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的疑惑

  梁初一情急之下,一双手,死命抓了寄生怪物的这只手,本想扯开它好逃出生天,没想到胡三儿见见梁初一危急,竟然主动弃了砍刀,直接上前,一伸手,扭住了寄生怪物的另一只手。

  这寄生怪物虽然厉害,但是体型却是一个女孩子,比梁初一和胡三儿两人都要低矮不少,两个人各自扭了它两只手,拼命往两边拉,想要直接将它手臂扯掉,寄生怪物两只手被抓,还没明白状况,老铁一弓腰,又抓了它一只脚,使劲一扳,寄生怪物顿时失了重心,仰面便倒。

  马玉玲见此机会,自然不肯坐失良机,一转眼抓了寄生怪物另一只脚,四个人便凭空把寄生怪物抬了起来。

  梁初一见此机会,大喝:“扯…”

  胡三儿也高喊:“对,给它来个五马分尸…”

  于是四个人分了四个方向,拼尽全力,想要把这寄

  生怪物直接扯它个稀巴烂,想不到这寄生怪物力大惊人,双手双脚,手舞足蹈,一屈一伸,几乎就让四个人差点抓捏不住,让四个人根本不能一起使力。

  马毓菲、朱顺两人,早就跃跃欲试,要不是手里没有趁手的家伙,只怕早就扑了过来,这时见梁初一四个人把寄生怪物擒住,却苦于一时之间制服不了,俱是发一声喊,跑了过来,一个人帮了梁初一,一个人跟胡三儿在一起,四个人一起狂拽寄生怪物。

  孙胖子和朱顺两人上了前来,马玉玲和龙三儿两人自然也不甘落后,分别扑过来,帮老铁和马玉玲两人拽了寄生怪物的两只脚,一起撕扯,七、八个人一起上,分四个方向扯这寄生怪物,也仅仅只是刚刚好能和寄生怪物势均力敌,想要再有进一步的做法,却很是困难。

  百忙之中,朱顺还想要用驴蹄子对付这寄生怪物,可是一时之间却腾不出手来,一转眼,看见高雅拿了些绳子,朱顺大叫:“捆住它、捆住它…”

  梁初一却大喊:“大家伙儿一起撞它…”

  胡三儿也说:“对!撞它。”

  “撞死它!”老铁也暴喝。

  于是八个人揪住寄生怪物,跌跌撞撞,拉拉扯扯,半拖半抬,到了石室壁边,把寄生怪物的脑袋对准墓壁,喊起号子“一、二、三…”

  “…”几声,把寄生怪物的脑袋生生直往石壁上撞去。

  这寄生怪物脑袋“”的一声,撞在坚硬的石壁上,发出蓬蓬靠那个的声响,如此巨力,居然没能把寄生怪物的颈骨撞折,反而让寄生怪物一时之间挣扎更剧。

  一连撞了七八下,墓壁上的夯土都被撞出来半个足球大个小的坑来,居然仅仅只是让寄生怪物发了懵,少了一些挣扎。

  胡三儿见石室壁都被撞得酥了,扑簌簌直往下掉土块,又叫道:“换个地方,这地方不成了。”

  梁初一却大叫:“高雅…快,找些能燃的,用火烧它…”

  老铁大叫:“那边风灯里还有煤油,快拿过来…”

  孙胖子说:“我们不能停,换个地方再继续撞它…”

  于是,七八人拉拉扯扯,半推半抬着寄生怪物,换了个地方,继续撞击寄生怪物的脑袋,等待高雅拿来煤油。

  高雅找了一转,发现风灯里的煤油,也仅仅只有不足二两,这就拿去引火,实在可惜,毕竟干掉寄生怪物之后,还要走不短的通道,有这二两煤油,到时候能再救一命也说不一定。

  除了煤油,其他的可燃之物,却是极难找到,高雅慌忙之间,一脚踢到一样东西,拿起来一看,却是先前被孙胖子差点当蜡烛点燃的炸药,而且是最大的那一卷,好几管炸药绑在一起的!只是里面没有导火索雷管。

  马玉玲大叫:“再找,我记得还一支两管的,那上面有雷管…”

  高雅找了一阵,总算在进来的通道边发现了那两管

  炸药,只是不晓得是谁在上面踩了一脚,把好好的炸药卷踩得变了形,还好雷管、导火索都还俱在。

  高雅也没多想,直接拿了两卷炸药又在地上找了块布片,将所有的炸药包扎在一起,包扎完毕,却又问道:“要怎样放啊?”

  高雅没亲手干过这样的事,自然不晓得该怎么放置,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这时,梁初一等人抬着寄生怪物猛撞,但寄生怪物还在挣扎,也就不敢松懈,呼喝着要大家加把劲儿,再狠狠撞它几下。

  大家都是憋了一肚子火,遇到这个能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自然没人会轻易罢手,再换了一个地方,个个都卯足力气,“…”的撞个不停。

  一连撞了这么久,寄生怪物但是力度却微弱了很多,这时,高雅又抱着一大包炸药,跑了过来。

  见寄生怪物还在挣扎不已,胡三儿叫道:“哎玛,这寄生怪物撞不死,那谁,拿根绳子来,把炸药绑在它身上…”

  高雅答应了一声,赶紧又回身找来一根绳子,见绳头有个套子,趁梁初一拉回寄生怪物的那一片刻间,将绳套套住寄生怪物的脑袋,又在寄生怪物的大腿上绕了两转,想要把炸药就此绑上,只是后面人多,却有些不大顺手。

