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水晶宫(1)

  也就在这一刻,梁初一大叫了起来:“快起来…快起来…我们出发了…”

  胡三儿从帐篷里钻出来带,睡眼惺忪的问道:“不说说好吃了早饭才开始往回走的么,怎么,又要提前走,我的早饭都还没开始准备哪…”

  孙胖子更是躲在帐篷,大叫:“现在反正是回去,早一刻晚一刻,都没多大的实际意义,休息好了,走的的时候快点…”

  付天鹏喊着孙胖子:“胖子…胖子…该做饭了…”

  一时之间,五花八门,吵吵嚷嚷,喊叫着说什么的都有,但是这些人动静儿大,真正起来的却几乎没有。

  ――反正都要走回头路了,也不急着这多咋一会儿。

  梁初一把马玉玲叫了起来,一边快速的收拾东西,一边叫道:“赶快,准备下山了,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

  胡三儿扯着嗓子笑道:“忽悠…你接着忽悠…慢着,你说什么…什么下山…”

  胡三儿叫嚷未毕,人却猛地从帐篷里钻了出来,一眼看到壮丽无匹金色光芒,胡三儿忍不住呆了呆,天色终于放晴了…

  “啊…太他么的壮观…”

  愣了半晌,胡三儿突然扯着嗓子大吼了一声,只不过,面对胡三儿看到的,一瞬之间,胡三儿实在是找不到其它语言或者词语来形容,就算是这个“太他么壮观”,也是胡三儿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挤出来的。

  听着胡三儿扯着嗓子一吼,付天鹏等人,也纷纷钻出帐篷,看到眼前这一片金色光幕,都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只是梁初一头也不抬的继续收拾行装,嘴里叫道:“本来也没有下山的路的,多亏这几天的暴风雪,为我们造就了一条冰路,我们得赶紧走,要是再耽误一下到了气温回升冰雪融化,我们就得真正的走回头路

  了…”

  后面钻出帐篷的几个人,一听梁初一这么说,立刻就像是发了疯一般,那速度几乎比梁初一还要快,唯恐迟了一秒钟,就会被逼走回头路似的。

  三分钟不到,所有的人全都收拾完毕,一个个背着背包,像一队即将要出发的战士,等待梁初一的指示。

  梁初一看了看那反射过来的光幕,一挥手,叫道:“出发…”

  ――从这洞口到对面,宽度不过仅仅二十来米,两边的悬崖裂隙里,都生长出来不少的树木,这一段时间的低温、暴风、暴雪,奇迹般的在深谷上依托那些树木,架起了一道冰桥!

  不过,这样的冰桥也及容易被毁坏,温度稍微高一点,或者是风风力风向不对,就极有可能损坏这坐冰桥,早上这段时间温度不高,而且也没有太大的风,这正事过桥的时机,要是再待会儿,温度稍有回升,必然就会生出风来,到时候,就还能过桥,那危险性

  也凭空增加了无数倍。

  而冰桥对面,同样有一个洞口,也就预示着,梁初一等人过了这道冰桥依旧还的钻山洞,只是现在梁初一等人已经没有了太多的选择,要么,回头,要么前进。

  梁初一当然的选择前进。

  几个人一个一个的,小心翼翼的过了冰桥,

  回头看了片刻这大自然造就的奇迹,就在大家伙儿准备转头赶路的时候,这座冰桥就开始融化垮塌起来,看着一块块的冰雪,碎裂掉落,所有的人无不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均是暗想,倘若再晚片刻,自己还在上面,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不用问,谁都晓得,那个结果就是,随着那些坍塌的冰雪一起,葬身到谷底!一座天然造就的冰桥,在一瞬之间,就荡然无存,这个震撼,比先前所有的人看到那一片金黄色的光幕,还要来的震撼。

  几个人驻足在原地,呆立足足五分钟之久,才勉强回过神来,冰桥这边的山洞并不长,只是这个山洞不

  住的向下延伸,好在几个人才花了不到半天时间,就出了山洞。

  再次出到洞口时,几个人真是差点把眼珠子都掉了出来,入眼的是一片凹地,因为地势极低,气温与山峰上差别极大,竟然形成一片毫无积雪的低洼地带,这片低洼地里,一片青翠葱绿,这对好多天都是两眼一抹白的的几个人来说,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付天鹏默立了片刻,突然指着远方,对梁初一说道:“梁老板,你看…”

  付天鹏所指的方向是远处的一座山峰,那座山峰很是奇特,山峰的顶部成尖锥形,而尖锥的幅度优美、对称,就如同一般莲花的花瓣,而且,这样的山峰,整整六座!

  梁初一转动着身子,细细的数了两遍,还是六座,而一帮人出来的地方,正是一片莲花瓣一样的山峰的山脚。

  这种地形对梁初一来说,实在是太过怪异。

  “像是那个地方么?”梁初一侧头问马玉玲。

  马玉玲微微摇了摇头:“不太像…”

  真正像莲花花瓣一样的山峰,其实也就只有付天鹏手指指过的那一座,其余的五座,只能说接近、或者说可以那样认为而已。

  付天鹏转头问秦虎:“老秦,你懂得风水地理的,这地方…有什么讲究?”

