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他们

  现在整个水池里一片血红,但却能很明显的看得出来气泡与溪水界线,血红的气泡占据着大半个水池子,溪水竟然不过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一层,也就是说,溪水一直都是跟这气泡上面流淌着的。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无意之中找到了让人中毒的罪魁祸首,这个罪魁祸首,竟然是这团不知名的气泡,此时,气泡完全缩进水里,进财也暂时安静袭来,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手上流血不止,在地上都滴落了一滩。

  梁初一咬着牙想了好久,才转头去看马玉玲手上的伤势,还好,因为见势不好两个人都放手得快,马玉玲手上不过是几丝木刺儿,一道浅浅的口子虽然血流得多,但相比以前受过的伤害,简直就不值一谈。

  梁初一皮粗肉厚,一双手手掌上都有好几道口子,但是都不深,挑出木刺儿略微包扎一下,倒也没什么大碍。

  忙了半天,终于将马玉玲手上的木刺儿全部挑了出来,再进行包扎。

  休息了一会儿,梁初一恨恨的说道:“这玩意儿,害你我都吃了这么大个亏,我们得想个法子收拾一下它…”

  马玉玲点点头,说道:“这东西留着,也会害人,除了它,或许也是好事一件,可是我们连靠近都不敢,怎么去除?”

  梁初一毫不犹豫的说道:“这很简单,只要他还在水池子里,我就能想到办法收拾他。”

  说着,梁初一拿出随身带着的砍刀,钻进灌木丛里,不到半个小时抱出来十来根拇指粗细的小树干。

  马玉玲一看,就晓得梁初一在打什么主意――梁初一多半要做上一张强力弩弓,用这些指头粗细的小树干做箭矢。

  这样的事情,梁初一干过不是一次两次,动起手来,自然是熟练、快捷。

  不到两个小时,梁初一一共做了八支足足两米来长

  的箭矢,强力弓却是选用一根茶杯粗细,三米来长,弹性极佳,张力极强的油杉树,为了不影响这张巨弓以及巨箭的威力,梁初一特意后退了十几米,找了一颗巨树,安装巨弓巨箭。

  也就在这一刻,进财疯狂的大叫起来,只见水池里的气泡,泛发着诡异的红光,慢慢蠕动着,就像一汪诡异的血水,违反常理的淹没到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先前受伤滴了血的地方。

  进财心相毕露,不住的狂叫着,想要扑上前去,但始终又不敢,而那泛着红光光的气泡,自顾自的向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的血迹流淌过去,对在一旁不住狂叫的进财视若无物。

  梁初一安装好巨弓,张弓搭箭,如此近的距离,都不用瞄准,直接就放了一箭,“噗”的一声,巨箭刺穿气泡的皮层,将已经“爬”上岸边的气泡,刺了个对穿,在钉在地上。

  一霎时间,气泡破裂,里面的血红的液体流了出来,不过那种液体竟然十分粘稠,而且,液体一流出来

  ,所到之处,草木、石块,在顷刻之间变得枯黄、酥软,就像是着了火一般,着粘稠的液体即使是遇到溪水,也像是往水里到了一团强酸,让溪水都冒出一团团的水汽。

  梁初一的第一箭虽然射穿了气泡,但是也仅仅只是在一刹那间,气泡便将巨箭熔断,而且,气泡流出来的那种粘稠的液体也并不多。

  梁初一再次张弓搭箭,一口气射了四五枝箭,而且每箭必中,每一箭都足足将气泡射个对穿,但那气泡体积巨大,十来个小小的箭洞,实在没办让气泡体内的液体,在短时间之内迅速的全部流出来。

  梁初一本来是想着这气泡体内的液体,虽然剧毒无比,但终究有限,只要让这些毒液流出来,随着溪流流走,相信这气泡会因为体液流尽,最终消失于无形,但眼前的事实却是梁初一终究小看了这气泡的厉害,这气泡受到这样剧烈的攻击,身上被刺穿了十几个洞,却仍然顽强的接近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留下的血迹。

  马玉玲看着梁初一不断地发射箭矢,对那气泡的伤害,却好像是微乎其微,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像梁初一这样,除非将这气泡射成筛子,或者就算是射成筛子,也未必能让气泡里面的液体尽快的流出来。

  梁初一喘着粗气,转头问马玉玲:“现在该怎么办?”

