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性

  江云山身后的人,一个个到这时也才松了一口气,全部都抹了一把冷汗。

  老郑战战兢兢的,第一个对江云山说道:“谢…谢…谢了兄弟,要不是你…这小子可就废了…”

  江云山淡淡的摇了摇头,转开话题:“老郑,你认为我们有必要把这根绳子拉起来么?”

  测量绳,老郑手里有,而且是上面有标记的专用测量绳子,绕在一个线盘上的,就像是大号麻绳一般的那种,头上是一颗铅垂,不仅携带方便,而且长度超过五百米,最主要的是可以承受的拉力,是普通麻绳的十倍以上。

  老郑想了想:“还是算了,看样子他们多半也就是因为这根绳子才跌了下去的,现在在没有稳妥的安全措施保障之前,要取回这根绳子就太危险了,不值得!”

  老郑上前,把还在发呆的小个子拉了起来,送到自己身后,然后取出来一根荧光棒,折了一下,待荧光

  棒大亮之后,朝黑暗之中扔了下去,荧光棒带着一团绿莹莹的光芒,快速的往黑暗之中坠落,在岩石壁上弹撞了几下,然后消失不见。

  看着荧光棒消失在黑暗之中,老郑暗暗地皱起了眉头,这个天坑很深,至少不会低于五百米!梁初一跟付天鹏俩个人,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能活下来的几率,根本可以说是――零!

  没有人能够从五百米高的地方摔下来,还能存活下来,即使下面是很深的水,巨大的冲击力,也会使得人瞬间失去意识,从而被水溺毙。

  胡三儿低声怒骂了一句:“放屁!梁老板那么好的水性!”

  马玉玲却很是坚决的摇摇头,说道:“我能感觉得到,梁老板他们没有死,他们不可能会死!”

  “放心,不管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下到里面,去看一看究竟!”老郑毫不犹豫的说道。

  老郑在周围的石壁上打了好些孔,又将膨胀螺丝钉了进去,然后装上保险环拧紧螺丝,把安全保障做到了位,然后才去放下的测量铅垂。

  铅锤放完,也证明了老郑的推测,这个天坑,到现在他们站着的位置算起,下面还有五百一十二米,也就是说,加上上面这八十多米的高度,总深度已经超过了六百米,这是极为少有深度的天坑!

  老郑以前从来就没下到过这么大的深度,以前,下过最深的洞穴,也不过就三百来米。

  老郑把这个情况跟大家一说,江云山眼里顿时露出一股少有的兴奋,目前来说,已经探明的,最深的天坑,也就六百六十多米,那还是国外的探险专家,带着最先进的探险设备,以及强大的团队,历时半个月之久才探明的,那个国外的探险专家,也因此一举成名让家户喻晓。

  只不过是机缘巧合,现在就有这样一个一举成名的机会,如何不能让人兴奋不已,何况,只要下到下面,那就是名、利双丰收,就算只有十万块,七个人平摊下来都还有一万多呢!

  人生能有这样的一次机会,足矣!

  最主要的是,这一战,可以让老郑等人从今往后身价倍增!

  有的时候,人其实挺复杂的。

  即使先前吓得要死的小个子,这时候也站了起来,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就更不用说眉飞色舞已经按耐不住的后面几个人了。

  老郑自然更是比谁都清楚这次下天坑的意义,不管能不能找到要找的人,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无论如何也得好好的把握才行。

  于是,老郑用通讯器向地面上留守的三个人人通报了一遍情况,并含蓄的说明了这一次名利双收的机会难得,必须要万分小心,紧密配合等等,然后才是需要的材料器具。

  留守在地面的人自然明白这一次的发现和意义,一个个的自然是心知肚明老郑的意思,几个人自然也就格外卖力起来。

  随着上面的人齐心协力,各种器具、材料,源源不绝的运送下来,下面的胡三儿、马玉玲、江云山以及老郑一起动手,在岩石壁上凿洞的凿洞,铆钉的的铆钉,加固的加固,接绳的接绳,一众人等,忙了个不亦乐乎。

  搭好再次下降的平台,老郑并没急着马上就再往下降,而是吩咐大家赶紧吃上一点干粮,从现在开始,每次下降一定的距离之后就的再想办法搭建平台,然后再下降。

  不过说是搭平台也就是用电动钻机,在岩壁上凿上一个小洞,然后把搭平台用的钢管插进洞里,这样,不管是栓保险绳还是踏脚,都有一个坚固的支撑点。

  这个天坑的缝隙不算太宽又是两边石壁,所以搭平台也就是在石壁上钻上小孔,将保险环固定之后,再将高强度钢管固定在保险环里,这样不但快捷而且相对来说很保险。

  不过因为材料和地形限制,每一个平台也就是几根钢管,插在两边石壁上的保险环里,留下合适的间距,除了让人立足还得堆放上一些必须的器材。

  ――这是没办法的事,这天坑里面比不得明崖上,就算是再高的明崖最起码来说是在明处,这天坑里黑黝黝,说不定危险就在下一秒就在下一米,一次下降一定的距离,这已经是很了不起,也是几乎就是老郑等人的极限。

  这当然不是说趴在绳子上往下降这一段距离,老郑等人就会支持不住了,相反,这样下降一段距离,对老郑等人来说是一件极为轻松的事情!

