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帮粗人

  马玉玲含着泪,最终拿出水壶,淋了一些在胡三儿头上,这一路上,马玉玲的水她自己舍不得喝多少,大部分都用来为胡三儿降温。

  江云山咬着牙,费了好大劲,才伸出手,挡住马玉玲的水壶,艰难的说道:“马小姐,快走吧,我们剩下来的时间不多了,说不定,你早走一分钟,我们就多一份机会…”

  老郑跟小个子等人也是极力劝慰马玉玲,要她赶紧拿着最后的照明物,找到出路,再回来救援。

  不过,要马玉玲拿着最后的照明物去找出路,把最后的希望寄托给马玉玲,只是大家心里都明白,胡三儿、江云山两人失去了行动能力,老郑等人一路照顾着过来,没吃少喝的情况下,三个男人又强行带着两失去行动能力的人,基本上已经累得垮了,就算拿着最后的照明物,恐怕也走不了多远。

  除了在体力上,马玉玲现在比他们好上一些,最主

  要的一点,马玉玲心中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无论如何也会找到梁初一这样的一个信念,也就是这个信念,可以让马玉玲比其他的人更能发挥出更好的潜力。

  马玉玲摇着头,这里是地底不是地面上,要是在地面上要自己先走一步,不管是去探路还是去求援自己义不容辞,让自己先走,自己生死不说,浪费照明物就是浪费大家的生命,大家生存下去的机会,自己没有资格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接受这样重大的任务。

  正在争执不下,江云山突然间拿起一块石头,举在自己的头顶惨笑道:“马小姐,你如果不走,我立刻就死在你面前,或者你立刻就拿上所有的照明物往前走,你自己选吧!”

  老郑也说道:“我们身为救援人员,因为对实际情况估计不足,导致物资准备不充分,以至于现在让大家陷入绝境,就算没人去告我,也是我的失职,说重一点儿,我一辈子都将面对良心和道德的谴责和审判,现在,唯一能让我摆脱这个困境的人,就只有马小姐你,算我求你,好不好!”

  马玉玲泪如雨下,看了看胡三儿、江云山等人一眼,咬了咬牙,放下身上一切不必要的东西,留下一根燃烧棒,然后点燃最后一根荧光棒,头也不敢回的走了。

  看着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的那一点荧光,江云山放下石头,对老郑说道:“老郑,你后悔吗?”

  黑暗之中,看不清老郑脸上的表情,但是从老郑的语气里,江云山听出来,老郑不但没有后悔,反而有些轻松,就像放下了一个千斤重担一般:“人一辈子,有几次能遇到这样的事情?高兴都来不及,后什么悔!”

  一直不愿意作声的小个子,淡淡的说道:“我他妈特别后悔,我想说的话,被你们几个抢先都说了个一干二净,嘿嘿…看来,下次,我得抢先把这些话说出来才好…”

  其中一个手下在一旁说道:“现在说什么都是扯淡,少说几句话,保存好体力,待会儿出去之后,好大吃大喝上一顿…”

  洞穴的空间,越往前走越小,到最后一处发现梁初一跟付天鹏遗留下来的背包的地方,马玉玲稍微翻动了一下,没发现任何可用的东西,估计梁初一他们两个到了这里,也是弹尽粮绝,马玉玲不敢久留,拼尽全力在狭小的洞里向前爬行,荧光棒熄灭了,就用燃烧棒,最后一根燃烧棒熄灭之际,马玉玲脱下一件外衣,点燃,咬着牙继续往前爬行。

  一件外衣,就算是无论如何节省,能燃烧的时间不到两个小时,最后一丝火光熄灭之后,马玉玲几乎是闭着眼睛再往前爬,只是没爬上多远,马玉玲突然觉得落手之处一空,是遇到了岩石坎,或者是又遇到了地洞,马玉玲大叫了一声“梁老板…”然后整个人摔了下去。

  就在落地之际,马玉玲似乎听到一个很熟悉,却又充满惊喜,夹带着焦急的声音:“马小姐…马小姐…”

  模模糊糊之中,马玉玲看见有很多人,其中就有梁初一,而且梁初一正在喊叫着。

  马玉玲泪眼模糊,许久,才模模糊糊的吐出来一句:“胡三儿他们…就在那个洞里…不远…”

  然后,马玉玲不但泪眼更加模糊,到后来连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不晓得过了多久,马玉玲醒来,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人伏在床边,马玉玲微微转头,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完全是白色的房间里,这种房间,应该是医院!而且还是县城医院。

  动了动,手上有些痛,入眼处,是一个挂着吊瓶的架子,吊瓶里还有半瓶液体。

  只是马玉玲这一动,惊醒了趴在床上的那个人,这个人抬起头来,不是梁初一又是谁!

  梁初一眼里血红,不晓得已经有多少个日夜没合眼了,绝对是撑不住了才趴在病床上睡着了的。

  见马玉玲醒来,梁初一欣喜莫名,赶紧站起身来,低声问道:“怎么样,马小姐,你感觉好些了吗?”

  马玉玲咬了咬嘴唇,答道:“已经好了很多,对了,胡三儿、老郑他们呢?”

  梁初一一听马玉玲开口就问胡三儿他们,顿时有些不满的说道:“你还说,这几个家伙,没心没肺的,这会儿,不晓得又跑到那里去吃喝玩乐去了。”

  “这么说,胡三儿江云山的伤和毒,都好了?”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梁初一更是不满:“出来不到两天,这两家伙就活蹦乱跳,成天就嚷着这一段时间没吃好喝好,现在要放开肚皮大吃大喝去了…”

  马玉玲勉强露出一丝笑意,这么说所有的人都得救了,马玉玲也就放下心来,但马玉玲还是追问了一句:“没落下谁吧?”

