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

  老铁要上前,但梁初一考虑到老铁也是在这条街上做生意的,最关键的是老铁还是做着邱家的生意,这种事情真把他也搅进来,实在不值,再说,就这样的小事,也还轮不到老铁来出面解决。

  梁初一见围观的人多了,连忙拉住胡三儿,笑着说道:“大嫂子,我们本来想买两件你手上的两件明朝旧货,你这样大吵大嚷的我们怎么敢买啊…”

  女摊主愣了愣,自己手上的物件大多都是假冒伪劣的,哪有什么明朝的旧货。

  要晓得,这许家店的市场管制就算不是特别严格,但是“明代的旧货”那都是属于管理保护之列不能在市面上流通的,要被逮到,罚款、没收都是轻的弄不好还得要蹲号子。

  梁初一见女摊主这么大叫大嚷,干脆也来了这么一招儿,这可比直接跟女摊主骂街对战,就要厉害得多。

  女摊主一见梁初一这么说,一时之间要反驳梁初一

  也不是,不反驳也不是,不反驳梁初一吧,就表示她手上这些的确是受管制的东西。

  要晓得这条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真正懂古董的人虽然是很少,许家店古玩街虽然是龙蛇混杂,但真正一旦进入了保护范围的东西,用不了多久便会有人来调查,不管是不是涉及到管制的物品,一旦被市场管理介入调查,那麻烦绝对不是能不能做成一桩两桩生意能比拟的。

  要反驳吧,就是承认自己手上的东西是赝品、假货,那就是砸自己的招牌――自己是做生意的人,这块招牌无论是大是小,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伸手砸自己的招牌,自己打自己的耳光,痛快不痛快就不用说了,关键是能不能那么打啊?

  如此一来,女摊主顿时晓得,这回是碰上了钉子尖儿。

  梁初一笑着说道:“大嫂子,你说你有明朝旧货,你要多少钱都无所谓,你倒是拿出来我看看啊,要不然,我去找别家了!”

  女摊主红着脸,半晌才说道:“那个…那个,我…

  我…你…胡说八道…”

  “大嫂子,那你到底有还是没有,是卖还是不卖啊?要是没有,又或者是不卖,你倒是给个明白话啊,要不然大家伙儿还以为我强买强卖那啥啥的。”梁初一又笑着说道。

  “你…你,我,你要就只有这个!”女摊主终于缓过神来,指了指地摊上的几样东西,说道。

  不管梁初一怎么说,女摊主一咬牙,自己也不说自己的东西真的假的,只说自己只有地摊上这些东西,这样的话,既不抽自己的耳光砸自己的招牌,也不给自己惹上无谓的麻烦。

  梁初一再次笑着说道:“大嫂子,我要的是更好更高级的东西,你这些东西,说实话我可看不起。”

  物件真的假的且不去评论,这样也不去得罪满大街摆摊子买这些东西的人,只说自己看不起,不买,多多少少也算是给这女摊主留了面子。

  不曾想,女摊主怒道:“你,到底要不要?我就这些!你要不要,那也随你…”

  遇上了懂行的而且还是“钉子”,女摊主再也不敢

  把事情往大了闹,要不要都随梁初一,这也算是给了梁初一一个台阶。

  可是梁初一好像并没意识到这是女摊主找的能让双方都能下台的梯子,只继续笑道:“呵呵…大嫂子,你不要说你这些就是要买给我的明朝物件啊!我虽然不是很懂,但是你也不能把这些说成是明朝的东西对不对?大家伙儿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也都可以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

  梁初一一口一个“明朝的”,这真让女摊主百口莫辩,满大街到处都是这样的东西,能冒充到民国到清朝的物件卖出去的,就已经是很不错了,女摊主居然要冒充到明朝,围观的人顿时对女摊主的“贪心”感到“震惊”,一时之间,好些人忍不住哄笑起来。

  就算是老铁,也忍不住有些好笑起来,不过,老铁好笑的是,梁初一这家伙整起人来,当真心黑得很,毕竟这些东西,你能冒充得过去也还罢了,关键是现场上被人逮了个正着,让人识破了,这就跟打眼了一样,说出来怎么都是让人笑话的事情。

  可是这女摊主一直都没转过弯来的是,自己根本就

  没跟梁初一说过,自己手上有什么明朝的物件!梁初一明明就是无中生有、胡说八道,但是这个时候围观的人,却明显的偏向了梁初一,让这女摊主有话说不出来。

  这时,一个长得有些贼眉鼠眼的,三十多岁的男子从旁边钻了出来,指着梁初一,毫不客气的说道:“你什么意思?是想来砸摊儿还是怎么的?告诉你,你去打听打听,我姓杨的人是干什么的?”

