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洞疑云(3)

  胡三儿嘟囔着说道:“我只是顺口说说而已,哪里有责怪他的意思…”

  梁初一笑了笑,这些家伙先前斗得那个惨烈,可是一转眼之间,居然又都忘记了似的,这帮家伙可真是一帮粗人!

  秦虎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付天鹏带了过来,而且,不但付天鹏来了,所有的人也跟了过来。

  幸好这些家伙都是会功夫的主儿,要不然还真没办法办到。

  付天鹏跟梁初一等人说,本来已经是偏离了计划好的路线,但大家都想过来看个热闹,但是没人守营地物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所有的东西都搬过来,免得顾此失彼,不过说好了,现在的情形只是节外生枝,就当时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完事之后,大家都得回到计划好的路线上去。

  进财见到梁初一跟马玉玲,挨挨蹭蹭着跟两个人撒了一阵欢儿,居然自个儿用牙齿拉开梁初一的背包,

  把梁初一为它准备的一块羊毛毯子拖出来,然后躺在上面睡大觉去了。

  看得梁初一等人忍不住哑然失笑。

  这会儿,江云山、秦虎,再也不分彼此了,联手帮付天鹏、孙胖子,喜娃子媳妇儿等人把身上的重负卸了下来,好让所有的人都喘口气儿。

  待付天鹏跟孙胖子江云山等人喘匀了气儿,梁初一指着那个有黑影的地方,让付天鹏过去看。

  付天鹏一看那团黑影,眼里止不住一阵好奇。

  本来秦虎过去的时候已经跟付天鹏等人说过了这里的情况,可是付天鹏还是好奇。

  但现在一见果然还有这事儿,就更忍不住好奇。

  付天鹏连问:“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地方有这种东西?”

  梁初一等人均是摇头,已经找遍了也就仅此一处,不过大家看付天鹏兴奋不已的样子,都问付天鹏,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值得付天鹏这么高兴?

  付天鹏解释说,根据秦虎的提供的情况来看,这应该是一具尸体!

  按说,在这样的洞里发现一具尸体,并不见得就有什么奇怪,可问题是,这具尸体应该是落枫坡的村民,如果打捞起来,也算帮落枫坡做了一件好事。

  也就因为这点儿事情,付天鹏兴致的确不错。

  ――毕竟有喜娃子媳妇儿在这儿,帮着落枫坡做的好事,应该算是看得见的。

  接着,秦虎笑着说因为季节关系,他对这方面所需要的器具早有准备,看来,自己还真是没算错,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

  秦虎说着咚咚当当的在背包里一阵翻找,拿了好几样东西出来,一个五升装的塑料壶,里面装着满满的一壶黄色的液体。

  一个不大的气压喷壶,估计是用来装塑料付了的黄色的液体的,另外还有一把破冰镐,秦虎的这把破冰镐,不是登山用的那种冰镐,也是专门用来破冰的。

  严格的说来,这破冰镐,其实就是一把十字镐略作改造而来的,其作用是专门破、挖坚冰,尖利的一头很长而且重,便于直接凿碎坚冰,而原本应该是鹤嘴锄的另一头,就被改造成半边圆筒形,筒身很薄而且

  类似一只小型的撮箕,便于将挖出来的碎冰收集起来或者从坑洞里面刨出来。

  梁初一看着塑料壶里黄色的液体问秦虎:“这里面装的又是什么?”

  秦虎笑了笑:“塑料壶里装的是生姜汁,生姜汁再加上一些东西就是坚冰的克星,千年玄冰万年玄冰,一沾上这玩意儿都会迎刃而解。”

  秦虎一边解说,一边将塑料壶里的生姜汁,灌了一些在气压喷壶里,然后开始压气。

  待觉得气压壶里气压足够了的时候,秦虎大致上在冰层下面的黑影范围内,挨个儿仔细地喷洒了一遍,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等生姜汁慢慢渗进冰层。

  仅仅只是过了一刻钟,秦虎觉得生姜汁已经渗透得差不多了,于是抡起破冰镐,开始挖掘冰层起来。

  生姜汁果然厉害,这才不到这会儿时间,不但已经渗透进冰层几近一尺,而且,被生姜汁渗透过的坚冰,如同糕酥,秦虎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将喷过生姜汁的坚冰全部挖开。

  不过,虽然挖了将近一尺来深,但是却没把那团黑

  影挖出来,反而是由于冰层被秦虎的破冰镐挖出星星点点的白痕再也看不见那团模糊的黑影了。

  秦虎再喷了一次生姜汁,再等一会再挖,然后再喷,如此往返循复,三次之后,那团黑影终于露了出来,的确是个人头,而是一具现代人的尸体。

  由于冰封,这具尸体保存得非常完善,是一个男子,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倒也算得上眉清目秀,因为下面还没被挖出来,看不出来下身的穿着。

  只是喜娃子媳妇儿一看见这具冰尸的脑袋面目,竟然“咕咚”一声,倒在冰面上,昏迷了过去。

  梁初一等人大吃了一惊,赶紧抬人的抬人,张罗帐篷的张罗帐篷,把喜娃子媳妇儿放进帐篷里面。

  这让梁初一跟马玉玲等人好一阵忙乱,又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秦虎一见到这具尸体,就会昏倒,各人心里都还嘀咕着,这是不是喜娃子媳妇儿遇上了什么古怪。

  ――被这尸体的冤魂上身附体?

