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比人强(2)

  甚至都不用常老头跟付天鹏吩咐,就主动跳下溪沟,去帮忙开挖,如此一来,挖掘引水渠的进度何止快了一倍。

  到了下午,数十个立方的砾石土块,在十几个人的努力之下,便完全清理了出来。

  现在要做的就是将最后阻隔着水池,不到两尺来宽的一段,用炸药炸开,整个工程便算得上大功告成。

  依旧是常老头那个手下取了炸药,设置妥当,然后让大家都后退到安全区域,最后引爆炸药。

  “轰隆”一声巨响之后,所有的人再次来到水池旁边。

  这时水池再也不是水池了,里面的酸液毒水,沿着新开出来的水渠,将水池泄露成了一个方圆十几个平方砾石滩,砾石滩最深处,是一个不到两个平方的凹陷,这个时候凹陷里面,仅仅只有不到半尺深的水和酸液的混合物。

  不过,一群人却没看到先前看到的内丹。

  而且水池底部原本五光十色的砾石块,这个时候再也看不出来一丝儿光彩,一块块砾石失去了原有的光彩不说,还像是刚出炉就浇上水的石灰石,慢慢的发胀、剥落,最后成为一堆齑粉。

  原来那蠕虫的酸液因为粘稠,长时间滞留在水池底部,已经将水池底部的砾石全部腐蚀、破坏,现在上游的溪水,顺着引水渠改了道,这原来的水池也就成了一片被酸液腐蚀过的齑粉滩。

  在梁初一等人目瞪口呆之中,小胡子突然间跳了出去,不顾一切的的跳进砾石滩――现在那颗内丹就在水池最低洼的地方,这内丹乃是自然所生,这里又是无主之地,这内丹自然就是谁拿到手里,就归谁所有。

  梁初一等人不肯涉险,小胡子却是顾不得那么多。

  马玉玲大叫了一声“不要啊…”

  付天鹏也经不住叫了一声:“危险…”

  这些人之中,唯独只有秦虎没什么表情。

  小胡子估计,水池底部的砾石滩就算是被酸液腐蚀过也不会太深,应该还有机会让他能够顺利的拿到内丹。

  谁晓得,小胡子双脚才落地,小胡子顿时脸色剧变――这原来是水池底部的砾石滩,被酸液腐蚀的深度,竟然超过两尺,也就是说,现在大剑看起来还有一点点像是砾石的水池底部,其实里面已经成了不低于两尺深浅齑粉滩。

  小胡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勉力拔出一只脚来,在这一刻,梁初一等人看到的是小胡子只剩下悟漆墨黑的一段腿骨。

  小胡子站立不稳,惨叫着一屁股坐了下去,但随即仰面倒了下去,不到片刻,便没了声息,不过梁初一等人,也就仅仅只看见了小胡子的一颗脑袋。

  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眶瞪裂,脸上留下两道血迹,随着小胡子身上的骨头渐渐地被侵蚀干净化为齑粉,那颗脑袋也慢慢陷了下去。

  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眨眼之间就飞灰湮灭,连一

  点骨头渣子都没留下来,这场面惨烈诡异,让原本跃跃欲试的胡三儿、常老头的手下等人,不但目瞪口呆还毛然悚骨,均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大家伙儿原本以为,只要放干净水池子里的水,就能够拿到内丹,没想到水放干净了,而那颗内丹,依旧只是可望而不可即。

  怔了许久,付天鹏才喃喃的说道:“这东西的毒性到底有多厉害啊!连石头…连石头都给融化了。”

  付天鹏一说话,常老头子马上又想起一件事来,当下往旁边走了两步,到了付天鹏面前,很是亲热的叫了一声:“付队长…”

  “有什么事吗?常老!”付天鹏笑了笑。

  常老头子也不做作,笑了笑,说道:“不幸得很,我们来到这里,所有的人都在不知不觉之中中了毒,据说付队长你们去找过解药,帮我们看看,如何?”

  付天鹏看了看常老头子,笑了笑,说道:“我还正在奇怪,有这么厉害的毒物的地方,你们居然不晓得已经中毒了,原来,你们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一说中毒,梁初一赶紧叫过胡三儿,要胡三儿检查自己的身上,看看皮肤上是不是也有那种青灰。

  胡三儿一听说大家都在莫名其妙之中中了毒,心里一慌,连衣服都脱了下来,自己看前面,要梁初一等人帮着看看背后。

  梁初一等人大是不解,为什么先前到这里的人,除了喜娃子媳妇儿,其余的都中了毒,但那个时候,溪沟里面还有这条奇异的蠕虫,而后面的常老头等人到来,明明都没了蠕虫,但还是都中了毒这是怎么回事?

  江云山在一旁笑了笑说:“大家所中之毒,的确应该与这蠕虫有关,但最关键的地方却可能是这里的环境所致吧,所以,恐怕也没有解法。”

  顿了顿,江云山又说道:“我也估摸着应该是由蠕虫吸收天地精气时,吐出来的废气,跟人一样,吸入氧气呼出二氧化碳等等人体不需要的废气,蠕虫介乎生物与植物之间,当然也要呼吸,但它呼出的气体,就是有毒的蠕虫气,这玩意儿,不要说是古代没办法

  采集,就算是现代,想要收集到蠕虫气,依旧是镜花水月,原因是这东西太过稀有了,几乎就是接近传说里的东西,你说在古代谁有机会来研究这蠕虫气的解法?”

