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盯梢

  先前马玉玲还只说这女护士只是为了自己好,加上医院规矩约束,所以对梁初一有些不满,但是听到后来,马玉玲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骂得好,他们这种人就该好好地这样骂他们!”

  对梁初一没什么好颜色,但是对马玉玲,这女护士却是挺亲热的,甜甜的跟马玉玲叫了一声“姐姐”,然后才说道:“姐姐,这个我哪能不晓得,现在的电视剧,电影,哪里都是这样的情景,可是,受伤也是男的为了女的受伤才对啊,哪像你们这样的,他屁事都没有,你却浑身是伤,晓得吗,我刚刚看见你那会儿我都心痛啊,你说他这是怎么来保护你的,一点儿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哼,要是我,这样的男人啊我早踢了他八回了…”

  这下子,马玉玲也苦笑起来,又是一位被被电视剧“毒害”过的女孩子!也幸好不是她,要是她跟着了

  梁初一,明白了梁初一,别说踢梁初一八回,恐怕就算是梁初一踢她八回,她也不一定就此撒手。

  既然这女护士“中毒”甚深,马玉玲原本想要好好跟她说道说道的,也就只能苦笑着算了,跟这样一个单纯的不行的女孩子计较,没用!

  如此,马玉玲在床上躺了好些天,才恢复过来,但是到了出院的时候,来接马玉玲出院的人除了胡三儿、江云山、付天鹏三人,一直都没怎么露面的秦虎、孙胖子等人都过来。

  老郑也带着小个子等人一齐过来。

  这一趟,老郑等人原本要大大的露上一回脸子的,但是后来发现,不仅仅那个天坑早让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个拔了头筹,而且要不是马玉玲舍命找来救援,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活着出来,如此一来,下到最深的天坑的事情,老郑等人也就只好压住不提。

  一见面,一阵寒暄之后,几辆车子把所有的人都带到许家店最豪华的酒店里,老郑说他请客!

  席间,老郑问起一个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梁初

  一跟付天鹏两个人,在地下洞穴里呆的时间不必老郑等人短,梁初一他们的照明问题怎么解决的?

  其实,这个问题不仅仅是老郑觉得奇怪,跟梁初一在一起的付天鹏也很是觉得奇怪,在地洞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其实真的没有了照明的东西,但是,在梁初一的带领下,居然摸索着走了出来,或许说这是因为运气太好了。

  一句“运气好”,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遮盖了过去,尤其是付天鹏这个亲身经历者,连他都觉得,如果不用“运气好”来解释,就再也找不出其他的解释了。

  到最后,老郑居然提出一个梁初一等人都意想不到的要求:很想跟梁初一等人一起,再下到那个天坑里面去一趟,去看看那个无底洞,到底有多深!

  梁初一等人自然是慌忙拒绝,尤其是胡三儿,咧着嘴巴笑道:“这一趟都差点没出来,你还想着还去,嘿嘿…”

  没想到老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往桌子上一

  放,说道:“这是马小姐给我的,说是里面有些钱,不过,里面的钱,我一分也不能要,我们的命,是胡三儿兄弟、马小姐如果还要钱,那我们哥儿几个就什么也不是了!”

  胡三儿把那张卡拿过来,捏在手里,嘻嘻的笑道:“本来,我们说过了的话,是不能又吞回来的,不过,哥儿们几个一片真心,我们也不能推迟,要不这样好了,今儿个,大家死命的吃,死命的喝,照着最好最贵的东西点,全部算是胡三儿我的。”

  老郑还想要说什么,胡三儿却吆喝着叫来服务员:“把你们店里最好最好的酒菜,可劲儿往这里端,今儿胡三儿我高兴…”

  胡三儿肯定是高兴了,这顿饭拿着马玉玲给老郑他们的钱请客,谁能不高兴?

  而那做酒店生意的,最怕的就是挑挑拣拣这贵了那差了的客人,最喜欢的,就是胡三儿这样的主儿,因为他今天高兴,何况这一帮人一看就真不是差钱的那一类人。

  这一顿饭,足足吃了两三个小时,这一帮人才尽兴而散,只是本来老郑说要请客的,没想到却让胡三儿付了帐,老郑等人心知胡三儿他们不缺钱,再说,胡三儿也已经有话在先,也就不再去跟胡三儿争。

  饭后,梁初一跟马玉玲等人自然是要再次回到落枫坡那边,跟老郑等人的解释,梁初一也就只说了那边还有些是需要处理,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梁初一也没细说,有些事情毕竟不是可以乱说的。

  没想到老郑等人也挺高兴,他们的器材,也都还留在那边,现在也要去取回来,大家又可以同路。

  可是带梁初一等人一看老郑他们的行李的时候,顿时又明白过来,老郑他们哪里只是去取他们的器材,分明就是想要再去看看那个无底洞,因为他们又带上了满满两车的器材工具――老郑他们是一定要再去看看那个无底洞的。

