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邪的东西

  可是,事情永远不会那么顺利,刚刚觉得快逃到稍微宽敞一点儿的地方,却又突然出现两个人,而且还是两个受了刺激和伤的人。

  虽然没人晓得这两个人是谁,也没人晓得他们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但老铁过去的时候,顺手带了躺在地上那人,这不是老铁跟那人熟悉或者怎么回事,在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站着的人能动,其他的人带着就比较轻松,而这个人躺着的人,老铁就仗恃着自己的力气大,功夫好,可以跟后面的人稍微减轻一点儿负担。

  而且这个时候,已经跑到了老铁身后的龙胡子,逃命的潜力也发挥了出来,只不过龙胡子经过那个还杵在那儿发呆的人,龙胡子本来并不想去照顾他,可是眼看着老铁带走一个,透明蠕虫凶神恶煞的追得紧急,龙胡子也不能多想,只能顺手顺路带着那个人。

  龙胡子抓着那个人,跟着老铁踉踉跄跄的跑出去十

  来米,感觉到梁初一没跟上来,回头看了一眼,这一回头,他禁不住吃了一惊。

  梁初一不是没跟上来,而是他根本就没跟过来,梁初一站在刚刚两个人那里,呆呆的看着。

  地上,有一口已经破开的箱子,看样子不是用钥匙打开的,而是让人用石头砸,或者是凭着力气硬摔开的。

  这小箱子被摔坏得裂开几道缝隙,每道缝隙里,都透出一丝阴寒的青光,这洞里在几个人的手电照射下,本来就有些昏暗的光亮,这个时候,追杀过来的透明蠕虫,身上那妖异的红光,虽然妖异,更是为洞里增添了不少的亮度,但是要说能看清什么,却又是没办法看清的。

  偏偏那小箱子里的那几道青光,却在这个昏暗的洞里,显得格外明亮刺眼。

  梁初一只呆呆的看了一眼,一咬牙,屏住呼吸,几乎是一步步挪到小箱子旁边,显然那箱子里面的东西的阴寒,刺激得他也有些经受不住。

  那透明蠕虫这时越是靠近,行动就越是缓慢,直到缓缓地追到梁初一身边约只有两三米远的地方也停了下来,想来这透明蠕虫,虽是被箱子里面的东西吸引却又不敢过分靠近。

  只是这时透明蠕虫像气球一样的皮层上,红光更甚,闪烁得更是妖异,不敢进,也不愿退,一时间也不敢决定到底是进还是要退。

  梁初一缓缓地蹲了下去,对只有两三米远的透明蠕虫,好像视而不见,对身后盯着他的龙胡子都是无动于衷。

  在这一刻,透明蠕虫挤压撞击石块的破裂声没了,龙胡子也是屏着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只静静的盯着梁初一,一时间,洞里安静得有些可怕,安静得有些诡异。

  梁初一缓缓地伸出手,缓缓地去打开那小箱子,他的动作极为缓慢,似乎每秒钟才有一帧画面的摄像机放出来的影响一样,慢到几乎看不出来有什么动作。

  许久,小箱子被打开,一道阴寒的青光,霎时充斥

  洞里方圆四五米的地方,这一刻,远在十余米开外龙胡子,牙齿开始“咯咯”的响个不停,身上也开始抖动起来,就像突然间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从头到脚,都快要冻成冰渣一般。

  那本来靠梁初一极近的透明蠕虫,似乎在猛然间也受不了这股阴寒,不由自主的往后面退缩了一些,只不过这家伙虽是退了,却是如同水银消逝一般退得无声无息的。

  梁初一从箱子里面拿出来的是一柄古剑,无鞘,所以透着森森青光,甚至在蠕虫的红光映影之中依旧散发着独特的青光。

  这柄古剑,发现这柄古剑无论是龙身的颜色,还是造型,都独具一格,剑身寒光闪闪,而且寒光居然是流动着的,就像是水面上的波纹,一刻也不停地在晃动着,而且,这些晃动着的波纹里,都带着丝丝缕缕的暗淡血迹,波光粼粼的水纹,看在眼里很美、很是动人,但若是每一片水纹上都带着一丝鲜艳的血丝,那就不但不美丽不漂亮,而且是很阴寒很恐怖的感觉

  了。

  梁初一缓缓地拿起这把古剑,感觉很轻,很趁手,这一刻,他阴森森的眼里突然充满了一股怨气,幽怨,愤怒之气。

  在他的眼里看到的是一场杀戮,疯狂的杀戮,没有理由、没有怜悯的杀戮,杀戮的对象,已经说不清是什么人了,只是无数的人,绝望倒在这把古剑之下,每倒下一个,这把古剑就尽情的吞噬着这个神或者是人的鲜血,还有灵魂,直到最后一个哀嚎着倒在这把古剑之下,被这把古剑吞噬干净鲜血和灵魂时,古剑上已经缠绕了无数的阴魂邪灵。

  梁初一缓缓地举起古剑,这一刻他已经感觉不到他自己的存在了,他的灵魂,以及肉体,都已经被这把古剑给占据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

  梁初一举起古剑,一双血红的眼睛,闪动着阴寒的光芒,令得龙胡子跟老铁等人都不由自主后退了好几步,这时,那透明蠕虫,好像也有些害怕,但是却又

  有些不甘心似的。

  那气球一样的皮层,蠕动了好久,渐渐变出一个人形来,有头,有脸,有身子有手有脚,只是那脸上没有人类的五官,或者说就像一个有五官的人,用了一个紧致光滑橡皮套子,把整个头部都套了起来,透明蠕虫缓缓的向梁初一伸出手,好像要梁初一把这把古剑交给他,让它保管。