  胡三儿等人呆了一呆,半晌,才说道:“老江,这么说…这毒,其实是没办法解了?”

  江云山摇了摇头:“以现在的医疗科技,完全有机会清除体内的毒素,我看几位,虽是中的蠕虫毒,但是中毒并不太深,应该是完全有机会消除体内的毒素的。”

  江云山说的话,就如同医院里的大夫,说你这是啥病,应该就是八九不离十,所以常老头子、仇龙等人,个个都是心里一慌,恨不得立刻就飞出这里,去找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夫,来替自己解毒。

  至于那颗内丹什么的,无论如何珍奇,但始终没办法和自己的性命相比,就算能够价值万亿,自己却没了性命拿到手里又有什么意义。

  何况,现在根本就没办法将那内丹拿到手。

  如此一来,常老头子等人,便心生了退意,几个人略作商议,都觉得既然一时半会儿又拿不到内丹,再说那内丹只怕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物事,能不能拿到都还两说,再说即使是拿到手,恐怕也没有晓得该要怎么拾掇。

  如此,留在这里又没什么其他的事做,不如趁早赶紧调头回程,保住老命之后再谈一切。

  常老头子等人回到营地赶紧收拾了东西,这就准备出发,算算时间,现在出发,完全有可能到达冰洞,在冰洞里面休息一晚,然后就花不了几天时间,就能走出这片山岭子。

  常老头子一帮人急急忙忙,收拾好东西直到要开拔了,常老头才过来问梁初一等人,他们为什么不着急。

  梁初一笑了笑,还是稍后再走。

  常老头子想了想,说:“也好,虽说刚刚两家才握手言和,但要是在一起走上几天,难免因为那些旧事,两帮人搞不好又会发生口角争执,到时又横生枝节

  …”

  跟常老头子一起走的,还有喜娃子媳妇儿。

  ――跟着梁初一等人来这里,喜娃子媳妇儿其实也只是为了要报答梁初一等人,其次也是因为那个时候要回去,也没人能够帮助喜娃子媳妇儿把喜娃子带回去,但是事情到了现在,也算是有了机会,所以,喜娃子媳妇儿要跟着常老头子一起回去。

  喜娃子媳妇儿要回去葛智华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如此一来,葛智华跟喜娃子媳妇儿都必须回去。

  所以常老头子等人一走,留下来的人,就只有梁初一、马玉玲、胡三儿、老铁、孙胖子、付天鹏、江云山、秦虎等人。

  胡三儿因为闲得无聊,又好久没能显摆自己的手艺了,居然做起了烧烤来。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嬉闹着,一直到天黑,天黑之后,孙胖子不晓得从哪里钻出来,悄声对付天鹏说,常老头子等人已经过了那道深渊,在过那道深渊的时候,他们又出了问题,手下又坠下了深渊。

  而且,常老头子等人过去之后,就将上面的钢索全部收走了,也就是说,他们竟然断了付天鹏、梁初一等人的退路,付天鹏微微叹了一口气,也不晓得后来还会不会有人会死在那里。

  梁初一耳力异常,徐云方说的话,梁初一自是是一字不漏的听了去。

  晓得常老头等人已经过了深渊,梁初一也吐了一口气出来。

  但接下来梁初一跟想了想,决定去找付天鹏商量一下,看看付天鹏晓得一些什么,毕竟好些事情有备无妨。

  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应该还有一路人马在暗处――跟着喜娃子一起走在所有的人前面的那伙人不曾现身,梁初一等人不得不小心一些。

  如此一来,晚上就不得不安排轮值守夜。

  付天鹏也不例外,跟梁初一搭了个伴儿,守第二班,从天黑到晚上十点,从十点钟之后,就是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人,算是正式开始值夜。

  梁初一跟付天鹏两个人几乎都是提前了十多分钟,稍微做了些准备,又把篝火加得旺旺的,两人才在篝火边上坐下。

  沉默了好久,梁初一终于忍不住问道:“付队长,依我看你其实对那蠕虫的事情,晓得的也绝对不是那么一点点儿…”

  付天鹏笑了笑:“彼此彼此,梁老板你不是也多大家有所隐瞒么?”

  梁初一淡淡的笑了笑:“我所晓得的,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上不得台面的,哪像付队长晓得的那样完整?要说出来,那就是班门弄斧自取其辱了。”

  付天鹏依旧笑了笑,不过把声音压得低了一些,说道:“据我所知,内丹乃是蠕虫的内丹,没有数千年的时间,想要成型都不可能,而且,蠕虫更是传说里才有的异物,所以说蠕虫内丹,应该接近于仙丹一类,食之,纵然不能真的长生不老,白日飞升得道成仙,也能固本培元延年益寿…”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