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于无形(1)

  马玉玲的话算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梁初一立刻想到在之前的见到鬼手藤的那个洞厅里面,一伙人也是大打出手,而原因是因为朱顺发现了貌似“人”的鬼手藤。

  ――记得自己在那个时候,也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甚至是失去理智一般的疯狂攻击别人。

  虽然那只是个梦,但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也就是说,马玉玲的父亲他们有可能同样是遇到了什么诡异的事情,所以导致火拼。

  “这个地方不能呆的太久了,我们必须赶紧找路出去…”

  一想到可能会发生更加诡异的事情,会让这些人发生失去理性和理智,梁初一忍不住开始冒冷汗――这里是谢长春的水晶宫,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

  可是,梁初一越是担心什么就来了什么。

  ――谢小柱那边零零碎碎的装了十来件金银玉器什么的,本来再也没什么可找可捡的了,偏偏正打算收手,却见着一个掉在地上的头骨骷髅下面压着一个巴掌大小、熠熠生辉的玉件儿,虽然有些尘土掩盖,但老话说瑕不掩瑜,尘土当然更加掩不住。

  那玉件儿翠生生绿莹莹的,用手电照一照,里面全部呈现出宝石般的绿绿的反光,显得格外玲珑剔透、灵逸厚重,就算不是可遇不可求的世间奇珍,也绝对是谢小柱之前没见着的好东西。

  谢小柱见此珍宝,忍不住拿起那个骷髅头骨,随手扔了出去,然后捡起玉件儿摊在掌心,用手电细细的观看。

  那个被谢小柱扔了出去的骷髅头,“啪嗒”一声落在地上,滚了两转,无巧不巧,落进黑暗里角落里一块不大的石砖上,随即发出“咔哒…”一声微响,骷髅头破裂两半。

  但紧接着却是一阵“扎扎…”声响过,地面上一阵微震。

  显然是谢小柱随手抛出去的那个骷髅头骨,触动了这石室里的机关,所有的人俱是惊惧不已,不晓得触发这个机关,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梁初一随手捡了件东西拿在手里当作武器,一手紧紧地拉住了高雅,招呼着胡三儿等人,要大家小心。

  胡三儿顺手在地上捡了把砍刀,其余的人也是各自拿了趁手的家伙,严以待阵。

  慌乱之间,石室中间的地面上突然分开,“扎扎…”的升起一具石柜。

  石柜子一样的东西刚刚冒出地面一半,“喀噌…”像是机关被什么东西卡住,随后,就再也没有其他响动。

  只是梁初一、老铁一伙人惊惧不已,都盯着石柜,保持着最后一个动作的姿势,形同木雕泥塑一般,连大气儿也不敢多喘一下,石室里面顿时一片死寂,寂静得怕人。

  过了好久见没有其他的动静,孙胖子这才抹了一把冷汗“嘿嘿”的干笑:“这给不会是谢长春的棺材吧

  ,嘿嘿,你终于出来了,哼哼…没办法,我要的东西,都已经装好了,也没贪多,就是一点安家费,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东西我是拿定了。”

  孙胖子开口说话,石室里的寂静顿时被打破,谢小柱活动了一下已经蜷曲得酸麻的身子,长长的吐了口气,说:“妈的,吓了我一大跳,我还真以为要跳出来个什么东西呢?”

  龙三儿等人见确实再没有什么动静,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背背包的继续背他的背包,还想找上一件两件更值钱的,继续去找更值钱的,一时间,石室里又恢复了一派忙碌。

  胡三儿松了口气,收起手里的砍刀,稍微拍了拍胸口,说:“嘿嘿…梁老板…我们要不要看看…”

  进来之后,一伙人也遇到过不少类似的石柜,不过里面那些石柜里面装的,都是破烂布帛兵器什么的,这口石柜虽然也差不多的形状,但无论是石柜上面花饰雕刻的工艺技术,还是花饰内容都精细了很多。

  不用说了,这口石柜里面装着的,肯定不会在是先

  前那些石柜里面的那些破烂,极有可能里面装着的就是谢长春本人的尸骨。

  梁初一沉吟不语,这水晶宫里面的事情没人能说出个准则出来,自己虽然有好奇之心,但这次有高雅跟着,很多方面也不能不有些顾忌。

  只是胡三儿虽是在打探梁初一的口风,但那一副心痒难搔的样子,实在用不着梁初一过多劝阻,其余的人听胡三儿这么一说,俱都停下手来,一齐盯着那露出地面半截的石柜,个个眼里都冒出一股少有的贪婪。

  好玩意儿不在多,在精!别看一个个背着好十几件金银珠宝还不肯罢手,说不好,石柜里出来一件,就能顶上整背包里的东西,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百白忙活了了一阵,何况,背着几十斤,能不能走出这里,都还得两说,一时间,“价值”两个字在众人的脑海里盘旋不休。

