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之谜(1)

  马玉玲和龙三儿两人见到这些,俱是喃喃低语:“水晶宫…这里就是水晶宫…”

  老铁忍不住问道:“梁老板、高小姐,你认为这里就是水晶宫?也就是那个谢长春的水晶宫?”

  传言当中,水晶宫珠宝遍地,金银成山,古玩成堆,随便拿上一件,这一辈子就能够吃喝不愁。

  可是这里,像是有珠宝经营的地方?

  连石佣捧着的灯台,都是石头的,哪有半点儿值钱的东西?

  梁初一也忍不住转头去看马玉玲:“你确定这里就是水晶宫?”

  马玉玲摇头不答,显然到了这里,马玉玲也是迷茫了。

  “我也不敢确定,但是在本地除了那位薛大将军的势力,谢长春的手笔,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修得出来这样一个地方。”

  胡三儿笑了笑:“这应该就是谢长春的水晶宫,嘿嘿,只是他放财物的地方,肯定隐秘得很…”

  梁初一自然不去理会胡三儿的,只是拿着手电四下照射,龙三儿、朱顺等人倒是四下散开,去寻找想象当中的珠宝财物。

  马玉玲摇摇头,回答说:“是不是谢长春的水晶宫,我不敢确定,但谢长春是修隐之人,他的水晶宫怎么会是在这种充满暴戾杀气的地方…”

  梁初一摇了摇头,不再问话,这里到底是不是谢长春的水晶宫,对自己来说,也没多大关系,自己想要的,就是帮高雅找到邱八爷,然后带着他们出去而已,何况,自己对谢长春、水晶宫,并没半点儿研究。

  老铁以及孙胖子等人并没跟朱顺、龙三儿等人去寻找金银财物,只是跟着梁初一和高雅等人周围。

  老铁走了几步,在一座手舞足蹈、喜气十足的石俑面前停下,见石俑手里灯台里还有半盏灯油,应该是桐油之类的所以黏黏糊糊的还没挥发完,老铁忍不住突发奇想,掏出打火机,点在灯芯上。

  稍等片刻,灯芯微微一炸便着了火,燃起一点蒙蒙青光,这盏灯被点燃,不消片刻通道两边的石俑手里的灯盏俱是自动燃烧起来,霎时间整个通道两边,便像是缀点了两串萤火光点一般,远远看去怕不止有数百尊之多。

  只不过着灯光并不跟真正的桐油灯一样光亮,虽然燃着却反而让人更有种坠入无尽黑暗的感觉。

  青光朦胧之下,老铁熄了手电,见还能稍微见物,嘿嘿笑道:“还算这些长春知趣,晓得我们稀缺照明之物,所以,嘿嘿…冲着这一点,我也就不能太小气了,是不是…”

  老铁这话本来应该是想表达一下自己跟朱顺和龙三儿他们不一样,不是为了水晶宫里面的财物而来的。

  只可惜梁初一这会儿并没心思去分辨老铁什么意思,见老铁已经点燃灯盏,阻止也已来不及了,只有苦笑了之,

  先前,老铁误踩机关,引发火油烟雾,导致尸螵攻击,让周风林和龙胡子两人身死,这样深刻的教训,

  要换了自己等人,多少也就会注意一些,可是老铁却好像没怎么长记性似的。

  不过,梁初一见灯火点燃之后也没出现什么异常,也就只好暂时不说什么,毕竟没什么异常之处,这要随便说些什么,只会加重恐怖气氛。

  谢小柱转了一圈儿,估计没找着什么,到了这边的时候,却两眼泛着青光,嘿嘿笑着跟老铁和梁初一等人说道:“根据我的研究,谢长春应该是把他财物放在很隐蔽的地方才是,嘿嘿,我们一定能够找得到的…”

  孙胖子呵呵笑道:“小谢啊,你这不是说了废话么,我对这里没什么研究我也晓得,谢长春肯定住在最豪华最显眼的地方,看见没,前面有那么多的房子,谢长春早前肯定就在正中间,最高大的那栋楼里!”

  谢小柱嘿嘿干笑了两声,说:“那是,那是…”

  梁初一懒得再跟他们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只转头招呼了高雅、胡三儿等人,信步在石俑之中穿行往里面走去。

  这条石俑摆设在两旁的通道,直直的进到楼宇群中间,沿途有不少民居之所,虽然并不见得是真正的民居,但是看得出来,为了修建这里谢长春是真的煞废了苦心,不过百十年过去梁初一等人现在看到的,却是满目苍夷和诡异。

  见梁初一等人往里中心地带走,朱顺、龙三儿、谢小柱等人逐渐跟了过来,不过这一帮家伙不时窜进道边民居,想要找些值钱的玩意儿,但是每每都是败兴而归,都叹息说,这些民居里面,都像是被大扫帚扫过的,除了灰尘不少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高雅忍俊不住,笑着地上跟梁初一说了一句:“没有也好,省得见了值钱的东西,一个个的连命都不顾!”

  民居中间,是一个小小的方形形广场,周围依旧是人形石俑,后面就是这里最高大的,类似一座庙宇的建筑。

  说是民居中间的庙宇,其实也就是这间庙宇,背靠着一堵洞壁,依形而建的楼房,不过这些长春到也当

  真独具匠心,让在这小广场里站着的人,一眼望去,就有种只不过是站在民居中间的错觉,其他人不知不觉,但是梁初一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庙宇门前四五级台阶,两边各三尊人形石俑,手里的青灯摇曳,照得见大敞的庙门,以及门前两座门神,一般来说,既是庙宇,门前的守护之神,要么是狮子,要么是天王、金刚之类的,有其他的雕塑造型的,就很少见。

  这座庙宇,门前的守护之神,却很是奇特,门前的守护神,居然是两个低眉顺眼的女子!