  马玉玲抹了一把汗水:“按说,像这样的低等的东西,都有恋巢的习性,如果不是受到生命威胁,它应该不会跑的…”

  “你这还不算对它的生命造成威胁?”梁初一怪异的说道。

  马玉玲摇了摇头:“这些箭矢,对它造成的伤害,可以说微乎其微,只要我们不在继续下去,相信它还不大会察觉得到…”

  梁初一说道:“事在人为,我相信,这东西不会比我们遇到的那些其它的东西更厉害。”

  马玉玲点点头,梁初一也暂时停止对水池里的气泡射箭,只是那气泡接触到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的遗

  留下来的血迹,发出更为妖异的红光,红光流动之中从气泡破洞里面流出来的粘稠液体,也逐渐减少,想来,这东西的自我修复能力,也是极度的惊人。

  更为惊人的是,那些粘稠的液体一团一团的流进溪水,所到之处都腾起一团团的水泡和热气,不多大一会儿就让整条溪水到处都是水汽冲天,再也没有了梁初一和马玉玲见到那种五彩斑斓和流光溢彩。

  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为了不特别惊动这气泡一样的东西,当下带了进财,远远地走开。

  除了不想要惊动那怪异的气泡,两个人最主要的是要去寻找材料,制造更大更厉害的弓箭,来对付这气泡,梁初一手里只有一把砍刀,另外还需要不少的绳索之类的其他的工具,只是梁初一也没带在身边,只能回到营地去取。

  当然了,梁初一也突然想起,付天鹏他们有人带着猎枪――不晓得猎枪对这水泡能不能起到什么效果。

  刚刚走近营地,进财突然又大叫起来,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人还以为这进财是受到那气泡的刺激,正在安

  慰之间,突然之间有人冷声:“把手举起来…”

  梁初一吓了一跳,抬头细看,发现要他们举起手来的,是一个并不认识的人,可是――这家伙手上有枪!

  除了这个自己并不认识的人之外,还有两三个人,但是让梁初一,马玉玲都没想到的是,这几个人当中,也有一个是熟人――朱顺!

  原来跟在后面的那一伙人就是朱顺他们。

  既然是朱顺,梁初一笑了笑:“原来是你,别误会…”

  小胡子怒道:“闭嘴,赶紧的把手举起来,不然我的枪有可能走火的。”

  在黑洞洞的猎枪枪口下,梁初一只得举起手来,但是梁初一嘴里还是继续说道:“小朱,你真是误会了,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河水不犯井水,我希望你们能够放下枪,有什么话我们慢慢再说…”

  “哼…”朱顺哼了一声,把手里的枪朝着梁初一点了点:“原本我们的确是河水不犯井水,而且我还应

  该记着上次我们一起…可是,这一趟,我们原本只是想跟在你们屁股后面,捡上一点残羹剩饭,可是,你的人出手未免也太过狠毒了…”

  梁初一略一思索,立刻说道:“小朱你肯定误会了,我们这一行人,包括我,我们都没有带其他的人,更没有吩咐什么人对小朱出手,甚至在暴风雪来临的时候,我们都还在担心小朱等人的安危…”

  另外那人“哼哼”的冷笑了几声,说道:“多谢你的关心,哼哼…没对我们下手,那我们那些兄弟是怎么死的?”

  马玉玲在梁初一身旁,问朱顺:“你那些兄弟是怎么死的?”

  朱顺冷冷的说道:“自从上了兽道进了冰洞,我们一直都在受到袭击,我们十二个人,现在就剩他们两个了,在我们前面的除了你们还能有谁?不是你下手害死了我的那些手下,又会是谁?”

  “你们在冰洞里受到袭击?”梁初一诧异的问道。

  小胡子红着眼,“哗啦”一声拉开枪栓,推弹上膛

  ,指着梁初一,怒吼道:“老朱,不用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毙了为我们兄弟报仇…”

  梁初一一把将马玉玲拉到身后:“小朱,你听我说…”

  朱顺冷冷的盯着梁初一,半晌才说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梁初一盯着朱顺,冷冷的说道:“朱顺,你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个人物,而我梁初一,虽然算不上个人物,但我自认为也算得上一口唾沫一个坑,敢作敢当的人,害你的手下不是我好我们这一行人之中的任何一个,这一点,我可以用我的信誉作为保证。”

  “我凭什么相信你?”朱顺有些动容,从白龙过江出来之后,朱顺晓得梁初一的为人梁初一确实算得上一个人物,他说不是他下手的,多半便不会是他。

  只是同来十二个人,在一天之间,仅仅就只剩下三个人了,任谁心里也绝对不会好过。

  “还有…”梁初一盯着朱顺说道:“现在你要杀了我们,能不能得手尚且不说,即使你们得了手,你们

  也不一定能够走出这里,这里有只巨大的毒物,而且,我们都是已经中过毒的人…”

  梁初一并非危言耸听,那溪水看起来清澈透明,其实却隐含剧毒,梁初一要是不说出来,朱顺等人绝对不会察觉,喝水煮饭什么的,也不过只是早晚间的事,杀了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朱顺等人也只不过是多活些时日而已。

  “这里有毒物…”跟在朱顺身边的人一声惊呼,直往朱顺身后躲去。

  一说到毒物,小胡子也是脸色剧变,听说这里有一只巨大的毒物。

  朱顺也是忍不住心里一颤,枪口顿时垂了下去。

  过了片刻,朱顺才开口问道:“是什么毒物,在哪里?”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