  秦虎盯着那片葱绿深处缓缓的摇头,过了好一会儿才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罗盘。

  其余的几个人却是在最初的震撼和惊诧之后,渐渐回过神来,孙胖子放下背包,取出里面的炊具,找来来水壶,他要去开始做饭了。

  都快到中午了,还没吃过早饭的。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放下背包,四处晃荡了一下,希望能够找到一些野菜,从落枫坡出来之后这一段时间,都没能够吃上一片绿色的蔬菜,蔬菜是什么味儿都快要忘记了。

  老铁跟、江云山、葛智华等人却是野心不小,这里既然树林苍翠温度不低,就多半就会有野兽,要是能

  够弄到一只,以孙胖子的手艺烧烤出来。

  ――所有的人都在各自忙着。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踏着浅浅的青草,一路寻找,能吃的野菜,实在不多,找了一圈,也就只找到几颗野葱,都还不够一个人塞牙缝!

  梁初一兴味萧索,干脆连这几根野葱子也不要了,扔了!

  再往前走,是一条不大的溪流,溪水倒是很清澈,马玉玲蹲了下去,把手伸进溪水,溪水冰凉,但却不刺骨。

  马玉玲有些奇怪,在这个季节这个月份,不要说这高山之上,就是普通的低海拔地区,像这样的溪水都会冰凉刺骨的。

  梁初一也试了试水温,果然不怎么刺骨,这么说这里应该有地热温泉!

  不过这让梁初一倒是想起了一件事――前些日子在白龙过江那个山洞里面,那条地下河的水温也不低,甚至可以跟五六月份的地表河水的水温相比,究其原

  因,很明显就是有地下热源。

  所谓地热是指地球熔岩向外的自然热流,是来自地球内部的一种热能资源,地球内部是一个巨大的热库,比如火山喷出的熔岩温度高达一百多度,天然温泉的温度大多在五六十度以上,有的甚至高达八九十度。

  因为有地下热源,溪水在现在这个月份并不会刺骨,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梁初一一提起洗温泉,马玉玲顿时觉得身上有些痒痒,马玉玲并非有洁癖的女孩子,但是好几天都没办法痛痛快快的洗个澡,肯定不会舒服到哪里去。

  梁初一当然明白马玉玲的意思,站了起来,顺着小溪,往上游走去,现在这个季节,几乎可以说滴水成冰,但是在本就是高寒地带的高山地带,还能有这样一条不冻的小溪,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小溪上游不远之处,就有巨大的热源,也就是肯定会存在一个不小的温泉。

  有温泉,马玉玲又想痛痛快快的洗个澡,这是自然

  就的梁初一去寻找。

  梁初一估计的没错,才往小溪上游走了不到一百米,溪水就已经不是冰凉了,而是略略能够和感觉到有一些热度的水。

  梁初一大致上估计了一下,随即笑着对马玉玲说:“我才,再往前走,不到两百米,应该就可以洗澡了。”

  马玉玲虽然也有同样的猜测,但也是欣喜不已,当下紧跟着梁初一加快了脚步。

  只是越往小溪上游走,溪底便渐渐显露出来一些石子,这些石子大小不一,但是颜色却是五彩斑斓,鲜丽多彩,尤其是流动着的清澈溪水,经过阳光照射,溪底的石子,更是耀眼夺目,让人眼花缭乱,看起来就像是一颗颗的珠玉宝石。

  还不到梁初一所说的两百米远,出现一个方圆数十平方的池塘,池塘里的水温,少说已经上升到了四十度,尤其是这池塘周围野草杂树,足足一人来高,完全可以遮挡所有人的视线。

  真正是一出名副其实的温泉,马玉玲欣喜至极,几乎就要迫不及待的跳进池塘。

  只是在马玉玲刚要跳进水里的时候,梁初一看了看这口池塘,忽然很是怪异的叫了一声:“马小姐,别慌…”

  马玉玲诧异的看着梁初一:“怎么回事?”

  梁初一摇了摇头,似乎也不晓得怎么回事,但是稍微停顿一下之后,梁初一伸手折了一根身后的树枝看了看,把树枝丢进池塘。

  ――树枝落水,没发生什么异常。

  但是马玉玲在这一刻,突然明白过来,这水池肯定是有问题――马玉玲深信,既然梁初一阻止自己,那绝对就是了有问题,只是马玉玲一时半会儿实在看不出来这水池里的问题会出在哪里。

  清澈的泉水,合适的温度,树枝掉进水里,半沉半浮,这些都是司空的自然现象,哪里像会有什么问题。

  然而,就在马玉玲感到梁初一有可能是神经紧张、

  杯弓蛇影的时候,池塘里发生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梁初一折断的那根树枝,原本半浮半沉,漂浮在水中,突然之间,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开始向池塘中间“游”了过去。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