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有洞天

  可是,要是有半点儿不对眼,也没人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合,想动手那就会直接动手。

  不过现在的平台上仅仅只是几根钢管,嵌在岩石壁上的保险环里面,而且其主要作用仅仅只是为了承载被陆续松下的材料物资所用,因此钢管当中空隙甚大。

  老郑他这一步跨出去,竟然一脚踩空,身子往前一倾直接就倒了过来。

  老郑的身手,也还算是了得,身子一倾之际,就已经伸出了双手,准备去抓身下的钢管,钢管是让他抓住了,但是偏偏不巧的是这跟钢管只是起辅助作用的,也就是说,是临时放在这里,并没固定稳当一根钢管。

  老郑虽然抓住了钢管,但也仅仅稍微把他撑了片刻,然后,钢管一滑,老郑也就“啊”的一声,向无穷无尽的黑暗中摔下去。

  就在这一刻,一只手疾快的伸了出来,一下子抓到

  老郑的衣服领子,硬生生的把老郑提在空中,本来,老郑身上也是系了保险绳的,就算真的掉落下去,也未必会摔成什么样,但是在岩石上磕碰那就绝对是少不了的,再说,以老郑的队长身份,才下来不到两百米就出现那样的情况,可以说就已经是失了手,再要继续下去,肯定就会有不小的困难。

  还好,这一只手,十分有力,提着老郑,好像没费多大的力气,就把老郑给提了上来,而且,还稳稳当当的把老郑放在已经固定好的钢管上这才松开手。

  老郑坐得稳了好片刻,才惊魂未定吐了一口气,然后去分辨救他一命的人是谁,但没想到的是抓他的人竟然是被自己叫做“肥猪”的胡三儿!

  不过这时候,胡三儿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别这样看着我,既然你对我佩服到五体投地,我也就不再计较你了,来,咱哥儿两拉拉手就算是讲和了!”

  说着,胡三儿再次伸出手来。

  老郑不屑的说道:“谁跟你五体投地谁跟你讲和,你不计较我,我还懒得计较你呢!”

  说归说,不过老郑见胡三儿伸着手,还是十分不情

  愿的,勉勉强强伸出手去,跟胡三儿握了一下,不管怎么说,刚才那个情况还是有点儿吓人,虽然不见得就会摔死摔伤,但临危之际,胡三儿还是伸出手来,拉了自己一把。

  并且还可以的说自己是因为对他“佩服”才“五体投地”,把自己的失手遮掩了过去,也算是给自己留足了面子。

  老郑这人对于面子,明显还是比较看重的,毕竟手下也有几个人就跟在眼前,现在,胡三儿都说不再计较以前的事,自己要是还要强撑下去就显得小气了,但是又不能直接就此向胡三儿丢份儿,所以也就只能心愿口不愿的伸出手去,像是被逼无奈一般跟胡三儿讲和,很是短暂的跟胡三儿拉了拉手,算是从此揭过不提。

  马玉玲、江云山等人俱都是长出了一口气,这两个人和解,对整个救援行动来说可以算得上是至关重要,现在两个人和解了,所有的人心里的一块石头也才真正落到地上。

  之后又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等到所有的人的体力,

  都恢复过来,大家才开始继续往下一个可以搭建平台的地方降落。

  然后是继续下降,搭建平台,休息,在继续下滑到下一个搭建平台的地方,继续搭建平台,休息,养足体力,然后是再下一个平台,如此周而复始,到了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虽然还没能下到天坑的底部,但是扔下去的荧光棒,已经看得一清二楚,测量绳显示,也就是两百二十米的距离。

  按照正常计算的话,也就还需要两个平台,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上面传下话来,因为材料器具的限制,也就只能搭建一处平台,也就是说,这一次,搭建平台的地方只能选择在一百二十米左右的地点。

  胡三儿质疑这个距离是否准确,问道:“老郑,我可听说了,一般正规的探险队,都有激光测距仪,怎么你们没有配备那玩意儿。”

  激光测距仪胡三儿当然是见过了的,而且这玩意儿付天鹏跟江云山都有,不过胡三而这家伙这么说,也算是给了他几分面子。

  老郑依旧是一副没有好气的口吻,说道:“这一次

  我们本来就是临时才接到通知的,又没说这天坑到底有多深,那些重型探险设备,我们也根本就没带,带来的主要是轻型,早晓得是这样的环境,那么重要的东西,我能不带上么!”