  不用说,这家伙应该就是女摊主的老公了,女摊主一见到这人出面,马上变了脸色,尖声喝道:“杨继策,你老婆今天被人欺侮了,你要是个男人,就跟我讨个公道去…”

  杨继策本来没有二两肉的一张脸,这时候横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梁初一,就像是要把梁初一给生吃了一般。

  梁初一毫不在意的笑着说道:“兄弟,你我都是做买卖的人,我也不是来砸你什么摊儿的,只是我在这里逛荡,没想到遇见一个老朋友,随便跟他打了个招呼,但是你家这位大嫂,就一定不依不饶还骂人,何

  必呢,做生意还讲究个生意不成仁义在对不对?”

  杨继策上前一步指着梁初一,骂道:“小子,有种冲着我来,欺侮女人你算有什么本事?”

  没想到梁初一身后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杨继策的手,只轻轻一捏,杨继策便大叫了起来。

  杨继策脸上冒着冷汗,大叫,估计是被老铁捏到忍不住痛了“你要干什么?”

  老铁笑眯眯的说道:“老杨,我一直在这儿盯着,怎么回事你我心里都清楚,别的不说了,这几位都是我的客人,得罪的地方,有机会我摆上一桌,跟你赔罪好不好?”

  “你,老铁,他们是你的客人!”杨继策一下子傻了眼:“你咋不早说…”

  老铁也是这条街上的大商家,本来就有些势力,再说了,在大街上摆地摊的,跟有着头脸门面的人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对着干的。

  老铁看着满头大汗的杨继策,笑道:“老杨,能不能给个面子?”

  杨继策一边想要挣脱老铁铁钳一般的大手,一边摇

  头,有些惊恐的说道:“啊…啊,是老铁你的客人,那还不是自家…自家人…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不是…”

  梁初一笑了笑,转头对高远说道:“铁老哥,算了,走吧…”

  见杨继策焉了下去,老铁笑了笑说:“杨,有些时候不要把眼睛放到脚底下去了,不是每个人都吃硬不吃软的。”

  说着,老铁放开杨继策。

  杨继策一边使劲的摔着手,一边拼命点头,今天是栽了,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哪里还敢硬下去。

  没想到女摊主却怒不可竭,盯着杨继策,大声嘶叫:“杨继策,你个窝囊废,人家欺侮了你的老婆,你就这么算了?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人家都放过了自己,没想到自己的老婆还要把自己往死里逼,杨继策的一张脸顿时红得像猪肝,明明干不过人家你还要怎么做?

  蓦然之间,杨继策一转身,“啪”的扇了他老婆一个耳光。

  女摊主被自己老公一个耳光打得有些懵了,半晌,破口大骂道:“杨继策你个天杀的,骗老娘风吹日晒的给你卖假货,老娘给人欺侮了你不但不帮忙,你反倒过来打我,你个天杀的就这点本事,老娘跟你拼了…”

  一边骂,一边对着杨继策又踢又打,不一会儿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那个狠劲,旁人都劝不开。

  一看这两口子这德性,梁初一苦笑了一下,赶紧拉着老仇龙,钻出人群闪了人。

  仇龙跟在梁初一身后,忍不住好笑:“这两口子怎么回事,怎么自己打了起来,嘿嘿…”

  梁初一苦笑了一下,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那两口子再不对,也是因为自己而起,这个时候不管怎么说,说风凉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敷衍了几句,梁初一的目光被一个摊子吸引了过去――这是一个卖玉件的摊儿,一块近一米宽两米长的木板上,铺了一层红绒布,上面铺了好几十件玉石挂件之类,另外还有几件比较精致的玉雕件。

  几件玉雕件有龙、蛇、狗、马之类的生肖造型,雕

  工精细,玉石质地是新疆羊脂白玉山料,十分引人注目,在一堆零零碎碎的挂件之中,很是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看摊子的人也是一个女的,不过,这女的却是老铁的一个熟人――苏芸。

  老铁开的当铺,里面也有些现代玉石雕件什么的,当然也比较少,毕竟玉石雕件,就现在来说,并不是太热门的物件。

  而据老铁介绍,苏芸的老公也是一个会雕刻的手艺人,这些雕件多半都是苏芸的老公林耀先的作品,准确的说,苏芸算是那种手工小作坊的玉件雕刻生意人。

  梁初一的目光之所以被吸引,是苏芸的老公雕的这几件玉雕,

  跟梁初一在中州珠宝大商场里面见过的那些实在是有几分相似,想不到,苏芸老公林耀先的手艺跟大商家的货物相差不大。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