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急咬人

  梁初一在等待着一个时机,这透明蠕虫虽然邪恶,但始终只是低等动物,这类的东西,就像是恶人一般,你怕他,他自然对你穷追猛打,你要是不怕他反而比他更恶,那他就只有向你告饶投降的份儿。

  这把古剑,能够克制这邪恶的透明蠕虫,梁初一原本也不晓得,甚至所有的人都觉得那股阴寒是来自于龙胡子身上的那块铜镜。

  不过梁初一眼睛敏锐,在快要接近那两个人的时候,梁初一就已经看到了躺着的人剩下的异常。

  还有就是,被这透明蠕虫追着,梁初一也恼火得很,心里都时刻在想着怎么才能回头给它来那么一下,让它也吃点儿苦头。

  只是在他见到透明蠕虫已经追至身旁时,老铁跟龙胡子刚刚好带走了那两个人,后面的谢小柱等人都是忙着逃命,哪有时间和心思细看那两个人还留下了什么,恰在那时,梁初一发现透明蠕虫对古剑虽然有些

  吸引,但却不敢一下子逼近,甚至在离自己两三米的地方就停顿了下来,这说明透明蠕虫其实还是有些忌惮这把古剑。

  这人一旦到了绝境,最多也不过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既然这透明蠕虫把自己逼得鸡飞狗跳,现在它也遇到了忌惮之物,何不将就拿来和它在干上一仗,大不了就是个鱼死网破,反正是个死,和他拼死,也死得心安理得一些。

  所以梁初一本来也是打算拼死一搏,只是梁初一在接触到这古剑开始的那一刻,他确实有些魂飞魄散的感觉,说到底,这古剑,杀戮太多,本身材质又甚为特异,造型更是凶猛残酷。

  梁初一也算是一介凡夫俗子,接触这样的神物,自然毫不例外的会很不适应。

  不过话说回来,梁初一拿了这把古剑,倒也感觉得这是一根救命的稻草,至于后面还会怎么样,梁初一根本就没去考虑,也没什么时间去考虑。

  梁初一握着古剑时间稍长,也就渐渐的适应了剑上

  的阴寒,抛开恐怖的气氛不说,这古剑的确是少有的神物,让梁初一一接触,就领略到这古剑带来是死亡气息,但是,梁初一是个已经死过一回的人,心里自然就没了很多顾虑。

  何况,现在拿着这把剑,跟蠕虫拼死一搏,总好过活生生的立马就被透明蠕虫挤死压死或者是一口口的吃掉。

  什么叫狗急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眼下这种情况对梁初一来说绝对是真正深刻地体会。

  就在这时,透明蠕虫似乎再也忍不住了,先前是老铁带着一帮人肆无忌惮的将它的子孙踩死无数,现在梁初一又是一顿狂砍,虽然没能把它怎么样,毕竟还是激怒了它,这就不由得它暴跳如雷。

  如同表皮上的红光流动了一阵之后,猛然再次发动了攻击,不过这次,透明蠕虫没再用幻境幻象之类的,而是直接猛扑过来,畜类就是畜类,再厉害也仅仅只个畜类,而且还是个低等的畜类。

  这时,梁初一算是等到了时机,本来,梁初一打算

  主动去攻击透明蠕虫的,但是他又有点儿担心,透明蠕虫经受不住古剑,一旦经受不住古剑的攻击,它就会逃窜,一旦它逃跑,随便往哪个石头缝里一钻,自己哪里去找它去。

  所以梁初一在透明蠕虫头两次的攻击时,只守不攻,单单等待透明蠕虫按耐不住之时,发起最强烈的反击。

  这一瞬间,透明蠕虫就像一列高速驶来的火车,挤压冲撞得挡在前面的石块发出“稀里哗啦…”的轰响,当真是地动山摇石头纷飞。

  只是这透明蠕虫这一次碰上了已经急了眼的梁初一,梁初一在透明蠕虫冲撞到自己那一瞬间,双手急挥,一把古剑就像砍瓜切菜一般,拖曳出道道邪灵寒光,几乎充斥了身前整个洞口,一时之间,透明蠕虫血肉横飞,支离破碎。

