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做了个恶梦

  梁初一在巨石后面一连叫了好几声,只是巨石后面的马玉玲和高雅两人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梁初一没听到马玉玲回答,不晓得是不是马玉玲没听见,或者是她不好意,不过梁初一又不敢绕过去看看马玉玲跟高雅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到前世,说什么梁初一也会去偷偷瞄上一眼的,但是现实是马玉玲和高雅,偷偷去瞄,梁初一当然不会再去做那些无聊的事情。

  不过见高雅和马玉玲都没回应,梁初一还是暗暗吃了一惊,直道这怕什么就来了什么,先前在梦境里,梦到这里生出鬼手藤、尸螵、洞蛉子还有蠕虫,一帮人差点全军覆灭,那股子凉意还在背脊上呢。

  老铁和孙胖子在这边隔得不远,见梁初一站在巨石旁边还在犹豫着,也似乎觉得有点不大对劲,两个人一起都站了起来,他们两个一站起来,龙胡子、朱顺等人也都站了起来。

  梁初一转头对老铁等人挥了挥手,苦笑着说道:“看来,我们怕是又有事做了。”

  梁初一的神色和肢体动作,让老铁、龙胡子都是面色一暗,孙胖子却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

  梁初一犹豫了一下,又提高了说道:“马小姐,你们还好吧,这么久没出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梁初一的话声很大,整个洞厅就能听得清清楚楚。

  可是,马玉玲跟高雅却依旧没有回应。

  到了这一刻,梁初一几乎确信――真的有事情发生!

  “马小姐,高雅,你们没事吧,吱个声儿,要不然我过来了…”

  梁初一再一次提高的声音,说完之后,还等了几秒。

  也就这几秒种时间,老铁和龙胡子等人已经到了梁初一的身边。

  巨石这边的光亮,因为只有那边的马灯亮着,而马玉玲她们洗澡,自然不会开着手电,所以光亮也就比

  其他的地方更是暗弱了些。

  梁初一等人走到巨石旁边,估摸着离水河不远,又不至于直接就能看到马玉玲的一个稍微有点拐角的地方便站住了,他们也不敢立刻就过去看个究竟,毕竟马玉玲跟高雅要是真在洗澡,这么多人一起过去,还不被当作图谋不轨么。

  老铁捅了捅身前的梁初一,低声说道:“梁老板,你再叫两声。”

  到了这时节,梁初一已经紧张至极,甚至不由自主的抹了两把汗水,这洞里的温度不低,他们身上穿的,还是外面的防寒羽绒服,进到洞里这么久,即使感觉到很热,他们也没敢脱,怕感冒。

  而这个时候,梁初一却是心急、担心。

  抹了两把汗水,梁初一才重新再喊:“马小姐…马小姐…”

  过了片刻,才隐隐约约的传来一声:“唔…”

  想来马玉玲和高雅果真是泡澡泡得舒服,睡了过去,现在听到老铁叫唤,这才醒过来应声。

  这声音让梁初一心里一跳,但随即又释然,今天这一路上,连梁初一都累得脑袋一挨枕头,就睡得昏天黑地,马玉玲跟高雅两个也是人,更是个女孩子,尤其是高雅,可能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样的苦头,这河里温度不低,躺在里面洗着洗着就睡了也不是没可能。

  可是现在梁初一把她们叫醒,应该马上就会出来,要是看着自己这一大帮子男人,站在这里,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见马玉玲应了声,梁初一等人,俱是长出了口气,既然她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当下也就不敢再站在这里傻等,各人自是转身回去。

  偏偏在这个时候,马玉玲“啊…”的尖叫了一声,叫声尖利刺耳,震得整个洞厅都回响起一阵诡异的声浪,本来一颗心都放回了肚子的梁初一等人,差点被马玉玲这尖利的叫声,吓了个肝胆俱裂、魂飞天外。

  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梁初一返身就扑了出去,听马玉玲这叫声,明显就是遇到了危险,马玉玲遇到

  危险,不管是什么样的危险,大家伙儿都得第一时间赶到,实施救援。

  只是梁初一转身过来,想都没来得及多想,仓促之间就往前扑,人还没到河里,马玉玲又“啊”的大声叫出来,梁初一更是猝不及防,还没想明白要怎么去应对这事,背上又猛的被人撞了一下。

  梁初一被撞,脚下一个不稳,不由踉踉跄跄的向前冲了出去,没想到刚出去两步,又撞上了还在惊叫不已的马玉玲身上。

  马玉玲本来就惊慌不已,被梁初一又撞,更是“啊…啊…”的大叫着往后倒去。

  没退两步,却撞在高雅的身上,两个人居然一起仰面往河里倒了下去。

  梁初一撞到马玉玲也是惊徨不已,见马玉玲往后直倒下去,惊慌失措之际又撞到高雅,梁初一连忙伸手去拉马玉玲。

  一触及马玉玲的身体,梁初一也不由“啊…”的惊叫了起来。

  在梁初一身后的老铁,听梁初一也叫了起来,心里大急,只怕他们当真是遇到了什么,当下立刻拿出手电摁亮,然后将手电照了过去。。

  瞬间,梁初一也“啊…”的惊叫着,几乎是搂着马玉玲,“扑通”一声,齐齐倒进那口小小的水河,砸得河里的热水四散飞溅,这小水河说宽不宽,说窄也不窄,河说深不深,说浅也不浅,梁初一跟高雅、马玉玲搂在一起直直的躺进河里。

