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计划

  可是,问题恰恰就出现在这里,从各个方面来看,如果喜娃子是一个人,在当时的条件下,喜娃子不能可用仅有的物资贸然进到这个洞里这么远,或者说喜娃子不可能为了欣赏洞里的风景,把弥足珍贵的照明物浪费掉。

  躲避风雪,就在洞口躲避好了,没必要也不可能将单薄的物质浪费掉。

  如果是梁初一一个人碰到同样的情况,梁初一就绝对不会把仅有的物资补给轻易地浪费掉,自然也就不会跑到这里面来看风景了。

  闲得无聊,就算闲得蛋痛,闲得闭着眼睛去数羊,梁初一都不会。

  在没有足够的物质补给的情况下,浪费任何仅有的物质,那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不负责,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梁初一不会,马玉玲不会,付天鹏不会,所有的人都不会。

  但是喜娃子这么做了!

  而且,喜娃子还应该懂得水性――从喜娃子媳妇儿嘴里,梁初一也得到喜娃子懂水性这一事实的依据。

  老话说,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不离阵上亡,会水的被水淹死,这话如果是针对喜娃子的话,明显就有很大的谬误。

  喜娃子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死在不应该死的地方。

  这不是很矛盾的地方么。

  那么,喜娃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失足落水。

  换个角度又想,如果喜娃子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队人,那么喜娃子的确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可问题又来了――既然一队人跟着喜娃子,就算是喜娃子失足落水,也应该有人会帮他。

  可喜娃子还是死在了这儿。

  这样的话,那么,喜娃子的落水,可就很是蹊跷了。

  这在梁初一想来,极有可能只有一个原因,喜娃子本来就应该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洞外那条兽道,

  用不着再继续走下去,而是要从这个洞里去到某个地方,或者说就是梁初一等人要找的水晶宫的路――如果能这样解释,那么,所有的疑团就完全解开了!

  只是,这个洞到底是不是通向水晶宫的路径?这就让梁初一不得不努力还原着喜娃子当时的情形,梁初一甚至越来越觉得,不但水晶宫就在这个洞的另一端某个地方,而且,喜娃子早就去过了!

  这一次,只不过再去一次而已,但是这一次,喜娃子终于倒在了路上。

  回想起来,梁初一等人要是不因为一场混战,即如是梁初一的眼力,也未必会能发现喜娃子的遗体。

  这冰厅太大,而喜娃子只不过是在手电光下一个篮球般大小的、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黑影,试问,要不是梁初一他们几个人胡乱混战,再加上梁初一目力惊人,机缘巧合之下,还会有谁能够发现这冰层下面的玄机。

  梁初一在沉思之际,突然感觉到马玉玲在一旁拉了拉自己,梁初一和回过神来,发现不晓得什么时候,喜娃子媳妇儿居然跪到了自己面前。

  梁初一大吃了一惊,这如何使得,让喜娃子跪自己,自己如何生受得起。

  梁初一赶紧一把拉起喜娃子媳妇儿,问道:“嫂子,你这是怎么回事?”

  喜娃子媳妇儿哽咽着说:“你们都是我们葛家的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你们,我给你磕个头,也算是应该的…”

  只是梁初一心里有事,想得出神,喜娃子媳妇儿下跪自己,梁初一才没发现,还好马玉玲在一旁,提醒梁初一,要不然当真有些失礼了。

  客气了几句,梁初一问喜娃子媳妇儿,现在打算怎么办。

  喜娃子媳妇儿摇了摇头:“到了现在,我唯一的心愿,那就是想让喜娃子能够回家…”

  喜娃子媳妇儿一句话没说完,秦虎在那边有点儿疑惑的说道:“奇怪了,怎么会这样…”

  一听秦虎这话,胡三儿跟老铁等人好奇不已的问道:“老秦,怎么了…”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却是对望了一眼,但是两人的

  眼里都透出一股子“恐怕如此”的忧虑。

  也正因为有着这样的忧虑,秦虎等人后面的话梁初一跟马玉玲都没去听。

  过了好一阵,才听秦虎说道:“你们晓得我虽然是考古的,但喜娃子身上这些疑点是大家都看到了的,至于他杀这个结论,我是这么想的,但说到他杀这个他到底是谁,我那儿去跟你们找证据?”

