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被盯上了

  梁初一怔了怔,良久才说道:“难道还真有这么一说,可是,据我看来,这蠕虫乃是至阴至邪之物,蠕虫丹生于具有腐蚀毒性的强酸液体里面,不要说‘食之’,就算是徒手碰上一下,恐怕也是非死即残的恐怖之物。”

  “那你还留下来做什么?”付天鹏笑问。

  “付队长又是为什么留下来的?”梁初一反问。

  许久,付天鹏才笑了笑说道:“好吧,我晓得你也是个聪明的人,不但聪明而且爽直,不喜欢弯弯绕绕,那我就把话说明吧,其实,这内丹的确不是什么祥瑞之物,但是对于你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却又至关重要才是,对吧。”

  梁初一是为了寻找水晶宫,找到邱八爷,但这蠕虫内丹到底是不是至关重要,梁初一倒没觉得是一定的,毕竟梁初一真不晓得着蠕虫内丹到底有什么用。

  付天鹏说的这些,当然是站在他的角度上说的,对

  梁初一来说,却没多少实际意义,梁初一的兴趣和财富,以及他本身的技艺,已经足够他惬意的过上一辈子了。

  付天鹏点点头,表示理解和支持梁初一的想法,但是如果梁初一能够一边顺着自己的意思,寻找刺激探险,这就更是一举两得,两全其美的事了。

  梁初一笑了笑,决定不再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再说下去,难免会碰触到有些碰不得的东西。

  付天鹏也晓得今天处理秦虎跟梁初一的事情,对梁初一少不了有些比较负面的影响,这让梁初一有些不大痛快,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了大局,付天鹏也不得不如此处理,只是现在木已成舟,生米已经成了熟饭,多说也没什么益处。

  于是,付天鹏主动又把话题绕回到那颗内丹上面来。

  付天鹏笑着说:“其实,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我们都还不认识,也有很多东西我们并不晓得,连现有的科学常识解释不了的东西、现象,也不算什么特别

  稀罕的事情,就拿这只蠕虫来说,它本身只是传说之中的东西,可是现在,它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你面前,你还能说什么…”

  “…你想要把它的来龙去脉弄个清楚,那就是个十分严谨的学术问题了,而且必须得从它的本质、化学特性、结构构造、功能…等等做起,我是没那个耐心了,相信你也不一定能够等得及,呵呵…”

  “总的来说,就你我这等凡夫俗子来说,没必要格外跟这些东西较真,取了你我所需要的,去做你我想要做的事情,才是你我该做的事情,真要是更加深入的讨论这个,呵呵,我建议你去找江云山那家伙,呵呵,他专业的…”

  说话之间,两个小时过去了,胡三儿跟孙胖子两个人来接班轮值,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一对搭档。

  这一个晚上,所有值夜的人都有说不完的话题,可有些话题,又都不想让别的人晓得。

  第二天一早,梁初一刚刚起床,却见胡三儿在自己身边不走,梁初一又说道:“你不去收拾你的东西,

  还打算在这里住下来?”

  一听说要走,胡三儿屁颠儿屁颠儿的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问道:“啊…回去啊?走原路?”

  “还能怎么走?”梁初一头也不抬的反问。

  一听说要原路返回,胡三儿又定住了身子:“对了,梁老板,我们这一路上过来,那可是艰险重重,还走原路…”

  梁初一笑着说摇了摇头,那深渊上时不时就有一阵狂风,用绳桥是在太不安全了,这次回去,就不走那条道了!

  胡三儿有些狐疑,不走那条道,还能走哪条道回去?

  梁初一笑了笑不答,继续收拾行李装备。

  付天鹏收拾好背包,过来问梁初一:“那颗内丹,你们不打算要了?”

  梁初一摇了摇头:“能不能拿到手我都不想放弃,不过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在这里,已经没有了水,再耽误下去肯定是不成了…”

  付天鹏似懂非懂背好背包站在那里,紧紧的盯着梁初一。

  等胡三儿等人收拾好背包,梁初一这才带头,再次往那小水池走去。

  一行人人到了水池,只见现在的砾石滩,与昨天又不大相同,由于溪水源源不绝的从池子里带走不少已经化为齑粉的砾石粉末,整个小水池的底部,已经被溪水冲出来一道沟槽,而且,溪水再也不像昨天那样冒着热气。

  想来蠕虫酸液的毒性,已经被溪水冲淡直至没有了。

  饶是如此,本来最想将内丹据为己有的胡三儿跟孙胖子两个,却不敢尝试先跳下去找那颗内丹,一来酸液的毒性降低到什么程度,两个人不敢确定,再说,有梁初一、付天鹏等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就算胡三儿,孙胖子两个能将内丹拿到手,又岂能守得住?