  透明蠕虫来得迅疾快捷,几乎势不可挡,梁初一也是把身体里每一份的潜能都压榨了出来,把自己从邱八爷那里学来的功夫招式全都用了出来,丝毫不停的

  挥舞着古剑。

  被梁初一肢解粉碎透明蠕虫的血肉,碰到古剑的阴寒气,顿时就像寒冰遇到蒸汽一样,一忽儿间就化成了一滩滩浓稠的液体,继而极快的挥发,只是一瞬之间,便消失不见,

  而且飞溅到洞壁上的血肉,再也没出现半点火花。

  梁初一握着古剑,狂砍乱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实在是筋疲力尽,一下子也舞不动了的时候,梁初一才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是躺倒在地,他已经累得脱了力气,躺倒在地上那一刻就昏睡了过去。

  洞里终于再次恢复了平静,又过了许久,梁初一耳边响起一个声音:“梁老板…梁老板…”声音很是熟悉,带着孙胖子特有的腔调,显然,是孙胖子在叫唤,而且很是关切。

  梁初一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帐篷里,梁初一略略动了动,只觉得身上酸疼不已,想来是先前与透明蠕虫一场恶斗,累得狠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

  不过,陡然听见孙胖子在外面“梁老板…梁老板”的叫,梁初一还是吃了一惊。

  ――孙胖子不是早就被鬼手藤刺死了么?

  可这声音…

  打开帐篷,梁初一钻了出来,见孙胖子笑眯眯的脸上,满是关切。

  这一瞬间,梁初一都张口结,目瞪口呆。

  “孙胖子,你没事了?朱顺…马小姐他们怎么样了…你怎么…”

  孙胖子嘿嘿道:“嘿嘿…我能有什么事,就是肚子饿,等着梁老板你起来开饭,他们啊,嘿嘿…在那边。”

  说着,孙胖子往旁边一指。

  梁初一揉了揉眼睛,顺着孙胖子的手看过去,只见老铁、朱顺、龙胡子等人人围坐在那小煤油炉子边,正在说笑呢!

  梁初一再细细一看,顿时有些吃惊,原来,自己这一伙人,依旧还在洞厅里!

  还在洞厅里!这是怎么回事?

  梁初一再次揉揉眼睛,望着孙胖子,问:“孙胖子,我昏睡了多久了?”

  孙胖子得意洋洋地一笑,说:“这才多久?梁老板,不是我吹牛,我这第一锅粥的速度可比以前提高了不少,嘿嘿,马小姐他们都还没洗完澡呢,我的粥可是弄好了,哎呀,又是等你又是等马小姐她们,嘿嘿…不过一点儿也不麻烦…”

  马玉玲跟高雅还没洗完澡!两个女孩子洗个澡,又不是泡澡,河里的水就算是不冰那也是凉水啊,何况在这种情况下,最多也不过半个小时吧,或者几个男人迁就她一点,再多给些时间,但绝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也是说,孙胖子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煮好了粥,在等待自己开饭,孙胖子确实有值得“骄傲”的资本。

  只是梁初一却觉得不大敢相信,记忆里,刚刚发生的那些事,还历历在目,那可是真实得不能在真实了,难道,鬼手藤、洞蛉子、尸螵、蠕虫…伤亡,这些

  都只不过是一枕黄粱!

