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4)

  马毓菲和马玉玲两人本来就机敏得很,在骤遇毒烟的时候,几乎一直都是跑在最前面的,龙三儿拿炸药轰炸的时候,马玉玲跟马毓菲也就是离炸药爆炸的地方最远,也就是因为离得远,马玉玲刚刚从震动中回过神来,却发现有些东西渐渐靠近,在浓烈的烟雾灰尘中,用手电照射过去一看,顿时花容失色,忍不住大叫起来。

  通道的另一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涌出来一股黑潮,这股黑潮翻滚着,向众人逼近,还发出一阵嘶嘶的响声。

  不晓得怎么回事,尸螵扑了过来。

  所有的人都晓得,尸螵平日里也就像冬眠一般蛰伏不动,应该是受到毒烟刺激就都惊醒过来。

  先前连梁初一都还以为那几级石阶的机关只是为了让人跌下深洞,引发火油燃烧起来要烧死触发机关的人,那烟也仅仅只是要毒死其余的人。

  没想到这谢长春在火油之中加入发烟,并不仅仅只是想要毒死侥幸的人,还是为了引来毒虫,一旦有幸存下来的人想要逃跑,前面有火海后面还有毒虫,这才是真正的要把意图进入水晶宫的人一网打尽。

  眼看着黑潮翻翻滚滚,一边循着毒烟的来源缓缓前进,一边享受吞噬着毒烟,看样子就知道,这尸螵,绝不是好惹的。

  可惜,这时前面的去路让龙三儿给炸塌了,十几个人全部蜷缩在石室里,逃无可逃,唯一能够稍微避上一避的地方,仅仅就只有剩下的几口石柜之上,但是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

  周风林爬上石柜,满口的牙齿咯咯的直打着架,趴在石柜上想要站起来,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朱顺大约是想着两条光腿上面爬满尸螵的情景,一时之间禁不住打着哆嗦,想要爬上石柜的力气都没有了。

  偏偏周风林趴在石柜上,还不停的喊:“顺子,快…快上…来…”

  胡三儿和孙胖子却是二话没说,两个人架了朱顺,

  直接把朱顺顶上石柜盖,又拉过已经两脚发软,已经瘫在地上的龙三儿直接让他趴到周风林的背上。

  “顺子…我顶…不住了…”

  龙三儿的体型跟周风林儿差不多,这一压上本来就瘦弱的周风林,压得周风林气都喘不过来,叫了两声便晕了过去。

  梁初一拦腰抱了高雅,把高雅放上石柜盖,然后又去找,不过在这一刻,梁初一也明白,就算是站到石柜盖上也只是做垂死前的挣扎,拖延片刻时间而已。

  受了毒烟刺激的尸螵,疯狂的涌过来,到时候所有的人都只能被尸螵啃噬、淹没。

  在一片惊叫声里,还没用龙胡子吩咐,马毓菲却毫不迟疑,将她自制的炸药扔了出去。

  马毓菲自制的炸药,绝对比周风林的炸药的威力要大得多,看着马毓菲扔炸药,梁初一都吓了一跳。

  龙三儿动不动就扔炸药,那是不晓得轻重,马毓菲这家伙却是“狂”,这家伙就是个狂人。

  所有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轰”的一声巨响,剧

  烈的爆炸,强劲的气浪,把站在石柜上的人全部都掀翻在一个角落里,这边的通道,一瞬间又垮塌了下来。

  只不过马毓菲的炸药炸塌的通道,把大部分的尸螵都掩埋住了,有十数只尸螵却是被气浪冲了进来。

  龙三儿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笑意的动了几下嘴巴,但是没人听见他在说什么,估计是在吹嘘,关键时候还得靠着炸药之类的话。

  所有的人耳朵都被震得暂时失了聪,又加上好几个人叠在一块儿,所以,龙三儿到底在说什么,也没人去理会。

  石室顶上能掉的泥石,让龙三儿先前那一下震动得都掉下来差不了,马毓菲这一下反而没掉下来多少。

  不过众人还没返回神来,被气浪冲进来的那十几只尸螵,却回活过来,稍微迟疑了片刻,便爬向龙三儿。

  龙三儿正在得意之际,突然感觉到脚上一痛,弯腰去摸痛处时竟然抓了一只菜盘子大的尸螵在手,那尸

  螵当真厉害之极,被龙胡子抓住,马上便一口咬向龙三儿的指头。

  龙三儿手指上吃痛,使劲的甩手想要把尸螵甩掉,哪晓得这尸螵咬住龙三儿的手指根本就不松口,钻心之痛下,龙三儿大叫了一声,抡起手臂一巴掌拍向地面,想要把咬住手指的尸螵拍死,没想到那尸螵仅仅只是被砸得松开了口。

  恰在这时,腿上那被尸螵咬过的伤口之处,传来一阵让龙三而撕心裂肺的疼痛,龙三儿低头看时,只见一只尸螵指头大小的脑袋都已经钻进了皮肉里面,还有好几只,都循着流出来的血迹,正往那个洞口里爬。

