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路

  老铁手上脚上忙乱不已,不停地拍打和踩踏蹦过来的尸螵,还得时不时的用看到抵挡鬼手藤的攻击,但是却不是因为手忙脚乱没说话。

  事实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家已经没有其他的道路可走――除了立刻掉头回去,或者还能侥幸活下来几个人之外,其它的想法和做法都只能是死路一条。

  没人怕死,但是人死了,也就什么都没了。

  当然,人死了,小城交代的任务也彻底宣告失败。

  所以龙胡子大叫着要从进口退回去,老铁只能默许。

  在老铁的默许之下,龙胡子跟其余几个人迅速排成一排,都面对着鬼手藤、尸螵,以他们的血肉之躯,抵挡住鬼手藤和尸螵,为梁初一开辟出来一条安全通道。

  到了这个时候,梁初一晓得,自己是半点儿也犹豫

  不得,自己稍微犹豫一下,立刻就会有人被尸螵淹没,又或者是被鬼手藤捕获,所以梁初一大喝了一声,迅疾扑向进口。

  只不过,进口处正在不断地涌进大量的洞蛉子,即如是梁初一身上有老铁给的驱避毒虫的丹药,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到了最恐怖的地方,梁初一一脚下去固然能够踩死不少的洞蛉子,但是梁初一的小腿都能直接被洞蛉子淹没。

  偏偏洞蛉子即如是被踩死,也绝对不会是规规矩矩的让梁初一过去,梁初一只刚刚到达进口的地方,身上早已经爬满了洞蛉子,甚至是层层叠叠,使得梁初一都不堪重负。

  梁初一如此,老铁、龙胡子以及其他的人的跟好不到哪里去。

  梁初一忙乱之下,也没看清楚,有那么两个人,不晓得是老铁的朋友还是龙胡子的手下,还没奔到洞口,就被洞蛉子淹没,再也没站起来。

  好在洞蛉子的毒性其实并不是很强,梁初一等人虽然被咬得浑身鲜血直流,衣服也是千疮百洞,但好在身上有丹药,再加上勉强到了洞蛉子较少的地方,老铁还没去管身上爬满的洞蛉子,立刻就掏出一把红枣大小的解毒丸,分给幸存下来的人吃了。

  吃了解毒丸,所有的人虽然不至于被洞蛉子毒死但是洞蛉子咬过的地方,还是又痒又痛。

  稍微抓两下便皮破血流。

  一群人奔命一样奔到洞蛉子略微稀少的地方,这才开始整理身上,清除身上残存的洞蛉子。

  没想到的是,正在整理身上的洞蛉子和伤口的时候,龙胡子一个不小心,怀里却掉下来一件东西。

  ――一块镜子!

  准确的说,这是一块形式很古拙的铜镜,巴掌大小,梁初一眼尖,只一眼就看清除镜子背面镌刻着一些形同字符但却与真正文字有很大区别的奇怪花纹,而镜面,却是世人所熟知的八卦刻纹。

  本来正在清理身上伤口的老铁也是见着了龙胡子的

  怀里掉出来的这块镜子,但是老铁的神色陡然之间大变。

  “胡子,你这…”

  老铁的目光阴冷,声色俱厉。

  龙胡子呆了呆,弯腰捡起那块镜子,随即面不改色的回了一句:“老铁,这是我们的任务之一…”

  “小城指派的?”

  老铁依旧脸色冰冷的质疑。

  “是八爷亲手给的…”龙胡子淡然挤出这么几个字。

  这是龙胡子这么一说,老铁顿时泄了气,虽然脸色依旧冰冷,但却不再说话,只是一双眼里,出了愤怒和无奈的去看幸存下来的几个人。

  这一战,老铁的几个朋友,现在仅仅只剩下一个周明、白帅两人,而龙胡子这边也是伤亡惨重,朱顺、龙三等人都惨遭不幸,仅仅只剩下一个谢小柱。

  梁初一这边,马玉玲跟高雅下落不明。

  一起进洞一十五人,到现在,仅仅幸存下来六人,

  这伤亡不可谓不惨重。

  不过梁初一倒是觉得奇怪,按说,进入洞里,存在诸多未知危险,不要说老铁、就算是自己其实都有着心理准备。

  可是,看老铁的样子,分明却是对龙胡子这块八卦镜有着相当大的疑虑。

  梁初一直觉龙胡子、老铁的背后,都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秘密?

  不过,没等梁初一问出来,龙胡子依旧很是平静的说道:“老铁,你我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你晓得…”

  老铁冷冷的说道:“你不用多说,我当然晓得你的为人,八卦邪镜的事情,我们暂时按下不说,但我可得问你,既然你接了这个任务,接下来你怎么办?”

  “邪镜?”梁初一转头看着老铁,忍不住问道。

  不等龙胡子说话,老铁跟梁初一说道:“在很多年前,有人得到这块镜子,但这块镜子入手之后,一直诸事不顺灾难不断,丢了几次,但这块镜子总是莫名

  其妙的又回来,有传说这块镜子是不祥之物,是谢长春的水晶宫里面的东西。”

  说到这里,老铁便住口不再说下去。

  但是龙胡子却在一旁补充:“老铁,不用说得这么隐晦,得到这块镜子的人就是邱八爷,八爷数次丢弃不成,就觉着这既然是水晶宫之物,扔在别处不成,扔回水晶宫应该可以根治八爷诸多的麻烦。”

  梁初一忍不住愕然,邱八爷事不顺心,跟这块镜子有什么关系?