  许久喜娃子媳妇儿悠悠醒转过来,一睁眼,喜娃子媳妇儿便呼天抢地着直叫:“喜娃子…喜娃子…”

  叫了几遍,喜娃子媳妇儿再度昏了过去。

  “喜娃子…”

  “这是喜娃子…”

  “喜娃子怎么会在这里…”

  梁初一诧异之极,喜娃子失踪了好些天,一直也没人晓得是怎么回事,直到现在,喜娃子终于露了面,但却是被深深冰封在这个水潭里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初一一脸狐疑的看着马玉玲。

  然而,事实上,不仅仅只是马玉玲有着极大的怀疑,就算是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很是怀疑――喜娃子不是说就上山砍几根树木回去盖猪圈的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连串问题,顿时塞满了梁初一等人的脑袋。

  这时喜娃子再度醒过来,睁开眼,流着眼泪说道:“各位兄弟,万望你能够帮我一个忙,来世,我做牛做马报打你的大恩大德…”

  这一次水晶宫之行,喜娃子媳妇儿本来是主动来当向导的,这本身就已经是帮了梁初一等人的忙,这个

  时候,喜娃子媳妇儿要让梁初一等人帮忙,多半是,要起出喜娃子的尸体,然后帮着送回去,让喜娃子不至于继续暴尸荒野。

  梁初一忍不住一声叹息。

  马玉玲也叹了一口气,不过,马玉玲想的,却是这件事情,梁初一要如何收场才好。

  休息了这一阵,秦虎自然不想辜负喜娃子的嘱托,见喜娃子媳妇儿稍微好转,便叫上江云山,两个人齐心协力,再加上老铁、胡三儿等人在一旁帮忙,花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把这个以经失踪了好些天的喜娃子起了出来。

  秦虎是考古的,对尸体自然是有些研究,一番检查下来,秦虎得出了初步结论,喜娃子身上没伤,应该是几天前失足落水溺毙的,但是后来这几天突然降温,水潭就冰冻了起来,以致喜娃子到现在都还保持着当时落水的样子。

  梁初一盯着已经摆在冰面上的喜娃子,脑子里慢慢的还原当时的情形。

  本来梁初一也不愿意在这事上面纠缠不休,不过现

  在这冰厅里的气氛压抑沉闷,没人愿意开口说话,梁初一又没别的事情可做,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这些。

  想着想着,梁初一还是回到了最初那个疑问,这喜娃子到这里来干什么?

  ――难道喜娃子也是来找水晶宫的?

  如果喜娃子是来找水晶宫的,那么,就他一个人?还有其它的人?

  梁初一还在想着这个问题,马玉玲却已经在开始询问喜娃子媳妇儿:“嫂子,娃子哥出来之前,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或者跟嫂子你说过别的什么没有?”

  喜娃子媳妇儿抽噎着说:“现在想起来,是有点儿奇怪…”

  马玉玲赶紧问道:“怎么回事?”

  “就是你们来那天之前,他去了趟镇上,回来以后也没跟我说什么,我就觉得有点儿神叨叨的,可是第而天一早就跟我说要去找几根木料盖猪圈,可我们家的猪圈是早就盖好了的,当时我还以为是要从新再盖一间,可是…我们家的情况…哪有闲钱去重新盖一间

  …哪个晓得他跑到这里来了…”

  马玉玲转头看了一眼梁初一,那意思居然是“还不都怪你”。

  梁初一顿时有点儿懵――在来到落枫坡之前,根本就不晓得有喜娃子这么个人,喜娃子家里有什么事跟和自己没半毛钱的关系,马玉玲这怎么又怪上了自己。

  可是,稍微想了想之后,梁初一顿时也有些后悔起来,说不定喜娃子这事情,还真是跟自己有些关系了。

  在龙峡村白龙过江那儿,自己闹了多大动静,可能自己根本就没去注意那事儿。

  在自己眼里,就是去找找邱八爷的下落,可是后来呢――害了真正的龙胡子,就算那帮土夫子甚至是老铁他们都损失了好些人。

  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可是偏偏龙三儿他们有东西带了出来。

  这事儿虽然没人拿到明面上来说,但是从孙胖子的作为来看,暗地里能少得了一些风声?还有就是,这

  一次寻找邱八爷的事情,更是大张旗鼓的招兵买马,尤其是在许家店耽搁的那一天当中,还跟人吵架什么的,现在看来,多半就是这些原因造成了喜娃子出现意外这事儿。

  不过梁初一心里也有着巨大的疑团:喜娃子如果的确是在找水晶宫,完全有可能是跟自己这一伙人一样,走到这里而到了这个洞里准备宿营的时候才失足落水,在后面几天暴风雪当中水潭结冰,所以喜娃子也就被冰封在里面。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