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开门(1)

  胡三儿跟高雅两人不明就里,被马玉玲和马毓菲扯着,居然像是腾云驾雾一般,一霎时间不晓得回头跑了多远。

  在这一刻,梁初一心里很是惊讶――这个马玉玲看起来柔柔弱弱斯斯文文的,远远比不了她的狂人姑姑,但一手拉着自己,一手拉着高雅,竟然只是像拽着两只小鸡似的,这得多大的劲儿啊。

  胡三儿这家伙这会儿却不晓得在想些什么,只是一脸潮红,两两只眼睛都迷离起来,似乎还挺享受这样的刺激。

  梁初一还正惊讶着,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比一阵响亮的“嗤嗤…叮叮当当…”的声音,也不晓得跑了多远,直到前面没路了,马玉玲才放开两个人,站定身子,转身过来。

  转头看时,这条通道里乱箭横飞,箭镞射在通道璧山,扎出一溜溜的火星,“叮叮当当”的声音便是由

  此而来。

  马玉玲盯着不住横飞的暗箭,微微吐了口气,这道机关,可谓是阴毒至极,现在马玉玲、梁初一、胡三儿三个人所处的位置,应该就是这条箭雨通道的起点,而发动箭雨的机关,居然是快到尽头的地方。

  想来,如果不是身手了得,反应奇快的普通人进来的话,一旦发动箭雨,就算是想要退回来也是极难。

  幸好马玉玲一身惊人的功夫,反应又快要不然,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人,一眨眼之间,就会被射成刺猬一般。

  原来如此!高雅拍了拍胸口:“这是什么箭啊!怎么会这么厉害?”

  “想不到马小姐的功夫比我看到的还要好!”

  梁初一没打算拍马玉玲的马屁,但是马玉玲的功夫确实比自己要高了很多,在功夫方面,梁初一哪怕跟邱八爷学过,但却是一个真正的半吊子。

  马毓菲护着高雅,却微微一笑:“玲玲功夫好对吧,这可不是你一个人这么说,呵呵,我们马家,现在

  恐怕就她一个人还能上得了台面。”

  马毓菲这么一说,梁初一没来由的脸上一红,上次跟马毓菲动过手,直接被马毓菲狂揍了一顿,那时候还觉得马毓菲的功夫不错,没想到马玉玲才是他们马家公认的高手。

  马玉玲不理梁初一,反而是对高雅说道:“这种箭叫弩箭,靠的是一种叫做十字连环弩的弩弓发射,建造的时候,将大批十字连环弩用齿轮机关固定,每一张十字连环弩可以预备五十枝以上的弩箭,每一次触发机关,一张弩弓会发射五枝弩箭,机关便会齿轮便会停下来,等待下一次触发。”

  高雅打了个冷噤,刚刚过去的时候,地上一枝箭都没有,也就是说,余下来的弩箭,至少还可以发射九次,如此密集的箭雨,别说是三个人,就算是三十个人,也不够射啊!

  “难道你们就不会找找关闭箭雨的机关…”梁初一在一旁插了一句嘴。

  马毓菲替马玉玲挡刀:“刚才是我太大意了,见没

  人进来过,心里一高兴,就急了起来…不过,幸好,这种十字连环弩第一次发动时,并不十分灵敏,这是它的一个缺陷,但只要发动过一次之后,哼哼…”

  马毓菲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梁初一跟胡三儿两个都明白,这一次,几个人大难不死,实在因为十字连环弩第一次发射,有些迟滞所致,三个人算是侥幸捡了一条小命。

  “呃…”胡三儿抬头挺胸:“不碍事,有马小姐在…嘿嘿…”

  看样子,胡三儿跟着马毓菲这一路过来,没少受到马毓菲的照顾,所以对马毓菲佩服得五体投地。

  事实上,梁初一也晓得,马毓菲这狂人姑姑绝对是条汉子,而胡三儿这样的人,最佩服的人就是比他更厉害的人。

  胡三儿在那边大拍马屁,梁初一跟马玉玲、马毓菲却早已在身厚的石壁上寻找关闭弩弓的机关起来。

  寻找机关,梁初一还算是有点经验,这条通道并不是十分宽敞,而且,现在站的地方的这堵石壁,也应

  该是通向外面的一道“门”。

  这样看来,这道门应该是从外面才能打开,而且,关闭箭雨的机关也应该就在“门”外,要不然,薛大将军回来挖掘宝藏的时候,岂不是也要葬身于此,马玉玲皱着眉头,仔细考虑着梁初一的话,觉得梁初一说的虽然也有些道理,但是这其中应该是漏掉了点儿什么,到底是漏掉了什么呢?

