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出预计

  “如果要直接面对鬼手藤,那该怎么做?”

  梁初一这话问得有点儿文绉绉的,但梁初一的意思老铁却很明白。

  梁初一压根就没想到过要退回去,也就是说,如果能够在不惊动鬼手藤的情况下顺利通过这个关口那自然是好,万一鬼手藤被惊到,又是抓人又是放毒气什么的,那也只能硬着头皮去跟它搏上一把。

  反正就这么退回去,梁初一是往往不肯。

  老铁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这样啊,那就只能等它睡熟了,找把刀去,直接把它给我‘咔嚓’一声剁下来,不过,你得记住,一定要快!丝毫也不能耽误,而且,剁掉之后,千万别让它接触地气。”

  顿了顿,老铁又仔细解释:“我是对这事比较熟悉一些,本来也应该我自己亲自下手,但是这鬼手藤要剁下来,肯定要花费一些功夫,而且稍有不慎,肯定就是灾难性的后果,我不能不做到万无一失,所以必

  须得挑上几个硬手,到时候你们必须的远远的离开一些。”

  梁初一点头表示记住,当然也很是佩服老铁的果决,自己只露出一点儿不想想在就退却的意思,老铁立刻就做出相应的安排。

  按照老铁的意思,现在就只等候两个条件,一个龙胡子通知所有的人住好准备,另外就是组织好手之后,等待时机。

  不过梁初一还有一点儿心急,仅仅才过了片刻又问道:“那这玩意儿,什么时候才会睡着?”

  “现在它是到了将入睡前的假寐,一点儿也惊动不得,先前可能就是马小姐和高小姐过去的时候去惊扰了一下,有因为是刚刚才生长出来的,所以马小姐他们下河之后动静小了,它也就感觉不到,不过这也正是它刚刚生出来的时候还不强壮,又是正在入睡前的昏噩,又懒,才没主动攻击马小姐她们,要不然,只怕马小姐她们已经变成一地尘埃了。”

  “它要真正的睡着,应该是它的那只手,像是伸得

  疲累了,自然的垂下来的时候,那个时候,它就睡着了,也就是我们该动手的时候了。”

  这时,巨石旁边的那只手,好像很是着急的摇了摇,就像是在向梁初一他们招手,要他们过去,就像一个坐着在打瞌睡的,脑袋没有靠处,睡到半醒半梦间,脑袋突然往下磕了一下。

  这时,老铁冲着梁初一点点头:“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准备了,你记住,离开的时候一定要轻手轻脚的,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免得它一时半会儿睡不着。”

  梁初一当即站起身来,小心翼翼蹑手蹑足的挪着脚步到帐篷里,取了背包,将该收拾的物件小心的收拾起来,自己的收拾完,再去帮助马玉玲跟高雅两人收拾,好方便待会儿开战之际,马玉玲跟高雅能够迅速脱离险境。

  不过,在收拾马玉玲的背包的时候,梁初一却意外发现马玉玲的背包里面居然有把砍刀。

  马玉玲会功夫,而且梁初一的身手还要好,这一点梁初一是很清楚的,可是,平日里看起来马玉玲也还

  算是相当的温厚亲和,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带着砍刀之类的武器。

  ――真的是看不出来马玉玲这家伙。

  梁初一帮着马玉玲和高雅把背包收拾好,想了想,却把砍刀留在外面。

  ――不管是不是真的要与鬼手藤开战,有把砍刀拿在手里,多多少少也能踏实一些。

  梁初一拿了砍刀,准备一把在关键时候备用,然后转身回到老铁这边,老铁依旧在监视着鬼手藤,一刻也不敢松懈,生怕突然之间那只手就有了什么不测的变化。

  不过还好,鬼手藤的那只手,向梁初一和老铁两人招了招之后,又恢复原来的慵懒姿势,一动不动的,想来,可能是老铁说过的,马玉玲她们的确惊扰了一下她,使得那鬼手藤,一时之间还不能睡得香甜,但因为这鬼手藤也是刚刚生长出来的,始终还是比较柔弱。

  等了好一会儿,还是不见那鬼手藤再有什么动静,

  梁初一心里惦记着马玉玲跟高雅两人,忍不住再度有些焦躁起来,低声问老铁:“这么等下去,的要等到什么时候啊?马小姐他们还在那边呢!”

  只不过鬼手藤依然还是那个样子,梁初一就算如何担心马玉玲她们的安慰如何焦躁,但是老铁也绝不敢轻举妄动,要是他自己,也就罢了,轻举就轻举、妄动就妄动,大不了就是一条命,但是现在事关马玉玲和高雅甚至是这里所有的人,老铁自然不肯随意而为。

