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于无形(2)

  马玉玲跟马毓菲这一声大喝,对梁初一来说,无异醍醐灌顶,如雷贯耳,梁初一微微一怔,随即省悟,顿时极为后悔自己下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现在他终于明白,这石室里的死人,到底是为什么会发生如此惨烈的激斗。

  这里的十几具尸骨,包括马玉玲的父亲全部都是男性,大约也是发现了这具石柜,多半与龙三儿等人都抱着了同样的想法,本意只想打开石柜,看看里面的酒精,没想到一开柜盖,却被这种能致人迷幻的香味给制住了,于是一个个迷失心窍,大开杀戒,直至最后全部死于非命。

  幸好,此次有马毓菲和马玉玲、高雅等三个个女孩子同行,一般来说,同是女孩子对这些方面就比较敏感,尤其是美丽的女孩子,对于这种迷人的味道,其实很是嫉妒、抗拒的,原因却不外乎只有一个――这种香味不是自己身上的,尤其是在自己最心爱的男人

  面前,让别的女人的体香味把自己心爱的男人迷了个神魂颠倒,恐怕是女孩子都会厌恶、憎恨的。

  高雅没受到毒气侵害,但终究不如马玉玲跟马毓菲的见识广博,尤其是梁初一本来就让高雅离得远些,自然也就没马玉玲跟马毓菲这样敏锐。

  马玉玲虽是表面大大方方的,但是这股突如其来的香味,却是触及到了她最心底的那根弦,何况他跟梁初一一起经历了这么多,见梁初一神思恍惚,突然之间面目狰狞,稍微迟疑间,岂有明白不过来的道理。

  梁初一省悟过来,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这石柜才打开一条缝隙,几乎就让自己这一帮人起了相互残杀之心,看来是在是自己有些疏忽了。

  怪不得刚刚自己见到龙三儿和谢小柱那猥琐的样子,都忍不住起了杀人之心。

  还不等梁初一有什么反应,马玉玲拿出水壶,首先在自己头上淋了一些,大喝:“有毒…大家注意了…快用水浇自己的头…”

  喝声中,马毓菲和高雅照着做了,石柜边的谢小柱

  却茫然问道:“有毒?什么有毒?毒在哪里…”

  梁初一往自己头上淋了半壶水,瞬间心中那股抑郁和愤怒便消失的无影无形,整个人顿时也清爽了不少。

  但是看到龙三儿和谢小柱还趴在石柜边上,梁初一只得疾步过去,往两个人头上浇去。

  龙三儿却是有些痴呆的望着梁初一,吃吃的低笑着说:“你…你转过来…我看看…”

  一句话没说完,“咕咚”一声,往后便倒,想来,是中毒不浅,再加上冷水突然之间淋在头上,受不了那刺激,瞬间昏厥了过去。

  谢小柱倒地,累得身边的几具骷髅,一阵稀里哗啦的乱响,顿时散作一地残肢碎骸。

  龙三儿茫然的问了一句:“老谢,你怎么…”

  也是一句话没说完,“咕咚”一声,直挺挺的倒下地去,自然又少不了稀里哗啦的碰倒两具骷髅。

  谢小柱和龙三儿先后昏厥倒地,但是起码暂时不会有不测的威胁,梁初一自然不敢先顾及他们,胡三儿

  、朱顺、甚至孙胖子、老铁等人,都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中毒。

  孙胖子嘴巴里流着哈喇子,不晓得从哪里拿到一捆炸药卷儿,在不知不觉间,摸出了打火机,就要去点燃已经装好雷管的导火索。

  梁初一看着孙胖子手里的气体打火机,呼呼地冒着几近一寸高的火苗,火苗离那导火索仅仅不到五公分,孙胖子却不自知,还傻乎乎的呵呵发笑。

  梁初一顿时汗流浃背,孙胖子这炸药要是被引爆,这石室里几个人,怕是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了。

  梁初一想要去抢孙胖子手里的炸药,或者是打火机,偏偏面前隔着一个神魂颠倒的朱顺,朱顺居然拉着梁初一,泪流满面:“栓子,栓子…咱哥儿两个这些年来斗来斗去,也都是为了秀儿,今儿个起,老哥我再也不跟你怄气了,你好好的照顾秀儿吧…”

  梁初一哪里还有空来听朱顺胡扯,想将一壶冷水,淋向朱顺头顶,偏偏本来就不多的一点冷水,早被梁初一淋了龙三儿和谢小柱两人,水壶里,已经只有几

  滴泪水一般的水滴,落在朱顺头顶之上。

  马毓菲正拿着水壶,正在往老铁上浇水,虽是看见孙胖子马上就要点燃导火索,一时紧张之下,除了大叫之外,连水壶里的水白白淋在地上,马毓菲都忘记收回水壶了。

  马玉玲也看见了孙胖子这危险的举动,但是他比梁初一离老铁还远,隔了一副骨骸,中间还有胡三儿,就算想要赶过来,恐怕也来不及了。

  这时,老铁手里的打火机离导火索更近了,火苗几乎都舔着了导火索。

  百忙之中,马玉玲大叫了一声:“吹,吹啊…”

