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的意外

  “估计时间有多长?”梁初一问道。

  “我也只能估计,差不多应该是在今天中午前后。”付天鹏盯着那些血迹,答道。

  付天鹏的估计没错,喜娃子是吃了中饭才出门的,说是要来这边转转,弄些木料回去盖猪圈,但后来一直都没回来,要不是家里有急事喜娃子媳妇儿过来找,恐怕都不会晓得喜娃子是出了事。

  付天鹏问了一下旁边的人,原来喜娃子吃饭的时候还喝过酒,不过喜娃子身上没什么明显的伤口。

  付天鹏跟沉吟了一下,说出一点儿自己的推断,喜娃子虽然喝过了酒,但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从现场的情况分析,喜娃子是掉进这个天坑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周围这一带并没有什么尖锐棱角的石头或者特别的荆棘树桩之类可以致人出现较大伤口的物体,也就是说,天坑边上这一摊血,并不见得就是喜娃子的

  。

  但坏就坏在喜娃子出来之前喝过酒!

  因此没办法排除喜娃子失足掉落天坑的可能性,至于这地上的一滩血,到目前为止,恐艾谁也没法子断定到底怎么回事。

  付天鹏这么一说,喜娃子媳妇儿泪眼朦胧,但是明显的松了口气,哭声顿时也小了很多。

  秦虎拿了纸笔出来,询问喜娃子媳妇儿一些情况,喜娃子媳妇儿含着眼泪,都一一作了答――秦虎是考古队的队员,什么事情都讲究一个精细和证据,估计是职业习惯使然,不过这种事情其实并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天坑这边,付天鹏因为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喜娃子,所以决定下去看看,不过早有村民准备粗大的麻绳,还有一根直径二十多公分的杉树杆,只等着看谁愿意下去。

  村民们准备的麻绳,也叫“麻红”,取的是“吉利”的意思,酒杯口粗细,一圈一圈的少说也有百十来

  米长,据说,这是专门准备着下天坑用的,以前有牛啊人什么的不小心掉下了天坑就是用这种“麻红”拉起来的,当然拉起来的牛,肯定是被摔死了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梁初一等人把自己带来的绳子也拿了出来。

  既然碰上了这样的事儿,梁初一也好、付天鹏也好,都不可能袖手旁观,再说了,梁初一等人不下去,这些村民也肯定会下去,但要说到专业技术,那肯定就不如梁初一等人。

  这一次出来,梁初一他们带上的绳子之类的东西都是质量最好的,价钱虽然贵一些,但是保险性能极高,就拿梁初一他们拿出来的指头大的一股绳子来说,这种绳子每一寸的拉力,都达到两百公斤以上,也就是说即如是胡三儿、孙胖子这样的体重,一根一百米长的绳子,在另一端足足可以承受两个到三个胡三儿这样的人,比起葛老爷子他们的“麻红”保险系数还要高上一半。

  有人支援下天坑而且还不需要报酬什么的,这些村

  民自然是求之不得。

  付天鹏跟梁初一一起,稍微跟葛老爷子以及喜娃子媳妇儿商量了一下,随即准备起来。

  按照梁初一的意思,那是什么都不用说,直接绑绳子下天坑,可是付天鹏到底是专业探险队的,照例是先用小绳子绑上一块石头试探深浅。

  有村民拿的是一圈指头粗的小“麻红”,这村民说这是以前用过的,长度大概在六十丈左右,估计也就是两百来米长短,一般的天坑应该都没这么深,不过这个天坑比较明显,很多年也没出过什么事,也就没人下去过,不过常常有人往里面扔过石头,大略晓得差不多该有好几十丈深浅,至于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付天鹏拿来一块三斤左右的石头,胡三儿帮忙绑在小绳子的一头,然后沿着天坑口子,跟付天鹏一起慢慢的将绳子放了下去。

  这时,喜娃子媳妇儿又是一阵放声大哭,梁初一回过头去发现是孙胖子跟了过去,正在安慰喜娃子媳妇

  儿。

  孙胖子虽然不是落枫坡的人,但是跟葛智华是道上叔侄,也没少来过落枫坡,所以算是个熟人。

  只是孙胖子越是安慰,喜娃子媳妇儿就哭得越是伤心,仿佛是她自己亲眼看见喜娃子从这儿跳下去了似的。

  这时秦虎也过来,满面疑惑的对梁初一说道:“根据喜娃子媳妇儿的说法,喜娃子中午只会出了门,就一直没有回家的,如果要说遇害,这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可是根据他们的描述,喜娃子根本不会有什么仇家,大家乡里乡亲的,就不可能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导致杀人灭口吧,所以我觉得是他自绝的可能性较大――临出门前,他们两口子吵过架。”

  梁初一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子,付天鹏已经说了喜娃子掉落天坑的可能性只有五成的几率,但付天鹏没法子解释地上的血迹这事儿。