  镜子,八卦镜也好,其它什么东西也好,它只是一件东西,怎么可能跟八爷的运势扯上关系?

  老铁看出来梁初一的不信,但老铁只淡淡的说道:“物有吉凶,这话说来的确很是玄妙,但自古以来这类的事情并不少见,据我所知,鬼手藤的繁殖并非存在这个季节,而且也绝没有如此剧烈,尸螵的活动也并不是这些天,导致鬼手藤疯狂繁殖,导致尸螵、洞蛉子出现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块铜镜…”

  梁初一愕然看着老铁,这个世界上不能解释的东西

  的确很多,但是就现在的情形来说,巧合,依旧还是占据了很大的成分。

  没想到的是,老铁断然否定梁初一的看法:“没有巧合!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有着它的内在联系和因果关系――有句话是八爷总结出来的‘邪镜出,奇灾生’…”

  梁初一看着老铁,没来由的寒毛竖了起来,“邪镜出,奇灾生”――这是什么意思?

  老铁看着龙胡子,但龙胡子依旧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八爷全都跟我说过…”

  “八爷也跟我说过…”老铁冷冷的说道:“水晶宫里面,谢长春一共集聚九中世所罕见的怪异生物,它们相生相克,相辅相成,就如同鬼手藤、依靠捕获洞蛉子生长、繁殖,尸螵吃鬼手藤、洞蛉子依靠尸螵产卵延续,这只是第一个循环,还有蠕虫、地钻子、血河草…”

  “可我们闯过了一关…”龙胡子的眼睛血红,几乎狂热的说道。

  “闯过了一关?”老铁死死的盯着龙胡子:“闯过了吗?我们丢下了九个人,却又回到了这里,这算是闯过了?”

  “还有机会…”老铁摇头。

  “不要忘记了,我们还有一个任务――保护这个梁老板他们…”

  说到后来,老铁的声音低了下去,梁初一他们三个人,现在马玉玲、高雅两个女孩子下落不明,照情况来看,她们两个人也已经不幸罹难。

  小城交代的任务,已经失败,至少,目前是失败了的。

  任务失败,接下来怎么做?

  接下来怎么做,龙胡子也说不清楚,所有物资都因为判断失误而丢失一尽,几个人手上除了砍刀手电,其余的一无所有。

  梁初一努力的从老铁、龙胡子两个人的话里清理头绪,很快,梁初一便理出了个大概。

  ――邱八爷手上原本有块铜镜,估计应该是从谢长

  春手头上流传出来的,但这块铜镜不仅没跟邱八爷带来半点儿好处,还让邱八爷遇上很多麻烦,因此,邱八爷将自己一生的命运不顺归咎于这块铜镜,再说,邱八爷应该采取过方法数次抛弃这块铜镜,但是种种原因导致这块铜镜又回归到邱八爷手上。

  因此,邱八爷觉得这是无法扔掉这块给他带来厄运的铜镜,而这一次,因为由梁初一发现水晶宫的入口,邱八爷便想到让龙胡子带着这块铜镜进入水晶宫,并将之丢弃于水晶宫之中。

  但是无论是巧合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又导致本来不该出现的鬼手藤、尸螵、洞蛉子等奇异生物出现,于是,就显得整件事情都跟这块铜镜有了关系。

  尤

  其是出现鬼手藤、尸螵、洞蛉子之类的诡异、不可解释的事情,这让老铁也非常反感这块镜子。

  不过厘清这些头绪之后,梁初一顿时也有了一丝不可名状的怀疑――马玉来这里要找的并不是要解开薛大将军的宝藏之谜,她在寻找薛大将军宝藏之外的东

  西,邱八爷呢,邱八爷是否也是跟马玉玲一样,同样是在寻找宝藏之外的东西?

  马玉玲要找的东西到底又是什么?

  老铁跟龙胡子都是接受了邱八爷或者邱八爷手下的任务,他们晓得这里很多事情,这没什么奇怪,毕竟他们既然是从邱八爷那里接受的任务,邱八爷自然也会告诉他们很多关于这里面的事情。

  他们晓得的事情,不会完全公开出来,梁初一理解,而且马玉玲也曾经对梁初一是同样的态度――依据他们的经验,很多东西会形成惯性,因此遇到什么事情他们会按照惯性思维去处理。

  而梁初一还相当于一张白纸,这就多了可以随机应变的临场发挥的可能。

  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而事实证明,找到这个洞口并开启,就是一个让梁初一临场发挥很成功的例子。

  当然了,事关他们很多家族机密的东西,无论是邱八爷又或者是马玉玲、老铁、龙胡子等等,自然也不方便直接告诉梁初一。

  总之,梁初一对他们很多事情都理解。

  只不过,话是这么说,接下来呢,马玉玲和高雅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自己这边幸存下来的几个人弹尽粮绝,不要说继续走下去了,就是重回洞厅,那就又是九死一生,不,那是绝路和死路。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