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被忽略的事

  但是那人紧接着一句话,又让所有的人觉得不可思议起来:“人血是人血,但是这血,是加过一些抗凝剂,也就是说,这血并不是有人在现场上直接流出来的血,而是一些血液制品,简单的说吧就是血袋血,大家都晓得吧,正规的采集血液是通过加入抗凝剂和冷藏等手段阻止其发生凝固凝结后的血!”

  昨天被老铁敲了一棍子的胡三儿,瞪大了眼睛,问道:“谁他妈这么无聊,拿那啥血袋血来蒙人,这不坑了我们大家吗?梁老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他玛剥了他的皮!”

  “这个就不归我们管了!”验血的人不屑的瞥了一眼胡三:“上面的事,你是要剥他的皮,还是要把他大卸八块,那就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好了…”

  那人随后拍了拍手,说道:“好了,这上面的事情,我们就只能到此为止,接下来我要去准备下面的事了。”

  马玉玲在胡三儿后面,听那人这么一说,顿时疑云

  丛生,虽然马玉玲担心梁初一的安危,但是有些事是不能被忽略的。

  比如说为什么有人会来这儿搞这样事情出来,救援梁初一等人的人,为什么会是邱八爷的人?为什么梁初一刚刚出事,邱八爷的人就这么快过来?

  ――那小山一般的装备,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准备的齐全的!

  只是马玉玲回头看了一眼昏死过去的喜娃子媳妇儿,本来想要对胡三儿说点什么的,最终还是忍住了。

  偏偏胡三儿在马玉玲回过头来的那一刹那,也盯着马玉玲,眼里也是露出重重疑云。

  马玉玲却低声阻止胡三儿:“目前最要紧的事儿是梁老板的下落,其他的事儿,只能先放到一边…”

  胡三儿也低低的恨声说道:“要不把那个人揪出来,胡三儿我这辈子就算白活了!”

  不过,马玉玲看得出来,胡三儿的怀疑,也就是到底是谁在捣鬼,至于其他方面更加隐蔽、更加深层次的东西,胡三儿是没去想过了――或者是胡三儿根本想不到那些东西。

  大约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老郑了解完情况,一脸轻松的过来,招呼手下几个人,也差不多就是每一次出发前的注意事项等等例行动员,人家是比较正规的救援队,规矩程序还是要走到的。

  胡三儿跟马玉玲、江云山三个人,都向老郑提出要求,无论如何也得参加这次救援行动,也就是说,无论如何,这次要下天坑少不了他们三个人。

  老郑很是迟疑:“地穴探险,可不是一般游山玩水,除了要有严明的纪律,还必须具备非常专业的技术知识,更必须要具备随时献身的精神,你们都准备好了么!”

  胡三儿不服气:“别的不说,我们遇到过的那些危险你们遇到过么,实话告诉你,我们也是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出来的,这个小小的天坑,你让下我们也得下,不让下我们也得下,大不了咱们各干各的。”

  一听这话,老郑来了劲儿:“你就是胡三儿对吧,梁老板的兄弟,我告诉你,就你这样子,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是什么从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出来的,你跟梁老板感情深厚我晓得,但是你晓得什么是岩溶地质构

  造和溶洞探险的基本知识,你懂得什么是溶洞的地理位置、地质构造、水文资料、周围环境、生态植被的气候条件及与最近村落的距离等相关资料?你晓得地质构造复杂的岩溶洞进行各类救援探险需要的装备么?以及在洞穴里迷路,而且失散之后,该怎么做吗?这些,你都晓得吧?”

  老铁这时走过来,讪讪的跟胡三儿说道:“胡三儿兄弟,你跟马小姐两人的状态都不好,要不现在就别下去,反正下面的事情,他们应付得来…”

  胡三儿一腔恼意,瞪着老铁直吼道:“老铁你还说,你记住了,你敲过我一棍子,得赔偿我医疗费,这笔账回头我再跟你算!”

  老铁一份好心让胡三儿当成驴肝肺不说,还给骂了个狗血淋头,只得悻悻的退到一边。

  老郑几乎是轻蔑的看了胡三儿等人一眼,无论如何也不答应让这三个人一起下去。

  马玉玲叹了一口气,要求老郑到一边说话。

  见马玉玲等人纠缠不休,老郑板着一张脸,勉强跟马玉玲到了一边。

  离开众人稍微远了一些,马玉玲才对老郑说道:“对不起,老郑,你晓得下面的人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其他的我也就不说了,不管这次下去的结果怎么样,我愿意以我个人的名义,为你们救援队捐赠十万块…”

  梁初一出了事情,马玉玲本来就楚楚可怜让人心生怜惜,偏偏老郑最看重的又是钱,十万块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这就让老郑心里活动了起来。

  老郑犹豫了半晌,又说道:“马小姐,别拿钱说事,梁老板跟付队长的命,这十万万未必就能买得回来,不过…”

  顿了片刻,老郑又才说道:“不过我答应你,可以让你们三个人一起下去,但有一条,千万千万要听从指挥,要不然就算你给再多的钱也没用。”

  随后,老郑叫来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是老郑最得力的手下――这一次下去,这三个人老郑是必须得带上的,余下的三个人就是第二梯队。

  做第二梯队那是什么意思?

