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生意经

  ――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没回家,也没去过寄卖行,不晓得寄卖行的生意是不是还那样,但是老爸梁大庆对寄卖行那份留恋,始终是梁初一挥之不去,不好安排的一桩心事。

  虽然早就建议过让寄卖行转型,但梁初一其实并没做过什么实质上的行动,如果让苏芸跟他老公直接过去,跟寄卖行联营…

  梁初一还在想着,

  苏芸一见老铁带梁初一跟胡三儿等人光顾,顿时呵呵笑道:“铁老板,多谢照顾生意。”

  苏芸跟老铁也算是主顾,现在老铁带着人来光顾他的摊子,她自然也十分客气。

  见了熟人,老铁也很是高兴,寒暄了几句才知道,林耀先最近进了些质量不错的玉石原料,不过,终究因为资金短缺,没法子把生意做大做强,所以只能在许家店古玩街来租块地儿,赚些钱糊口度日。

  梁初一很是欣赏林耀先林耀先的手艺――雕刻需要几个必备因素,一是天赋,二是耐心,三是功力,缺一不可,首先来说,就天赋这一项就要淘汰绝大部份人,第二第三项又是现在一般的人最缺少的,所以说,这一门技术,深厚精湛的,已经越来越少了。

  林耀先不算是一个极有天赋的人,只是他对这方面的爱好,加上勤奋,顶级雕刻大师是做不了,但是做到一个小有名气,能凭着自己的手艺做到衣食无忧,还是有那个可能的,梁初一欣赏,也看准了林耀先这样的一些地方。

  所以,寒暄几句之后,梁初一自然就问起了林耀先的境况,有没有什么发展计划。

  胡三儿跟老铁见梁初一跟苏芸聊天,自然也不着急,一个左顾右盼去看其他的摊子,一个信手翻看着这些玉件儿。

  苏芸自然也不在乎梁初一比较陌生,亲亲热热的也不格外,只是说到跟林耀先的生意的时候,苏芸微微叹了口气,近来,什么都上涨,原本以为攒了笔钱买

  了几块好的原料,能一展宏图,但是现在看来,又是一条比较艰难的路途。

  关键是没有好东西,就凭着老林的那点手艺,还有自己两口子积攒下来的那点资金,在这条街上,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梁初一笑了笑,问苏芸,要不要找个稳定的地方,一来让林耀先可以得到更大的发挥,二来也用不着成天在外面风吹日晒。

  苏芸笑了笑,说:“这事吧,怎么说呢,我们本来就是操劳的命,不过有那样的好事请,当然是好,可现在到哪儿去找那样的好事儿啊?”

  稍微顿了顿,苏芸随即又问道:“看梁老板的意思,是想帮我们找个厂子什么的,不晓得是在哪里?”

  仇龙翻看着几件玉雕件,表现出来很大的兴趣,问梁初一,是不是打算把苏芸两口子请到中州去,如果是的话,这以后,在销路上可不能忘记了他仇龙。

  梁初一顺着仇龙的话头跟苏芸说了,苏芸也很是高兴,当下打电话,要林师傅过来。

  仇龙又解释说,自己的生意方面,也有玉件这一类,但是仇龙所见到的,不是假的就是比较粗劣的,而且这里面的水太深,所以不敢下手。

  不过要是梁初一能够请动这个林师傅去中州,很多方面就有了保障,算是沾了梁初一的光了。

  这时,一个黑黑的、高大得跟胡三儿如同一座铁塔的外地人,大约是顺路过来,不过也盯上苏芸摊上的那几件玉雕件,往前面一钻,几乎把胡三儿挤到一边,一张嘴,就问苏芸,那个玉虎,要多少钱?

  这黑大汉说的是外地口音,苏芸显然是听不懂,但是在许家店古玩街里,这样的人遇到的多了,不用问也晓得他是在问价钱。

  不过现在的许家店市面上,上好的山仔料最少也得要上两三百元一克,苏芸两口子,自然没办法进到那样贵重的东西,所以,苏芸她们用的最好的料也就是山料。

  所谓山料又称山玉或叫盖宝玉,是产于山上的原生矿,山料的特点是块度不一,呈棱角状,质量常良莠

  不齐,不如山流水和籽玉。

  严格的说山料没有经过大自然的洗礼,没有饱吸宇宙之精华,应当叫它为玉石,不应当叫玉,一般玉质差不多的情况下 籽料是山料的上十倍的价格。

  所以说,这摊上的其实也就是几件价值不太高的普通货。

  苏芸比划着,伸出手掌,估计叫价在五百或者是五千。

  黑大汉摇了摇脑袋,还伸手比划了一下,那意思是:“不,你这值不起”

  说罢,还伸出三根黑乎乎的手指,又说:“我最多给你三百块,多了一分我也不给”