  慌乱之中,梁初一只紧紧地搂住了马玉玲,而高雅的确被吓了一大跳,现在又被水呛了一下,手脚却是不住乱抓乱踢,拍打得河溅起老高。

  几个人都慌乱不已的时候,梁初一也呛了两口马玉玲和高雅洗过澡的河水,马玉玲被梁初一搂着,死死地压在河水里,自然也是被逼着喝了好几口水。

  幸好老铁和龙胡子两人见机得快,见梁初一和马玉玲、高雅一起倒进河里,两人一起上前,一个抓住梁初一的后背,死命的一提,把梁初一提了起来。

  只是慌乱之中,老铁和龙胡子等人都是一眼看见梁

  初一还死搂着的马玉玲,禁不住霎时之间有些僵了,马玉玲身上虽有衣物,但被河水浸透,被拉起来之后,衣物自然就贴得更紧了。

  龙胡子也是像被泼了一脸鸡血一般,慌忙把眼紧闭了,然后慢慢松开梁初一,老铁跟是立刻转过身去背对着梁初一、马玉玲、高雅三个人。

  “快起来,先去换衣服吧…”

  老铁说了一声,又悄悄碰了碰龙胡子,自是悄悄地撤离、逃跑,

  不过,梁初一却没法子跟着一起逃跑,只是尴尬至极,好半天才呐呐的说道:“马…马小姐我不是…有意的…过来…”

  老铁跟龙胡子两个都是过来人,尤其晓得这种事其实大家都是无心之过。再说也是担心马玉玲她们的安全,所以才出现这种尴尬,所以,均是暗暗地摇了摇头,随即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倒是孙胖子跟朱顺两人一路上勾肩搭背,叽叽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不时传来两个人,低低的,很是

  暧昧的笑声,回到先前生火煮饭的地方,两个人一起坐下来,待梁初一和马玉玲高雅也回来去换衣服,朱顺跟孙胖子两依旧是哼哼唧唧的,笑个不停。

  见回来的人是马玉玲,而不是老铁,孙胖子跟龙胡子两个更是挤眉弄眼,笑出来的声音,几乎就是又浪又荡。

  梁初一低低的说了声:“你们两个正经点,严肃点儿…”说着,他也禁不住偷笑了起来。

  孙胖子见马玉玉玲换了衣物出来,连忙眉开眼笑的把先前留下来的饭菜,递到马玉玲手里,说:“老板…呵呵,趁热快吃…待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当下梁初一跟高雅也都出来,只是刚刚三个人落水,一直都没机会跟马玉玲解释,都这会儿梁初一连忙说道:“马小姐,请你不要误会,我们在这边等你这么长时间了,见你也没个声息儿,怕你出事,所以就过去看看,只是没想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对不起了。”

  高雅虽是愣着一张脸,但却并不是不懂道理,当时

  的情况也就摆在那里的,怎么说人家也是一份好心,只是高雅这人平日里都不太待见梁初一,当下也就气呼呼坐下,说:“道歉的话,就免了,没必要…”

  前世的时候,饶是在弹指之间就能搞定一个女孩子的梁初一,这会儿在马玉玲和高雅面前都没了辙,摇头苦笑着,望向孙胖子等人。

  但孙胖子却依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笑脸,盯着梁初一,丝毫没有帮梁初一打圆场的意思。

  梁初一赶紧转移话题:“先前我看你们这么久没回来我们听到马小姐你们两个的惊叫声,不晓得当时出了什么事,呃,对了,你们俩个到底怎么回事?”

  马玉玲稍微迟疑了一下,本来呵斥梁初一掩饰一下自己走光的尴尬,只是先前洗澡的时候,确实给吓了一大跳,现在想起来,她也是心有余悸。

  “我洗澡的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

  马玉玲说着,抬眼瞧见孙胖子一脸暧昧的笑意,忍不住又怒道:“你笑什么?你再笑…”

  梁初一赶紧拉了孙胖子一下,示意孙胖子收敛一些

  ,老铁也是连连给孙胖子递眼色,孙胖子才勉强收敛了些笑容。

  “你不洗澡的么,怎么会睡过去?”梁初一预感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我怎么晓得我是怎么睡过去的…”马玉玲有些不满,孙胖子不再浪笑,这才继续说道:“不晓得怎么的,我做了个梦,那个梦有点恐怖,只是我怎么也醒不过来,后来,等我醒过的时候,就…就看见,梦里的东西,所以…”

  “做了个恐怖的梦!”梁初一一怔,随后问道:“马小姐,你是不是梦见了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

  马玉玲面色一凝,一勺子饭菜,差点就泼了出来。“我从来就没见过有那么大的杀伤力的…东西应该说是…生物,咦你怎么晓得的?”

  说着,马玉玲诧异的看着梁初一。

  梁初一这时已经隐隐猜到马玉玲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当下转头对老铁等人说道:“老铁,吩咐大家做准备,马上把它搬出来…”

  梁初一说着,又转头朝着几个刚刚跳进河里的人喊道:“别洗了吧,今天晚上我们要赶路了…”

  有人哄笑着在巨石后面答道:“才刚刚洗到肚脐眼儿呢,忙啥?要走?”

  朱顺听梁初一说今天晚上要赶路,又要他把箱子搬过来,当下很是不解的问道:“,梁老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这里不是挺好的么?为什么又要走,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地方让我们去住。”

  本来梁初一马上就要去收拾东西走人的,但是孙胖子、龙胡子均是大摇其头,马玉玲说做了个恐怖的梦,就要搬家,也用不着这么紧张的吧,不是说好的在这儿驻扎一宿的吗!

  梁初一只得解释道:“马小姐做的噩梦,和这个地方很有关系,我告诉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待会儿再告诉你们吧…”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