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洞疑云(1)

  不过,现在是深冬季节,出来活动的野兽,几乎看不到影子。

  秦虎和付天鹏两个人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是两个人都是会功夫的人,腿脚很是利索,江云山、江云山、梁初一、马玉玲等人就更不用说了,走得很是轻松。

  从兽道的山崖下来,进入到一条幽深的溪谷。

  这条溪谷,说是幽深,只是相对于两边高绝山壁而言,绝对不是马玉玲等人在南方山地里见到的那种郁郁葱葱,森林覆盖的那种幽深,相反,这片山谷里,除了砾石块、碎冰块就是冰冷的岩壁,不但让人觉得不没有那种曲径通幽的幽深,反而有种幽暗、森冷,沉沉死气。

  在溪谷里找了个稍微宽敞而又避风的岩石后面,付天鹏让大家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走,简单的休息了半个小时,付天鹏这才催促大家起身赶路。

  接下来,喜娃子梁初一等人循着溪谷往上游走,由

  于地势渐高,两边石壁上便能渐渐看到冰柱,而且,冰柱愈来愈大,越来越多,到最后好多地方的冰柱都连成一块儿,形成了一幅幕布一般的冰瀑。

  付天鹏跟江云山都说,从这样的地方经过,就必须得小心了,有时候,即使是一声咳嗽,都能够引发冰崩,在这样的地方,冰崩比雪崩都要更可怕,一旦冰崩有可能在顷刻之间,就会掩埋大半个山谷,所以,能够不发出任何声响,那是最好不过的事。

  喜娃子媳妇儿也告诉梁初一等人,要千万注意脚下,别看这条溪谷,里面有很多很隐蔽的天坑裂隙什么的,这个时候口子上的野草都覆盖了一层积雪,一个不好就会掉下去。

  “你怎么会晓得这么多?”马玉玲小女孩子似的,吐了吐舌头,悄声问喜娃子媳妇。

  当然了,马玉玲好奇的是,喜娃子媳妇儿好像对这一带并不陌生!

  ――葛老爷子以及葛智华甚至是整个落枫坡的人都说,这片山林子被封了之后,基本上就再也没人进来过。

  可是喜娃子的媳妇儿很明显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清楚。

  没想到的是,喜娃子媳妇儿笑了笑:“以前我也跟着进山采些草药逮些野物到许家店换些钱回来补贴家用的,这一带我走几回,别看现在这些绝壁上到处都是冰,春天的时候还能采到好多能值钱的草药…”

  马玉玲笑问:“我们现在已经进封山林很远一段了吧…”

  “早着呢…”

  一路说着,再往上走,就进入到积雪更厚的地方,山上地势越高,积雪就化得越慢,何况现在根本就没有开会化雪。

  梁初一等人赶了一天的路,走的又是极为艰险的道路,所以一个个都很是疲累,就算是付天鹏都有些不大撑得住,一行人只好找了一处看起来比较安全的地方暂时栖身。

  说是安全,也就是看起来没有冰瀑冰柱的一处岩石壁下,一个凹进去少许的地方。

  一个个的喘着粗气,自己动手,搭好自己的帐篷,

  从负责饮食的孙胖子和胡三儿那里,要了点热水,吃的,然后就钻进帐篷里面去了。

  马玉玲把自己的口粮,留出来一些给了进财,这一路上,有进财前前后后的陪着,马玉玲的孤寂,倒是少了很多。

  到了第二天,雪下得更大,寒风呼啸着像是要将一群人身上的一点儿热气都刮走一般的恶毒,但是喜娃子媳妇儿冒着风雪,带着人翻过一道山梁,然后走上左边的一处绝壁上的兽道。

  这时,山谷里狂风呼啸,吹得一个个东倒西歪,站立不稳,狂风里挟带着雪粒,打在脸上,像被针刺一般的疼痛,一群人步履艰难,而且随时都有被狂风吹下绝壁的可能。

  好在付天鹏早晓得这里的环境异常恶劣,住了比叫充分的准备,也是一个比较笨的办法,用绳子将几个人栓在一起,这样,就算是体质最差的喜娃子媳妇儿,也能勉强撑得住。

  当然,马玉玲也没忘记用绳子将那条进财拴住,如此一来,一群人就像是栓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一群人顶着暴风雪,艰难地在兽道上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真要支撑不住,没想发现在绝壁上有个山洞。

  进到山洞所有的人才发现,其实山洞里面虽然能够遮住暴风雪,但是里面却更冷,光是外面的风就像刀割一样,这洞里不大,但洞口却是迎着风的方向,里面又无遮无挡的,刀子一样的寒风,直接就往洞里灌。

  加上这山洞里,在温度稍高的情况,应该有不少的地方在渗水,现在却是一片亮晶晶的冰柱冰锥,或者冰瀑,总之,说这里是山洞,还不如说这里就是一处冰洞。

  不过,也因为整个山洞里到处都是冰,灯光一照,里面立刻折射出无数奇幻的光芒,活脱脱几个人就置身在一座水晶宫之中。

  当然了,这个水晶宫,绝对不是所有的人都在找的谢长春的那个水晶宫。

  照例是江云山打头,在前面检查水这晶宫一般的山洞里边的情况,以便确定是不是足够安全,江云山往里走几十米远,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这才折回