  胡三儿在一边听不懂,忍不住抓腮挠耳,问梁初一这黑大汉到底在说什么。

  梁初一琢磨了一阵,跟胡三儿说:“这位朋友嫌苏芸嫂子的价钱太高,应该是说最多给三百块。”

  胡三儿“啊!”了一声,忍不住说道:“这家伙,没想到人黑,心更黑…”

  一句话还没说完,黑大汉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牙齿,笑着用地道的中州话说道:“你以为你很白啊!我黑,所以我健康…”

  胡三儿和梁初一两人一齐“啊”了一声,差点轰然倒地,这家伙会说中州话!而且说得还很利索。

  半晌,梁初一才捅了捅胡三儿,低声笑说:“这以后说话可得小心一点了,这回,丢人丢大发了。”

  没想到这黑大汉耳朵很是灵敏,又接着用中州话说道:“这算什么丢人!不懂我们江浙话的人多了去了。”

  胡三儿和梁初一两个人都是中州话说得惯了,见这黑大汉态度幽默,而且又通晓中州话,一时之间还真是膛目结舌。

  倒是苏芸笑了笑,说道:“既然能说的我们中州的话,那就爽快点儿说吧,别转弯抹角绕来绕去,听耽搁时间的…”

  不过,苏芸说的中州最偏僻的山旮旯里面的土话,这一下,不但胡三儿傻了眼,那黑大汉也投了降,瞪

  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苏芸。

  胡三儿跟黑大汉一齐问苏芸,这话什么意思。

  梁初一跟苏芸眨了眨眼,转头说道:“嫂子说,这几样玩件儿,都是出自名师大家之手,要价五千块实在是贱卖了,让我问问这位到底要不要。”

  胡三儿一看梁初一的神情,就知道梁初一在搞鬼,帮苏芸嫂子说话。

  黑大汉哪有不明白的道理,但是苏芸也蛮机灵,一听梁初一把最多值四五百的几件玉雕,叫价五千,就知道梁初一的意思,当下又用山旮旯里的土话说了一句。

  梁初一根本就没听懂苏芸嫂子说的是什么,但是梁初一微笑着转头对黑大汉说道:“看着你是外地来的朋友,怎么也不能昧着良心做买卖,这位嫂子说,要实在喜欢半卖半送,四千八八,怎么样?”

  黑大汉盯着两只白眼珠子,咕噜噜的去看苏芸嫂子。

  苏芸笑眯眯的又比划、又叽叽咕咕的说了一大串方

  言土话,弄得黑大汉不明所以。

  黑大汉看了一会儿,对梁初一说道:“这位朋友,请你告诉她,四千八,我是给不起,三千吧,我要两件,要四千八,一件我也不要。”

  按照山料的进价,以及雕工等等成本,梁初一也就把那件玉石虎估价三百到三百五的成本,如果七八百千把块卖出的话,最少也能挣个对半的利润,要买的话确实不算亏本。

  但是三千块的价格,绝对是大赚了一笔。

  没想到苏芸摇了摇头,一边用方言说着,一边比划着继续伸出五根手指。

  梁初一赶紧又对黑大汉说道:“这位嫂子说,最低价四千五,再少就赔本了,你看现在料子进价都两千多呢,再加上损耗、雕工能赚的还不是几个手工钱?”

  黑大汉无可奈何,沉吟了半晌,终于笑了笑说道:“我要两件,八千,可以的话,就包起来,要是不成,那也没有办法。”

  梁初一装模作样的跟苏芸嫂子解释,苏芸嫂子心里乐开了花,本来两件生肖玉件而,算在一起,成本都只有七八百块,让梁初一这么一说,顿时净赚好几千,哪能还不卖。

  摊子上这样的生肖雕件,也就一套,没想到黑大汉要了两件之后,仇龙赶紧拿了两件:“梁老弟,啊,不,这余下的几件我全要了,不过这价钱…”

  仇龙是做这行生意,不敢涉足玉件,只不过是眼光见识的限制――担心会遇上假货,所以不敢放手来做。

  但是现在有这黑大汉以及梁初一等人在场,尤其是这个苏芸又跟老铁有生意上的往来,再加上梁初一都准备把人挖过去搞联营,在质量上,仇龙自然就放心的很了。

  再说,梁初一刚刚帮苏芸做这桩生意,也让仇龙突然间学到了一种做生意的方法――往死里叫价!

  ――在中州古玩街打滚多年,仇龙一直没弄明白一个道理,自己的摊子上的东西,叫价比别人低,但往

  往反而卖不过人家。

  看了梁初一刚刚那一幕,仇龙切切实实感悟过来,其实有些时候,并不见得货真价实就能做好生意。

  这明明就三五几百块的东西,你叫八百一千,人家跟你砍来砍去,说不定你最后能赚五十块就阿弥托佛,可是,你叫上了三万五万,人家砍着,也不好意思往几百块钱去砍。

  生意经啊!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