  梁初一被朱顺死死地拉着,倾诉他跟栓子和秀儿之间那段秘史,让梁初一脱身不得,听马玉玲叫喊,梁初一几乎在瞬间反应过来,抢不到炸药,吹灭了孙胖子手里的打火机。

  只要吹灭了打火机的火苗,虽说不一定能马上解决问题,但是无论如何也可以阻上一阻。

  当下,梁初一顾不得朱顺的推攘,使劲吸了一口气

  ,嘟起嘴巴,“噗”的一口气,吹向孙胖子手里的打火机。

  只是尤为可恨的是,孙胖子手里的打火机,却是那种比较高级的防风气体打火机,而且,孙胖子平日里都把气压开得大大的,要不然,也不会冒起几近一寸高的火苗,梁初一的这一口气,也就仅仅只是把火苗吹得稍微歪了一下,待梁初一一口气吹完,那火苗马上又恢复正常。

  梁初一暗骂了一声:“缺德…”也不晓得是在骂谁,吹完第一口,马上又去吹第二口。

  这时孙胖子的打火机,基本上已经算是靠在了导火索头上,顷刻之间就有被点燃的危险,害得梁初一连话都不敢再说,只得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地去吹。

  孙胖子满脸诡异至极的笑容低低的说了声:“咋这么黑啊,这不有蜡烛的嘛,嘿嘿,这乌漆嘛黑的…”

  说着,孙胖子“啪”的一声扔了手里的两管炸药,伸手摸向腰间。

  梁初一、马毓菲、马玉玲三人,见孙胖子扔手里的

  了炸药,顿时齐齐长出了一口气,被炸死的危险,暂时算是被解除了!

  接下来,只要拿到水,往老铁等几个人头上一浇,问题就能解决一大半。

  可是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梁初一、马毓菲、马玉玲三人,却又发现一个很是严重的事实,用水淋倒了谢小柱、朱顺、孙胖子、龙三儿他们四个人,还有胡三儿、老铁他们几个人没淋,水壶里的水也就全部告罄,

  正焦急之间孙胖子又呵呵的傻笑起来,几个人一看,脸色顿时刷的全部惨白了下来。

  孙胖子扔了手里的那两管炸药,现在摸出来的居然是整整七管,不足两寸长的导火索,就插在早就捆绑好的炸药中间。

  “呵呵,我给你们点个更亮的,呵呵,大吧?”

  孙胖子笑得得意,诡异,甚至还拿着一大捆炸药举在手里晃了晃。

  如果说孙胖子点燃的只是那两管炸药,虽然大家都躲不掉,是死路一条,但好歹可能会留个全尸,但是

  这大捆炸药要是被引爆的话,估计就算百十年之后考古队来发掘,也绝对挖不出来一具完整的尸骨。

  偏偏孙胖子这次又转了个向,背对着梁初一,“吃吃”的低笑道:“今儿个又停电了,嘿嘿,幸好我准备着,好大的…”

  梁初一生平第一次开始痛恨炸药、打火机、以及一切现代化的东西了,至于理由,梁初一还不想死,关键是现在根本还不是需要直接面对死亡的时候,不需要去死亡!

  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呢,还有大好前程呢,还有傅雪、俞思颖她们呢…

  就这么去死?

  可是,孙胖子这时候双臂平抬,估计他手里的打火机,都已经直接点上了导火索,梁初一耳朵里都传来了导火索燃烧的嗤嗤的声响,鼻子里面都已经能闻到一股火药燃烧之后的味道。

  要推开朱顺再去阻止孙胖子肯定已经是来不及了,梁初一禁不住仰天叹了一声,自己已经无力回天,只

  得叫了一声:“高雅…”

  然而,在这一瞬之间,朱顺突然放开了梁初一,随即瘫倒在地上,昏厥了过去。

  梁初一猛然得脱,突然又显出一线生机,几乎想也没想的一步跨到孙胖子身侧,伸手、夺炸药,抱在胸前,随即转身起步,准备跑向石门外的流沙通道。

  这么多的动作,梁初一几乎只在一瞬之间就完成了,不能不说这是梁初一爆发出所有的潜能,只为让这嘶嘶燃烧的炸药,远离这个石室,以尽可能减少伤亡。

  偏偏梁初一刚把炸药抢到手,马毓菲也到了梁初一身前,梁初一正准备大大的跨出一步,却差点撞到马毓菲身上。

  马毓菲没有避让,只冲着梁初一伸出手,大叫了一声:“给我…”

  梁初一想也没想,却是把已经就要爆炸的炸药抱得更紧:“让开…”

  梁初一虽然不想死,但他更不愿意让马毓菲这么一

  个女孩子去替他死,死就死呗,自己反正都是死过好几次的人了,不在乎这一次。

  马毓菲怒吼:“只有五秒钟了,给我,我会拆…”

  说着,马毓菲毫不犹豫的一拳打向梁初一的眼睛。

  出于条件反射,梁初一毫不迟疑的挥出右手去挡马毓菲的拳头,只是这么一瞬间,抱炸药的那只左手一松,不由自主的就被马毓菲把炸药抢到手了。

  原来马毓菲攻向梁初一眼睛的那只手,其实只是一个虚招,目的却是要把梁初一怀里的炸药抢到手。

  马毓菲的功夫本来就比梁初一要好,出手也更加迅速,梁初一手里一空,挥出去抵挡马玉玲的手也挡了个空,随即明白自己只是上了个当而已,忍不住有些懊恼,但是再去看毓菲时,却又在心里感激起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