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恐惧

  可惜的是,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个人的通讯器,都像是石沉大海一般,丝毫没有一点儿回应。

  在六个人的头盔灯以及射程较远的一只手电照耀下,地面上的石笋石柱,晶莹剔透,千奇百怪,有天地相接七八个人牵手都围不过来的石柱,有些石钟乳,折射出奇幻莫测的光芒。

  最让人目瞪口呆是一块巨石。

  说是巨石,那是因为马玉玲等人晓得,现在她就处在石头山体之中,所以说,任何高大的石块,都只能说是巨石。

  而这块巨石上千万年来的水滴,为它披上一层亮晶晶的外衣,而这层外衣,分明就是一道气势磅礴、飞泻而下的瀑布,虽然只有水滴“嘀嗒、滴哒”的在响,但那气势,绝对比万马奔腾还要来得激烈,以至于所有的人耳边,似乎都在响着飞流直下的气势,与啸江龙峡的白龙过江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过了这道瀑布,再往前走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洞厅的边缘,一个小得刚刚好能爬进去一条本地土狗的岔洞,除此之外,便是一片湿漉漉的石壁,到了这里,基本上算是再没有了前进的道路,只能倒退回去。

  粗略估计了一下,从放置仪器的位置,到几个人折返的那一点,也就是那个只能钻进去一条土狗的岔洞着两点之间,几乎超过了五百米,这一切都让老郑要小个子一一作了记录。

  在放置电子仪器的地方休息了片刻,稍微恢复了些体力,老郑又重新规划路线――这一次大家直线往南走。

  马玉玲等人明白,老郑他们这一帮人说是救援,现在却主要还是想查明这个洞庭到底有多大,这事情是明摆着的,既然在天窗下面没找到可疑之处,就说明梁初一他们根本就不在这里。

  既然不在这里,也就来个将势就势,顺便勘查一下这洞厅,至于梁初一的事情,就只能压后一步或者找到其他线索再说。

  胡三儿也是老大不乐意,倘若是一圈一圈的着往前走,就算是把这个天地坑翻个底朝天,胡三儿也是乐意之至,但是这一个点两条线的走法,分明就是把梁初一的事情不放在心上!

  这还叫救援吗!

  可惜的是老郑在出发之前,一再叮嘱任何人都不能脱离大队,要保持高度的纪律性,这一点,胡三儿、马玉玲等人都是点过头的,总不能立刻就打自己一个耳光翻脸不认吧。

  如此一来,马玉玲、胡三儿,就只能暂时先忍住异议,跟着老郑等人,一路往南而行。

  越是往南走地面上的石笋石柱越多,几乎就是一个迷宫,石笋石钟乳也更加多姿多彩,折射出来的光线,也更加迷幻神奇,稍不注意几乎就有迷路的危险,不过往南这边的边缘并不太远,差不多也就只有两百来米,也就是说,这个洞厅南北方向,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七百多米。

  七八十米高将近七八百米宽,这样一个超乎想象的

  空间实在是难以想象这是如何形成的,以及人在里面一想到上面就是五六百米的山体,那种心惊肉跳的恐惧,实在难以找到恰当的话语来形容这种惊险。

  有时候,也因为未知所以不可怕,反而是未知一旦变成了已知反而就会恐惧不已,就拿现在的胡三儿来说,他就很是担心,如此广阔的空间,你说万一要是上面塌方下来,自己就永远没有重见天日的可能了,就算是千百年以后的考古队,恐怕也挖不出来,胡三儿这么一想,越是有些担心,除了担心梁初一跟付天鹏也担心自己。

  转头过去看马玉玲、江云山等人,胡三儿惊奇地发现,马玉玲、江云山两人,虽然也有担心,但却不是胡三儿现在那种恐惧。

  只不过老郑的几个手下却是真正的担心,虽然不晓得他们在担心什么,但是很明显的看得出来,他们的脸上都是一种恐惧,莫名其妙的恐惧。

  到达南边最边缘的地方石壁最近处,能看到的有三个高矮不一宽窄不同的岔洞。

  中间的这个最小,可是一站到这个小小的洞口面前,便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寒意,从脚趾尖,一直到头发梢,俱都颤抖哆嗦起来的那种寒意,让人在洞口面前稍站片刻,便不由自主的想要赶紧离开。

  其他的人往这个小洞面前一站,也就想着要果断离开,偏偏胡三儿走到洞口前面,才略略一顿,身上的皮肤不但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头发以及身上的汗毛,突然就像是要炸开了一般,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

  因为他这种感觉,忽然之间就让他想到曾经遇上的鬼手藤或者蠕虫!