  但是秦虎说,喜娃子出门前跟他媳妇儿吵过架,这事儿就有些复杂起来,也就是说,喜娃子因为吵过架

  ,一时想不开,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这也有个很致命的地方,要是喜娃子自绝,除了跳天坑,要死的法子多到数不清,也犯不着在跳天坑之前,怕自己不能死得彻底,还先捅上自己一刀什么的搞得满地鲜血。

  毕竟一个人要是想死,那方法多的是,直接往天坑里一跳,既省事又不麻烦。

  喜娃子是本地人,晓得这里有个天坑是绝对的事,说不定到底有多深他都清楚,真要想死,直接跳进去不就了结,还脱了裤子放屁,先捅上自己一刀把自己的血迹留在上面,绝对就是多此一举的事了。

  说到是被人杀人灭口,好像也说不过去,这周围,没有打斗过的痕迹,这是梁初一晓得的,也是葛老爷子等七八个人都可以证明的,这周围野草虽然枯黄,但是被人践踏过了的痕迹还是很明显的,没有这些痕迹不说,灭口的人还留下这么大一滩血迹,连最简单的伪装都没做过,这就很难让人相信了。

  然而,因为现在不能确认这血迹具体留下来的时间

  ,以及到底是不是人血,所以梁初一连这两个想法都不敢说出来。

  所以说,这一切都还是个谜。

  只不过梁初一学着付天鹏把野草枝叶的血渍沾了些,放到鼻端稍微嗅了嗅,不过,梁初一有些失望了。

  梁初一用自己的能力“看”一下,这血是怎么回事,但是梁初一“看”到的东西很模糊,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梁初一在这些血迹上只“看”到一大片巨大的阴影。

  梁初一没法子分辨出来那盈盈是怎么回事。

  而且,梁初一试了好几次,都依旧只能看到那一片阴影。

  这让梁初一猛然想起葛老爷子说过的,落枫坡疯了的人说见过山神什么的。

  山神什么的缥缈的东西,梁初一自然是不会相信,但是梁初一却是真正见过跟“山神”差不多神奇诡异的东西,而最关键的是在啸江龙峡的山洞里见过的。

  这让梁初一忍不猜想起来――会不会这里才是水晶

  宫真正的入口?

  既然这样的话,反正都是要下去一次的,为什么不干干催促的借此机会下去看看?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胡三儿说绳子已经放到天坑底了,有个村民也上前试了试,确认已经到底了,再看绳子的长度差不多在八十来米左右。

  梁初一这次带来的高强度绳子,最长的也就一百米,这个天坑的深度,一根绳子也就足够了,另外村民的“麻红”,也有将近一百来米,要下到天坑底部也是绰绰有余,如此一来,就可以同时下去两个人。

  付天鹏早就拴好了绳子,不管是梁初一还是胡三儿,他们两个人无论如何都是会要下去看个究竟的,只要有他们中间一个人下去,付天鹏就义不容辞的要陪伴左右,这是一个职业探险队员的职责。

  第一个下去的是梁初一,不管怎么说,现场上除了他们几个年轻人,其余的都是七老八十岁的老人,让他们下去,肯定是不可能的,再说,梁初一也的确是想第一个瞧瞧下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付天鹏用的是粗大的麻绳,梁初一用的是自己带来高强度绳子,在下天坑之前,马玉玲倒是突然想到一件事。

  这一次过来,反正是梁初一花钱,马玉玲搞到几个短程通讯器,通讯距离在山沟里都可以达到四公里,这个天坑估计只有一百十来米,通讯就更不成问题。

  给付天鹏、梁初一分配好步话机,又依着说明书调好频率,试好开关和通话效果,又准备好照明的灯具,马玉玲这才放心大胆的让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人往下滑。

  付天鹏却是按照老规矩背包不离身,并且还让梁初一也背上,背包里有不少工具,临时要用就会方便很多。

  马玉玲因为要照顾喜娃子媳妇儿,本来想要跟梁初一一起去的,这时候也就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人慢慢的下滑,直至消失不见。

  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人下到天坑,这才发现,这个天坑,其实是一道东西方向的山体裂隙,上面十多米一

  段,是宽度不足两米的岩石裂缝,两手一伸,就能撑到两边的石壁,之所以天坑的口子只有两个平方大小,是因为这条裂隙上卡了一块大石头恰恰就只剩下这大桌子般大小的口子没能堵上而已。

  越往下,裂缝越窄,下到二十来米的时候,裂隙就仅仅只有不到一米五宽,除了石壁很是湿滑之外,以付天鹏的体力,手脚撑在两边石壁上几乎就可以不用绳子,不过,付天鹏绝对不会放弃用绳降,除了安全,起码用绳降能节省不少的体力。

  石壁越窄又有绳子保险支撑,下降的速度就快了不少,七八十米距离也仅仅不过半个多小时,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人就下到了底。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