  偏偏这个时候龙胡子已经将所有的人通知过了,也准备妥当,又轻脚轻手的过来,身后,自然是跟了好几个伸手不错的人,包括朱顺等人。

  老铁不再去理会梁初一的焦躁,只是把龙胡子等人稍微安排了一下,一部分人到时候主要是掩护梁初一,马玉玲、高雅三人撤退,一部分人专门负责物资装备。

  跟老铁一起去剁鬼手藤的人只有四个,老铁、龙胡子、朱顺、孙胖子。

  只不过这会儿孙胖子还把脑袋搁在膝头上打盹儿,对这些人这些事充耳不闻。

  又等了好些时候,梁初一都得的实在顶不住有些睡意,白天实在是疲累,如果现在能有些事做着,也不会有睡意,偏偏现在连动静都不敢弄得大了,就连说话都不能太大声,只能坐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鬼手藤的变化,干等的时间一长,哪能没有些睡意,而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会不会睡不睡得着,那都是不用问的事情了。

  老铁见梁初一见有些睡意,想了想,随即碰了碰梁初一:“梁老板,我们现在还不能睡,要不,你带几个人先去把你们的物资装备转移一下以最大限度的保证安全。”

  本来梁初一早先也想过要把马玉玲、高雅他们的装备先行转移,免得到时候惹怒了鬼手藤,又节外生枝,只是那个时候他还不大敢乱动,免得直接就惊到鬼手藤,现在,只要做得技巧一点,应该是不会惊扰到它的。

  见老铁终于让自己可以活动一下,龙胡子精神一振,放好两把兵工铲,当即轻脚轻手的站起来,二话不说,直接去转移孙胖子他们。

  梁初一晓得,现在已经算得上是要救马玉玲跟高雅她们,继续往前走的关键时刻,一个不慎,不但功败垂成,还极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而要继续走下去的路上,正好是这洞中伏流的下游,虽然离鬼手藤所指之处较近,但终究还是有一段距离,只要轻慢一点儿,应该没事。

  梁初一带了几个人,帮着转移所有的物资装备的时候,那鬼手藤又向老铁招过一次手,柔柔的,软软的,就像一个慵困至极的女孩子,半醒半梦间在招呼她的恋人一般,但始终再也没进一步的,如同老铁所说的那样,会软软的垂下来。

  梁初一一趟又一趟的转移着帐篷背包,最后连孙胖子煮粥的炉子锅灶,一起都搬得远远,但仍然没看到老铁带着龙胡子等人前去剁掉那鬼手藤。

  转移完所有需要转移的,再也没事做了,梁初一只

  得又轻轻坐到老铁等人身边,和老铁等人一起盯着鬼手藤那支莲藕一般的手臂。

  龙胡子坐在老铁身边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问道:“老铁,惹恼了这玩意儿,到底会有多可怕?”

  老铁摇摇头沉沉的答道:“不晓得,对于这鬼手藤的记载我晓得也就只有那些,但是看这样子,我估计一旦惹恼了它,我们这几个人肯定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说不定…说不定…再说,这鬼手藤没睡好之前,要砍掉它的手臂,实在是不容易,所以现在,无论还得等上多久,我都只能等下去。”

  这时,梁初一眼睛一亮,那只手再次招了招,比先前更柔更软,更慵懒无力,看样子,只在下一刻,这只手就会软软的垂下来,也就是说,到时候完全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剁掉那只手臂,然后叫回马玉玲跟高雅,再迅速离开。

  偏偏在这个时候,远远的传来一声淅淅飒飒的声响。

  梁初一是搞声乐的,听觉本来就比常人敏锐,更重

  要的是,估计是在回到这一世的时候受到过什么影响,所以就算梁初一不能算是千里眼顺风耳,但是也比常人的听觉敏锐了很多倍。

  梁初一听到叫声,脸上神色数变,发出这种声响的东西,只有两种――要么就是先前遇到过的洞蛉子,要么就是老铁说过的尸螵。

  而最有可能的是,鬼手藤突然生长出来,引得它的天敌尸螵闻风而动,而尸螵出动,自然也就是引来了洞蛉子。

  ――只是无论是洞蛉子先过来也好,尸螵先过来也好,这个洞厅里面,顷刻之间就会成为一处诡异的动植物火并的战场,当然了,梁初一等人很可能就会成为这一场火并的牺牲品。

  无辜的牺牲品。

  老铁跟龙胡子都望了梁初一一眼,提了提准备在手边的家伙事儿,再等下去,看来是来不及了,说不得也只好抢先动手。

  但是不管怎么样,老铁等人都还顾忌着马玉玲跟高

  雅两个人。

  但到了这个时候,梁初一也咬着牙,手里紧紧地攥了马玉玲的那把砍刀。

  这时,那鬼手藤似乎也有了不祥的感觉,虽然是在假寐之中,它的那只手再次的摇动了几下,这时,梁初一和龙胡子看来,反而不是在向梁初一等人招手,而是在向他们示威,让他们不敢靠近。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几乎完全打乱了老铁跟梁初一和龙胡子等人计划。

  先前,老铁跟龙胡子等人预计的是等待鬼手藤彻底睡过去,然后迅速扑过去剁了鬼手藤,但是尸螵又或者洞蛉子一来,先前的计划显然行不通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尸螵或者洞蛉子赶到这里之前,斩断鬼手藤,然后夺路往前。

  梁初一和龙胡子、老铁等人到了这时实在是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既然所有的事情都超出了预计,那就只能随机应变,一旦洞蛉子、尸螵一起过来,谁也别想能有个生天之路。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