  马玉玲和老铁等人见状,大喊梁初一等人不要停,稍微减慢速度,然后放开寄生怪物的双脚,寄生怪物的双脚一阵乱弹,但是在马玉玲等人的快速的捆绑下,没过片刻,就将它一双脚缠了个结结实实。

  捆住了寄生怪物的双脚,还剩几米长一段绳子,老铁抢过高雅手里的炸药,死死的把炸药绑在寄生怪物的小腹处。

  老铁要立刻就去点燃炸药,梁初一却大叫:“把打火机留下,其余的人先走,要不然等下大家一块儿走,会慌乱不堪。”

  通道里狭窄,容不下太多的人一齐走,要想大家都能安全逃离就只能陆陆续续的撤退。

  老铁应了一声,却要马玉玲、马毓菲,高雅等人先

  走,自己一定要亲手点燃导火索,为大家断后。

  梁初一又让龙三儿等人赶紧放手,去前面带路,要不然后面的人也不晓得怎么走,又或者不小心触发机关,还有胡三儿也要一并先出去,胡三儿不肯,说无论如何也要跟梁初一一起。

  梁初一不得已,要胡三儿去帮来不及背背包的人,把背包带出去,胡三儿只得应了,拼命拖了两只背包,去追赶孙胖子和马毓菲、高雅等人。

  见其余的人都安全撤离,就剩下梁初一,胡三儿和老铁三人,老铁摁燃打火机,点燃导火索,招呼了梁初一和胡三儿两人一声,然后急忙去追赶孙胖子等人,梁初一和胡三儿两人使出吃奶的力气,最后一次把寄生怪物的脑袋撞进夯土洞里,然后发一声喊,一齐放手,没命的逃进通道。

  梁初一和胡三儿两人钻进通道,还没跑出十米远,身后轰然一声巨响,顿时地动山摇,连通道都不住的垮塌起来,剧烈的气浪,把梁初一和胡三儿两个人推得在通道里,像是两颗在枪膛里的子弹,一下子顺着

  通道滑出去好远,梁初一走在最后,还好背后有背包挡着,不然,剧烈的气浪会撕烂他的后背,饶是如此,梁初一都被震得脑袋发晕,眼前金星直冒。

  终于逃过了一劫,还没等梁初一回过神来,头顶上又开始掉落泥土灰尘,梁初一脑袋昏昏的,手足酸软,想要爬起来再往前走也做不到,猛然间,只觉得有人拉了自己的衣服领口,强行往前拖动,原来,大部分的气浪让梁初一在后面挡住,胡三儿却是没受到多大的影响,见梁初一没能跟上来,这通道又快坍塌,自然奋不顾身的回头来拉梁初一。

  孙胖子带着众人,在不住摇晃垮塌的通道里穿行,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眼前终于出现了一团模模糊糊的光亮,看样子,已经是到了出口,孙胖子发一声喊,说是快到出口了,而且,还看见天上的太阳,看样子,时间还不晚,正是中午前后,众人顿时大是兴奋,不晓得在墓里呆了多久,总算是能重见天日了!

  只是几个人刚刚爬出到洞口,整个通道便全部垮塌下来,差点连梁初一的脚都给掩埋住。

  洞口是开在一处土坡的半山腰处,几个人惊慌失措的出了洞口,还没站稳,胡三儿拖着梁初一冲了出来,把前面的梁山一撞,老铁撞向龙三儿,龙三儿又撞了朱顺,朱顺再撞前面的人,一众人顿时全部倒地,朝山脚滚落。

  众人一路翻滚,直至滚到山脚稍微平坦的地方,才停下来,待众人晕头转向,惊魂未定的回过头来看时,只见一股浓烈的烟尘,从半山腰喷薄而出,那情形当真吓人至极。

  待所有的人稍微喘息了一阵,再四周看时,入眼处一片葱绿,高高矮矮的树木以及高原特有的植物,遮住众人的眼睛,根本看不见这峡谷到底有多宽广、深远,马玉玲皱着眉头说,这个地方,自己从没来过!

  “从来没来过!”梁初一有些疑惑的问道。

  马玉玲一脸复杂的神色,点点头,这里自己确实没来过,不过按自己的估算,现在的位置距离龙峡村已经不是一点半点的远。

  胡三儿坐在地上,满怀希望,问道:“不是一点半

  点的远是多远?”

  马玉玲回答道:“几十公里也有可能,或者更远,不晓得在墓里走了几天,反正我没来过,谁晓得到底有多远!”

  “那现在该怎么办?”老铁问道。

  “怎么办?”梁初一苦笑着看了一下天上的太阳,说:“我们是从龙峡村往这边走的,现呃,应该还是在中州境内…”

  马玉玲小心翼翼的收拾好装有她父亲尸骨的背包,冲着梁初一苦笑了一下:“咱们就此别过…”

  梁初一看着马玉玲,问:“你现在就要回去?”

  胡三儿失声问:“那水晶宫?”

  几个人从白龙过江的源头进入,到这不知名的荒野重见天日,不晓得在地底下过了多久,可是,无论是那座地下城市,还是庙宇地下的那间密室,与所有的人想想象当中的水晶宫,都相去甚远。

  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水晶宫?水晶宫到底又在哪里?里面为什么只有一个被放置了寄生虫的女子尸体?那

  个女子跟谢长春什么关系,薛大将军的宝藏到底是不是已经被人取走…

  等等等等,都是所有的人心里头的一个谜。

  只不过,对梁初一、高雅两个人来说,真正最大的谜、或者说是最大的遗憾却是――在里面找了那么久,却始终没见到邱八爷的半点儿踪迹。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