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得其乐

  今天这事情要解释起来,其实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跟胡三儿解释得清楚的,所以,梁初一只是很简单的解释了一句:“这老爷子现在应该又想买回去了…”

  胡三儿扳着指头:“梁老板你把这两块石头买过来,这老爷子又买回去,完了又卖给仇老哥,完了老爷子又要买回去,他们这是…这是…”

  梁初一微微叹了口气,随即又笑了笑,今儿个也算是碰上了这事儿,

  只是梁初一在这边跟胡三儿一边聊天一边看林耀先两口子打磨两块石头,仇龙跟那老头子谈了起来。

  仇龙基本上就是在计算这一笔生意做成,到底该拿几成利润才合适,毕竟有玉包水这极为罕见的东西,最关键的是,这东西能够治病。

  而到了现在,仇龙也看出来了些端倪,那老头子大冬天儿的都拿着个蒲扇不时的扇一下,一定是有什么古怪的疾病,而梁初一恰好认得可以治这种病的良药。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的,这叫黄金有价药无价。

  仇龙现在手里头就要治好这老头子的石包水,他自然想要捞上一笔。

  但是那老头子也回味过来,要说“宝”,这两块石头还真是宝!

  不过可惜的是,自己还真是没那见识,有眼不识金镶玉,至于说想要回来,这个时候根本就不用去朝那个方面想了——正儿八经的买卖合约,都签了两次了,再要反悔,那可是要吃官司的。

  可是,这生意是住做着的,只要能静下心气,正正经经的作为生意来说,也没什么不可以。

  这会儿,两块空心石的粗坯已经出来,林耀先把空心石拿在手里,稍微看了一阵,心里顿时有了一个粗略的蓝图,工作台上,记号笔什么的,很是齐全,林耀先随手拿过一枝,开始在空心石上面做记号上图。

  一个好的雕刻,首先要做好上图记号,光是这一点,普通人也许会练上几年才能稍有成就,对林耀先这样的老师傅来说,却不是一件难事,而且,林耀先现在的上图手法,看着很是精细稔熟。

  只见那块空心石在手中不停的翻转,不到片刻,石头上便横七竖八布满了记号,看得几个人眼花缭乱,要晓得,一件好的雕刻就算是雕刻者心中有现成的蓝图,上图记号也是一件决不能等闲视之的事,这将直接关系到下一步粗胚造型。

  粗胚造型也就是把材料上多余的部分去掉,这个里面的讲究就太大了,对林耀先来说,一块材料的上图,几乎必须精确到分厘丝毫,要不然浪费掉一小块,也就是极大的损失,更有甚者,一处记号出错,会导致整个计划失败,以致毁掉整块材料的原有价值的事情都时有发生。

  所以,一件好的雕刻,最主要的步骤,大多是集中在前面着几道工序上,尤其是上图记号这一步骤,一般的人都要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敢动笔。

  但是到了熟能生巧的地步之后,却是没有那样的顾虑,不到半个小时,空心石上的记号便完全做了出来,林耀先再端详了几分钟,稍微改动了两处记号之后,林耀先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么短时间就做好记号,还仅仅只是第一个步骤,

  就看的几个人眼花缭乱,震撼无比,尤其是胡三儿跟梁初一两个,两个人心里居然都产生了一种无论如何,也要看着林耀先把这块空心石雕完的冲动。

  接下来是粗胚造型,以前林耀先完全用手工,工效自然缓慢了许多,毕竟是拿刀子刻石头,不是凿土砖木头,完全手工,费时费力也算是正常,但是现在老铁这铺子里面有不少现代化工具,配合起来使用那就不一样了,该切削的地方用砂轮机切割,该钻孔的有钻孔的钻头,这速度就几乎快了一半多。

  第一次粗胚,很快就出来了,不过这时候,还没人看得出来林耀先到底要雕刻一件什么样的物件出来。

  林耀先将切割好的空心石清洗了一遍,又拿在手上,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再次上图、记号,这一次上图记号的时间,比先前就要长了不少,也精细了许多,大约十来处,林耀先都是改了一次又再改第二次,最多的达到了四五次。

  接下来又是切削、打磨,这一次所用的时间,也几乎比先前第一次长了一半,第二次粗胚造型到了一半的时候,应该是到了午饭时节,林耀先肚子里一阵雷

  鸣,饿了,从吃过早饭之后,

  到现在,几乎水米没打牙,哪里还能不饿。

  没想到林耀先两口子一点儿要出去吃饭的意思都没有,他们两个也饿,但是他们更希望把这两块空心石做完再说。

  梁初一抓了抓脑袋,再精彩,再好看,饿着肚子总不是个事啊!

  “要不就近找个地方,随便吃上一点,再过来看看怎么样?”