  沉吟了片刻,马玉玲把目光转向石门的左边,薛大将军所在的年代,那是一个军阀混战的时期,薛大将军不可能有太多的时间来修建藏宝处,再说,薛大将军毕竟只是个军阀,不可能像历朝历代的皇帝修造自己的陵墓一样,每一处机关都做到尽善尽美,精巧复杂,这毕竟只是一个藏宝的地方,而不是自己的陵墓。

  再说,当时的形势,也无法满足实施“精益求精”的要求,也就是说,这批藏宝的保护设施,应该只是威力大,而且建造简单的机关,这也就是说,薛大将军这些机关,其实应该是设计简单,便于操作,但威

  力却是惊人的机关,换句话说,也就是要破解这些机关,其实应该不会需要费多大的力气,当然,前提是千万不要误触了发动机关,否则,下一次随便搞点什么出来,几个人都不可能会有这一次这么侥幸了。

  对于机关什么的,高雅自然是一无所知,而且高雅这么个小女孩子,经历了这么多,到现在还没崩溃,其神经坚韧,已经实属罕见,不过,这也是高雅一心只想找到邱八爷,把邱八爷救出去而已。

  如果换个环境或者换了件事情,估计高雅也未必能够坚持得下来。

  对于梁初一的看法,马毓菲点了点头,很是赞同梁初一的说法:“你说得对,不过,按照大多数人的习惯,应该是偏重右手,为了方便,开启机关就应该设计在右边,也就是说,这道石门,如果不是采用升降式或者滑动式打开的话,石门的门轴,应该就在左边…”

  梁初一的眼睛一亮,马玉玲说的,应该就是想要破坏门轴,这的确是一个最简单的方法!门轴坏了,要

  打开石门,那就简单得多。

  不过梁初一上下左右看了一遍,却没找到门轴所在的位置,这堵石门,怎么看怎么都像是镶嵌在通道里的,表面虽然粗糙,但是四边却没什么地方看得出了缝隙。

  胡三儿在一旁看了许久,什么也没看出来,当下将背包取了下来在里面一阵翻找。

  看得梁初一莫名其妙:“你在找什么?”

  “锤子…”胡三儿头也不抬的说道,估计,胡三儿是觉得这道门的从外边开,这里面既然开不了,又不存在砸开石门、宝藏全毁的危险,便要找把锤子,将门砸开。

  只是胡三儿翻了半晌,也没找到一把锤子,钢铁物件倒是有几件,不过都是极为轻便的合金器具,拿着趁手是趁手,但却根本就没法子去砸石门。

  见胡三儿拼命地想到暴力开门,马毓菲眼里满是笑意,从背包里摸出来一块压缩饼干一样,香烟盒大小的东西,递到胡三儿面前,说道:“不要说不需要铁

  锤一类笨重的工具,就算需要,我也不会带上,我用这个…”

  胡三儿一把抓过马玉玲手里东西,顺势在马玉玲的手背上摸了一把,这才把那块压缩饼干一样的东西在手掂了掂,问道:“这是什么?咦,怎么是软的…”

  马玉玲笑了笑,说道:“这种东西,一般的人叫它‘高爆炸药’…”

  “这是炸药,你那儿弄来的…”胡三儿失声叫了起来,同时,像是被“高爆炸药”烫了手一般,将高爆炸药抛了起来,随后又接住,又抛起来,这块高爆炸药炸药,就像是在胡三儿的手里跳起了舞来一样。

  这倒不是胡三儿想玩杂技,而是胡三儿害怕,这高爆炸药的威名,胡三儿可是曾听说过的,这玩意儿,威力可比普通的黑火药或者黄炸药暴强多了,胡三儿害怕一个不好,这玩意儿就在自己的手上爆炸,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见胡三儿害怕成这样,马玉玲一伸手,把高爆炸药接了回去,很是有些怀疑的问道:“你们没见过这东

  西?”

  胡三儿胆战心惊的点点头,有些结巴:“见…见过,但…”

  马毓菲却是拿着炸药,在手里随便抛了抛,笑着说道:“其实,你们不用害怕,一般来说,炸药是不容易爆炸的,除非有雷管爆破,或者是被猛烈的撞击,在这样的情况下,炸药才会爆炸的,而且,这是我亲手制造出来的,质量有保证…”

  胡三儿眼睛盯着那块高爆炸药,仍然心有余悸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在胡三儿眼里,炸药什么的,那都是很神秘威力很大的东西,没想到马毓菲居然自己就能制造得出来。

  只是梁初一一点儿也不奇怪,马毓菲是实验室狂人,别说制造几块高爆炸药出来,就算是再弄点儿什么骇人听闻的东西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马毓菲不答,打开包装纸,像是撕粘糕一样撕了一小块高爆炸药下来,然后“啪”的一声,扔在石门的左下角。

  梁初一吓了一跳:“你…你这是要炸开这道门…”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