  但是不轻松的是到了徐亚搭建平台的时候,必须还要有足够的体力搭建平台,然后再探测、研究下一步的行动方案,毕竟这是在黑暗的陌生的环境里高空作业,其危险性高过露天作业不晓得多少倍。

  这就是老郑严格控制每次只能下降固定距离然后立刻就搭建平台的原因。

  而老郑控制每一次下降的距离,基本上就在一百米左右。

  简单的吃了喝了,这一次由老郑亲自上阵探路,第一个下去,八九十米的距离,仅仅四五分钟就到达位置,然后是他的几个手下,两个人一齐停在最有利于搭建平台的位置上,然后才开始钻孔铆钉。

  等两人站稳脚跟,后面的人才带了一部分器具下到下面。

  由于上面已经做好了平台,相对来说是十分安全的,所以,胡三儿、马玉玲,江云山三个人就被留在上

  面,帮着运送材料器具,把搭建下一个平台的材料用绳子绑好,然后用滑轮送下去。

  如此,下台阶一般,等胡三儿等人下到第二级台阶,所有的人都差点累瘫了。

  绳降不累,但关键是搭平台。不过,严格的说起来,就算只是这些看似简单的平台搭建,在这个天坑里面,都是一项几位浩大而且系统的工程。

  累,那是必然的。

  胡三儿倒是觉得这样走走停停,走一段停一段,看着挺轻松,但其实远远不如直接一降到底更轻松,所以,这家伙半躺在几根钢管搭成的平台上问老郑:“哎,那个老郑,能不能不搭或者少搭,这都累得跟哈巴狗差不多了。”

  老郑“哼哼”了两声:“不说更大长度的绳子的承受了和安全保障,就这,就现在,你一口气给我趴两百米上去试试,看看会不会要了你的小命,要不搭平台也可以,但除非你下去了就不想再上来。”

  胡三儿心里惦记着梁初一,本来就不痛快,见老郑说的话里带着刺儿,忍不住嘟囔了一声:“行就行,

  不行就不行,什么叫下去了就不想上来,难道你愿意下去之后就不上来了…”

  “你…你要有那个本事干嘛不自己先下去,还非要我来!”老郑怒了起来。

  老郑好歹也是一个小头头,何况还是特地为了梁初一等人的事情而来,就算是夹杂了一些私心,但是也只是顺手捎带的事情,岂能不明不白的被人辱骂!

  再说,这三个人当中,马玉玲承诺给自己时万块钱,她算得上是老板,江云山救过小个子一次也算是恩人,他们两个都没吵吵嚷嚷嘀嘀咕咕,你胡三儿算什么东西!何况老郑一到这里,就跟胡三儿两个吵了一架,心里对胡三儿根本就没有丝毫好感,见胡三儿不阴不阳的,老郑心里哪能没火气。

  “我骂我自己!那又怎么了?难道你下去了就不想上来了么,我求着你要来的么?”胡三儿没好气的把刚刚说过的话又重复一遍。

  这摆明了就是不满老郑这样拖拖拉拉,耽误营救梁初一的时间。

  一听这两人都是火气十足,马玉玲两人赶紧劝胡三

  儿:“胡三儿,我晓得你心里很难过,其实我心里更难过,可不管怎么说,现在也是郑队长在帮我们,有什么话大家都好好的说,我们可不能忘恩负义。

  那边,小个子跟另外两人老郑近些,也是劝道:“老郑,不管怎么说,现在大家也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大家都少说两句,这以后,还必须得团结合作才成!”

  “屁!”老郑很少有的粗鲁的骂了一句:“谁跟他是一条船上的人,就算要团结,也不一定非得要团结这条肥猪!”

  倘若要是马玉玲或者是梁初一,或者是老铁、孙胖子,又或者是刚刚才认识的江云山,甚至是葛智华,不管怎么说胡三儿胖、肥,或者是“猪”什么的,说不定胡三儿会嬉皮笑脸,或者还会引以为傲。

  偏偏老郑这一句“肥猪…”让胡三儿顿时火冒三丈。

  虽然是在平台上,半躺半靠,胡三儿也忍不住霍的站了起来,指着老郑,怒喝道:“姓郑的,我是胖那又怎么样,你胖得起来么,看你那样儿,你小的时候

  ,你娘老子就是穷光棍一条,到现在都没能喂肥你,我告诉你,你娘老子都没得肥儿子的命。”

  老郑气怒至极,跟自己不对眼也就罢了,还把娘老子都给扯了出来,这口气如何能忍能让,当下老郑也是霍的站了起来,向前跨了一步,就要去扇胡三儿的耳光。

  这一帮人从来就是这样的德行,有了感情的时候吧,毫不犹豫去帮别人挡刀拼命,一个个的眼睛也不带眨一下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