  不过老郑虽然口气生硬了些,但实实在在的在回答胡三儿疑问。

  “在洞穴救援里,带测量绳,还有个好处,就是一旦迷了路,这测量绳,还可以拿来作为引导绳,带你至少不用在一公里的范围之类不停地打转。”

  胡三儿“嗷”了一声,算是明白过来,记得有个走迷宫的方法就是用绳子,即使一下子走不出去,至少也能在最短时间之内快速回到原处,不过在地穴探险中,这个方法也有不足之处,就算拿着几百米的绳子,能不走重复的路,但是地穴之中,又岂仅仅只有几百米的范围,一个庞大的地穴系统,差不多都是以公里计算的,几百米的绳子,根本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搭建完最后一个平台,养足了体力,再往下下降,这一次,依旧是老郑打头,只是老郑才下降了不到五

  十米,便叫了起来。

  五十米以下,裂隙突然增大,形成一个穹顶,换句话说,脚下,是一处高达七八十米的洞穴大厅,老郑以及胡三儿马玉玲她们下来的天坑,就是这个大厅顶上的一个天窗!不管继续是裂缝也好是天窗也好,到了这个地步可以说是已经毫无退路,只能继续下降了。

  纯粹毫无着力之处的绳降,比起拉着绳子蹬着岩石壁一步步的下降,刺激了许多,也危险了许多,一个不好,就会直直的滑落下去,一个不小心之下,绳子和手套的摩擦就会将手掌烧伤,让人在剧痛之下,失去控制能力,从而坠落下去。

  所以,老郑这才出声示警,要上面的人改变先前下降的法子,注意控制自己的状态和速度,以免发现情形突然不对,一时之间慌了手脚。

  待老郑落到地面,脚踏实地,又看了看落脚之处是一块不大,只有十来个平方的平地,地面上满是碎石,周围尽是石笋石钟乳,作为来到这里的第一个落脚之处,也还算不错。

  老郑检查完毕,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这才用对讲机发出信号,地面上安全!

  同时,也发出一阵欢呼,六百多米的天坑,他第一个到达了底部,而且,才用不到十八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说,比那个用了半个多月时间耗费了无数先进器材的外国探险专家,起码快了十几倍。

  这的确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待其余的人全部都安全到达地面的时候,小个子等人自然又是一阵兴高采烈――巨大的洞厅里,显得有些暗淡的灯光下,小个子还特地用数码相机记录下这激动人心的一刻。

  老郑通过通讯器,向地面上留守的几个人报告了现在的情况,地面上的几个人自然无不兴高采烈额手相庆。

  只是一到达地面,胡三儿、马玉玲、江云山三个人就散开了去,他们不是来探险的,而是来找已经失踪将近两天的梁初一、付天鹏两人的,在地面上方圆十几米的地方看了一转,除了无数的砾石,石笋之外,却没见到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个人的尸体,甚至是血迹

  都没留下一片!

  再次扩大了范围,把的范围扩大到直径二三十米,也就是说远远超过了从天窗上掉下来,能摔出去的范围,但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哪怕是背包里的散落出来用具,就更不用说地上有什么血迹。

  没见着梁初一或者付天鹏等人的尸体以及掉下来的痕迹,马玉玲、胡三儿、江云山三个人又是高兴又是担忧,更多的却是奇怪,地上没有血迹、散落的工具、尸体,也就说明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个人,应该没有掉落到这个洞厅里来,极有可能就是还活着,这绝对是值得高兴的事。

  但是这一路下来,江云山他们也检查过,岩石壁上的痕迹,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梁初一他们两个从第一处平台摔下来之后,半路上就往其他的地方去了,这就是让马玉玲、胡三儿等人很是担忧也奇怪的地方。

  担忧的是到了现在,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个依旧是下落不明、生死不明,还有昨天用破棉絮辣椒熏飞虎的时候,那一声黄牛一般的吼叫,不见踪影了的火盆,

  两百来米的长绳,这一切,都是担心、奇怪的根源。

  马玉玲等人了将近一个小时,而老郑他们也是高兴之余这才想起,他们本来的职责,主要的职责,还是到这里来救人的!

  于是老郑把包括胡三儿、马玉玲、江云山等所有的人,都叫到了一起,简单的吩咐了几句要注意安全,不能脱离大部队之类的纪律约束之类的,然后让小个子放置了一个可以定点,指示方位的电子仪器,

  让小个子把各样电子仪器安置完毕,老郑这才拿出指北针,细细的校对了方位,然后首先顺着上面的裂隙方向,向北方出发。

  一路上老郑等人兴奋不已,胡三儿却是拿着自己的通讯器,不时打开,不断地试着跟梁初一、付天鹏联系,企望在突然之间就能听到梁初一的回话。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