  胡三儿是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但是又不愿走人,听梁初一说就近找个地方先去吃上一顿,顿时迫不及待的就要往外闯。

  只是刚刚才走两步,便又倒退着回来了。

  老铁带着两个人进来,后面的两个人很显然是饭馆里的服务员之类的人。

  梁初一跟胡三儿过来的时间很早,这会儿到了饭点儿,老铁不可能不准备着点儿,不过,让铺子里面的厨子来招待梁初一,肯定是有点儿丢份,所以老铁请了镇上有名的饭馆厨子,做了一桌酒菜送过来。

  林耀先两口子却是舍不得耽搁时间出去吃饭,梁初一也是笑了笑,跟老铁说就将就一下林耀先两口子。

  老铁晓得这一伙人讲究起来比谁都讲究,要是不讲究的时候,那绝对可以跟叫花子坐在一块吃肉喝酒的。

  见没人愿意去正经吃这顿饭,林耀先当下让两个服务员提进来一个提盒,一层层的打开,里面有七八个小菜,一个汤,还有饭,还冒着热气,估计是刚刚带过来的。

  胡三儿迫不及待的把工作台上清理出来一个地方,把饭菜放在上面,几个人或坐或站,就开始吃喝了起来。

  那老头子实在没想到这一群人,居然这么不讲究,随地儿饿了就随地儿吃,不过,老头三个人却只是看着,不去跟他们一起吃。

  胡三儿倒是一边吃,一边吆喝:“呵呵,还真是香,这一辈子,梁老板你想甩我胡三儿都甩不掉了…”

  吃完了饭,老铁让服务员撤走碗盏,让林耀先继续,只是老铁很是神秘的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跟着

  出去。

  胡三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走的,他要等林耀先把两块空心石雕刻出来,好估估价钱,好看看新鲜。

  于是,胡三儿出去搬了两把椅子进来,梁初一一把,自己一把,然后泡了壶好茶,等待林耀先两口子大功告成。

  梁初一本来想仔仔细细把林耀先雕刻的过程看完,可是,林耀先随手拿了一块翡翠,递到梁初一面前,笑说:“梁老板,其实这些东西很简单,最关键的是每完成一件,就非常有成就感,其实我感觉销售的就是这个,梁老板要不要试试?”

  梁初一笑了笑:“那还是算了吧,这些东西,都是林师傅你的和老铁的,随便弄一块,都是损耗,再说了,我看看就好…”

  林耀先笑道:“这些东西再好也就是个物件,身外之物就算毁了,也不过就是一点儿钱而已,关键是能够享受这个过程和乐趣。”

  不过门林耀先话是这么说,梁初一不肯去学,林耀先也不会去强求。

  不过林耀先一边打理空心石,一边继续淡淡笑道:“其实这个是很简单的,按照正规的步骤来说,第一步应该是相料,所谓相料就是在玉石原料上观察,判断是适合设计站立式制作还是横卧式制作…”

  如果就这么埋头雕刻,虽然屋子里面就有好几个人,但始终缺了些生气,再说,林耀先马上就要去中州跟梁初一合伙开厂,有些方面,林耀先就算不是刻意炫耀,也想在梁初一面前展示一些很基本专业技术。

  梁初一笑了笑:“这个我懂,也就是说要依据原材料的形状,看看做成什么样子物件的合适,做到心中有底…”

  林耀先笑了笑点点头,又接着说道:“第二步就是问料和选题,我们这里的原材料,估计以后大多是现成的,像你手上这样已经完全打磨出来的材料,问料这道工序就可以减免了主要是选题,这个就比较有些难,在基本掌握了材料的质地、颜色、纹理形态之后,得根据这块材料的形状及玉质颜色选择表现主题的玉雕作品。”

  “严格说来,造型美观质地优良颜色纯正的材料,

  再加上设计合理,构思巧妙的题材和精湛的雕琢技术,那么这个物件的价值就要超出自身价值的数十倍,所有说选题是十分重要、关键的一步,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数才行。”

  林耀先一边打理手上的空心石,一边娓娓说着,梁初一倒是听得很是认真。

  “最后两个步骤,就是设计上图和制作,只是最后在制作的时候,必须按照做上记号图形的线条用磨具雕琢作品雏形,然后再上图、再雕琢、如此循环若干次,由表及里,施展雕琢技艺,直至作品雕琢成功…至于最后面的上光那道工序,相对来说就简单了不少…”

  待林耀先讲完,梁初一试探着说道:“这块空心石料子,也就这么大了,我想着要是能够做成一件…呃,这么大的蛋形物件儿,这一头可以大些,这一头上面能够再可点儿什么装饰一下…”

  梁初一一边说,一边把空心石上面的几个想象当中的要点跟林耀先说了。

  林耀先一边看一边笑着说道:“没问题啊,以前我

  也做过帮人定制由客户提供造型要求的生意,呵呵…这块材料就交给我,你想要雕什么我就跟就雕什么。”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