  预备队呗,也就是这一次下这个天坑,剩下的三个

  人极有可能没机会,因为老郑这一次要带着马玉玲、胡三儿、江云山三人下去。

  当然了,这是因为要下天坑,地面上也必须要有专业人员掌控和传送必要的设备和器材,原来预计的是上面只留两个人,但现在老郑多留了一个人在上面而已。

  老郑还算是尽职尽责,仔细检查了一遍马玉玲等人的装备以及穿戴,见马玉玲、胡三儿、江云山三个人还算是身手敏捷,老郑颇为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壮士出征一般大喝了一声:“准备好了吧,出发!”

  要下天坑,走在最前面的是老郑的一个有点儿瘦的手下朝天坑里扔了一根荧光棒,然后才扣好保险栓,开始慢慢的往天坑里下降。

  接着是老郑,后面是江云山,后面才是马玉玲,胡三儿被安排到马玉玲后面,老郑说这样的情况下,本来应该是让一个经验丰富的带一个菜鸟,这样比较安全。

  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马玉玲、胡三儿、江云山三个人身手也并不是菜鸟级别,所以在注意安全的

  情况下,可以随意安排自己的次序。

  最前面的是老郑的手下,因为有七个人,而且一次最多只能下去两个人,探路的那个瘦瘦的一个人先下去了,后面的,就是两个人一组往下滑。

  老郑等人几乎是按部就班,下降一段就停下来,然后进行铆钉加固,仅仅八十来米,六个人就几乎用了将近一半小时,才到达梁初一他们曾经落脚的那块石头之上。

  老郑等人在天坑壁上铆钉加固,其程序跟梁初一和胡三儿两人在白龙过江的绝壁铆钉加固一样,也是每隔一段距离就用电钻打上小孔,然后打上膨胀螺栓,铆上保险环。

  不过在白龙过江的时候,梁初一打孔的距离仅仅只有三四十公分,而现在老郑打的孔,垂直距离差不多就二十米距离。

  因此,这就花费了老正等人很多时间。

  只是这一次绳降,马玉玲、胡三儿、江云山等三个人的表现,就让老郑等人大大的吃了一惊。

  从体力上来看,就算是马玉玲这样一个女孩子,比

  起老郑的几个手下来说,几乎不会差上多少,而耐力,就算是马玉玲也几乎都跟老郑差不多。

  别看胡三儿满身的肥肉,进了天坑丝毫不含糊,虽然体重大但是力气也大,尤其是手力臂力老郑几乎没法子跟他相比。

  不大言语,性格接近老郑江云山,就更不用说了,一手绳降技术,绝对超过了老郑队伍里的任何一个人,很明显就是受过极为专业的训练的人,那身手、耐力就更不用说了。

  老郑暗暗吃惊之余,不由得生起一股要一较长短,一争雌雄的欲、望――要是在梁初一他们这一帮乌合之众面前丢了份儿,这事要是传了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那瘦瘦的小个子最先到达梁初一他们落脚的位置,在荧光棒的照耀下,也看见了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人曾经没能拉回来的那根测量绳,以及梁初一他们滑到,滑进黑暗的痕迹。

  由于石壁上像是泼了一层油料一般湿滑不已,几个人早用特殊的岩钉,把保险绳固定好了之后,然后才

  去取那根被卡住的绳子。

  也就是因为岩石壁太过湿滑,小个子去拉那根绳子的时候,一只手没撑住,整个人猛地往前一窜,甚至在一瞬间失去平衡,眼睁睁的看着就要掉下黑暗之中。

  虽然有保险绳拴着,但是小个子要是跌落下去,少不得要在岩石壁上撞上一下,这一撞,无论是轻伤重伤,小个子身上轻则肯定就会留下记号,重则有可能被重伤,然后立即送会地面,退出这次探险救援。

  在这千钧一发之间,站在小个子身后的江云山,双手撑住石壁,整个下半身突然抬起,一双脚钳子一般夹在小个子的腰间,竟然硬生生的把已经失去平衡的小个子夹了回来。

  江云山用一双脚夹住小个子往后一拖,又硬生生的把小个子按在落脚的石头上,过了片刻,江云山才慢慢的松开双腿。

  直到这时,江云山身后的几个人才发出“啊…”的一声惊呼。

  小个子坐在地上,半晌都没敢把眼睛睁开,许久,

  才“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想来也是被吓得够呛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