  身来。

  付天鹏、梁初一等人早就支好了帐篷,胡三儿和孙胖子还取出炉子、食物,给大家煮饭。

  梁初一估计,一直都跟在屁股后面的那一伙人,应该用不了多大一会儿,就应该跟着进到洞里。

  可是足足等到孙胖子把饭煮好,几个人吃完了饭,然后又休息了一阵,都还没看到后面那一伙人的身影。

  见梁初一心里有事,马玉玲悄悄问梁初一怎么回事。

  梁初一想了好一阵这才低声跟梁初一说了后面有人跟着的事情,没想到马玉玲淡淡的一笑――在落枫坡出了下天坑那档子事,然后又去许家店住院好些天,薛大将军宝藏、水晶宫什么的还没透露出去一些风声那才是怪事。

  当然了,后面跟着的人,十有八九还是邱三的人!

  不过跟着就跟着吧,至少,在没找到真正的水晶宫之前,应该是不会出现较大的冲突的。

  不过马玉玲倒很是好奇,听梁初一说他们应该还没

  跟上来,那么这么大的风雪这么危险的绝壁兽道上,他们还没跟着过来,难到说已经找到了可以藏身的安全的地方?

  可还是这一路过来,大家都看过,走过的地方都没见着可以住人的地方啊!

  梁初一倒是希望这狂风暴雪,将后面跟着的一伙人全部掀到这绝壁下面去,省得到时候会多了很多麻烦。

  马玉玲倒是不忍,怎么说也十几条鲜活的人命,就这么被无情地掀下绝壁,落个死无全尸,未免太过残忍了。

  付天鹏跟江云山等人却是拿着地图迫不及待的追问喜娃子媳妇儿,这下一步该怎么样走,离白龙过江又还有多远,怎么走更节省时间…等等。

  喜娃子媳妇儿只是笑着一一解答,但很多问题,喜娃子媳妇儿也没法子跟他们说得清楚。

  几个人在洞里住了一个晚上,一直到第二天,梁初一等人都没见到尾随者追过来,梁初一也不由好奇起来。

  昨天这一段兽道,一路过来根本就没有可以宿营的地方,而兽道上本来就不安全,那么一直跟着自己几个人的后面那些人,他们现在怎么样了,难道,当正如同所期望的那样,被暴风卷下绝壁,葬身谷底下了?

  猜测归猜测,好奇归好奇,梁初一却始终不相信那些人会被暴风出落下绝壁,但这个答案会是怎样,梁初一等人暂时却无法得知。

  随着暴风雪越来越李海,绝壁上的狂风,几乎超过了十二级,人站在洞口,不但眼睛不能睁开,就连站都没法子站稳。

  不得已之下,只好暂时先在这冰洞里先住下来,等待暴风雪过后再说,好在这一次每个人都带上了足够的食物、燃料,水源也可以就地取材,几个人虽然被困在冰洞里,倒也不是十分着急。

  这些人大多是身强力壮之辈,这几天赶路虽然辛苦,但是经过昨天晚上好好的休息,都基本上恢复过来,只是这些人一旦恢复了体力,便有闲不住了起来,才躺在帐篷里小半天,几个年纪稍小的人,那骨头又

  开始痒痒起来了。

  也没别的意思,就是闲的无聊!

  一开始是江云山睡不着了,钻出帐篷去跟秦虎说,这冰洞里面的风,像鼓风机似的,都呜呜作响,这说明这个山洞应该是通的,要不去探探看,秦虎出于好奇,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要跟江云山两个结伴往里探洞。

  胡三儿也是骨头痒得出奇,想要活动活动筋骨,当下让梁初一带了马玉玲,跟在江云山和秦虎两人后面,一道往前。

  老铁这家伙虽然偶尔也出来探探险,但多数时间却是帮邱八爷办理其他的事情,而且还是以老板身份,走在别人的后面,就算是前一次跟着梁初一等人进入白龙过江也是保镖身份,以一个普通探险者身份正正经经,正正规规的探险,却是从来没干过。

  所以,老铁自然是不甘落后,拿了手电,跟在梁初一和马玉玲两人后面。

  如此一来,洞口宿营的地方,就剩下付天鹏、孙胖子和喜娃子媳妇儿等人。

  进财却是守在喜娃子的媳妇儿的帐篷边上,半步也不肯挪动,想来是除了要守护喜娃子的媳妇儿之外,估计跟着跑了这一路,也有些倦意了。

  进财不愿去,梁初一跟马玉玲也懒得计较,反正喜娃子的媳妇儿进财的主人,让它暂时陪在喜娃子媳妇儿身边也好。

  这冰洞里,前面几十米远,是江云山昨天就巡视过的,没什么特别,所以几个人走得很快,谁晓得越往里走,里面的景色愈加迷人,无数冰柱、冰瀑、冰笋,壮丽奇瑰,在几个人的手电光照射之下,流光缓转,异彩纷呈,让人流连忘返。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