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虫

  见梁初一神色黯然,龙胡子倒是开导了一句:“梁老板你也先别那么难过,马小姐的身手不弱,这是你晓得的,再有就是,马小姐跟高小姐当时还在河里面,我们这边闹那么大的动静,她们没理由不晓得,还有就是她们当时离出口或者进水口都非常的近,没准儿一发现不对,她们就躲了进去…”

  至于到底是不是龙胡子说的这样,梁初一现在也只得暂时这么去认为。

  ――马玉玲聪明得很,又晓得很多关于水晶宫的事情,再说,当时那情形,别说马玉玲身边还有个什么都不懂的高雅,就算马玉玲要回过头来帮忙,那也是丢弃了高雅于不顾。

  马玉玲会不会丢弃高雅,梁初一不敢断定,但是马玉玲她们还活着的概率的确很大。

  想到这个,梁初一总算微微松了口气。

  不过这么一想,梁初一又没办法立刻掉头回去重新

  准备物资然后再来――马玉玲跟高雅既然都还有可能活着,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她们两个单独丢在这里面!

  就算是要出去在准备物资装备再进来寻找邱八爷,也必须先把马玉玲和高雅带出去。

  既然进来一趟不容易,梁初一的决定正好合了龙胡子的心意,老铁虽然并不愿意而且对龙胡子身怀邪镜的事情很反感,但是小城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协助梁初一并保护梁初一的安全。

  所以,寻找机会继续往里走,老铁虽然并没什么热情但也没有反对。

  休息之后,几个人把身上被洞蛉子腰上的地方也涂抹好膏药,老铁这才重新头前带路,试图重新进入洞厅。

  然而,梁初一等人跟着老铁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好一阵,却居然发现有里面有鬼手藤、洞蛉子、尸螵、地下河流巨石等等一切的洞厅不见了。

  就这么不见了!一路走下去,都是极为幽深的洞穴,而且绝对不是梁初一等人走过的洞穴。

  似乎,几个人突然之间毫无征兆的就走进了另一条岔洞。

  但是不是毫无征兆的走进了另一条岔洞,又或者原来那个洞厅消失,老铁也只得带着梁初一等人硬着头皮往前走。

  没人有异议或者不同的看法,因为所有的人都明白,这里是谢长春的水晶宫,有什么诡异奇怪的事情很正常,要是没有这些,那才很不正常。

  而且他们还明白一个更重要的事情,走到了这一步,想要就这么回去,恐怕已经没那么简单了。

  下了一个两三米高的石坎之后,洞壁上叮咚的响了一下,走在前面的老铁突然停顿了下来。

  梁初一将手电照了过去,发现老铁面前不远的地方有个半截石笋,上面却有一颗乳白色的珠子,足有海碗大小。

  手电光照射上去,那颗珠子熠熠生辉。

  “这么大一颗珍珠…”恍然之间,谢小柱讶然叫道。

  谁晓得老铁却回过头来,伸出手指按在嘴唇上轻轻地嘘了一声,示意大家都别说话,随即又挥了挥手让人后退几步。

  等到退开七八米远,老铁这才转身,缓缓蹲下身子,低声说道:“那不是珍珠,而且大家都别去盯着看,那是蠕虫卵。”

  龙胡子跟谢小柱等人默然,但是梁初一却不懂,低声问道:“仅仅只是一颗虫卵,也必须小心翼翼?”

  老铁瞪了梁初一一眼:“虫卵从什么地方来的?”

  虫卵凑个什么地方来的?大虫子生出来的啊,难道还能凭空生出来?

  老铁点了点头:“我们应该是走到了蠕虫的老巢,附近肯定有蠕虫。”

  老铁这算是提前警告了所有的人,这里有虫卵,附近就肯定有蠕虫。

  在梁初一的印象当中,最恐怖的莫过于蒙古蠕虫,但蒙古蠕虫多以吸血、钻进人体为主要攻击方式,应该只比蚂蟥厉害一些而已。

  但蠕虫属于软体动物,行动缓慢,对人的攻击并不是格外可怕,不让蠕虫接触到身体皮肤,就基本上没什么大事。

  只不过老铁说过,出现蠕虫,肯定就伴随着有地钻子、血河草。

  而梁初一并不晓得地钻子、血河草又有什么厉害之处。

  “大家听着,待会儿过去的时候,尽量放轻手脚,不要说话,更别把虫卵当成珍珠,还有,大家一定按着我走过的地方落脚,千万别行差踏错。”

  既然都说了,那只不过是蠕虫虫卵,谁又会再去把它当成珍珠,再说了,现在的情形,几个人前途不明,生死难料,谁还能去贪图那些身外之物?

  老铁很慎重的交代之后,这才转身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只是老铁果然没说错,过了那根半截石笋之后,几乎遍地都是这种海碗般大小的虫卵,密密麻麻的,让人几无落脚之地。

  幸好几个人得了老铁的交代,要不然不晓得估计就得把这些虫卵当成宝贝。

  不过这也让人好奇不已,蠕虫卵大得如同海碗,这蠕虫得有多大?

