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去(2)

  老郑几乎是憋着一口气,摸索着抓着岩石壁上的细微裂缝或者是凸出的棱角,足足花了十多分钟才到达那个凹陷,刚刚踏进凹陷老郑就惊叫了一声:“这里是一个洞口…”

  马玉玲的想法没错,梁初一付天鹏两个人的确是进了这个看起来只是凹陷的洞里。

  马玉玲第二个到达凹陷,因为多了一条保险绳,江云山在洞口里拉,又只有四五米远,所以马玉玲过去的时候还算是挺轻松的,第三个过去的是小个子,小个子过去之后,喘息了好一阵子,几个人才安排胡三儿过来。

  胡三儿身肥体重,加上两只手掌又受了伤,虽然里那个洞口只有四五米远,想要学着马玉玲等人一般过去,那难度也差点赶上了登天。

  还好,后来马玉玲想了一个办法,距离也就只有四五米远,反正大家背包里有的是绳子,长的短的都有

  ,最短的也有十几米长,干脆把胡三儿捆起来――是用绳子捆在胡三儿的腰间,然后两头都用人拉着。

  到了马玉玲、老郑他们立足的洞口,老郑、马玉玲、小个子三个人再使劲把胡三儿拉上去。

  胡三儿等人想了想,觉得有理,便开始由平台上慢慢的往深渊里下去几米远,到了那个洞口下方,老郑、马玉玲、小个子三个人发一声喊,一起努力,拉系在胡三儿腰间的三股高强度绳子。

  胡三儿被三个人拉着,脚下湿滑难当,胡三儿忍痛想要将手撑在石壁上,以便稳住身形,可惜的是手掌触及岩石壁,便痛得胡三儿闷哼一声,立刻就撒开了手…太他么痛了!

  手上撑不住,脚下也踩不住,又不敢用脚去过份硬撑,马玉玲、老郑、小个子三个人又唯恐胡三儿在石壁上呆的久了,会大喊大叫,扰乱人心不说,还会出危险,个个都是拼着老命往上拉绳子,

  再说,那边的江云山等人也在平台上帮忙出一部分力,胡三儿摇摇晃晃,却像是坐着电梯一般,居然毫

  无困难的就到了马玉玲她们立足的洞口。

  接下来是江云山,后面是老郑的几个手下,胡三儿上了洞口也没闲着,每一个人过来的时候,胡三儿就像先前一般,在腰间系了一根绳子然后使出蛮力,直接把人拖到洞口,再由马玉玲、老郑、小个子等人帮手,把人拉进洞口。

  如此,后面的人几乎毫不费力地就进了这个洞口。

  人员、装备,全部过来完毕,马玉玲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就迫不及待的打量这个洞,不算大,两三米高,仅仅两米来宽,有很明显的水流的痕迹,估计雨量丰沛的季节,就有大量的水,打这儿流出来,落进下面的这个无底洞。

  现在是秋末初冬,而且又几乎有两三个月没有下过一场像样的雨水了,所以除了地上偶尔有一个小小的水坑之外,也是没见到大量的水源,但又由于长年流水,反而没有那些小型的石笋石钟乳,估计不是被水侵蚀冲刷得没了,就是被大量的流水携带的石块给撞击损害,直至完全消失。

  所以,地面上除了光秃秃的石头,就是细细的石沙,就地形来说还算平坦,当然稍微低洼的地方里,也少不了有一些圆圆的卵石,

  往前走不到十米远,就是一块低洼的卵石细沙的地方,中间,还有一个面盆大小的坑,约莫两尺来深,里面有将近半尺深的清水,这肯定是梁初一他们走到这里,也缺乏了食水,所以才刨开那些卵石,找出水源。

  一见到这汪清水,胡三儿迫不及待的拿出水壶,就要去装盛清水,然而,江云山却连忙伸手挡住胡三儿,叫道:“不能装,这水更不能喝…”

  “什么意思?”胡三儿听江云山一叫,不由自主的收起了水壶,莫名其妙的看着江云山。

  江云山将手电直接对准小小的水坑,这一瞬间,胡三儿等人突然之间才看清楚这个小小的水坑里,一群群的极为细微的东西在水里游动,那些东西很像是蚊蝇幼虫,但比蚊蝇幼虫还要细小了很多倍,要是不注意的话还真看不出来。

  江云山苦笑了一下:“这个洞里的环境,很是奇特,温度不高不矮,很是适合微生物生长,这水坑里的水,不被挖出来还好,一旦挖出来这样的水坑,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许多微生物在里面大量繁殖,所以这个低洼地里的水,恐怕都不能喝了。”