  高挽的发髻,宽大的袍子,以及谦卑微躬的身躯,无一不说明这分明就是两个大户人家门下的丫鬟。

  梁初一很是不解,既然是庙门口的守护神,让两女的守门,什么意思?

  胡三儿嘻嘻笑道:“我估摸着啊,这谢长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你们看哈,说是帮着薛大将军建功立业,但暗地里却是让薛大将军都为他所用,说是修隐吧,却还弄这些东西出来,嘿嘿,所以啊,我看这家

  伙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货…”

  谢长春到底是修身隐士还是挂羊头卖狗肉之辈,梁初一自然是没法子去评判,但是也并不认同胡三儿种随意揣测。

  不过胡三儿嬉皮笑脸的继续说道:“梁老板说的是不错,不过,这玩意儿我还真的没见过,所以也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我也就只好把它们当作是迎宾的礼仪小姐,反正就是欢迎我们的意思。”

  龙三儿在一旁却是哼哼冷笑了两声:“欢迎不欢迎倒也无所谓,我拿了该拿的东西,就我走的阳关道,他走的奈何桥,大家相安无事也就罢了,倘若不然,我一定好好放上它两炮,要热闹大家就一起闹热闹热。”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径直上了台阶,进到庙门里面,胡三儿等人一路嬉笑着,跟了进去。

  进到庙里,略一观察,一群人禁不住瞠目结舌――大殿上金碧辉煌,也有无数壁画,而且大多还是佛、道之类的内容,对于朱顺、龙三儿他们司空见惯的一

  般的用壁画来标榜主人当时的风光身份之类的,却是一幅也没有。

  只不过,这些壁画,构图还算饱满,形象很是夸张,装饰繁缛,线描细致,赋色浓艳,在几只手电的照耀下,闪烁耀眼光彩夺目。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些壁画,好多地方残缺不全,造成视觉上的缺憾,但绝对不是自然因素造成的。

  梁初一在左边的一处墙壁上的飞天仙女的画前面,盯着上面一处长约两尺,宽约两寸的破损处,回头说到:“很明显,这个地方不可能是自然风化的结果,而是有人用刀在上面砍过…”

  梁初一这话,本来也没明确是跟虽说,但是孙胖子在另一幅送子观音的图上,也发现类似的痕迹,看了片刻,孙胖子忍不住转头跟老铁说道:“奇怪,老铁,我怎么看着这里就像是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一般。”

  老铁点点头:“孙胖子说的没错,我也认为这里是经过一场打斗的,看样子真的还很激烈,墙上,柱子

  上,甚至地上都有不少的刀砍斧削的痕迹,你看这儿,这个力度和角度…!”

  龙三儿、朱顺等人,却是没有心思观看这里的壁画,对他们来说,壁画虽然可以值些钱,但是现在却没有人有那个本事,把这些壁画弄出去,弄不出去就值不了钱,值不了钱的玩意儿,管他那么多干什么,还不如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其它值钱的,又能带得出去的才是正经。

  老铁跟孙胖子等人看着壁画,揣摩着不同寻常的地方,胡三儿却跟谢小柱等人找了一转,说是这里是庙宇,几个人连一个破木鱼都没看到,就更不用说其他的能值钱的了。

  最后,失望不已的几个人,把目光定在这庙宇供奉的神像身上。

  这尊神像也跟外面一些庙宇里面的神像一样,当初修建之时应该也是金璧辉煌,不过到了现在,显然是受到过严重的摧残,脑袋剩下半边,像是被人活生生的一刀削去了左边的脸,右边的手臂也被人砍掉了,

  胸腹被人捅了一个大洞出来,露出里面的草泥,连脚都只剩下一只,断口开裂之处,露出些许丝缕般的东西,估计是当时用的是泥塑描金之法,不过,奇特的是,即使受到如此严重摧残,这尊神像却不倒不塌。

  孙胖子看了阵,跟老铁笑说:“这,应该也是观音像吧…”

  梁初一却摇了摇头,这尊神像,的确是女身,但却并非是观音,但是因为神像太过残破,实在看不出来这女身神像什么模样。

  朱顺、谢小柱以及胡三儿等人,看了一阵神像,实在找不出来值钱的的东西,忍不住长吁短叹,也不晓得这谢长春是吝啬还真穷,都到这个份上,硬是没一件值钱的东西出来!

  “既然前面找不到值钱的东西,不如到后面去看看!”谢小柱建议。

  他这一建议,立刻引起了朱顺、龙三儿的赞同之声。

  梁初一和孙胖子、马毓菲三人,也就只得跟在一群

  倒斗心切的人后面,往后殿走,至于墙壁上、地上以及柱子上的打斗痕迹之谜,也就只有暂时压在心底了。

  后殿里面,原本应该清静之所,没想到入眼的场景,只能用“惨烈”来形容!

  后殿里其实也没什么别的,几间破败不堪同外面的民居一样也像是住房的房间,但是,门是破的,门板破成数块散落在地上,脚一踩在上面,顿时化为一堆尘土,窗子成了大洞,窗棂之类的,不晓得飞到哪里去了,好几堵墙壁都受到过猛烈的撞击,现在看起来都是摇摇欲坠,至于刀斧痕迹就不胜其述。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