  所以,胡三儿也就只能大大方方的,看着梁初一去取那内丹。

  梁初一找了一根树枝,先插进水里以及还堆积在池底的砾石粉里,又过了许久,才拔出树枝,见树枝上面没什么异样,梁初一这才慢慢的下到水池里。

  在水池最深的那个凹陷处,梁初一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找到了那颗内丹。

  此时,那颗内丹依旧血红,而且依旧发出灼灼热气,以致梁初一给都不敢直接用手去拿。

  幸好马玉玲见机得快,找了一件旧衣服,扔给梁初一,梁初一将衣服扔进水里侵湿,然后才将内丹包了,又连衣服带内丹在水里侵泡了好几分钟。

  谁晓得,那内丹入水,依旧是灼热无比,不一会儿,便让溪水再一次冒出一股水汽。

  水汽之中,梁初一隐隐约约看到很多东西,那是一些梁初一以前都不敢想象的景象,景象时而很美丽像是人间仙境,时而却又丑陋像是人间地狱,总之,景象幻化十分迷人。

  虽然梁初一明明晓得这些东西是内丹幻化出来的幻境,但是这些东西让梁初一很是入迷,以致梁初一忘

  乎所以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直到许久,内丹的热气稍微减弱,幻象逐渐消失,这时,梁初一才回过神来,正准备放心大胆的将内丹收起来,耳边却传来一声断喝。

  “抛上来…”不晓得是谁,生硬的喝道。

  梁初一吃了一惊,抬头只见一个很是熟悉的为国人正拿着一把猎枪对着梁初一。

  ――外国人,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

  再看其他的人,付天鹏、马玉玲、胡三儿等人,被六七把枪指着,一动都不敢动。

  不晓得什么时候,梁初一等人被人全部给“俘虏”了。

  而且其中还有好几个都是外国人。

  只一瞬间,梁初一把脑袋转向马玉玲。

  没想到的是,马玉玲也被猎枪指着,但是看那神色却显然跟这几个外国人是认识的!

  因为马玉玲正在愤怒、大声的质问着那几个外国人。

  “杰森,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

  马玉玲用英语大声的喝问。

  但是一个并没拿枪,三十岁左右的白人满面笑容的笑道:“Sarah,你知道我在干什么…”

  跟杰森一起的另外几个人老外一种哄笑。

  透过马玉玲的眼睛,梁初一意识到眼下这一伙外国人,虽然是马玉玲也认识的,但应该并不是跟马玉玲一伙的!

  估摸着,应该是托马玉玲采购物资装备的时候,被这个叫杰森的人盯上了。

  别说没有这种可能,朱顺、仇龙,不是因为梁初一泄露的机密才跟过来的?

  不过马玉玲看梁初一的时候,一双眼睛里面却是充满愧疚。

  事情跟梁初一猜测的差不多,但事实上,梁初一让马玉玲帮忙采购的物资当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杰森晓得的――杰森是马玉玲表哥!

  “抛上来…”杰森晃了晃手里的枪,再次喝道。

  梁初一还没答话,胡三儿杀猪一般叫了起来,看样子,付天鹏、秦虎等人都是反抗过的,只是无法力敌,这才主动放弃抵抗。

  只是发生这一切的时候,梁初一正被内丹的幻境迷住,居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毫无反应。

  现在,梁初一回过神来,却一切都为时已晚。

  “东西可以给你,别伤害任何人!”梁初一额头上冒出一股冷汗。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只是不晓得这个杰森一伙,会不会就是跟喜娃子一伙?

  杰森笑了笑:“那得看你跟我合作的程度,和你跟我合作的诚意,哼哼…”

  “不要跟他废话!杰森…”杰森一个手下说道。

  梁初一鄙夷的看了一眼杰森,但没说话。

  胡三儿在一边大叫:“杰森,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晓得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唔…”

  胡三儿还没叫完,便一声闷哼,想来,是杰森又狠狠赏了胡三儿一记耳光。

  梁初一扬了扬手里内丹,对杰森说道:“放了所有的人,否则,我就毁了它…”

  杰森眉头一扬:“我很怀疑你究竟是否晓得这是什么东西?毁了它,哈哈…你能够毁了它,你要真能够毁了它,我倒也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内丹是梁初一没办法毁去的,这一点,梁初一也是刚刚从那些似真似幻的幻境里晓得的,从那幻境里,梁初一晓得很多东西,所谓“内丹”,乃是比较原始的蠕虫,花费数万年时间,吸收天地之间的精华,形成的神秘的能量结晶,不要说梁初一没办法能够毁去,就算能够毁去,梁初一也断然不会。

  抛开这样神秘的能量体的价值不说,要解开喜娃子的失踪之谜,解开谢长春最终谜团,也还需要靠这东西,就此毁去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梁初一一番心血。

  不过,杰森倒是很晓得这东西的来龙去脉,也就根本不在乎梁初一说要将内丹毁去。

  “你想要怎样?”梁初一不由得脱口问道。

  “我想要怎么样?”杰森大笑起来,现在,所有的

  人都在他的枪口之下,也就是说,杰森已经完全掌控了局面。

  

章节目录

重生之鉴宝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蛋蛋书屋只为原作者罗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晓并收藏重生之鉴宝大师最新章节