  一个个都心怀鬼胎之际,原本宁静的石室,猛然间又扎扎的响了起来,这一下,好几个人都因为想得出

  神,突然间听到那摧人心魄的扎扎声,彷如神魂一下子被抽走了一般,“…”的居然跌倒了三四个人。

  待那“扎扎…”声再度停下来时,石室里又是一片死寂,只不过和先前不同,先前虽然大家被吓着了,但都还保持着同仇敌忾的警惕之心,这一次,大家却是各自打着算盘,毫无防备之下,被突然响起的声响,吓了个手足无措,甚至是手足酸软站立不稳。

  高雅也是一样,毫无防备之际,被吓得花容失色,一双手,紧紧地抓着梁初一的胳膊,十根指甲几乎全部抠进了梁初一的皮肉之中。

  这一次,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孙胖子这才拍着胸口打破宁静,低声说:“麻辣隔壁的,幸好胖爷我没有心脏病,要不然也用不着这老粽子出手,光是这一惊一乍的,吓也给吓死过去…”

  胡三儿的话,跌倒在地的几个人,更是是身同感受,个个都是虚汗淋漓,好一阵这才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但是一个个手里都拿着家伙,不敢放松。

  龙三儿爬了起来,第一个忍不住骂道:“尼玛装神弄鬼的下人,信不信老子一包炸药,请你上西天…”

  谢小柱却是心惊胆战,抖抖索索的说道:“我说…大家伙儿…听我说句话,现在我们要的东西…都…都差不多了,要不然…要不然…不如这就回头,安安心心的…找个出路去…”

  龙三儿没好气的吼了一声:“老谢,你是不是认怂了,不就是一口棺材吗?”

  马玉玲跟马毓菲姑侄两人却是默默地收拾好背包,看样子是打定主意,不想再在这里多呆下去了,但胡三儿却是站到了龙三儿一边,巴不得再打开石柜看看,说不定这里面真的有更值钱的东西也说不一定。

  此时,梁初一看着被吓得有些发抖的高雅,忍不住有些愠意,当下热血往上一涌,把心一横:“胡三儿,管它什么玩意儿,开柜…”

  只是梁初一吼完,自己也忍不住微微一愣――那股子没来由的火气,莫名其妙的一下子又涌动了起来。

  龙三儿“嗷”的吆喝一声,反正是早忍不住,还不

  等胡三儿动手,就拿了撬棍,要去撬开石柜盖板。

  老铁则是大喊:“兄弟们且慢,还是先做做准备,别再跟…再跟前两次以一样。”

  前面两次,龙三儿等人什么也不顾,直接打开石柜,里面的霉烂之气和毒气差点儿让所有的人着了道儿,其中一次还多亏了梁初一提醒,现在又遇上这样的事情,有前车之鉴,不能不小心一些。

  谢小柱愣了愣,随即拿了防毒面具罩在脸上,然后拿了根撬棍站在石柜前头,只等着所有的人准备好,然后就去打开石柜。

  朱顺也是拿了砍刀,倘若柜里正要爬出来个老粽子,起码两三刀是少不了要挨的。

  如次严以待阵之下,龙三、谢小柱两人缓缓去推柜盖,刚刚才动手,龙三儿和谢小柱两人都低叫了一声:“这柜盖被打开过。”

  柜盖被打开过,无非也就是说明这石室里的人有可能打开过,至于为什么又被盖上了,又会沉到下面去,估计人为,或者机关都有可能,毕竟马玉玲的父亲

  以及邱家都有人来到了这里,而且还死在了这里,这口石柜被他们打开过,那也就没什么稀奇了。

  不过事到如今,不管里面是不是谢长春,有没有更值钱的东西,龙三儿自然是要看个清楚明白的。

  谢小柱才露出一条缝隙,梁初一的鼻子里立刻钻进一股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香味,很像是女儿家淡敷薄粉,轻涂胭脂,依旧掩隐不住的那种女孩子家的体香味。

  闻到这股香味,连梁初一都禁不住心荡神迷,霎时之间只想立刻看看这石柜里,躺的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妙人儿。

  梁初一如此,谢小柱和龙三儿两人几乎就是把脸贴到柜盖缝隙上,把鼻子伸在缝隙处,使劲的猛嗅这股香气,估计,仅仅在这一刻之间,两个人便是被这一股神秘的香气,迷了个魂飞魄散。

  才一瞬间,其他的老铁等人,甚至是孙胖子等人,自然是早已把一缕魂魄,抛洒到了九霄云外,个个都是心神俱醉,遐想着这一些绮丽之事。

  胡三儿更是不能自制,居然满脸羞涩,转头来看梁初一等人。

  梁初一迷迷糊糊的看着龙三儿和谢小柱两人,趴在石柜上,几乎要把鼻子塞进石柜里去的猥琐像,心里禁不住大是愤怒,这柜中肯定是一个女子,对于一个已经死去好几百年的女子,何必要如此不屑的亵渎,这么做,还有人性吗!

  他这一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为难轻薄女人的人,梁初一越想越气恨难挡,也就越觉得谢小柱、谢小柱,甚至是胡三儿等人都是猥琐下流之徒,实在是杀之无愧,不知不觉的,他手里的砍刀就扬了起来,几乎就要对准趴在柜盖上的龙三儿、谢小柱两人当头砍落。

  偏偏这时马毓菲和马玉玲两人,猛然间一齐大喝:“这气味有毒…”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