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路

  如此形成了一个循环,一个残酷的循环,鬼手藤不住的捕捉洞蛉子,把洞蛉子变成它的养料,并迅速吸收,使得鬼手藤的体型不住的膨大。

  可是,尸螵的啃噬鬼手藤的速度也十分惊人,先前鬼手藤只吸收了两个人的养分,几乎只在眨眼之间就膨胀到了占据整个洞厅的三分之二,但是在尸螵的啃噬速度之下,即如是鬼手藤不断地捕捉洞蛉子来补充养分继续膨胀,但那鬼手藤的体型,半点儿也没见涨,相反还不住的畏缩,后退。

  可是尸螵自然也不会是赢家,洞蛉子到处,尸螵无一幸免,全都成了洞蛉子的居所和食物。

  一场动物和半动物植物之间的大战,就这么残酷、持续的上演。

  只不过,梁初一跟老铁等人却依旧没可能在洞蛉子、鬼手藤、尸螵三者残酷大战之中落得清闲,甚至反而是连喘口气都做不到。

  首先,尸螵的并非是从伏流河水这边倾泻进入的洞厅,而恰恰是河流对面的洞壁上,也正是梁初一等人的对面,而洞蛉子从进入洞厅的洞口出来的,本来这的确对梁初一等人进入伏流有着微弱的地理和距离优势。

  可是不要忘了,鬼手藤却也正好靠近河边,也因为鬼手藤刚刚吸收了刚子和龙三两个人做了了养料,体型一度差点儿塞满整个洞厅。

  幸好尸螵出现,并不断的啃噬鬼手藤,鬼手藤的体型自然而然的就不断地开始萎缩。

  可即使如此,鬼手藤依旧挡住了伏流的进水口和出水口,这就是使得梁初一等人其实根本无处可逃。

  孙胖子跟龙胡子以及其他幸存下来的几个人,这个时候已经被尸螵、鬼手藤、洞蛉子逼到了接近河边的一小块地方。

  而且由于尸螵的弹跳力极强,时不时就有尸螵遭受洞蛉子攻击之后,奋力一跳,而直接跳到了梁初一等人的面前。

  ――如果尸螵仅仅只是专门啃噬鬼手藤,那也没什么大不了。

  可事实是,尸螵的胃口极好,尤其是在被洞蛉子钻进身体,濒死前的挣扎,那绝对也是极为恐怖。

  但凡能够咬得动的,那些尸螵绝不放过。

  而偏偏梁初一等人这个方向的尸螵或者洞蛉子少于其他两个方向,这让鬼手藤在抵御众多的尸螵的同时,却又没忘记这边还有一大群营养更加丰富的美味。

  如此,先前在洞厅里里面,诸人仅仅只是鬼手藤搏命,到了这会儿,梁初一等人整个儿后有追兵,前有堵截,上天无路下地无门,逃无可逃!

  梁初一一脚踹开刚刚挣扎着扑到自己的脚下的一只尸螵,回过头去看鬼手藤,这一看心里更是凉透了底儿,

  这个时候的鬼手藤体型仍然在不断地萎缩,但坏就坏在数十根碗口粗细的鬼手藤根须,几乎毫无形象的封锁了整个河边的进出水口。

  而鬼手藤一直都在拼命堵截尸螵,保护着的那鬼手

  藤花,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鲜血一样的色彩,即如几片长满毒牙,色彩斑斓的花瓣,也是散发出妖异的红光。

  很显然,那支鬼手藤很快就要花谢子落。

  没人晓得鬼手藤的花谢落之后会什么样的情形,即如是老铁也不晓得。

  但仅仅只是看看鬼手藤花的那股子妖异,所有的人就晓得,恐怕鬼手藤花谢之际,就是所有的人的大限之期。

  ――洞蛉子虽然是尸螵的克星,但终究体型很小,最大的也不过指头般粗细,四五寸长短,行动又较为缓慢。

  相较个头巨大,长相怪异还有着极为锋利的爪牙的尸螵,每一只尸螵蹦起落下,也时不时能够刺死,压死一条两条洞蛉子,而鬼手藤捕获洞蛉子,很大一部分就是依靠触手在地上收集洞蛉子的尸体。

  所以,一旦鬼手藤的花谢子落,这些洞蛉子的尸体,又成了培育新鬼手藤绝佳的场所。

  “老铁,怎么办?”梁初一一边躲避尸螵,一边急声问老铁。

  事实上,这个问题,已经不是梁初一第一个在问,幸存下来的几个人当中,几乎每一个人哪怕是在手忙脚乱的情况下,都问过老铁,现在怎么办?

  到了现在,老铁也已经手忙脚乱,直接将一只尸螵踩得稀碎,又抬脚踢飞一只,然后蹦跳着答道:“背包呢,背包里面不是有雷管和炸药的吗…哎玛…”

  背包?