  见到鬼手藤或者蠕虫的时候那种无形的压力,以及那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让胡三儿永生难忘,现在这个小洞里面,也腾腾的冒出那一种气息,但是那种压力比鬼手藤上的威力还要凌厉好几倍,让胡三儿根本就抵挡不住。

  一顿之间胡三儿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好一阵子胡三儿才皱着眉头吐了一口气出来。

  胡三儿都是如此,老郑等人几乎是在那一刹那间,全都脸色死灰,二话不说连招呼都不跟马玉玲、胡三儿等人打个,撇下他们立刻就转身往回走。

  胡三儿见老郑等人直接往回走,当下强忍住心惊,招呼了马玉玲、江云山,紧紧地跟在老郑身后,穿过石柱石钟乳,一口气回到天窗底下。

  从南边的那个几个岔洞口回来,六个人几乎再没人开口了,全都是因为那种已经镌刻进心里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恐惧,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不易立刻再进行第三次探索,过了许久,大家的心情才恢复过来,老郑吩咐,现在休息,顺便生火煮些吃的,一来补充体力,再就是能好好的调节心态。

  但是胡三儿却站起来,劝道:“那个…老郑,既然这里没有梁老板…他们留下的痕迹,我看,呵呵,此地不宜久留,赶快做一些你们想做的事然后我们走人。”

  老郑不满的看了看胡三儿,但是口气却十分柔和的问道:“胡三儿,怎么啦?我没明白你的意思,我们

  现在不是…呵呵,这么多人…”

  胡三儿答道:“这个天坑里邪乎得很,尤其是刚才我们到过的那里,好像很那个,所以我想能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就不要耽搁。”

  老郑内心其实比胡三儿更紧张,毕竟,刚才南边那岔洞,那股说不明白的恐惧和压力,他是有亲身经历的,但是作为一队之长,如果在这个时候不能镇静下来,就会乱了阵脚的,即使真的立刻要走,也要做得比别人强悍一些,马玉玲明显的也觉得要走就必须得趁早,否则,很可能就走不出去了,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们却是也说不清楚。

  但是马玉玲、胡三儿都相信自己的直觉,直觉这里有说不明白的危险,潜意识里就有立刻主动避开的行动,所以,胡三儿、马玉玲喘匀气过来之后,就立刻准备撤离,看着胡三儿等人着手准备走人,小个子跟老郑两个手下也跟着动起手来,几乎是有些慌乱的检查起装备来。

  老郑虽然色厉内茬,却是故作镇定的呵斥起来:“

  慌什么慌,不就是一个洞口么,看你们这点儿出息。”

  胡三儿看了一眼老郑张了张嘴却没说话,胡三儿懒得说,一说的话肯定又会跟老郑争执起来。

  没想到老郑却找上了胡三儿:“胡三儿,你不是说你们是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出来见过大场面的吗?怎么就这样,不会是才听见枪声,还没看到枪,就屁滚尿流、连滚带爬跑出来的吧,呵呵,还有那个是谁谁,你们就这点儿胆子?”

  江云山虽然也是有心惊胆战的,但出于职业习惯,江云山还是觉得有必要在这里再逗留一段时间,毕竟在这里,可以采集很多以前都从来不会有的可靠数据。

  这些数据,可都是最为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江云山有了这个心思,恰好跟老郑的想法一拍即合。

  而老郑又是这里大部分人的头儿,自然是大力支持江云山,对几个想要就此离开的人一番冷嘲热讽。

  胡三儿叹了一口气,背好背包原地跳了两下,才淡淡的说道:“老郑,郑队长,我无意冒犯你,这世界上有些东西你没遇到过,你就不晓得有多可怕,你认为我说的是假的,那就算是假的好了,反正这地方不能久待就得立即就走。”

  老郑很是不屑的笑了笑:“很好,那你们是想直接往上回去,还是怎么走?”

  胡三儿微微一愣随即说道:“当然是这就回去!至少,梁老板不在这里,估计我们是在上面哪个地方错过了,我们得回头重新开始。”

  “不行…”老郑说道:“离开这里我同意,但是,我不赞同立刻就回去,我们才下来多久!这可是一百多米高,毫无着力点的爬绳,我不想任何一个人爬到一半就摔下来。”

  “你说往哪里走?”胡三儿问道,现在就攀绳回去其实胡三儿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因为那种压力和恐惧,让胡三儿也有些手脚酸软。

  “要走你先走,哎,那个谁,我们还有好些事儿要

  做呢,接下来我们往东,走了走了,都跟紧了,别走散了!”老郑说了一句,然后就开始按照自己预定的方向出发。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