  梁初一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转头打量洞壁四周,以及朱顺、老铁、龙胡子等人。

  孙胖子见梁初一有些异常,当下又问道:“梁老板,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梁初一确定,先前那一些事,确实只不黄粱一梦之后,稍稍舒了口气,对孙胖子说:“没什么?可能是太累了吧,做了个噩梦。”

  孙胖子点点头,笑道:“也是,我煮粥的时候,都给眯着了一下,还好,一下子给吓醒了回来,嘿嘿…梁老板可是文化人,没吃过我们这样的苦头,这一路上太累了…嘿嘿,还是吃完饭赶紧洗洗睡!”

  孙胖子说着,转身回到炉子旁边,开始分发第一锅饭菜。

  钢精锅并不大,一次也就只能煮好一半人的饭菜,而这个时候,都还有一半的人得再等等。

  梁初一、马玉玲、高雅三个人是大家伙儿要保护的对象,再加上他们三个人细皮嫩肉,比不得这些皮糙

  肉厚的乡野人,所以梁初一跟马玉玲她们三个人是被安排在第一批吃饭的,其余的人只能再等等。

  不过,这样一来,余下的人自然是继续聊天打屁侃大山,朱顺跟着另外几个人继续打牌。

  龙胡子见梁初一过来,叫了声:“梁老板…”然后往旁边挪了挪身子,让梁初一也坐下。

  梁初一笑了笑,问:“马小姐她们两个还没过来?”

  这一圈本来都是大男人,马玉玲跟高雅都不在,自然就是还在洗澡没出来了,不过梁初一心里还回味着刚才自己做的那个梦,心里有些紧张,是以顺口说了这么一句。

  孙胖子一边饭菜一边挤眉弄眼的看着梁初一“噗”的一笑,说:“梁老板,马小姐跟你才是相好的,这事得你去,去催催,后面还有好几个人在排队等着呢,别那么自私,一个人霸占着享受。”

  孙胖子这家伙果然还是满嘴的胡说八道,几乎带着强烈的臆想和暧昧。

  不过,他们这种人当真也就是两件事“钱”、“女人”,除了这两件事,其它的这些家伙也是实在说不出口。

  一众人自然是哄笑着,不时还刻意的大声说上几句段子,引众人哄笑。

  “别闹了,呵呵,吃饭吃饭,女孩子家家的,多洗一会儿就多洗一会儿,我们本来就是臭男人对吧,要不想留点儿味儿的,待会儿我让你们先…”

  本来还很严肃的老铁,也是忍不住笑说。

  老铁说着,端起孙胖子分好的饭菜,西里呼噜的吃了起来,只是这粥刚出锅,很是滚烫,老铁吃了一口,嘴巴给烫得差点就起了一层水泡,但是,老铁却头也不抬。

  梁初一微微一笑,也是端起饭菜没几分钟,解决了肚子问题,这倒不是梁初一也想着赶紧吃完饭,然后去洗上一把,梁初一有些事情,想要问问老铁、龙胡子两个人。

  等老铁跟龙胡子也吃完饭,梁初一刚要张口,吃过

  饭的朱顺在一旁笑着说道:“梁老板,这可不成,你得去跟马小姐她们说说,赶紧的出来,我们可是不大等得住了,再不出来,我们可就直接杀过去了,到时候要是看到了什么,嘿嘿…你可不准生气…”

  梁初一想了想,说道:“老铁哥,马小姐她们两个洗了这么久,还没出来,别是有什么事吧。”

  老铁听梁初一这么一说,脸色一怔,一双手都紧紧地攥成了拳头,赶紧问道:“梁老板,她…她会出什么事?我…我怎么好去看…呃…”

  顿了顿,老铁不由得微微地叹了口气,说:“还是你去吧,你稍微过去一点,然后轻轻地叫叫她们,记住,别太大声,当心吓着她们。”

  想不到老铁这人其实也挺细心的,自己不好意思过去查看马玉玲她们,让梁初一自己去,还特别周到的叮嘱梁初一小心一些。

  梁初一犹豫了一下,随后一咬牙,当真站了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巨石旁边,低低的叫道:“马小姐…马小姐你们两个好了吗…”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