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1)

  老郑一开始走,小个子等其余的人也就跟了上去,尤其是江云山,也不晓得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一边走还一边东张西望,然后往笔记本上写一些东西。

  不过这一次,大家靠得也比较紧了,一路上也再没心情去注意千奇百怪,五光十色的石钟乳石笋,一路上所有的人都是各怀心事,除了各自不时摆弄仪器就是在本子上写写划划,就是默不作声。

  一群人拖拖拉拉往东方向走了没几分钟,地势便开始往下降,而且越来越陡峭,几个人穿行在遍地的石钟乳石柱之间,心里也来越是惊讶,看来六百多米的位置,还并不是真正的底部,真正的底部,应该是在东方方向的这个角落里,从目前的地形地势来看,至少真正的底部极有可能将近七百米左右。

  抛开南边的那个让人心惊肉跳的洞口,以及未知的危险不说,现在老郑所到达的深度,绝对超过那个轰动一时的外国探险家所到达的深度,这是一个少有的创举,除了简陋的器材还有极为短暂的时间,这些都

  是前所未有的惊人之举。

  一行人顺利到达相对来说比较平坦的地方,这个时候估计距离放置电子仪器的地方,应该在一百五十米左右,但是这是平面距离,事实上从放置电子仪器的那一点开始,向东方走了不过几十米远,就开始向下,实际走过的距离差不多在三百米左右,但是,里根本不是这一边的边缘,因为地面上的石钟乳石笋遮挡,根本没办法晓得前面还有多远。

  由于完全黑暗,几只手电一起打开,也看不清楚头顶,到底有多高在这处稍微平坦一点的地方,稍微歇息了片刻,大家一起再往前走,地势依旧向下,由于渐渐远离南边的那个神秘的洞口,大家心情也渐渐轻松起来。

  路上,胡三儿主动跟江云山说起自己跟梁初一等人一起遇上鬼手藤和蠕虫等等怪异生物的事情,还极为着重的提醒说,怪异生物的那种让人极度恐惧的压力,跟今天遇到的那个洞口的气息如出一辙但是威力却强大得多。

  而且怪异生物的那种邪意死滞呆板,几米远之后就

  没有了感觉,而且因为那种死板呆滞的邪意,胡三儿等人还敢拔刀相向,但是这洞里的邪意却灵活妖异了许多,简直如同活物一般,所以,就凌厉了不少。

  再说,熏飞虎的时候,大家是亲耳所听那一声如同牛鸣的嚎叫,以及两百多米绳子像被钓鱼线一般瞬间消失不见,无一不说明这个地穴里也有未知的巨型生物。

  说不定,散发出来邪气的,就是那声如牛鸣未知生物发出来的,而状如牛鸣的未知生物的藏身之处,恐怕就是南边的那个小洞里,所以,才会发出那种妖异的邪气。

  虽然是众口一词,都说这里曾经有过未知的奇异声响与现象,但是老郑实在觉得有些夸大,无论那一种生物,不可能在没有事物的情况下存活下来。

  事实上,所有的人也明明白白的看到了,这大厅里,以及上面的天窗,都不可能存在可以食用的东西,甚至,连任何生物存活下来最基本需要的条件“水”都没大量存在。

  所以,老郑根本不相信这里可能存在任何所谓的位

  置的巨型生物。

  但是一说到“水”大家这时才开始注意起来,这个巨大的洞厅里,还真的没看见有什么特别大的水源,就算是滴水叮咚作响,却连一个像样的水潭,或者水洼都没有。

  在白龙过江的那个山洞里面,不管有吃的没吃的至少并不缺水,但是落枫坡这里的海拔要高得多,而且地下的天坑岩洞也多,自然就没法能够积存大量的水。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这个天坑里面并没有大量的水!

  要是拿着水壶去到滴水的地方,一滴一滴的去接,怕是几个小时也未必会接满一壶,也就是说,虽然不会被渴死,但也不见得会活得很滋润,至少想要生火煮饭就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这里没有足够的水!