  老铁在一旁淡淡的摇了摇头:“嫂子,喜娃子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很难过,可是你一个女人家…咳咳,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事情已经过去了…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

  喜娃子媳妇儿强忍着悲痛:“本来,要是不见着他这件事可能也就这么算了,但是喜娃子他走得不明不白,我就算不能帮他报仇,也弄个清楚到底是谁害了他,喜娃子也才能死得瞑目啊…”

  梁初一跟马玉玲都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喜娃子媳妇儿要弄清楚是谁害的喜娃子,这的确是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在这种情况下,没人好意思去阻止喜娃子媳妇儿的要求,更没法子去阻止她。

  可现在的问题关键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喜娃子媳妇儿说说,现在只能将喜娃子暂时安葬在这洞里,等帮助梁初一找到水晶宫之后,再回来把喜娃子带回去,让他入土为安。

  喜娃子媳妇儿的恩怨,基本上与付天鹏、江云山等人没多大的关系,所以,喜娃子媳妇儿说要弄清是谁害了喜娃子之类的事情的时候,大家基本上都保持着沉默,但是现在说道水晶宫的事情,几个人就一起开口说了起来。

  “一定要去找水晶宫…”孙胖子说。

  “我想我们应该尽快的启程…”秦虎说道。

  “可是外面现在的天气…”付天鹏有些迟疑。

  “我们坚决要走下去…呃,要真是这么回事,我们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胡三儿附和着说。

  “好吧…”付天鹏说道:“我们现在分一下工,老孙还是你来做饭,其他的人都帮着点儿,看看有什么事可做,待会儿我就出发。”

  付天鹏说要出发,所有的人轰然应和了一声,然后做饭的做饭,安葬喜娃子的安葬喜娃子,安葬完毕喜

  娃子,孙胖子和胡三儿两个人的饭菜也做好了。

  吃完饭后,收拾好行装,付天鹏按照自己的习惯吩咐了一声,尽量节约使用手电,这里面是冰窟,有冰椎冰柱冰瀑反光折射,一支手电,完全可做到为所有的人照明。

  而这个拿手电的,就是江云山,因为江云山不但会功夫反应快而且对冰洞的认识和经验,比所有的人都要强。

  在听到梁初一指示方向的时候,不是指向返回洞口,而是继续往洞里走,几个人都有些诧异,不过,这些人基于对梁初一的信任和佩服,也没人提出异议来,连怀疑的都没有,只是这一走,一行人人在这冰窟一般的洞里,足足走了一天多时间,才走到这个洞的出口。

  可是一到出口,所有的人全都傻了眼,外面依旧是风雪交加,而且更加狂暴,能看得见的距离都不到十米远,更要命的,这个出口是开在绝壁之上的,除了这个洞口,周围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路了。

  也就是说,这一条路,其实就是一条绝路,到了这

  里,就已经是无路可走了,天上是如同一条无形的鞭子在乱抽的狂风暴雪,脚下是不知深浅的山谷深渊,头顶上万仞绝壁,左右是猿猴都无法攀爬的峭崖,前不见去路的绝路。

  到了这个地步,所有的人都沮丧起来,包括梁初一自己,都是沮丧不已,看来,现在也就只有回头这一条路可走了。

  孙胖子和胡三儿默的拿出炊具取了块冰化开,烧了开水,每个人发了些,反正这几天也走得够累的了,而且食物燃料,这次准备的极为充分,就算到现在,也还才用去不到一半,现在马上就要回程,节约不节约,也没多大关系。

  梁初一捧着滚烫的茶缸,坐到离洞口最近,又不受风雪袭击的地方,默默地注视那弥漫这风雪的对面。

  说是对面,其实也就是从洞口直看出去,从洞口看出去,现在大家所能看到的,就只有白茫茫的,随风乱舞的一片雪花,密集得像是一团化不开的浓雾的雪花,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见。

  几个人才在洞口耽误不到两个小时,那团浓雾,便

  渐渐开始变黑,直至变成漆黑。

  这时候,如果是天气好的话,应该可以看到渐渐落下去的夕阳的,可是现在,大家除了能看到一团漆黑,就再也看不见其它。

  草草的吃过晚饭之后,按照原来的计划,就应该立刻收拾起行李装备,准备进行大撤退,但是梁初一犹豫了一下,不但不赞成立刻就回头,还坚持说,今晚,就在这洞口休整一晚再说。

  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不仅仅只是梁初一犯了嘀咕,就算是马玉玲也奇怪得很。

  ――按照喜娃子身上的那些一点来说,这个冰洞极有可能就是通向水晶宫的道路,可是,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却是一条绝路,死路!

  难道是梁初一和马玉玲甚至是秦虎他们都想错了?

  只不过梁初一不想立刻就走,还要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如此一来,大家便是自个儿开始为自己今晚的这个窝做些准备的时候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

  梁初一最先爬了起来,钻出帐篷一看,顿时吃了一

  惊,入眼的,竟然是一片金光――暴风雪停了下来,而且初升的太阳,返照对面的雪山上,让雪山披上一件轻柔金黄的外衣,连梁初一他们和个洞里,都变亮堂无比。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