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解释

  掰着指头算算,可能傅雪跟俞思颖都没享受过这样的殊荣。

  不过梁初一也没亏待田恬她们三个――很正式的跟三个人摆下了庆功宴,然后是奖金,然后是新专辑的歌曲,然后…

  梁初一的大方,几乎让所有的歌手都有些嫉妒起来。

  不过,嫉妒她们三个的人远远不止未来工作室的几个歌手,比如说赵信智、比如说郭昌隆、张卓…

  反正嫉妒未来工作室出了个蓝苹果女子组合的人,根本数不过来。

  ――一百一十六万张MV的价值和赚取的利润,几乎就是唱片、磁带、CD的总和!

  也就是说,这一百来万张MV,其实相当于三百多万张唱片的利润,而成本,却仅仅只有唱片的五分之一!

  一时之间,好些声乐公司都开始筹备他们自己的M

  V。

  然而,也有人看到了甚至是面临了这样一个艰难的选择――要想拥有自己的MV产品,光碟制作设备固然必不可少,但真正最重要的还是歌手!

  梁初一的MV一出,马上就大赚了一笔,但是要是换了别人,培养这样一个歌手出来,那根本就不是砸钱能解决的事情。

  是,一条两条光碟生产线的确用不了多少钱,但是摄影、编剧、制作…尼玛,后面根本就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培养歌手就更不用说了,还能让歌手重新回炉去进修、去学习?

  所以,一项项的算下来,还不如花高价去别的公司挖人。

  当然了,要挖人,梁初一的未来工作室绝对是首选之地。

  可是…

  未来工作室的人绝对不是很好挖的啊――且不说得罪梁初一,梁初一手下的歌手,现在是有一个算一个,个个都是大咖级别的一线歌手,首先,你得要有足

  够的、具有相当水准的歌曲,要不然,那么高的价钱把人挖过来就只能做摆设。

  你也可以不在乎花重金买摆设,问题是你能花那么大一笔钱,还得罪一个最具有反击里的梁初一,那就是傻了。

  当然,张卓和郭昌隆私底下都干过这样的傻事,但是到了最后,反倒成了赵信智在旁边看到的一个笑话。

  张卓给的条件是十五个点,比梁初一给的丰厚了一半,而郭昌隆则更高,二十个点!其它什么条件就更不用说了,至少是梁初一的三倍到四倍。

  可是,田恬一句话就给让张卓和郭昌隆傻了眼。

  “一千万的七个点分成高还是一百万的二十个点高?”

  未来工作室现在国内和东南亚两大市场,而做出来的专辑唱片,动辄八九百万上千万的销量,再加上新鲜出炉的MV,就算是百分之七的分成,也高过单一的国内市场而且还只有百十来万张销量的百分之二十。

  田恬她们能问出来这样的话,张卓和郭昌隆他们还能不傻眼那就有些奇怪了。

  不过,怨也只能怨梁初一这个家伙――这个家伙打破了既有的游戏规则!

  当然了,挖不到未来工作室的歌手,或者说没办法及时补上MV这一块,对诸如爱歌、华音、三洋这样的巨无霸也并非完全没有好处。

  连他们这三家的声乐公司都不能及时作出调整和反应,可想而知还有多少中小型的声乐公司的处境。

  换句话说,梁初一的未来工作室的确成了强劲的对手,但是梁初一的出现,却逼倒了很大一部分中小型的声乐公司,相比之下,爱歌也好,华音也好,三洋也好,因为资金和实力的雄厚,其生存环境反而好了很多。

  ――不时就有些小型公司的歌手主动跟他们联系,希望能够在他们那里谋求一席之地!

  这也就意味着,这几个巨无霸原本有些紧张的歌手资源,变得更加充裕更加有选择余地。

  当然了,这些事情,梁初一到时不怎么在乎,反正

  自己已经走到了所有的人的前面,自己怎么做,别人也就只能跟着怎么做。

  转眼之间,已经进入深冬季节,风雪时不时的侵扰一下中州。

  算起来,梁初一跟高雅回来,也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但出奇的是,邱八爷依旧没有任何消息,小城都像是凭空消失。

  这让高雅渐渐变得忧郁起来,当然了,梁初一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场风雪过后,天气勉勉强强晴了,下午,高雅进了梁初一的办公室。

  梁初一正在奋笔疾书,办公桌上都堆了厚厚的一摞稿子,见到高雅,梁初一微微楞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有事?”

  高雅居然有些拘谨,看着梁初一过了好一阵才说道:“我…想找你…不是,能不能陪我去看看流星雨…”

  “看流星雨?”梁初一快速的活动了一下已经沉湎的脑子,但是印象当中却没有最近有关于流星雨的报

  道。

  “你有没有记清楚,是不是最近这几天或者什么地方?”看着高雅忧郁得近乎憔悴,梁初一还是很认真的问高雅,是不是记错了。

  “你是不是没时间?”高雅显得更加忧郁。

  梁初一摇了摇头:“要不我找个人帮你查一查,看看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看流星雨最好,然后我们一起去。”

  “就今天晚上吧,对面…江边公园,那样的话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的…”

  梁初一突然明白过来,高雅是想找个人说说话,甚至是想倾吐一下心中的积郁。

  未来工作室虽大人虽多,但即如是黎筝、秋淑娴,甚至是傅雪、俞思颖等等,高雅都不会跟她们完全敞开心扉,能找到把心里的事情倾吐出来的对象,只有梁初一,至少,高雅觉得只有梁初一。