  而且,按照老郑等人先前预计,大凡地下世界,都不可能存在没有足够的水,何况,下来的时候,明明就看见岩石壁上有大量的水分,所以,先前基本上就没人刻意的去注意有水没水,而且,带下来的水,大

  家也没有刻意的保存。

  在地底下的石笋石钟乳之间穿行,上蹿下跳的本来就是一件极为消耗体力、水份的事,到现在,等大家注意到这个问题时几乎已经来不及解决了。

  老郑用通讯器向地面报告现在的情况,但是一拿出通讯器,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通讯器出了问题,根本发不出去讯号,拿出备用的电池换下也是毫无用处。

  恐怕除了进入地底太深,距离过远的原因之外,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说有些岩石层里面,还有大量能够折射吸收无线电讯号的矿物元素,或者还有不为人知的原因,总之现在大家跟地面上的老铁等人也失去了联系。

  一听老郑说已经跟地面上失去了联系,老郑跟江云山两人顿时有点儿慌了起来,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在这洞穴里,无论上去还是下来,因为太深,上下本来就已经很艰难,要现在直接回去,估计到达天窗的那个位置,人人都会严重脱水。

  天窗那里可是有一百多米高,可以说没人可以再严

  重脱水的情况下,还能爬上那一百多米的绳子。

  与老郑等人相比,胡三儿、马玉玲坦然得多了,但这并非是马玉玲等人不着急,相反,胡三儿跟马玉玲、江云山三个人比任何人都要担心,梁初一、付天鹏两个人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自己现在又陷入绝境,说不着急、担心都是假的。

  不过胡三儿、马玉玲都是经历过奇险的人,到了这种境地就算担心,就算是发愁,那也只是于事无补,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静下心来,想一想看一看能不能有其他的办法,要不然,不要说担心着急,就算发疯那又能怎么样?

  老郑倒是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也就只有继续走下去了,反正这地势看样子也是不断的往下,估计倒了底,肯定是能找到水的。”

  想想也是,老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洞庭里并不是说真正的没有水,而是水源太小,一滴一滴的终究还是有水,既然在洞厅里不能形成水洼水塘,那么这些水终究还会汇总归流的。

  到现在为止,现在的地势与天窗下面块地势落差高

  达一百来米长的,看样子还在往下延伸,从某种意义上说,或许,所有水份的汇聚之处,多半也就在这边了,说不定还有一条巨大的暗河,从某个地方出去,或许那也是另一条出路。

  江云山对地理地质的确有些研究,晓得老郑这么说其实是有些想当然,殊不知,有些地形根本是不能以常理推断的,尤其是有着庞大复杂的地下洞穴系统,说有水,水量就有可能惊人,说是没水,搞不好最多也就仅仅只能像现在这样,一滴一滴的,尤其是因为现在进入了缺少水份的冬季。

  只是老郑这么说江云山也不想反驳――现在反驳江云山的话,就是在打击大家的信心,浇灭大家心头的希望之火,这个节骨眼儿上这事儿无论如何是做不得的。

  果然,好几个人听了老郑的话心情顿时好了许多,甚至还建议立刻就动身,趁还没因为脱水造成行动困难,得尽量的赶快找到水源接近水源。

  大家一致点头称是,于是,几个人再度起身,从石钟乳石笋之间往下穿行,只是如此一来,几个人拖拖

  沓沓不知不觉间又走了将近一个小时,距离天窗那个位置慢慢也就越来越远,与那个地方的垂直高度又有了多高,可是并没有人发现传说中的水源。

  老郑或者江云山这个时候不再去计较这时节深入地底多少米,这是因为他们都晓得,他们早就已经打破了地穴探险的最高记录,再去计较单纯的深度,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了,最起码,就算你已经打破世界纪录,可是现在还有别人晓得了吗?

  想要让别人晓得,就目前的状况来说就还得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有机会出去让别人晓得。

  可是现在,六个人头上的头灯电池已经耗尽,以经开始动用为数不多的手电。

  这几只手电,还是马玉玲提供的,光亮充足射程也大,足足可以看清头顶上几十米高的岩石洞壁,但是万事都是有利必有弊,手电明亮,电池容量却又是最大的缺陷,只能不间断的支撑三个到五个小时。

  胡三儿一边摆弄手电一边对老郑说道:“我们这个手电也算是稀缺之物,说现在只能每一次动用一只,因为带下来的电池统共也就能够换上两三次,算成时

  间的话最多只能坚持上一两天,除此之外,生火煮饭的油料什么的几乎没有…总之现在一切可以照明的东西,都必须严格控制,毕竟,我们实在不晓得还要多久,才能找到出路。”

  继续顺着下坡走,是大家都点头答应过的,大家对自身目前的处境也是一目了然,胡三儿虽然只是带着建议的口气,但却是十分在理,所以也用不着老郑吩咐,大家一齐熄灭了手里能照明的工具,仅仅留下马玉玲手里一只手电。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