  龙三儿一咬牙,刷的抽出一把刀来,连皮带肉和着那只脑袋钻进皮肉的尸螵,从腿上削了下来。

  这时,龙胡子、孙胖子、周风林三人也遭到了尸螵的袭击。

  尤其以周风林受害为最,两只尸螵俱是咬着他的左腿不放,龙胡子的手上有一只,孙胖子那边的一只,

  却是咬在孙胖子的耳朵上,孙胖子急切间把手缩进衣袖,隔着衣袖忍痛一把将咬着自己耳朵的尸螵捉了下来。

  梁初一翻身爬了起来,顺手拿起一把不晓得是谁掉落在地上的铲子,把爬向高雅的一只尸螵给拍在地上,肠肝肚肺都给拍了出来,偏偏这尸螵还没死,依旧顽强的爬向高雅,梁初一一连拍打了七八下,连这只尸螵的脑袋都给拍得稀烂了,方才罢手。

  其余的胡三儿、马玉玲等人,却是直接拿刀的拿刀,拿枪的拿枪,见到一只尸螵,便一刀下去,砍作两半,甚至是三块,又或者用枪托很命的捣杵。

  这尸螵厉害但唯一的弱点就是行动稍微慢了,在众人的拍打、砍杀之下,十几只尸螵,终于被打杀干净,但周风林此时却是已经躺在地上,脸上一片死灰。

  龙胡子扶起周风林细看之时,发现周风林被尸螵咬过的地方,已经肿黑发亮,估计是被尸螵咬伤的地方过多,已经中毒太深。

  周风林倒是很坦然,微笑着对龙胡子说:“胡子,

  不管怎么样,跟你们在一起这一段日子是我这一生之中过得最精彩的一段时间,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眼看周风林是被尸螵活活咬死,梁初一鼻子有些发酸,对老铁、龙胡子他们这一伙人,虽然很有可能随邱三的人,但他们还算讲义气,对讲义气的人梁初一还是有些好感。

  “我知道梁老板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希望在我临死之前,和梁老板做个交换…”

  周风林转头看着梁初一,喘息着说。

  梁初一眼睛开始有些模糊,但是他强忍着,微笑着说:“老周,别傻,你会没事的!”

  老铁等人也围了过来,龙三儿拉起周风林的手,想要安慰周风林几句,却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平日里,龙三儿跟周风林两个人算是一组搭档,两个人都挺喜欢摆弄炸药,不过周风林的技术比龙三儿要好了些许,又比龙三儿早几年入道,就就算是零散而的前辈,但是周风林跟了龙胡子,自然是龙胡子的手下,跟龙三儿也就是兄弟搭档,从来不摆“前辈”

  架子,这就让龙三儿比较亲近。

  现在眼看这周风林都快死了,龙三儿自然是免不了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谢小柱也是已经流出泪来,平日里也就他跟周风林两人最合得来,每次觉得无聊寂寞的时候,都是找周风林、朱顺等陪他打牌,现在周风林就要死了,谢小柱自然也是难过之极。

  “梁老板,本来我也不好意思求你,但是现在除了你,我也没别的办法。”周风林脸色愈加清灰。

  “你说!”梁初一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家里有个老娘,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我希望梁老板能答应我,我不敢要求梁老板能照顾她们,我希望能施舍一点钱给她们,用不着太多,能让她们吃饱穿暖,我就心满意足了。”周风林很是期盼的说道。

  “我明白,这是个不情之请,但是我们一起来的几个人,嘿嘿…”周风林艰难的笑了笑。

  周风林没有说下去,但是梁初一等人都明白――龙

  胡子他们这一伙人,都是穷光蛋,受雇于邱三或者什么人前来探险取宝,也就是迫不得已被逼上了梁山,要他们负担周风林的那老娘和他的女儿,不说没指望,但肯定不会如同梁初一这边有保障。

  虽然梁初一跟他们并不是很熟,或许,到了某个时刻,梁初一还会跟龙胡子等人反目成仇,但是就目前来说,走到了这里,大家也还是一条船上的人。

  再说了,梁初一也是一个看不得别人讲义气低头求人的人,所以,梁初一根本没去问周风林要交换的是什么,直接斩钉截铁的说道:“好!你放心,你家里的事,多了我不敢说,一直让你闺女长大成人,所有的花费,我梁初一都一力承担,决不食言!”

  周风林有些艰难的点点头,向孙胖子招了招手,孙胖子俯身到周风林面前,以为周风林对他还有什么交代。

  没想到周风林说:“我听说过,要是中了毒,只要用嘴巴把毒吸出来就没事,你过来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梁初一和孙胖子等人俱是一怔。

  周风林有些艰难的说道:“我快不行了,让我在临死之前,做上一件最有意义的事,不要让我死了也没什么价值,我能跟你们交换的也就只有这个…”

  梁初一的鼻子一酸,高雅更是两行热泪落了下来。

  那十几只尸螵进来,虽然没把所有的人都咬伤,但是也伤到了是四五个人,而尸螵之毒绝不容易缓解清除,要想救人,最快的法子,当然是想办法把毒吸出来。

  周风林现在受伤中毒,而且濒临死亡,在这之前,周风林以自己的命跟梁初一来交换一家人的生活费。

  这让梁初一感动之余,也颇有些怀疑――假扮龙胡子的这一伙人极有可能受雇于邱三,跟着进来寻找水晶宫里面的东西,邱三会没给他们许诺报酬或者报酬并不多?

  又或者,周风林并不是跟龙胡子一伙的?

  要不然临终嘱托这样的事情,周风林不去找龙胡子却转头过来找他梁初一?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