  早前的计划是趁着鬼手藤睡着,然后将它砍断剁掉,然后悄悄溜进出水口,另寻道路。

  也正因为有着这样的计划,背包里面的炸药、雷管,老铁已经让梁初一带着人抢先一步送进伏流的出水口,这会儿,鬼手藤彻底挡住出水口的去路,到哪里去还有炸药雷管。

  偏偏这个时候成堆的尸螵,已经从万千枝条当中啃出了一条路来,已经是极度接近了鬼手藤的那朵花。

  而到了这个地步,鬼手藤似乎意识到仅仅只是收集

  地上的洞蛉子尸体来补充养分,保证缠绕着保护着的那朵花能够开枝散叶,已经极度不现实。

  所以,鬼手藤应该是发现还有一批能够令它更快速膨胀起来的猎物,就在挨着河边的那一小块而地方。

  所以,鬼手藤在抵御尸螵的啃咬的同时,也盯上了梁初一等人。

  ――从这些人的身上,有着更加丰富和快捷的养分,能够捕获的话,就足以抵挡住尸螵的啃咬。

  至少,就算是两败俱伤,鱼死网破,也能重创尸螵。

  而梁初一跟老铁等人这个时候为了自救,也不得不拼尽全力的去躲避、跳跃、飞踹、刀砍、脚踩,不时落到面前的尸螵。。

  可是,让梁初一、老铁,身之所有的人在忙乱之际,却忽略了一个更为严重的事实――鬼手藤开花,随着丑陋的花瓣不断绽放,有股子雾气也慢慢的飘散开来。

  ――准确的说,这是鬼手藤的花朵绽开之际,被鬼

  手藤本身挥动以及尸螵挣扎而带动空气流动飘散的花粉。

  但对梁初一等人来说,这绝对是毒雾。

  幸好梁初一眼尖,再加上又是处在众多的人的保护当中,梁初一也就自然有少许空闲可以观察很多东西。

  “鬼手藤的花开了,有毒…”

  梁初一大叫。

  老铁等人原来也准备着防毒面具的,可是全都在背包里面,而先前的计划是偷偷溜走,所以老铁让被梁初一等人把背包放进出口,但到了这个时候变故突生,所有的人连出口都到不了,还能去从背包里面把防毒面具拿出来。

  “找布,想办法湿水…”老铁厉声大喝。

  百忙之中好几个人撕下自己的衣物,但却没法子湿水。

  ――离河水虽近,但是鬼手藤、尸螵、洞蛉子,绝对就是层层阻击。

  朱顺抱着衣物,连蹦带跳,刚刚扑到河边,鬼手藤一下子就将朱顺拦腰缠住,好几个人大叫着,去抓朱顺的抓住朱顺,试图将朱顺抢回来,挥舞着砍刀砍剁鬼手藤的死命的去砍鬼手藤,但是鬼手藤抓住朱顺,往上一提,顿时将朱顺卷得身子悬空,随即丢向那朵已经在怒放的鬼手藤花。

  其余的人只得大叫着,但却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朱顺被丢到那朵花的旁边,瞬间成为那朵鬼手藤花的养分。

  那朵鬼手藤花得了养分,瞬间急剧膨胀,毒雾也越来越浓。

  一个老铁的朋友正在躲避鬼手藤的穿刺,但不幸的是,一只菜盘子大小的尸螵受到洞蛉子的攻击,濒死前一蹦,却正好扑到他的脸上,只一瞬间,整个脸上顿时瘪了下去,他一声没吭,直接倒在地上,瞬间被更多的蹦跳着尸螵淹没。

  龙胡子红着眼不再喝叫,只将背上的猎枪拿在手里,对着鬼手藤的那朵花搂火。

  火光闪过,鬼手藤的那朵花被猎枪子弹打中,但是那朵花仅仅只是摇晃了一下,也因为摇晃,花粉几乎以肉眼看得见的程度散发飘落出来。

  孙胖子吼叫着,仗着自己个头大力气大,挥舞着砍刀一路砍杀,好不容易冲到河边,扑通一声跳进河里,随即又被鬼手藤逼着到退回来。

  只不过孙胖子回到梁初一等人这边的时候,胸口已经被鬼手藤刺得稀烂,但孙胖子却憋着一口气,抓着自己被水浸湿的裤子,噗嗤一声撕了下来,然后将还在滴水的破布扔到梁初一面前。

  之后,孙胖子瞪着血红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梁初一和老铁等人,整个人也渐渐的矮了下去,最后被尸螵逐渐淹没。

  “所有人都只能死在这里了!”

  梁初一想着,但梁初一很奇怪,自己居然反而没有了悲伤,所有的仅仅只是愤怒和奋力一战。

  老铁伸手抄住孙胖子扔过来的那块破布,嗤嗤几声撕成几块,然后大喝:“接住,遮住口鼻…”

  “老铁…”龙胡子装好猎枪子弹,再对鬼手藤那朵花开了一枪,然后凄厉大叫:“进口…”

  老铁转头去看进口,但是进口处依旧是密密麻麻的洞蛉子还在往这边喷涌,但老铁明白龙胡子的意思。

  自己这边的人身上都有驱避毒虫的药物,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法子再按照梁初一的计划,进入河流下游的出口,要想侥幸活命,就只能赌一把,从洞蛉子的浪潮之中退回去。

  然而,现实残酷的很,洞蛉子这边也是鬼手藤最活跃最猖狂的地方,相距那个进口,仅仅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可以说洞口同样也是被鬼手藤完全封堵着的。

  估摸着,除了这是鬼手藤生长速度快,但是被尸螵啃咬的速度更快,始终让鬼手藤再也无法长得更长所至。

  但这也就形成了一道缝隙,一条让龙胡子、老铁、梁初一等人能够侥幸逃生的缝隙。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