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伙人

  好在这水池周围虽然灌木丛生,但并没太多的可燃之物,又加上飞溅的溪水浇淋,经过这一阵燃烧之后,也就留下方圆几近两亩地的一片黑糊糊的地方。

  到了这里,小胡子更加激动起来,不住的对马玉玲推推攘攘,更是不顾水池里还滚水一般翻动,要梁初一立刻就下去,把那内丹给捞起来。

  梁初一看了一眼马玉玲,小心翼翼的找了一根树枝焦黑,树干上却没沾到多少酸液的小树,拿在手里试了试,然后把小树伸进水池里,水池里顿时冒出一股带着火苗的青烟,梁初一赶紧缩手将小树拉了回来,只见小树伸进水里的部分,在这一刹那间,完完全全被酸液融掉了。

  就现在这个样子,不要说是人,就算是钢铁,落到里面,恐怕也撑不住多久。

  梁初一回头看着小胡子,说道:“这里,暂时恐怕没人能够下去,何况这池塘也有数十个平方,要找到那碗口大小的一个珠子,除非是神仙!”

  小胡子微微一沉吟,说道:“不管你是神仙也好魔鬼也罢,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内要拿不出来内丹,你就等着给这女人收尸!”

  这倒不是小胡子良心发现突然转了性子,这水池里酸液浓度之大,实在难以想象,现在就算把梁初一扔进去,对小胡子也毫无益处,反而不如给出半个小时时间,让梁初一替他想办法出来。

  反正自己手里有枪,而且毫无抵抗能力的马玉玲也在自己手里,谅他梁初一也翻不出来什么大浪,再说在小胡子目力所及的范围之内,小胡子也还没发现有什么人或者其他可以威胁到自己的。

  所以,小胡子给梁初一半个小时,要梁初一想办法捞到内丹,不过,小胡子也不敢给梁初一太多时间,甚至不敢让梁初一离开视线之内,让梁初一找到内丹之后,再到某某地方换回马玉玲,小胡子不敢,那样的事情对小胡子来说,简直就是白痴的做法。

  给梁初一太多时间,那就是在给梁初一喘息的机会,只要梁初一稍有喘息必定会反咬一口,而且绝对是惨烈百倍,所以,小胡子只给了梁初一半个小时,半

  个小时一到,找没找到内丹,小胡子都决定灭了梁初一跟马玉玲这两个人。

  梁初一晓得这小胡子手下毒辣,他说只给半个小时,就绝对只会留给自己半个小,半个小时一到,自己跟马玉玲两个人绝对难逃厄运。

  所以梁初一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无论如何,现在也只能先拿到内丹,至于那道内丹之后,那也只能先慢慢想,梁初一想了足足五分钟,这五分钟时间里,小胡子倒也不催促梁初一,任由梁初一自由的去想办法。

  “你真想得到这内丹?”

  小胡子没答话,却狠狠的盯着梁初一,要不是因为想要得到内丹,小胡子早就开枪杀人了。

  梁初一顿了顿,指了指水池的出水口:“目前,最简单最快捷的办法,就是在那儿?加深加宽一道沟槽,加快水池里的毒液流出,但是我需要有人帮忙。”

  小胡子心里一动,这水池里的水原本就不太深,出水口处也只是浅浅的一处砾石滩,而且落差不小,如果起出一道沟槽,放开这道口子的确能让水池里的水

  加快流出。

  小胡子点了点头,用枪捅了捅马玉玲,示意马玉玲过去帮忙,反正枪里还有两颗子弹,这绝对能够有效的控制住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

  梁初一见小胡子答应让马玉玲过来帮忙,心里自然是大喜,赶紧替马玉玲松了绑,然后又说道:“这水里的毒液太厉害,我还的需要一些工具…”

  小胡子用枪对着马玉玲,对梁初一说道:“你要什么工具,你去取,但是你记住,这个女人在我手里,还有,现在只剩下二十二分钟了…”

  梁初一不敢多说,跑到先前做的巨弓的地方,去找工具,巨弓还在巨箭矢也还在,都没受到多大损害,梁初一转头,偷偷瞄了一眼小胡子,想了想还是硬生生按下用巨弓射杀小胡子的想法。

  小胡子身手了得,这是其一,主要是马玉玲还在小胡子手里,如果自己发动偷袭不能够一箭毙命,会把马玉玲也跟着搭进去,梁初一不敢也不想拿马玉玲的性命来赌这一把。

  所以,梁初一不得不再想其他办法。

  梁初一拿了做箭用的树枝,又去动手解下巨弓,本来还想要再拖延一下,不想小胡子远远地大叫:“只有二十分钟了…”

  这让梁初一不敢继续耽搁下去,匆匆解下巨弓,赶紧回到水池出水口的地方,把箭矢给了马玉玲两根,自己却拿了做巨弓用的那根木棒,去戳动出水口处的砾石,好在出水口水底的砾石,多多少少也经过酸液腐蚀过,但是却没法子留存酸液,虽然不时有一团团浓稠的酸液漂流出来,但是此时的酸液呈现与溪水不同的颜色,这大大的方便了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的施工。