  老铁没解释什么,只是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往前走。

  因为走得很轻很慢,梁初一也就有了时间去仔细打量这些蠕虫卵――其实,蠕虫卵是几乎是无色透明的,甚至能够看得清楚里面的物质,不过这个时候,这些虫卵里面还仅仅只有一些稍显浑浊的东西,并不像鸡蛋壳里面一样有蛋清和蛋黄,虫卵里面的东西,给人感觉就是比较浑浊了点儿的蛋清而已,不过也由于有点儿浑浊,所以反光,手电照射在上面,就如同一颗颗的珍珠。

  只不过这些虫卵实在是太多,看得人都有点儿头皮子发麻。

  毕竟这是虫卵,是具有相当危险的东西,稍不留神,就能引来巨大的危险。

  可是,人倒起霉来的时候,喝凉水塞牙缝那都还是

  小儿科,至少,老铁是这么觉得。

  ――几个人本来屏住呼吸,蹑手蹑足走得好好的,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就听见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掉落到地上。

  几个人本来就很紧张,这啪嗒的一声,当真把几个神经紧绷的人吓了一跳,一个个的立刻就停住步子,齐齐的将手电朝着声响方向照了过去。

  许久几个人这才看清,就在洞壁上有一根细小的石钟乳尖上,还挂着小半颗水柱,而就在石钟乳下方,有一块不晓得是木头还是石板,水滴落在上面,虽然仅仅只有一颗水珠,但在所有的人极度紧张,神经紧绷的情况下,这声响太突然,而且太剧烈,以致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弄清楚声响的来源,老铁跟梁初一等人这才松了口气,收回手电正要再往前走之际,老铁却呆住了――地上,两个破碎的蛋壳,以及一大汪黏黏糊糊的液体!

  不仅老铁踩碎两个虫卵,龙胡子、谢小柱、梁初一

  几个人都或多或少踩碎了几只虫卵。

  才呆了瞬间,老铁狂叫:“跑…”

  大叫之后,老铁拔腿就跑,那速度几乎比兔子还快。

  龙胡子,谢小柱等人到了这一刻,居然再也没去顾忌梁初一,大约是晓得了蠕虫的厉害。

  一时之间,六个人撒开腿子,一路飞奔过去,再也没人去顾及什么蠕虫卵,一路上到处都是虫卵破碎的壳和沾稠的汁液在飞溅。

  只不过布有虫卵的地方并不是很长,大约也就三四十米一段,几个人一路狂奔,少说也踩碎数以千计的虫卵。

  可是就在几个人刚刚快要跑出这段的时候,右边一条岔洞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响。

  ――没人看得清楚是什么,但是一股妖异的气息迅速的朝着几个人挤压过来。

  才不过片刻,梁初一就发现,右侧山洞里面一只水晶晶的如同灌满了水,气球一般的东西满满塞住洞口

  ,而且这只灌满水的气球快速的充塞挤压着洞里所有的空间,梁初一和老铁等人要不是往前跑得快的话,就算是透明蠕虫只是用挤,也会把他们两个挤成肉饼,就更别提被暴怒的透明蠕虫抓到之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梁初一和老铁等人一刻不停,没命的狂奔,透明蠕虫在后面穷追不舍,一追一逃,当真是既恐怖又有点儿滑稽。

  当然了,这个时候再也没人能够笑得出来。

  这个时候,偏偏这个时候,跑在最前面的老铁却突然发现,就在前面的山洞里有两个人!

  “马小姐…高雅…”

  别人还没开口,梁初一已经狂叫了起来。

  背后是蠕虫毕竟,那两个人却好似浑然不觉,梁初一大叫,是想让她们两个人赶紧调头往回跑。

  这透明的蠕虫比鬼手藤更可怕百倍,仅仅凭着它挤压过来的时候撞得石屑纷飞,还塞满整个山洞,就几如活塞,稍微满上一点儿,那绝对连挣扎一下的余地

  都没有。

  但梁初一没想到的是,跑得近了,梁初一这才发现,这两人根本不是马玉玲跟高雅,而是两个梁初一也不认识的人。

  个子稍高的一个正面对着出口那边,像一根木头桩子一般呆呆的杵着,嘴里却不住的狂叫,对身后的一切,却是不闻不问,不管不顾,另一个却是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昏睡不醒,不过呆呆的杵着的那个人虽然在狂叫着,但脸上却没恐惧,兴奋、或者惊喜,只神情呆滞,呆呆的望着对面。

  梁初一和老铁两人刚刚跑到能看见几个人的地方,便感觉到一股逼人的寒意,和一股邪恶的压力。

  “糟了,是邪镜…”

  老铁脚下一滞,大叫了一声。

  龙胡子也是冷森森的打了个寒噤,身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子疙瘩,先前在洞厅里和鬼手藤搏命的时候都没有的一种畏惧的感觉,现在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几个人的脚下都不由得瞬间缓了下来,老铁嘴里发

  苦,一早就对邪镜非常反感,但龙胡子却依旧带在身上,不过这时,老铁心里突然也就清醒了过来,这一切完全都是因为这块八卦镜,这把八卦镜果然不祥!

  现在这件事情终于可以肯定下来。

  不过,即使现在明白了过来,也已经晚了,“邪镜出,奇灾生”,是不可辩驳的事实了。

  梁初一再往前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只见已经到了自己身后的透明蠕虫,似乎也感觉到这个邪气,那一层透明的表皮皮子,发出的红光更是妖异,而且透明蠕虫似乎对这八卦镜的邪气很感兴趣,挤压过来的速度突然间更是快得不可思议。

  老铁忍住逼人的压力,直接冲了过去,一手抓了那个呆呆杵在那儿的那个人,一手提起那个躺着的,然后很是艰难的往前跑去。

  这个地方再往前就已经乱石和石钟乳丛生的地方,而且那边的地势也应该更加宽敞,在老铁想来,这个地方之所以不敢跟蠕虫对峙,主要是因为洞并不大,或者只要出了这里,到前面宽敞的地方空就算是要跟

  透明蠕虫周旋,余地也大得不是一点半点,在这洞里,几个人根本就没发挥的余地,跟透明蠕虫反抗,连周旋的余地也没有。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