  “好,到时候我来陪你!”梁初一没有犹豫,当即点头:“不过现在天儿冷,你记着多穿点儿衣服,别给冻着了。”

  高雅盯着梁初一,只片刻间,眼里便渐渐有些模糊起来。

  黄昏,梁初一稍微收拾了一下,随即去到江边公园,只不过雪后初晴,残雪掩映夕阳,啸江之水浩浩淼淼,有几分诗意却又多了几分愁绪。

  ――高雅一个人坐着,呆呆的看着浩浩啸江。

  梁初一不是一个人过去的,身后还有好几个人,后勤部的几个,小碳炉、木炭、折叠桌子…七七八八的像是搞野炊。

  可布置下来之后,却仅仅只有梁初一跟高雅两个人。

  炭火生得很旺,以致夕阳之下,高雅都感觉不到一点儿寒意,更让人有几分忍禁不住的是,碳炉上的火锅咕嘟咕嘟的翻腾着,四下都飘着诱人的香味。

  可是,高雅皱着眉头,似乎并不满意。

  不过高雅并没去责怪梁初一。

  梁初一显然也看出了高雅的不满,但梁初一只拿着筷子一边往火锅里下菜,一边淡淡的说道:“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有一个很美好的梦想,对吧,不过你很例

  外,你的梦想并不是一般的女孩子的那种梦想…”

  高雅微微吸了口气:“我没有梦想…”

  梁初一夹起一块牛肉卷放进火锅,笑了笑:“我信,你不想看流星雨吗?来来来,我们一边吃着火锅,到时候我们一起看,一边吃火锅一边看…”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高雅盯着梁初一,希望梁初一的回答跟她想象当中的答案吻合。

  但是梁初一却都没去看高雅眼里的期待,只是淡淡的说道:“嗯,这牛肉快好了,尝尝…”

  “你告诉我,到底为什么?”高雅逼视着梁初一:“你跟他给了不少钱,帮他渡过难关,听说他…他失踪,什么也不顾就从京城赶回来,连命都不要去找他,你说,这到底为什么?”

  高雅虽然不说,但是就凭着梁初一的那点儿功夫是从邱八爷身上学来的那么一点儿关系,梁初一没理由舍生忘死的去报答邱八爷。

  ――梁初一对邱八爷能够做到如此,早就超出了“师徒”这层关系。

  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让梁初一用这种劲头

  来“报恩”?

  梁初一夹起刚刚放下去没多大会子的牛肉卷,稍微吹了吹,然后放进嘴里。

  “哎,味道不错,尝尝…”

  “你不打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高雅的眼圈儿有些发红,对高雅来说,梁初一是个值得尊敬的人,至少,在高雅面前,梁初一像个大哥或者父亲,对她有苛责,有爱护,但这些都不是高雅想要的,高雅想要的是什么,或者说高雅自己也不一定完全清楚。

  但是就现在来说,大哥也好,父亲也好,都不是高雅想要的。

  高雅十九岁了,正值青春年少花样年华,好些东西虽然很朦胧,但却真真正正的存在,尤其是经历过了“水晶宫”之后。

  只不过梁初一面对高雅的逼问,脸色如常,波澜不兴,一边重新往火锅里面下菜,一边答道:“你不来看流星雨嘛,顺便,先填填肚子,要不然待会儿饿着肚子,那还有什么兴致…”

  “你连敷衍我都不肯?”高雅站了起来,愤怒里面满是失望。

  梁初一却坐着没动,仅仅只是抬了抬眼皮:“你是高雅,我能敷衍你?你别搞错了好不好,你要真的想听解释,那也好,坐下来,陪我吃这顿火锅。”

  高雅咬了咬嘴唇,跟梁初一一起吃饭,几乎是这一年多日常生活,但梁初一从来没说过那是陪他,现在,梁初一却说这是“陪”。

  高雅重新坐下,但依旧恼怒,梁初一让她“陪”着吃这顿火锅,有着很明显的“交易”的意思。

  ――陪着他出火锅,他会给出一个解释,不陪,他什么都不会说。

  这家伙就这么霸道,而且还是高雅很痛恨的那种霸道。

  “牛肉卷好了,先尝尝这个…”

  梁初一夹了牛肉卷,放到高雅面前的盘子里面,然后很期待的看着高雅,但绝对只是期望高雅试试这牛肉卷的味道。

  高雅拿起筷子,将牛肉卷夹起来放进嘴里,不是很

  烫,但没什么味道,连牛肉原本该有的腥味高雅都没吃出来。

  梁初一看着高雅将一个牛肉卷吃完,这才说道:“你对水晶宫怎么看?”

  高雅咽下牛肉卷,愣愣的看着梁初一,不晓得梁初一这个“怎么看”是什么意思。

  但是梁初一却偏偏半点儿提示也不给,见高雅发愣,他自顾自的捞起一大堆菜,然后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高雅愣愣的看着梁初一:“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要的解释啊,但是如果你对‘水晶宫’没有一个明确切实的看法,那么,你要的解释,我也给不了…呃,顺便说一句,对‘水晶宫’的看法,那必须是你自己最深刻的看法,而且我帮不了你也没法给你任何提示…”

  “你让我猜谜?”

  “错,我没想敷衍你,想给你真正的解释,但是这世上很多事情你自己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所以你也就没法子去理解、接受,那我给你真正的解释又有什

  么用?”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