  再加上砾石滩下面又是一道不高的坎,梁初一撬出来的砾石,也就用不着用手搬开,这样也大大的加快了拓宽加深沟槽的速度。

  小胡子阴冷的笑了笑,梁初一这法子的确可行,看他们两个这速度,再有十多分钟就能够打通水池的沟槽,等水池里的水流得差不多了,就能够准确的找到那可内丹,不过到时候,自己赏给他们两个人的,也会是两颗子弹。

  只是让小胡子没想到的是,随着沟槽加深加宽,里面的酸液也一起涌进沟槽,让梁初一跟马玉玲两个人手里的木棒,迅速的变短,才不到七八分钟,两个人手里的木棒,就仅仅只剩下两尺来长一段了,但是水池里的水面下降还不到一尺。

  不过这速度,已经让小胡子极为满意了,照这样下去的话相信用不了一个小时,那颗内丹就能够到手。

  当然,前提是跟梁初一一起来的老铁、胡三儿、付天鹏等人在一个小时之内不会赶回来。

  梁初一把最后一段不足一尺来长的木棒扔进身后的小溪,抬头对小胡子说道:“工具用完了,还得再去找些来。”

  小胡子点了点头,说道:“好,你们这么卖力,我也就做到仁至义尽,这一次还是你去,你多找点来…不过你记住了,别想要耍什么花样,否则,哼哼…”

  梁初一点点头,也不多说,再次钻进灌木丛里,去找那些可以用的小树。

  小胡子不敢大意,紧紧地盯着梁初一,背影,看着梁初一一颗颗的去找那些有用的小树。

  这一次,梁初一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尤其是在一棵比较粗壮的小树背后,足足花了五分钟。

  不过,小胡子虽然只能看见梁初一背影,以及小树的晃动,小胡子还是比较放心,原因嘛,除了自己有枪,还有就是马玉玲还在自己手里。

  这时,蹲在小溪里的马玉玲抬头对小胡子说道:“你和朱顺到底有多深的交情…”

  一提到朱顺小胡子怒目圆睁,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马玉玲,怒道:“关你什么事?”

  马玉玲摇了摇头:“我看,你和朱顺根本没什么交情,朱顺交游虽然不广但是在道上还是有些朋友的,比如说龙三儿他们…”

  “住嘴…”小胡子粗暴的打断马玉玲的话头,晃了晃手里的枪,接着又喝道:“你再敢多一句嘴,我立刻就让你死在这里。”

  马玉玲平静的笑了笑:“你不会,如果我死了,那颗内丹你也就没办法拿到手了。”

  小胡子一怔,不由问道:“为什么?”

  马玉玲再淡淡的一笑:“那内丹生长在蠕虫的体内

  ,蠕虫的体内又全是毒烈无比的酸液,只要不是傻子,都会明白那内丹绝不好拿更不好带走,你是没想过还是不明白?”

  小胡子又是一怔,自己一味想着只要找到内丹就成了自己的,至于要怎样收拾怎样带走,小胡子到真没想过。

  小胡子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你们晓得怎么带走?”

  马玉玲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晓得,但是…他晓得…”

  “谁…”小胡子这么一问,马上又明白过来,马玉玲嘴里的“他”,指的自然是梁初一了!除了他梁初一拿过还能有谁。

  不过,小胡子转瞬间又有些得意起来,还好马玉玲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只要掌控了马玉玲,梁初一还不得乖乖听凭自己摆布。

  可是,马玉玲笑得更是开心甚至是呵呵的笑了起来。

  “梁老板绝对不会任凭你摆布的,如果你是名正言

  顺的请求他跟帮忙,或许他也会答应,可惜你做了你不该做的事请,你让他讨厌你了…”

  小胡子瞪着眼睛,冷冷哼了一声:“除非他想要看见你死他面前,否则他敢不听话?哼哼,讨厌我的人多了去了…”

  马玉玲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太不了解梁老板了,你这样对我、对他,他一定会想办法报复你的…”

  “你…”小胡子恼怒之极,真想立刻就对准马玉玲的脑袋开上一枪。

  不过现在小胡子太想得到传说里的这颗内丹,对马玉玲的不屑和顶撞,还算是宽容,但是也小胡子的宽容绝对是有限度的,而且这个限度还很小。

  就在现在,小胡子就开始想要就训一下马玉玲了,小胡子要让马玉玲晓得,得罪他小胡子,绝对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

  可是就在这一刻,小胡子觉察到有危险!而且是极度的危险,而且这个危险来自身后――小胡子会功夫,也杀过人,同样,对杀人的人也有一份特异的敏感

  。

  也就在这一刻,小胡子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一直都不说话的马玉玲,竟突然大大的刺激起他来,这是在为梁初一打掩护,让梁初一绕到自己背后来偷袭自己。

  只是小胡子在百忙之中瞥了一眼梁初一的那个方向,却发现梁初一的背影还在那里,小树也还在摇晃。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