺说他是看到一个人躲在这里偷看,朱顺也挺痛恨所以才过去的,只是朱顺始终没能说清他到底看见了什么。

  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在梦境里面,朱顺应该的

  确时看到了“有人”,只是真正的现实当中,看到“有人”的,却是自己跟龙胡子两个人。

  梁初一不晓得这是不是有了某种改变。

  而梦境里面,马玉玲跟高雅只是在泡脚洗头,所以根本没人能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不晓得在现在这个现实里面,马玉玲跟高雅是不是也仅仅只是洗脚洗头?

  现在,要是马玉玲跟高雅真的跳进河里在洗澡呢,马上就过去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东西”,恐怕弄不好不但会惊吓到高雅跟马玉玲,甚至还会因此去冒犯她们两个。

  如此,梁初一一双眼睛盯着那个动作细微的“人”,一边轻声问道:“胡子,你们都是探险界前辈,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龙胡子微微摇头:“凶险的事情,包括地形地势、不明生物、不可解释的现象等等我们的确遇到过,可是后来事实证明,很大部分是人到了极端的情况之下产生的幻觉、幻视、幻听,我不晓得现在这个又是怎么回事,我解释不了…”

  顿了顿,龙胡子又才说道:“这东西应该是真的存在,我虽然不晓得那是什么,我们两个人都看到了,对吧…”

  梁初一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生怕声音大了点儿,既会惊动那个“东西”,又会使得那东西暴起,直接去伤害马玉玲跟高雅。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我的人,更不是老铁的那些朋友…”

  龙胡子的声音也是几近呢喃――龙胡子也是老江湖,梁初一一直不肯立刻就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心里是有好些顾忌,先前梁初一不说,龙胡子还没去想,但这个时候被梁初一一直压着不让过去,龙胡子也就慢慢的想明白梁初一的念头。

  ――现在就直接过去,无论是对马玉玲又或者是高雅,冒犯就不说了,弄不好还会让她们两个受到伤害。

  如果高雅跟马玉玲两个人受到伤害,小城那边固然没法子交代,这趟任务本身也失去了重要的意义。

  所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等”!

  等到马玉玲跟高雅两个人出来,过来,等到弄清楚那东西到底什么回事,然后才该动手的动手,该回避的回避。

  只是那个“人”,似乎察觉到有两个人在盯着“他”看,好像也意识到什么,所以,那个“人”,缓缓的伸出手来,朝着梁初一和龙胡子微微招了招“手”。

  那“人”的动作很小心很轻柔,动作幅度极小,也像是担心会惊动了马玉玲跟高雅两个人似的。

  不过,即使那“人”的动作很小很轻柔,但却依旧有一种勾魂夺魄一般的魅力,看得龙胡子都忍不住有了一股子立刻就过去的冲动。

  毕竟在龙胡子眼里,出了这样的怪事情,要不赶紧过去弄个清楚明白,只怕这辈子都难以释怀。

  梁初一盯着那只手,眼睛一眨也不眨,而且神色也极是凝重,就像不是见了鬼,也是看到了怪物一样。

  那“人”保持着依靠在巨石旁边的姿势,伸出来的

  手,一直就那样伸着,继续很小心很轻柔的招动,半点儿缩回去的意思也没有,好像是在问梁初一和龙胡子要他东西,又好像是在招呼两个人一块儿过去。

  梁初一盯着那只手,一动不动,不但他不动,还紧紧扭住龙胡子的胳膊,而且越扭越紧,让龙胡子也不要稍有异动。

  过了许久,龙胡子的胳膊都让梁初一抓得有些麻木,龙胡子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慢慢的回过头来,用眼神哀求梁初一,不管是怎么回事,先把自己的胳膊放开再说,要不然,自己的这只胳膊的肌肉,恐怕得被梁初一抓掉下来。

  梁初一读懂了龙胡子的眼神,但是他很是紧张的捏了捏龙胡子的手臂,又用眼神告诉龙胡子,现在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甚至是说话,都最好不要太大声,龙胡子点点头表示明白,而且还用眼神示意一切都按照梁初一的意思来办,保证不会另生事端,然后才看着梁初一,示意先放开他的手臂再说吧,好像有两块肌肉,痛得都像不是自己的了。

  梁初一缓缓的放开龙胡子的手臂,那动作,也是缓慢、轻柔、小心得就像是怕从龙胡子身上多带走了一粒灰尘似的,缓慢得几乎用肉眼都看不清。

  几乎是用了半盏茶的时间,梁初一才收回捏着龙胡子的那只手,梁初一又向龙胡子眨了一通眼睛,龙胡子除了明白梁初一是在说要他不能乱动,不要弄出声响之外,其他的龙胡子就根本没弄明白梁初一是在说什么,毕竟,梁初一用眼神和龙胡子交流,龙胡子还没那个本事可以全部读懂。

  梁初一见龙胡子不明白自己的意思,有些发急,一着急,便出了一头汗水,但偏偏又没办法,先前他还对龙胡子耳语,现在,可能连耳语都不敢,或者是不能了,更不得乱动,就这样梁初一和龙胡子两人,呆呆望着巨石旁边伸出来的那只手,也不晓得过了多久。

  见梁初一跟龙胡子呆坐在那里,很久都没什么回应,可能是那“人”觉得有些不耐烦了,于是,那那人伸出来的手臂,向梁初一和龙胡子两人很大幅度的勾

  了勾。

  这一刻,梁初一跟龙胡子都算是看得清楚了――那还一条美得炫目的玉臂,那一勾,带着惊心动魄的诱惑!