  梁初一无动于衷,只是仅仅盯着手里的古剑。

  透明蠕虫再变,脸上的五官慢慢的显现出来,是一个高大的人形,只是这个“人”没有头发,除了眼耳鼻口俱全之外,身子手足,依旧是那种皮子包裹着一般,看得出是个人形,却看不出有个人样。

  这个人形的,有着英俊的头脸的透明蠕虫,微微弓着腰,向梁初一伸出双手,似乎要恭恭敬敬接过那把古剑。

  梁初一盯着古剑,一动不动,古剑上的阴寒,连十几米开外的龙胡子等人都觉得身子都有些麻木了,但是梁初一却好像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对透明蠕虫的谦

  恭,梁初一更是连眼睛也没眨上一下。

  人形透明蠕虫,伸手抓了抓脑袋,只是他抓脑袋的动作,更不是人类的动作。

  人类抓脑袋,是手臂抬起、弯曲、伸指、抓头,这个透明蠕虫却是原本人形手臂的部位,像蠕虫一样,缩回身体,然后,在人形肩膀的位置,又突出一团触角,只是这团触角,很快的就附在脑袋上,微微的蠕动了几下,算是在抓脑袋。

  在梁初一看来,这种怪异的蠕虫其实也很是有些智慧,从它学着抓脑袋的这个动作,看得出来,它一直都在尽量的模仿人类,试图和人类作出交流,只是人类与它,始终是类属有别,不可能达到可以交流的地步。

  透明蠕虫抓了脑袋之后,张了张嘴,从嘴里吐出一些雾气,若有若无的雾气,然而,就在这一刻,梁初一挥动了古剑,无数邪灵随着古剑挥动,而漫天激舞,激舞的邪灵,带着阴寒的光晕,碰碎了透明蠕虫的人形。

  在这一刻,梁初一才发现自己有些痴迷了,所谓的透明蠕虫人形,想要和人交流等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片幻象,这一片幻象让梁初一挥动古剑击得粉碎,洞里的一切,依旧没有改变。

  透明蠕虫远远的退开,那气球一样的皮层,依旧闪烁着妖异的红光。

  透明蠕虫很邪,但是现在,梁初一手里有了更邪的东西――古剑!

  经过无数杀戮沾满鲜血吞噬过无数冤魂,但却没人说得清楚来历的龙柄古剑。

  梁初一挥动了一下古剑,击碎了透明蠕虫释放出来的幻象,这一击之后,古剑上的寒意还有压力,稍微的收敛了些,就像有人使出全力打出了一拳,有些力弱的间隙,再要打出第二拳,就得收回拳头,蓄些力气再打。

  只是梁初一这一挥,古剑上的阴寒压力、减弱,透明蠕虫也禁不住抖动了一下,那气球一样的皮层,蠕动得更是厉害,散发出来的红光,缺少有些减弱,似

  乎它在抵挡住梁初一这一挥古剑之际,也是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梁初一不动,老铁和龙胡子他们不敢动,或者是动不了,不走,或者是走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那透明蠕虫见幻象无法让梁初一投降,便又开始变化,那皮层上慢慢的开始鼓出一个个的小包,越鼓越大越来越快,渐渐地,每个小包都长成一只手臂,手臂,手腕,手指,样样俱全,一霎时间,梁初一见到了最为奇诡的透明蠕虫版的千手观音。

  千百只手,每只手都是莲藕的玉臂,娇柔粉嫩得似乎吹弹得破,让人不敢稍有鲁莽;千万根手指,每根手指都似葱白笋尖,不住的做着勾魂夺魄的勾引手势,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比梁初一等人在先前那个洞厅里面见到鬼手藤的时候,还要动人,还要诱人。

  偏偏这些手臂手指,慢慢的都向梁初一等人伸了过来,无论是诱惑,还是抢夺,多半都是冲着梁初一手里的那把古剑而来。

  梁初一不言不动,待这些让人眼花缭乱心旌动摇神迷情乱的手臂手指,伸近眼前之时,梁初一才再次挥出一剑。

  这一剑挥出,整个洞里,立时响起一片鬼哭神嚎之声,无数邪灵依旧拖拽长长的发光的尾巴,在一片手臂丛中乱舞。

  那些本来应该让人怜惜的藕臂玉指,立刻血肉模糊,断肢残臂四散横飞,让人不忍直视,只是这个场面,只在片刻之间,就烟消云散。

  这又是透明蠕虫幻化出来的招数,不过,透明蠕虫经历两次失败,已经很是气恼,那表皮上妖异的红光大盛,流动得也更是急速。

  而梁初一手里的古剑,阴寒之气再减,压力更是大大的减弱,先前让龙胡子彷如掉进冰窟,冻得牙齿“咯咯”作响,这时却仅仅只有一点儿冷意了,而且,这股冷意,还在不断地减弱,就像严冬过后,快要入春天一般。

  而这个时候,梁初一的额头上,却渐渐的冒出一些

  汗珠子来,汗珠子不大,却很是细密,不过梁初一依旧紧紧地握住古剑,一丝儿也不敢松懈,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