  “嘿嘿…说得好像也有些道理…”胡三儿苦笑了一下,拿着水壶把水壶里最后一小口水倒进嘴里,又摇了摇已经倒空的水壶,到现在为止,胡三儿身上带的水算是真正的用光了。

  一看胡三儿喝水,小个子顿时也觉得口干舌燥,只是他拿出水壶来时,却是跟胡三儿那空壶一样,里面哪里还有半滴水,愣了片刻,旁边却伸出一只白生生的手出来,手里拿着一只水壶,还把水壶送到了小个子的眼面前。

  是马玉玲,这一路上下来,马玉玲消耗的水最少,到现在都还有半壶,小个子迟疑了一下,不大好意思去接。

  马玉玲淡淡的说道:“喝吧,我一个人喝不了这么

  多。”

  半晌,小个子才接过水壶,浅浅的抿了一口,然后把水壶递给江云山,江云山叹了口气,他的水,早就喝光了,一直都是小个子跟老郑两个在照顾着他的,到现在,三个人的水壶里,都是空的了。

  江云山也是勉强喝了一小口,然后把水壶递给老郑,老郑默然接过马玉玲的水壶,放到鼻子下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像一个老酒鬼,打开酒壶之时,必定要好好地闻一闻那股酒香一般。

  过了片刻,老郑才仰头,张嘴,从水壶里倒了一小口水,然后把水含在嘴里,就像是在品尝珍藏多年的美酒一般,许久,老郑才把水壶交还到马玉玲手里。

  老郑当然不会把水当成是酒,而是老郑想起现在几个人手里照明工具,已经为数不多,头盔上的照明灯,早已经电力枯竭,所剩下的能支撑时间较长的,也就只有马玉玲她们三个人带来的几只手电,但是这一次带下来的电池不多。

  其中一只手电早就没了电池,江云山又把一只手电

  当成武器砸了“那东西”,剩下的手电,这一阵子一直都开着,可以说能有光明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至于说其余的荧光棒,烟火棒,那基本上可以说仅仅只是聊胜于无。

  可是前面的洞,前面的危险,前面的路程,不晓得有多少,不晓得有多远,所以,老郑只是心下怆然。

  江云山看这情况,勉强笑了笑说道:“大家不要灰心,相信前面不但能找到水,极有可能还会找到付队长跟梁老板他们,他们两个都走过了,肯定能回到地面上的。”

  马玉玲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良久才说道:“是我对不起大家了,对不起…”

  胡三儿在一边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不是说过了‘老天不绝无路人,柳暗花明又一村’吗,没准儿,再往前走一百米,前面就有一堆篝火,上面烤着一大头羊,嘿嘿…美酒、饮料,柔软的大床…应有尽有什么都有,你们用得着蹲在这里大发感概吗!”

  小个子想了好一阵,突然说道:“我们还有些工具

  ,就从这里上去…”

  这次带下来的工具当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钻孔器,这是必须得随身带着的,小个子一说可以从这里上去,立刻就有专门背着钻孔器的人打开背包,将钻孔器拿了出来,准备开始钻孔,然后装上膨胀螺栓和保险环。

  只要装上这些,所有的人就可以原路返回。

  但让老郑和江云山都没想到的是,马玉玲跟胡三儿两个人却决定不走了!

  准确的说,是不打算跟着老郑等人一起回去。

  ――梁初一跟付天鹏还活着,而且也走过这条路,也就是说,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个人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要不然他们肯定也会想办法原路返回,而不会是选择继续走下去,但他们继续走了下去。

  或者,跟着走下去什么收获也不会有,但也说不定就会有巨大的收获。

  对于别人来说,这或者不值一提,但对马玉玲跟胡

  三儿来说,说不定就会错过一次饕盛宴!

  因为这关系到马玉玲的终极目标。

  就算是对胡三儿来说,也意味着一个很重要的选择。

  负责打孔的老郑一个手下,拿了钻孔机,去到凹陷旁边,开始准备打孔,可是才钻了一个孔,钻孔器突然之间就停止了工作,还以为是钻孔器的电力什么的故障,但是换上新电池之后,却依旧没办法让钻孔机工作。

  钻孔机没法用了,这也就意味着再要徒手往上攀爬,就已经没有那个可能了。

  ――因为头顶上那条石梁的根部突出来不少很大一块,在这个洞口上方形成一道屋檐,在没有任何攀爬辅助工具的情况下,别说脚下就是黑洞一般的万丈深渊,就算地下一是一块平地,也是危险万分。

  何况,绝对不会做没有半点安全保障的事,这是老郑的原则。

  所以老郑叹了一口气,重新把所有可以当做是照明

  的东西都清理了一遍,然后把一只手电分给马玉玲,依旧要马玉玲照明,其余的人跟着。

  前面胡三儿跟老郑两人开路,马玉玲身后紧跟着江云山,最后是江云山、小个子等人。

  如此,一行人在这个蜿蜒盘曲的小洞里,艰难的向前行走。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