  如果是正常的男人,怕是没人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了,而且,最大的诱惑之处还在于,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人,始终不肯现身出来,始终保持着那份神秘感。

  这就让人有种不顾一切的要一睹芳容的冲动,何况,仅仅才只是一条手臂,几根手指,就已经让人心旌动摇不已,哪有不去一睹真容的道理,要不然无论你的想象力有多丰富,你也始终不会想象得出站在巨石背后的人会有多美!

  看到那只手指销骨噬魂的勾了勾,龙胡子几乎就要站起身来,但是梁初一差点又要去抓他的手臂,龙胡子看着汗水涔涔脸色更是凝重几乎是有些恐惧的梁初一,终于还是忍住要过去一睹真容的冲动。

  那只手,勾了一勾之后,又等了许久,始终不见梁

  初一和龙胡子两人有什么动静,似乎有些着急起来,又朝着他们两人勾了两下指头,然后停了停,又再勾再停,如此勾勾停停,大约十来下,便完全停了下来。

  然后缓缓的把手收了回去,又只留下一个很是完美的背影。

  梁初一正要说话,面前突然就多出来一个人――老铁不晓得是什么时候也出来,而且应该是完完整整的看到了刚刚的这一幕。

  “好险…幸好你们没动,要不然恐怕这回得全军覆灭了…”

  老铁才徐徐的吐了一口气,用极其细微的声音跟龙胡子和梁初一说道,说完,又深深的吸了口气。

  老铁倒是实实在在的眯了一觉,不过,朱顺他们几个偶尔之间弄出些动静,把老铁惊醒,估计是帐篷里面太过湿热,老铁也忍不住想出来找口水喝,没想到一出帐篷,就发现梁初一跟龙胡子两个人很是怪异。

  随后,老铁也发现了更加恐怖和怪异的事情。

  等到了这个时候,老铁这才悄然过来跟梁初一和龙胡子说话。

  不过老铁也小心得很,连旁边把脑袋搁在膝头上打盹的孙胖子都不敢惊动。

  梁初一见老铁如同脱离大难一般,说话的语气又极为沉重,都不由悄声问答:“怎么回事?老铁个,这个是…”

  老铁也是用蚊呐一样的声音,告诉龙胡子:“我们遇到了比鬼更可怕的东西,还好你们没有贸然过去,让我们躲过了这一劫。”

  梁初一很是诧异低声问老铁:“比鬼更可怕东西,老铁你遇到过鬼?这个又是什么玩意儿,它不是还在那儿么,我们怎么就躲过了一劫?”

  老铁悄声解释:“神奇的地方必定有神奇的事物,你们看到的那个‘人’,是一种稀少得接近传说的东西,叫做‘鬼手滕’,是一种介于动物和植物之间的东西,之所以叫做‘鬼手藤’,是因为这东西能够长成人形,又因为具有低等动物特性,所以极具攻击性

  …”

  “食人藤?”梁初一忍不住低低的惊呼。

  老铁却摇了摇头:“食人藤、食人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人们对它们夸大,食人花,顶多也不过是能够捕捉一些蚊虫蚂蚁之类的,食人藤就更是依靠尖利的棘刺和毒性捕获猎物,与这种鬼手藤相比,那真是太小儿科…”

  顿了顿之后,老铁又才继续说道:“食人花、食人藤,最主要的是依靠植物性条件反射来捕猎食物,可以说它们仅仅只是被动的捕猎,可是鬼手藤就绝对不一样,因为鬼手藤具有动物特性,所以也就具备一定程度的动物智慧!”

  梁初一实实在在的吃了一惊,具备一定动物智慧的植物,这听起来,绝对属于天方夜谭里面的事情。

  不过龙胡子除了紧张之外,反而却没了更多的吃惊,只是看着老铁,低低的问道:“这就是传说里面的鬼手藤?”

  老铁点了点头,却又有点儿担心梁初一不会相信,

  继续举了个例子:“有种俗称太岁或者肉灵芝的东西你听说过吧,那就是没法子解释,但却又存在,只不过很稀少的动物植物体,不过太岁的动物特性很低等,完全比不了这种鬼手藤。”

  梁初一点了点头,在前一世的时候,梁初一听过不少的介于动物和植物之间的“太岁”的报道,而且到梁初一到这一世之前,都还很难区分这种东西到底是属于动物还是植物,所以,太岁的物种归属,一直都还是一个具有相当争议的话题。

  但是在这里,梁初一再一次遇上了比太岁还高级、却跟太岁很类似的东西,这当真让梁初一惊异莫名。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