  不过这样也好,有些事情不趁热打铁弄清楚,恐怕一辈子都得惦记上。

  梁初一暗暗叹息了一声,但又不好多说,毕竟老郑

  他们去干什么事情,他也管不了。

  再次回到落凤坡已经是下午时分,老郑等人打发走请来帮忙运送器材的人之后,依旧住进天坑边上搭起的帐篷,不过,这一次老郑等人并没有即刻就要下到天坑里去的意思,看样子,这一次是要绝对准备充分才肯开始。

  梁初一等人因为天坑那边已经没他们什么事情了,只能撤回到葛老爷子的家里。

  梁初一等人不能去管老郑干什么,但是到现在为止,无数证据都证明喜娃子不是掉落进了天坑,至于喜娃子到底怎么回事直到现在也没有半点儿音讯,这就不是梁初一能够帮得上忙的了。

  ――梁初一跟马玉玲还得继续去寻找邱八爷,解开水晶宫之谜。

  第二天一早,梁初一带着自愿做向导的喜娃子媳妇以及马玉玲等人一路朝着白龙过江进发。

  这么久时间过去,也没找到喜娃子任何遗物,这就已经可以确定喜娃子应该不是出了意外还是什么,至

  于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只能慢慢的去找了。

  但是喜娃子媳妇儿感念的是,梁初一等人为了喜娃子,差点儿死在天坑里面,所以梁初一现在差一个向导,喜娃子媳妇儿自然是心甘情愿帮这个忙。

  ――喜娃子媳妇儿的老爹就是光叔!

  虽然光叔不能让喜娃子媳妇儿清楚很多那一片大山里的很多东西,但是在遮天蔽日的封山林里面怎么辨认方向,怎么找些可以吃的东西,喜娃子媳妇儿可是学得不少。

  而这两样,绝对是梁初一等人最为需要的。

  至于说攀山越岭,上树下崖什么的,喜娃子媳妇儿就算比不上付天鹏、江云山之类的专业人员,也还算是不弱。

  不过离开落枫坡才走没多久,梁初一就发现,跟在后面的第一拨人。

  因为隔得远,后面的人又刻意躲躲闪闪的,就没人晓得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梁初一发现了他们,靠的还是自己的耳朵灵敏才晓得的。

  但这这一开始上路,梁初一的鼻子里就嗅出来一股火药的味道,甚至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爆发开来的味道。

  但不管怎么样,后面的人身份不明,目的不明,梁初一也暂时只能忍着,不去理睬。

  出了落枫坡一路向东,也没按照什么路来走,尤其是开始进入封山林的边缘的时候,冷风瑟瑟,到处都是枯枝败叶,就算偶尔点缀几处常绿植物,也写得一片萧杀。

  喜娃子媳妇带了条狗,自家的,虽然有些老了,却是以前光叔带着巡山的,很机灵,喜娃子媳妇喊它“进财”。

  马玉玲到底生在国外,某些习惯终究不跟本地人一样――比如说对待进财,喜娃子媳妇儿就只当进财是自家的一只牲口,但是马玉玲却就觉得,既然是走在了一起,那也就是这些人当中的一员。

  所以马玉玲对进财特别好,是不是都用自己带着肉干去喂进财,或者抚摸进财的脑袋,一来二去,进财

  跟马玉玲也显得挺亲近,跟着马玉玲身边,时儿前面跑上一段,像是在探路,时而往后落上一段,像是在为马玉玲探路或者警戒一样。

  越往山里走,路越是难走,偏偏到了晚上又下了一场雪,虽然第二天一早停了下来,但是

  远远地看着那些山上一片白茫茫的,胡三儿等人不觉得什么,但是马玉玲倒觉得这样的景色很是壮丽,一边走一边看着,显得兴致勃勃的。

  这让江云山等人都很是有些吃惊,这里是高山地区,海拔已经不低,尤其是刚刚下过一场雪,地上溜滑一场,一般人走着都差不多一步一滑,可是马玉玲这样一个女孩子,背着几十斤重的装备,居然还跟没事的人一样,一路走得潇潇洒洒的,还观风望景。

  再往前走,前面出现了两条道路,一条是光叔经常巡山,但是这条路却不是往山岭子深处,另一条路是进入到山岭子深处的路,比较艰险,而且极少有人走过。

  梁初一自然是选择进入山岭子的路径,一路上虽然

  艰险,但也走得顺利。

  中午,吃过了午饭之后,梁初一再一次改变了道路,弃了进入到山岭子深处这条本来就已经很艰险的道路,上了另一条几乎只能用“兽道”来形容的小路。

  所谓兽道,就是野兽走的路――这一片山岭子已经封了很多年了,人迹罕至,自然繁衍很多野物,此时已经是深冬季节,又下了雪,很少还有野兽在上面行走。

  不过这里还仅仅只是封山林边缘地带,喜娃子媳妇儿以前跟一个跟光叔来采过药打过山走过这条兽道,随意还算是熟悉。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