  梁初一赶紧挺胸立正:“报告,保证没落下一个…”

  这时,一个女孩子护士近来,很是不怀好意的瞪了梁初一几眼,然后才替马玉玲检查,好一会儿,才冷冰冰的对梁初一丢了一句:“一切正常,你得注意让她多休息!”

  梁初一很是尴尬的笑了笑,连声说道:“谢谢护士

  小姐,我一定会的,我一定会的…”

  女孩子护士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马玉玲有些诧异,待护士出了病房,要梁初一把自己扶起来,半躺在床上。

  梁初一赶紧说道:“别,你可是听见护士的话了,要你好好的休息呢!别为难我好吗?”

  “你什么意思?”马玉玲更是奇怪,自己睡了这么久,一醒来之后马上又要去睡,哪里能睡得着,再说,马玉玲心里还有极多的疑问,想要好好的问问梁初一才行。

  梁初一一脸幸福的笑了笑,说道:“你还不晓得,我把你送进医院的时候,被人大骂了一顿!”

  “骂你!”马玉玲更加好奇,这平白无故的,什么人干嘛要骂梁初一。

  没想到梁初一被人骂了一顿,不但不恼火,反而很是开心地说道:“其实,我也真是该骂,呵呵,是该打…”

  说着,梁初一扬起巴掌,装模作样自个儿在自己的脸上,“啪”的拍了一把掌,不过声音虽然响亮,却不是真的狠劲儿的抽他自己。

  马玉玲奇怪之极,挣扎着要坐起来,梁初一赶紧又劝道:“马小姐小心,小心,哎,让你躺着休息,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马玉玲要坐起来,梁初一见实在劝不住,也就只好小心翼翼的把马玉玲扶起来,又小心翼翼的帮她靠在床上。

  马玉玲靠在床头,过了半晌才眼里含笑,口气却冰冷的说道:“梁老板,说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呃,对了!”梁初一一拍脑袋:“你看,我都光顾着高兴,忘了跟你解释了,是这样的,我把你送进医院的时候,大夫一检查,嘿嘿…可是看着你伤痕累累又是脱水又是极度虚弱,一个个的都要死不活,一问谁是家属,我说是我,整个医院里的医生顿时都翻着白眼对我,你看我这…”

  顿了顿,梁初一就苦着脸:“最关键的是,那些家

  伙都是以一帮粗人…在医院里闹腾得不行…”

  医院里面一下子住进了好几个喜欢高声大气的家伙,喝酒抽烟,打牌赌博又绝不节制,一个个的还能不被医院护士给凶得像狗熊似的?

  梁初一没说完,马玉玲便“噗”的一口笑了出来,马玉玲笑了一会儿:“都是你害的,你活该!谁叫你当时不带我一块儿啊!”

  “对对对…”梁初一笑着说道:“是我不对,确实是我活该!你啊,从现在开始就好好的休息…”

  马玉玲摇了摇头,不想在这这个话题上再说下去:“梁老板,喜娃子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休息,其他的事你就别管…”

  梁初一还没说完,马玉玲便打断他的话:“什么叫我不管,这事不完全弄清楚,你以为我会休息得好?”

  “好好好…”梁初一立刻举手投降:“我说,我说,你别乱动,我说还不成吗?这件事情,我还得从头

  说起,要不然,会有很多地方你会听不懂!”

  估摸着梁初一是被护士训斥得怕了,再就是被胡三儿他们问得怕了,不得不赶紧投降。

  那天,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个的绳子,一齐被飞虎咬断,两个人一齐往下落,可是在百忙之中,付天鹏抱住了梁初一,一躬身子,用脚掌和后腰背,死死地撑在天坑两边的石壁上。

  天坑两边的石壁,虽然是滑异常但是本来距离就不宽,两个人虽然在往下滑,但是付天鹏那样撑住石壁,下滑的速度其实并不快。

  下滑了一段,梁初一也反应过来,当下跟付天鹏两人一起努力,最后总算是稳住了身形,只是也不晓得两个人到底滑下来了多远,两个人稳住身形之后,就想立刻自救,但是因为石壁太过湿滑,每往上一寸都吃力异常,往往才上去不到一米却倒往下滑好几尺。

  无奈之余,梁初一偶尔间发现岩壁上七八米远的地方有个小洞,那里虽然不是个好去处,但绝对是个很好的落脚休息的地点。

  短短的七八米远的距离,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人差点费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爬进那个洞口边,洞口不大,也就一米多的高矮宽窄,只是不晓得里面有多深,梁初一跟付天鹏说,现在,只能先蹲在这里,等候上面再次有人来的时候,就可以叫过来施以援手了,付天鹏没说二话,那个时候,也确实只有如此了。

  只是两个人在里面呆了一阵,先是想用带来的步话机联系胡三儿,但是,不晓得是怎么回事,两只步话机都没有电了,接着梁初一跟付天鹏高声大叫了一阵,想要用叫声告诉地面上的胡三儿、马玉玲等人晓得,他们两个人还活着,但是被困住了,但是过了好一阵也没人答应。

  这倒不说,没想到没过多久,从上面飘下来一股辛辣之极的味道,这一下,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人有些发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虽然发懵,但是那味道越来越大,呛得两个人的眼睛几乎都睁不开,无奈之下,两个人只得赶紧往洞里钻,没想到这一钻,居然钻到那个黑沉沉的无底

  洞边上,梁初一检查了一阵,偶尔间发现无底洞里面有个地方,飘出来一股类似鬼手藤或者蠕虫气息的地方,梁初一很是好奇,便跟付天鹏两人用麻红下到那个马玉玲她们后来钻进的洞里。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